为什么大多数犹太人总是支持民主党?

作者:钓鱼城  于 2016-8-3 00: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19评论

关键词:犹太人

Note:我喜欢看quora.com那些有意思的问与答。其上列出的那些问题,有很多人想提,又没有提;那些回答,有很多人想答,又没有答。可最终还是有人不管不顾,问也问了,答也答了。正确与否,见仁见智了。作为读者,就只有打开自己的脑洞了。我十分欣赏一问一答的方式。不管问得多么愚蠢,答得多么蹩脚,毕竟在问在答,表明在思想,在寻找答案。

"为什么大多数犹太人总是支持民主党?", 实际上应该是指在美国的犹太人。这民主党也是美国的民主党。

这个题目可能已经被好些人讨论过了。每到大选季节,大家都在观望,看各族群主要的政治倾向,要选哪个党,让谁做他们的代言人。

犹太人在美国大约有六七百万,美国是犹太人在世界上聚居的最多的地方,甚至超过以色列国本身的犹太裔人口数量。

说起犹太人,大抵给人一种凡属其类,莫不聪慧,莫不富裕的错觉。尽管这错觉太肤浅,太离谱,但流毒深广,成见在人的下意识里已经种下了,犹太人控制的新闻媒体做得比中宣部要卓有成效得多。的确,以我居住过的丹佛或者亚特兰大为例,那些高尚社区,大都是犹太人扎堆的地方。像在纽约,洛杉矶,芝加哥这样的大地方,摩根,默多克布隆伯格,雷曼兄弟,华纳兄弟这样的亿万富翁并不鲜见。福布斯杂志前几年评出前40名美国富豪中有21名是犹太人。占美国总人口仅3%的犹太人,据说控制着70%以上的美国财富。总之犹太人在美国经济,政治,金融,外交,学术,新闻各个方面都有极大的影响。是人都不敢小觑的。

要说共和党代表财富,代表金融寡头,主张降低收入所得税,崇尚个人奋斗的价值观,保护私有财产的不可侵犯,几十年如一日,坚定地支持以色列国的每一项要求,那么这里的犹太人于情于理都应站在GOP一边; 方方面面考虑,都应投共和党候选人的票,整个犹太社区都应毫不疑问地成为川普的票仓。

可是,事实刚好相反,据各方调查,犹太人的政治倾向似乎与民主党所倡导的理念更为相近,对民主党的候选人更有认同感,令人大跌眼镜。长期以来,有近80%的犹太选民投了民主党候选人的票!

为什么?是什么促使这些达人,富人,既得利益者,社会名流,崇尚个人奋斗者,对自己的故土有着数千年不灭的复国愿望的犹太人,转身背对更能代表他们族群利益的GOP,而与那些号称代表底层人民的民主党人为伍?这种违背常规,跨界吃草的行为到底因何而起?

民主党标榜的是些什么理念,所要代表的是些什么人?从这几天的2016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热闹劲可以一见端倪。以我看来,民主党标榜的理念是自由散漫,无政府主义,福利社会,个体选择的多样化,独特意志的神圣化,性开放,和平主义,环境保护主义,同情弱势,强调平等,主张削富济贫,试图寻找尖锐矛盾中的一种妥协和平衡。聚集在这些大旗之下的大都是一些底层劳动人民,低收入者,弱势群体,少数民族,有色人种,吃福利的人,绿色和平组织,反战主义者,环境保护主义者,无家可归的人,同性恋者,主张大麻合法化者,反正你能想到的五花八门的各色人等。

想象那些华尔街的金融大鳄,那些衣冠楚楚的大律师,那些爱洁成癖的外科大夫,那些富甲天下的博物馆捐赠者和文物收藏家,怎么能与这样一群贩夫走卒,操车卖浆,成天无所事事,庸庸碌碌之辈成为一条战壕的战友?

但这就是现实。我们所能做的不外乎是寻找一个牵强附会的解释。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从小我们就被教育,说是存在决定意识,有因必有果。尽管这说法现在想来偏执极端,可不这样还真有点别扭。为什么犹太人作为一个整体会这样南辕北辙,指东打西啦?

有人说,之所以犹太人支持民主党左倾的政策,主要是因为犹太人普遍受教育程度高,属于知识分子。知识分子脱离现实,不贴近生活,一天胡思乱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物质上既要占有,精神上又要清高,属于双重人格的那种。中共早期大量出生于富有官僚家庭,搞工农革命的知识分子领导人就是例子。这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但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要知道,GOP所代表的富有阶层或者说广大的中产,所受的教育可能比民主党所代表的一般大众要高得多。难道说,受到良好教育的他们全部也要站到民主党的旗子下面去?那样的话,哪里还有两党,干脆一党算了。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喜欢悲天憐人,超然物外,普渡众生不错,但一定就支持与自身利益背道而驰的左倾?不见得。

其实美国的政治选举,至少在我看来,不是人所想象的那么较真。相对而言,反倒显得有点儿戏。到了选举年,有时一时兴至,觉得这个候选人不错,决定到时投他一票。而去投票的路上,听了一则消息,转而对另一个有了好感,把票投给了后者,转眼间,自己真的就翻来覆去了。这也说明很多人并没有对候选人有明晰的认知,不能决定一个当选的人是否真能为自己的切身利益带来正面的影响。我认为,民主的投票制,就是一人一票,有时就像让每人抛一枚硬币,这造成了选举结果的随机性。这种随机性,部分产生于选民认知上的高低不等,使得他们就像空气中作热运动的分子,在方向上的选择显得杂乱无章,造成了各向同性的结果。一方面,候选人为了得到这些杂乱无章的盲票,不时引导选民,像牵引着瞎子去摸大象一样。而且,只要施加那么一点点的外力,选民情感上的天平就会倾斜,选票就会像一个大而浅的盛满水的平盘倾斜地流向一个方向。这就是为什么像克林顿,肯尼迪这样的年轻男士成了家庭主妇的偶像,最终是她们把这些男人送进了白宫,同时也把他们带到了主妇客厅里的电视上,陪着她们打发时间。另一方面,选民们听了几次侯选人的夸夸其谈的辩论后,就像碰上了知音,于是像患上了强迫症一样,强迫自己去认同一个候选人的主张,并跟自己的眼前利益牵扯上关系。比如说,候选人能为我减税,能给我增加福利,这一票非他莫属了。我在此想说的是,你跟他们是交浅言深,才跟这些苦口婆心,声泪俱下的政治骗子打过几天交道,最好还是走着瞧!

我认为,犹太选民以绝大多数的比例长期投向民主党,这已经不是一种随机的行为,而是一种宏观的共识,是跟犹太人对他们在美国这个多族群社会中长治久安的定位有关系。众所周知,犹太人在世界各地颠沛流离几千年,所到之处,多有被人欺凌屠杀的惨痛经历。每次所居住国一有自然和人为的灾难,占压倒多数的当地人会把他们当成替罪羊,驱逐,掠夺和屠戮就成了加害于他们的常见的方式,尽管他们拥有如此多的财富。仍旧难逃脱此种宿命。这一点,跟在南洋的华人有些相像。奇怪的是,这犹太人即便到处飘泊上千年,但仍旧抱团成族。他们的穿戴,习俗,和宗教信仰,无一不是在宣称他们这个民族的独特存在。他们不想融入,只想介入(不像其他一些族群中的精英,一天到晚,都在想着融入,可就像按不下去的皮球老在水上浮着),就是和而不同。而其他来自欧陆的族群,不管是英人,法人,德人,还是斯堪迪纳维亚人,到美国后相互间不再着意宣示他们的不同,而有意表示他们的共同,就是求同存异,因此他们形成了这个移民国家的新的主流,一个杂化而成的族群,统称美国白人。当然犹太人在其他弱势群体的心里,可能也是白人,也是主流社会,也是宰割他人的人。承蒙抬举,犹太人除了享受这些不交税的高高在上之外,仍旧把自己定位为受到歧视,需要社会保护和自我保护的少数民族。

从百年来美国以黑人为主体的民权运动的发生发展和变化看,非裔是主力,地位也得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个有黑人血统的后代终于成了这个移民国家的总统。这在一百年前,甚至五十年前,是难以想象的。其他民族,包括弱势的华人,莫不从中也分得了一勺,就像等着狮子吃剩的猎物的鬣狗一样,说白了,就是沾光。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当然这只对少数民族而言。要知道所有这些重分蛋糕的好处,是从主流社会,也就是从仍占绝大多数的白人群体那里划拉出来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是绝不会高兴的。要知道,即便上世纪初二三十年代时,像欧洲其他国家一样,在美国的犹太人也不能算是社会的主流。这儿一样有很多限制犹太人发展的有形无形的围墙和天花板,比如说那时的好学校对犹太人的比例就跟现在对华人的限制一样。没有其他出路的人只有靠读书才能上达,因此好学校总是挤满了想跳龙门的鲤鱼,尽管那时候他们并不是哈佛耶鲁想要的锦鲤。欧洲来的移民对犹太人的历史性的偏见不可谓不强,有意识的打压不可避免。这里的犹太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一样,事实上时不时都能感到吹来的寒冷的气流的。

犹太人已经深深懂得,仅仅拥有傲人的财富,在经济和金融方面具有重大影响还是不够的。当权者代表着主流社会,而主流社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才应是财富的拥有者,只有他们才配享受高尚的生活。而犹太人作为一个阶层,是在与白人主流社会的精英争夺同样的位置和财富,以确定自己在经济领域的支配地位。发生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主流社会的上层随时能够动用公权力并以大多数人的民意,剥夺他们所有的财富,并把人全部投到集中营去。几千年的惨痛历史对他们来说是太深刻了。这种悲剧过上几十年上百年就会重演一次。因此他们不得不亡命天涯,到处流离。但自从民权运动上世纪中叶在美国得到突破性发展以后,这里的少数民族的政治权利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并有了法律的保障。这使得以往那种周而复始的对犹太人惨无人道的驱逐和剥夺在美国发生的可能性已大大的降低。犹太人发现这些新近获得的政治权力提供了经济和安全方面的法律保障,他们把这种政治上的拥有看得跟拥有财富一样重要。这是以黑人为主体的少数民族与占绝大多数的白人主流社会的旷日持久的,不屈不挠的抗争所得来的。在这抗争过程中,犹太人并没有站在示威游行的队伍里面去摇旗呐喊,但他们也没有完全坐享其成。我个人认为,六七十年代的民权,反战和性解放运动等等,犹太人控制的杂志,电视,报纸毫无疑问起了很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没有这些少数族裔的努力奋斗,白人主流社会是不会对过去的一切有任何实质性的忏悔,并从他们实际得到的利益上后退半步的(一个例子:华人要求美国政府正式,公开对华裔历史上所受到的非人对待和排华法案做出道歉,至今仍无结果)。我个人认为,这是犹太人为什么要与其他少数族裔站在一起投民主党的票的重要原因。

民权运动的发展,给人们一个启示,那就是,公正和平等不是放在那里让人随便予取予求的。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一切都要争取才能得来。道理就是这么简单。感谢六七十年代的平权运动,使他们感到任何有利于少数民族的良好大环境,客观上都是有利于犹太人的生存的,不管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弊病。而选总统这样大局攸关的政治事件,当然需要从长计较,从大处着眼,避免鼠目寸光。而犹太人最擅长这种选择。

或许他们发现,只有跟这群非裔,西裔和其他少数族裔在一起,巧妙地利用主流社会所宣杨的民主,自由,平等的价值观,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这些东西去封住那些红脖子的嘴,困住他们的手脚,卸掉他们的刀枪,让原本只有白人和上等人才能享受的民主自由公平合理的权利也应用到少数民族和弱势群体的身上,通过各个领域的平权,抵抗住占压倒多数的保守的白人势力鲁莽的碾压,并选择性地支持白人社会中的那群思想浪漫,平等思想严重的民主党人,这样犹太人才有政治上的生存空间,自身的安危才有保障。这就是美国正在上演的现实政治。既令人担忧,又令人无可奈何,不得不为之。

尽管这些少数民族与犹太人在每一方面是那么不同,而且这种支持会导致民主党顺利推进他们的那些左的鼓励吃福利,养懒人,讨好普罗大众的政策,会让一些极端的现象合法化,像男女同厕,吸大麻,同性婚姻,等等。这有可能造成美国发展的前景堪忧,爆发南非那样的经济政治沙漠化的危机,动摇美国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基石。所有这些都是与美国犹太人的利益和信仰不相容的。但是慢慢发生和马上发生有区别,就像癌症病人做化疗,做了慢慢死,不做马上死。这时间上的掌握和利与弊的权衡,对他们性命攸关。只能做到两害取其轻。一方面,犹太人所着眼的niche market与这些少数民族没有cross over,并在经济上不形成直接竞争的关系。另一方面,他们最擅长于聚敛财富,不怕众人要吃福利,享懒福,这只能刺激犹太人更努力挣钱,倒霉的只是那些白人中产阶级。一句话,就是扬长避短。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把鸡蛋放在民主党这个篮子里的主要原因。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7 回复 light12 2016-8-3 01:00
有些道理
6 回复 法道济 2016-8-3 01:22
视角独特。
7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02:24
light12: 有些道理
自己也觉得还没说透
9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6-8-3 02:27
他們只顧目前前有利可圖
6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02:27
法道济: 视角独特。
讲政治硬是不如法老。读阁下的政论分析,就相信那真是如此发生过的一样。
6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02:31
來美六十年: 他們只顧目前前有利可圖
这也是我想说的,谢谢指点。其实我还有一半没贴出,是从这里说开去,自己到底该如何取舍。但写的不好,连自己都不能说服,就算了。
11 回复 goforward 2016-8-3 02:47
2012年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了对当年排华法案的决议,致歉,虽然用了“regret" 这个较弱的词,但确实是很正式的表态。
7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03:04
goforward: 2012年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了对当年排华法案的决议,致歉,虽然用了“regret" 这个较弱的词,但确实是很正式的表态。
谢谢你指出这点。也知道这事。只是感觉没有在华人中引起哪怕应有的那样一点反响。你说奇怪不。在主流媒体里面,可能就一点声响也无了。比起抓李文和可能声音要小不少。前不久还无异议通过了一个法案,不再使用“oriental”这个字眼在官方文件中。也没什么反响。
13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03:16
Picard: 见解非凡,只是政治不正确,登不了大雅之堂。
谢谢。尽量避免政治上不正确,看来还是不能。
5 回复 法道济 2016-8-3 03:18
钓鱼城: 讲政治硬是不如法老。读阁下的政论分析,就相信那真是如此发生过的一样。
经你一说,好像那些事真的没发生一样,只是我妙笔生花而已。 谢谢夸奖
http://www.beimeilife.com/home.php?mod=space&uid=2259&do=blog&id=11671
8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03:27
法道济: 经你一说,好像那些事真的没发生一样,只是我妙笔生花而已。 谢谢夸奖
http://www.beimeilife.com/home.php?mod=space&uid=2259&do=blog&id=11671
不是说真的没像那样发生,只是说我已无条件地相信你所描述是真的,包括江总跟他的人私下见面说的话(当然不太相信你当时就在旁边,哈哈)。看过另一篇“京城3.19的枪声”,两相对比,谁胜一筹,勿容多言。
11 回复 法道济 2016-8-3 03:45
钓鱼城: 不是说真的没像那样发生,只是说我已无条件地相信你所描述是真的,包括江总跟他的人私下见面说的话(当然不太相信你当时就在旁边,哈哈)。看过另一篇“京城3.
谢谢,我只是开玩笑,我明白您的意思,谢谢。人们有时追求逻辑上的相似,不求或者没有条件得到物理上的相似。我那个link,您有兴趣可以看看,目前读者可能只有我太太,他说后边更有意思
6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03:53
法道济: 谢谢,我只是开玩笑,我明白您的意思,谢谢。人们有时追求逻辑上的相似,不求或者没有条件得到物理上的相似。我那个link,您有兴趣可以看看,目前读者可能只有我
会拜读大作。
10 回复 法道济 2016-8-3 05:02
钓鱼城: 会拜读大作。
  
6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8-3 06:04
钓鱼城: 自己也觉得还没说透
我也觉得。 您自己认为是属于'共和党'呢,还是'民主党'?

'什么阶级说什么话'这一马列毛流毒,不妨彻底抛弃。民主体制,恰恰是反其而动的结果。
3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10:02
舌尖上的世界: 我也觉得。 您自己认为是属于'共和党'呢,还是'民主党'?

'什么阶级说什么话'这一马列毛流毒,不妨彻底抛弃。民主体制,恰恰是反其而动的结果。
没有明确的倾向。没有一个我想选。
接受教育,肃清马列毛流毒。
1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6-8-3 11:15
我认为或许这于宗教有关。大多数犹太人受教育程度很高,他们可能对原旨基督教派不那么感冒。
11 回复 钓鱼城 2016-8-3 21:37
自由之灵: 我认为或许这于宗教有关。大多数犹太人受教育程度很高,他们可能对原旨基督教派不那么感冒。
有一定的道理。实际上,犹太人的知识分子取向非常广泛,从Liberal到conservative都有杰出的人物。MIT的乔姆斯基和犹太右翼专栏作家克罗萨莫(Charles Krauthammer)就是两端的代表人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9: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