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惨的人生:高考上大学被人两次顶替

作者:钓鱼城  于 2020-6-26 02: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49评论

近来这些天,疫情高峰过后,由于一年一度的高考临近,人们把注意力放在了与高考有关的事情上。
山东省最近爆出新闻,说山东省内高校排查出总共有242人,在过去十几年到二十多年的时间跨度里,被他人冒名顶替,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注意,这只是说,山东省内学校自查,不包括全国其他大学在山东招生的类似案件。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犯罪行为。可是事已经过去多年,早已物是人非。人们自然也会想到,这只是揭露了以前的,现在还在继续发生吗?如果是,怎么办?

          


以前我们认为,在中国腐败成风,贪赃枉法,官商勾结,人情大于法律那样的国度里,一切皆可通融,瞒天可以过海,相对而言,高考是一个较为公平,比较难得欺瞒的领域。高考分数线是不可逾越的红线。人们经常为那一分两分卡掉一个天才而惋惜不已。但规矩就是规矩,分数面前人人平等, 聊胜于无。山东乃孔孟之乡,世人以温良敦厚,诗书传家榜之。可当遮羞的幕帘被慢慢拉开,暴露到人们面前的,却是从不缺席的的肮脏和黑暗, 令人愤怒,令人痛惜,令人扼腕。
报道指出,每一起冒名顶替事件背后,都有一个被他人非法改变的人生。由于运作冒名顶替涉及环节众多,这已经形成了一条龙式作业。绝非作案学生本人就可完成。因此,必须把清查出的每起冒名顶替案的详情向社会公布,都有哪些部门和人员参与、对这些人员进行了怎样的处理,不能只是公布一个笼统数据就行了。当然这是政府所要做的事情,要不要取信于民,光说是毫无用处的。
作为一个观察者,我更关心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一个案例是, 一位当年作案者,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已是一个街道办事处党委委员,成了赵家人。当年通过冒名顶替,把别人十年寒窗苦读,靠聪明才智,辛辛苦苦得到的上大学的机会,用不齿的手段,掠为己有。这相当于把受害人推下了独木桥,自己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 这是谋才害命, 是犯罪。她把这偷来盗来的机会和权利转化成了自己的前途和人生的机会,心安理得,过上了体面的生活,结婚生子,为人父母,工作有成,事业有望。总之一句话,在中国那种一考定终身的社会里,相比于受害人从此丧失机会,一生被完全改写,她有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似乎在她的道德词典里,损人利己,巧取豪夺,欺良霸善,都充满了无可厚非的正能量,都是需要时毫无疑问的必选之项。不能说她没有信仰,她信仰的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马列毛共产主义,不是那种令人有所忌,令人有所畏惧的宗教信仰。可想而知,这样的信仰在她的心里种下的是什么东西?对她这类只讲结果,不择手段的人而言,这是穷途末路者的四渡赤水,是垂死挣扎者的遵义会议。不是老说富贵险中求吗?干得出这样伤天害理事情的人,正好应了人的一句话,叫做,胆大骑龙又骑虎,胆小骑个抱鸡母(注:抱鸡母,指的是生完蛋,想敷小鸡,赖在窝里不出来的母鸡)。
面对一个偶然的审察过程,这位作案者被发现其姓名和学历似有造假之嫌,尽管二十多年已经过去,在她那个幽深黑暗,不能见底的内心世界里,从没有忘记她的被害人姓啥名谁,因为每日每时她就是以这个偷来的姓名活在世上。这成了一个符号,一个烙印,尽管很不光彩。虽然她清楚地知道这真正姓名的拥有者离自己并不遥远,但从来没有想到过名符其实。她只是一个幻影,一个在阳光投射到地面拖长了的阴影。她属于黑暗, 是黑暗的产物。我时常都在想,她得要有多么强大的意念来支撑自己每日的生活,去战胜自己行为上的不道德而导致的罪恶感,不至于在精神层面上垮掉?不过对于她这样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党的儿女,这当然不是大问题。虽然时有噩梦缠绕,无奈之下,也只能让梦靥般的记忆尘封多年,相伴终身。
可是现在情况紧急,搞得不好,生活家庭,事业前途可能会毁于一旦。于是鸠占鹊巢的她,再次出征,不得不去与真正的她见面。她不惜降贵纡尊,亲自登门。当然,不是负荆请罪,而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讨价还价,声言事已至此,木已成舟,狸猫换太子,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从维护双方家庭的和睦和工作的完整,直至社会的稳定,再到不跟党和国家添乱,其难度不亚于当年国共两党的重庆谈判。同时她已经有了社交圈,广结善缘, 社会的舆情也不可忽视。她的同事出来说,受害者不合作,把这丑闻捅出来了,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这害了双方的家庭,毁了当事人的工作和事业。是双输,是零和, 是不想解决问题,现在怎么做也于事无补。哈哈,世上的道理真是千奇百怪。一件事情,如果从不同的视角去看,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我对这样的混蛋逻辑,感慨万千。
无独有偶,昨天又看到另一个当年的女学生相似的遭遇。二十多年前,她考上了大学,可是她的老师兼班主任,竟私自用自己的女儿顶替了这位女子,去上了大学。这位受害的女子一点也不知晓,她再次复习了一年,又去考试,在高考前预考里万名考生中考了第四。再次高考又考上了。这次却被老师再一次出卖给了其他人。她连续两次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有读者事后分析,可能是老师看她老实可欺,才这么大的胆子,肆无忌惮,干下这么无耻的勾当的。无奈之下,女子只能出外打工,从此与读书绝缘。在2003年左右,老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或者是事情行将败露,或者是良心发现,托受害者的妹妹,给她送来了一封忏悔信,内中表示,他自己的女儿愚笨,不像受害者那么聪明,上不了大学。由于两者远看相像,于是动了邪心,调了包。收到这封信时,女子已经结婚生子,有了两岁大的孩子,并且在外地工棚里住着, 连追究的心思都没有了, 哀莫大于心死。现在看到查出来这么多冒名顶替的案例,真是感到千般无赖,万般悔恨。这位女子的事,恰巧也是发生在山东。
这次作奸犯科的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号称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园丁,有辱斯文,情何以堪!消息后面的读者跟贴就说得更多了,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人说,我的邻居当年就是招生办的,说每次录取关门讨论的时候,好多都是校长批的条子,说人情拿名额,暗箱操作,这根本就是无法杜绝的事情,还有的说上大学一年级时,大学辅导员组织大一学生远赴东北去代人参加考试,来回报销, 还能挣钱。还有的直接说,如果你发现,有学生在高中上大学时忽然改名换姓,一般说来,定有冒名顶替他人的重大嫌疑!还有一个说,这位女子实在不幸,成绩又好,又长得跟老师的女儿相像,不能不让人产生异心;他本人成绩不太突出,另外个人的长像也比较有特点,比较个性化,只有特型演员才能模仿,不好被人浑水摸鱼。
总而言之,这次山东先走了一步,其他省市还是鸦雀无声。我不认为仅仅山东人做了这样不好的事情,其他地方则变成了孔圣人的故乡。这可能吗?不可能!其他的地方还在捂盖子,想蒙混过关。大家拭目以待。
可是事情已然成为了追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能从中发现点什么?
第一点,这些年国内的新新人类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人是赤裸裸的好,还是温情脉脉的好?道德的面纱还要不要?我想起我自己的经历。记得那年上大学,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在春节期间直接寄到了公社的邮电所,被邮递员放在一个信盒子里,每个村一小格,在那里放了一两个星期,每个人都可以翻看,每个人都可以取走,包括不识字的农民。好多人后来说,他们都翻看过了,但是没有人大胆撕开看看。我回家过春节去了,一点不知晓。那时交通不方便,也没有办法送信息。等有人过完春节回去,才带信回来。我连更连夜赶回去,拿到信。试想,如果阴差阳错,被人取走,那时根本不会有学校为了学生不来报到而再三确认。我的命运可能早就是另一种结局了。
再者,我觉得,国内的高考录取方式弊病甚多。其中一条,为什么不能让大学直接把录取信寄到学生的家庭地址,由学生亲收,避免学校和老师代收?美国的高中学生从来都是录取通知书的第一收件人,跟学校和老师没有关系。另外大学应让学生自己到网上确证录取与否。就是中间步骤出了一点差错,这样也能补救回来,不给坏人以可乘之机。厉害了我的国不是一天到晚讲,网络在中国是多么发达,什么都网上解决了嘛?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就不做,就做不好?
第三,我的感觉,就是不能把人想得那么好! 什么事情多一个人涉及,多一道关卡,事情就要多出幺蛾子!不让学校和老师有可趁之机, 也是拯救了老师,拯救了校长,让他们真正地道貌岸然起来,给学生们树立一个榜样,不要让孩子们幼小的心灵感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他们这里黑得还要凶些,都黑得发亮了那样的感觉!让大家都先君子,没有办法的时候再小人,好不好?
说到底,为什么冒名顶替上大学引起人们非常的关注?那是因为,这是涉及到千家万户的事情,涉及到下一代的事情。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代接一代,薪火相传。国内现在每家可生两个娃,这培养的重任越来越重,很大部分是老师和学校在承担。如果老师不合格,这园丁尽给幼苗施些毒素,这长出来的树木,要么畸形,要么华而不实,内里都腐烂了,根本不能成材。这怎么得了 ?
第四,近些年,大学为了在自己的手中留下一定量的招生名额,争取到所谓的自主招生权利。美其名曰,除了用分数衡量学生,还可以用更加全面的标准来选拔人才。听起来好中听,做起来就可能不是一个事了。我以为,除了用这样的指标,去解决一些推脱不了的人情,在中国这样过分讲关系,裙带成风的国度,把这变成另类的行贿受贿以外,我不太相信这种自主招生能够促成批量发现华罗庚,沈从文这样的人才。我以为文人的世侩化,读书人的庸俗化,教育者都堕落了,怎么教育人?这是中国的可悲之事。不要去诱惑他们犯罪吧。
我看到网上为了给人的自私自利正名,说人自私,太正常了,每个人都自私,声言自己不自私的人,本质上是道德婊,绿茶婊。还说正是人的自私,造成了资本主义的大发展,创造了人间无尽的财富。我要说人的自私,是人的动物属性,人人有之,且与生俱有,无可厚非。同时人还有他的社会属性, 还受到道德制约。这也是人类社会是一个文明社会而不是一个动物社会的最显著的标志。而道德靠后天的培养慢慢生长起来, 且与社会文明的建立同步。在人的身上,这俩者兼而有之,共依共存,是一对矛盾,时不时要打闹争斗一番。人的第六感官 - sense,往往决定什么时候该表现动物性多一点,道德性少一点;什么时候动物性少一点,道德性多一点。人在危机时刻,往往体现出她的动物性。这是事实。但自从人类不再是孤独在原始森林里觅食护身,就是说人已经变成了社会群体中的个体,他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动物。他就有了社会性。因为他跟周遭的世界有了密切的联系, 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仅涉及到自己,而且牵连到他人和社会。如果无限制地夸大人自私的正义性,那么唯一的对她合适的生活方式就是走向森林,过单打独斗的原始人的生活去吧。
为了社会的正义,为了人的公义,不仅要追究结果,还要追究过程。不能让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不仅为了过去的受害之人得以昭雪,也是为了捍卫人天赋的权利不至为他人随意践踏,剥夺和侵犯。我的观点:人民强则国家强,而不是国家强了,人民才强。先有人民,才有国家。保护了人民,特别是保护了弱小的人物,才是国家强大的最基本的保证。共产党的逻辑刚好是相反。他们每次都告诉你,有国才有家,国家强则人民强,这是本末倒置。就像说爸爸是儿子生出来的一样。

照片来自网上,一并致谢。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9 个评论)

0 回复 病枕轭 2020-6-26 07:18
受教了。不由想起我当年考大学时的模样。当时好羡慕那些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学霸们。我们同一个家属楼清华北大复旦什么的都有。只是不知道今日人迹何方啦。
1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07:38
病枕轭: 受教了。不由想起我当年考大学时的模样。当时好羡慕那些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学霸们。我们同一个家属楼清华北大复旦什么的都有。只是不知道今日人迹何方啦。
一个相对公正的人才选拔制度,是社会防止阶级固化的最好利器。这不仅给底层的青年以希望,也给社会确立良好的风尚。而且后者似乎更为重要。
我77年上大学(实际上是78年春节后)时,听到贵州一同学高考后,伤了腿,不能自己行走,那时的父母也没有办法送孩子上学, 不像现在。那时去筑招生的老师,像父母一样,专门与他一起乘火车,转火车,风尘仆仆,一路照护,大家三天才到了学校。现在这同学年过花甲,回忆起年少时的一点一滴,依旧感到温暖。我们听的人,也同暖。
1 回复 Polar_bear 2020-6-26 09:23
文化问题!现在很多人坏事儿都赖共产党头上,就像共产党当初把屎盆子都扣到刮民党头上一个样。我老婆公司有两个特别明显的例子,一个是清华毕业的,一个是浙大毕业的,什么活儿都一推六二五,还到处埋怨领导不重用他们。那个清华的女儿大学毕业,专业跟公司的业务很对口,结果公司招了别人,连个面试机会都没给他女儿。这个也能怨共产党么?自私没错,罪在公然侵害别人的权利。自私不等于“损人利己”!所以文化问题是根本!五千年的发展史,沉淀下的糟粕太多了……
2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09:50
Polar_bear: 文化问题!现在很多人坏事儿都赖共产党头上,就像共产党当初把屎盆子都扣到刮民党头上一个样。我老婆公司有两个特别明显的例子,一个是清华毕业的,一个是浙大毕
共产党在执政,他自己说他在匡扶天下,不赖他赖谁?你说得好,当年刮民党也是执政党,照样挨批,你总不能去找当年七君子负责吧?什么都要定于一尊,连稍微一点不一样的思想都要扼杀。思想一律,舆论一律,人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地造就出来了。我想先生提到的清华浙大毕业的,是解放后党教育出来的吧?即便这样,党还不让人说,出了事又不想担责任,这怎么可能?其实人都是憋坏的,体制带坏的。先生你看见的是每个个体的德不配位,似乎是个人的修为不够所引起。其实不然。
这里讲一个故事。四川有个建川博物馆群,总共有三十多个博物馆连在一起。这些博物馆由一个由官而商的奇人,樊建川先生,发起筹建。而今已成规模。目前是国内民间资本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富的民间博物馆。在人们的眼里,凭一己之力,做成这么大文化上的事业,当然了不起。要知道当年他是宜宾市的常务副市长,时年不到四十岁。按现在的人说,官运亨通。可是他突然退了。现在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还言有所指地问他,樊先生如果你不退,现在你可能是更大更高的官呢,还是在监牢里度余生?他说后一种可能大些。他回忆说,当官时每天回家,老父亲和老岳父总是问今天收礼没有,腐败没有?搞得人活不下去。
想想看,连党栽培的接班人,都觉得自己要变坏,这个党该不该承担点责任?你觉得他冤枉吗?
1 回复 inBear 2020-6-26 10:23
我有个亲戚,中原某县中学校长,他儿子考大学没到分数线,冒名顶替一个农村的去上了一个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县城中学当老师,他和他爸爸把教师工作给了那个被他们顶替的没有考上大学的农村年轻人做,但是那人要把一半工资分给我亲戚。我亲戚小孩揣着大学文凭在北京北漂。
1 回复 NO_meansNO 2020-6-26 10:43
钓鱼城: 共产党在执政,他自己说他在匡扶天下,不赖他赖谁?你说得好,当年刮民党也是执政党,照样挨批,你总不能去找当年七君子负责吧?什么都要定于一尊,连稍微一点不
说得对。总不能成就全靠党领导,有错就让文化背锅。有私心杂念钻空子,还得有制度漏洞相配合,是吧。对这种违法乱纪处罚太轻,犯法成本低,等于鼓励铤而走险,而司法机关和刑法属于制度之内。说来说去,还是制度出问题,也就是党的责任。
0 回复 inBear 2020-6-26 10:45
看上去也是各得所求,农村聪明小孩没有上大学却可以以大学毕业资格做合适他的工作。亲戚小孩通过上大学开拓了眼界,有资格北漂做白领工资, 亲戚通过小小的权力运作,相当于获得固收资产,每个月白拿一笔收入。
1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11:21
inBear: 我有个亲戚,中原某县中学校长,他儿子考大学没到分数线,冒名顶替一个农村的去上了一个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县城中学当老师,他和他爸爸把教师工作给了那个被他们
谢谢你直白的告诉我们这些现象。我仍旧希望它不是真实的。
1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11:34
NO_meansNO: 说得对。总不能成就全靠党领导,有错就让文化背锅。有私心杂念钻空子,还得有制度漏洞相配合,是吧。对这种违法乱纪处罚太轻,犯法成本低,等于鼓励铤而走险,而
讲得在理。党的板子打在哪些人的屁股上,谁重谁轻,赏罚是分明的。正因为这样,聪明的人学乖了,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就是被抓住了,皮鞭也是高高的举起,又轻轻地落下。一句话,制度造化人。
0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11:51
inBear: 看上去也是各得所求,农村聪明小孩没有上大学却可以以大学毕业资格做合适他的工作。亲戚小孩通过上大学开拓了眼界,有资格北漂做白领工资, 亲戚通过小小的权力
阁下认为虚为实,实为虚,虚虚实实?
就像红楼一梦太虚幻境那幅对联,难不成这世上之事,假作真来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要洞明世事,是不是因缘际会,缘尽则灭?
1 回复 慈林 2020-6-26 13:07
要挖,就要從根子挖起。過去冒名頂替是死罪,當今連封建社會都不如。
1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13:18
慈林: 要挖,就要從根子挖起。過去冒名頂替是死罪,當今連封建社會都不如。
更有甚者教育部门组织尖子学生跨省代人参加当地高考,双方均有默契。这令人惊叹。
2 回复 慈林 2020-6-26 13:34
在2十3毛文下發言,經常被注:內部錯誤,不能顯示。
另外不能以游客身份評論,一定要實名登陸才能評論。

難道倍可親也有一份名單?希望不是。
1 回复 慈林 2020-6-26 13:37
這裡是美國,言論自由應有保障。
0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13:55
慈林: 在2十3毛文下發言,經常被注:內部錯誤,不能顯示。
另外不能以游客身份評論,一定要實名登陸才能評論。

難道倍可親也有一份名單?希望不是。
这是怎么回事?不明白。
1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13:58
慈林: 這裡是美國,言論自由應有保障。
赞同,自由交流是深化认识的开始。
1 回复 Arnika 2020-6-26 17:35
是邪恶,犯罪。只靠当事人和学校之间调解是无法声张正义的,况且时隔十几甚至二十几年,责任人只能通过警方追查。
1 回复 钓鱼城 2020-6-26 20:26
Arnika: 是邪恶,犯罪。只靠当事人和学校之间调解是无法声张正义的,况且时隔十几甚至二十几年,责任人只能通过警方追查。
赞同,教育失败是最大失败。
2 回复 vector 2020-6-26 20:49
中共至今仍在执行的考生的少数民族身份加分,少数民族预科班制度,更是制度性的合法剥夺汉族学生的学位,人生.
3 回复 披着人皮的狼 2020-6-26 21:00
Polar_bear: 文化问题!现在很多人坏事儿都赖共产党头上,就像共产党当初把屎盆子都扣到刮民党头上一个样。
呵呵, 共产党把好事都揽上了, 坏事却推得一干二净?

中国共产党的首要任务是改造思想。 改了几十年, 高校出了大量冒名顶替,是弱势群体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你却推说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问题。共产党有几千万党员, 层层机构包括学校, 都有党委或党支部, 出了这样的问题你却说不能怪罪共产党, 看来你比五毛还五毛。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9: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