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一)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7-26 11: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一、夺命101路公交车

5月20日

上午六点零二分    师范学校9号研究生公寓225宿舍

叮零零……

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猝然响起,搅乱了沉睡中的宿舍。

我带着沉重的睡意摸索着接起了电话,“喂?”

“告诉肖辰雨,我在学校大门等她,今天我必须要见到她!”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缓慢低沉却又不容置疑的声音。

“喂……”还未等我回答,对方已经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叹了一口气,我心里充满了犹豫,仅仅一句话,我就知道了来电者的身份,辰雨的前男友——李书然。

可未曾想,就在我转身间,却看见了已经醒来的辰雨,一双睡眼也蒙上了一层忧愁的雾气,“是李书然吧。”她幽幽地问。

我默默地点点头,“他现就在学校门口等你。”

辰雨没有再说话,只是无奈地垂下了头,任凭一头美丽的秀发随意垂在双颊两边。

“肖,如果你不愿意见他的话,我们可以……”此时,文竹也醒了,辰雨忧愁的样子也感染了她。

“不,”方才还一脸愁容的辰雨像是忽然下了什么决心,干脆地打断了文竹的好心建议,“我去见他,我们之间……早该结束了。”

 

上午六点四十一分    校园

或许是担心李书然会再次情绪失控,抑或是担心两人单独见面的尴尬,辰雨再三要求我和文竹随她一同前去赴约。

走在校园中,我才发现天气很阴,有些雾蒙蒙的,空中的乌云层层叠叠,直向我们压下来;虽然已快七点了,可校园里的人依旧是稀稀落落,周围很静,以至于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喀嗒,喀嗒”的脚步声。

临近学校大门时,透过阵阵朦胧的雾气,我看见了已经许久未谋面的李书然,他气色很差,也比以前瘦弱了许多。

“肖,我想你了。”李书然丝毫没有在意我和文竹的前来,更确切的说,他几乎把我们当成了空气,眼睛只是直直地盯着辰雨。

“李书然,我们已经分手了。”辰雨有些哀叹地说。

“我不承认!”李书然的口气愈加坚定。

“你难道忘了分手是你提出来的吗?”提起往事,辰雨难免伤感。

“已经对你说过了,那都是我的错,现在发现我最在乎的人还是你!”李书然的眼神有些令人灼痛。

“呵!”辰雨不禁一声无奈地自嘲,“是你把我和薛华进行对照后得出的结论吧。”

“我们早就没有联系了,她有男朋友了,也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李书然拼命地解释着。

“别说了!”辰雨打断了李书然,“我们之间……回不去了。”

一个是想苦苦挽回自己曾丢掉的恋情,一个却是因为曾经的背叛早已对过去的爱人失望透顶……

不愿在一旁尴尬地倾听二人伤感又压抑的对话,我和文竹便“识趣”地走开了。然而,又不能让辰雨离开我们的视线,我和文竹只好在离他们不远处的林荫路上踯躅着。

远远地,透过阴暗的天色,我看见了一个人影在慢慢地向我们靠近。直到身影近了,我才发现是一个高大健壮的男生。男生的算不上英俊,但也是相貌堂堂,可眼神中似乎少了一份柔和,透露出来的只是一丝不羁和轻蔑,男生浑身上下看不出阳光的气息,只有一股淡淡的阴郁笼罩着他。

由于感受到了男生身上这份令我排斥的气质,我的目光便很快离开了他。

“是秦川。”此时,身边的文竹忽然开口了。

“秦川?他在哪里?”听到文竹口中这个令我好奇已久的名字,我不由问道。

“就是刚才从我们身边走过的那个人。”文竹很自然地说到。

“他就是秦川?!”文竹的话让我不由自主地再次将目光移到了方才那人身上,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第二眼,我只看见了那人一个模糊的背影,而后,背影消失在学校对面的101路公交车上,彻底走出了我的视线。

我踏进这方校园后不久,就认识了在我看来最美丽的女孩——外语学院的校花孙梦伊。其实不仅是我,孙梦伊是整个学校公认的魅力女生,不仅人长得漂亮,身材完美,并且多才多艺。早就听说孙梦伊已经有了男友,叫秦川,但我一直没有亲眼见过。从那时起,我便对这个“秦川”有了一份浓厚的好奇心,总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男生俘获了孙梦伊这样女孩的芳心。但今日一见,秦川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出众,不过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孤傲,倒是和孙梦伊如出一辙。

无论如何,见到了我已想象多时的秦川,也算是对我好奇心的一个交代,然而,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居然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秦川。而此时的秦川更不知道,他登上的,其实是一班通往死亡的公交车!

 

“你为什么就不愿给我个机会!”李书然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拉回了我停驻在秦川身上的目光。

“我给过你无数次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辰雨的语气中满是哀痛。

“这次我一定珍惜!”

“对不起,我累了……”

眼看两人的谈话又要陷入僵局,我不由有些焦急。“老大,怎么办?”我求助式地征求文竹的意见。

“唉。”看着眼前已经出现过无数次的情景,文竹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感觉像你这样死缠烂打真没意思!辰雨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居然还赖在这里不走!”还在踌躇中,一声阴阳怪气的话忽然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抬眼一看,我才发现原本混乱的局面变得更加不可收拾。辰雨的另外一名追求者,物理学院的罗祥居然也加入到了二人的争执中。

“你找死!”对于罗祥这个讨厌的不速之客,向来脾气火爆的李书然没有丝毫犹豫,用一记重重地拳头回应了他。“我和辰雨说话还轮不到你插嘴!”

“啊!”罗祥被忽然降临的力道推了一个趔趄,“你居然敢打我?”

“我打你怎么样?!”李书然丝毫不甘示弱。

“天哪!”眼前的情景已经容不得我们再犹豫下去,看着两个男生忽然动起了手,我和文竹便飞快地跑到了辰雨身边。

转眼间,他们已经扭打到了一起。即便是我们三个一起劝架,也没能将他们分开。

此时,看热闹的人已经越聚越多,局面也变得愈发不可收拾。这时,情绪已经趋于失控的李书然不知从哪里抄起了一跟粗大的树枝直向罗祥砸去。然而,抡出手的树枝似乎没有听从李书然的指挥,躲过了罗祥,重重地甩到了我的手臂上,啊!我忍不住一声惊呼。

“李书然!”辰雨生气的质问着害我受伤的始作俑者。

我的受伤终于使二人停止了争斗。

 看着我手臂上那道发红的血印,李书然明显流露出了一股歉意,“对不起,带你去医院吧。”

“没关系,我……”我本能地虚让。

“走吧。”李书然仍然保留着最初的那份不容置疑。

手臂的疼痛让我没有再拒绝。

此刻,一旁的罗祥也悻悻地离开了,我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他同样登上了那辆101路公交车。

 

上午七点三十一分    校医院

我的伤并没有大碍,医生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而后又开了一些消炎的药,随即就让我们离开了。在这过程中,李书然始终都很沉默,等我的伤口处理完毕后,他也匆匆地离开了。

“凌子,对不起,害你受伤。”看着我手臂上厚厚的纱布,辰雨不由得十分内疚。

我微微一笑,“怎么能怪你呢?再说伤也没什么……”此时,我的目光忽然触到了校医院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并下意思地将受伤的手藏在了身后。

“别藏了!我都看见了!”身影发出了嗔怪的语调。

我没敢多话,只是偷偷地努着嘴,像个犯错小学生一样快步向那个身影靠近。

“伤在哪里了?让我看看。”眼前的人语气忽然软了下来。

我只好乖乖的伸出了受伤的手臂。

“怎么回事啊?我刚刚跑步的时候就听说你受伤被送医院了,吓得我赶紧赶过来了!”看了我的伤,语气从温柔忽然又转变成了焦急。

“老陆,对不起……”

“没什么!是我自己不小心划伤的!”看着辰雨似乎要向云剑解释,我赶忙阻止了,因我不愿再节外生枝。

“你这个丫头,我一不在你身边你就出状况,让我怎么放心?”云剑像宠溺孩子一样对我说,仿佛我不是他的女友,而是他的小妹妹甚至是小女儿。

“哦,我知道了,云剑,以后一定小心。”我努力忍着伤口的疼痛向云剑做了一个鬼脸。

“真是的,怎么伤成这样呢?一定记得别让伤口碰到水,还有,按时换药,别让伤口发炎了……”

云剑的唠叨让我今早燥乱不已的心终于恢复了平静,心里庆幸总算度过了一个慌乱的清晨。

走出校医院,我发觉天依旧是阴的,并且已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使得五月的天泛起了阵阵凉意。现在想起来,这个乱糟糟的早晨就像一个不详的预兆,预示着一幕悲剧的开场……

 

 

5月21日

上午十一点五十分        225宿舍

接连听了两场学术报告,临近宿舍时,我已是疲惫不堪,只觉得大脑昏昏沉沉。

“吱呀”一声推开宿舍的门,却看见了两张紧张而又凝重的脸。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不由问。

“昨天101路公交车出事故了。”辰雨面色沉重的说着,顺便把今天的《都市早报》递给了我,“这上面有关于车祸的报道。”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扎眼的新闻:公交车滑坡,乘客伤亡惨重:

本报5月21日讯:昨天上午,我市101路公交车行至华兴路大斜坡处时不幸滑坡,并引起油箱爆炸,车上20余名乘客除两人生还外,其余全部遇难。当时路过的行人也有几人受伤,受伤群众已被救援人员送到华兴医院接受治疗,现都已脱离了危险,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之中。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看了新闻后,我很是惊讶。

“罗祥就在那辆车上!”辰雨接着说。

“什么?!那他……”听到了罗祥的名字,我不由心下一惊。

“还活着,现就在华兴医院。据说他因为坐在了后排,在翻车的一瞬间被甩出了车外,才捡了一条命。”辰雨回答。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

“是我听徐哥说起的,他刚去医院看过罗祥。”辰雨说。

“只有两人生还,罗祥就是其中之一,真是幸运!”听到罗祥还活着,我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而此时的文竹却依旧是一副紧张的样子,她盯着辰雨好几秒钟后才慢慢的问道:“肖,你知道另一个生还者是谁吗?”

“另一个?”对于文竹的问题,辰雨有些疑惑,“我记得徐哥也提到过,好像是个小女孩,伤势比罗祥严重,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

听到辰雨的话,文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报纸,仿佛要再确认一下什么,然后又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么说,秦川死了!”

文竹的话不禁让我再次紧张起来,大脑中不自觉地又浮现出了昨天清晨看见的那张端正却又阴郁的脸。

“秦川?他也在那辆车上?你们怎么知道?”辰雨很是惊讶地问。

“就在你和李书然谈话的间隙,我和老大看见秦川上了101路。”我解释说。

“这……101路十五分钟就发车一次,你们确定他们上的是同一辆车?”辰雨似乎还不能相信秦川已在车祸遇难者之列。

“我确定。”我肯定地答道,“我认得那辆车。”

“新闻报道上说生还者只有两个,除了罗祥,另一个是个女孩,那么秦川必死无疑。”文竹说到。

第一次感受到鲜活生命的陡然消失,我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下午两点五十二分         校园

秦川的死,在校园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去图书馆的路上,我看到校园里到处都有人在谈论昨天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远远地,我还看见了一群人朝我迎面走来,他们脸上极度悲伤的表情不觉触动了我。这时,我忽然发现学校的副校长秦松也在人群之列。我依稀记得有人对我说起过,秦松是秦川的亲叔叔,如此看来,他们定然就是秦川的家人。看着走过的人正在承受着丧失亲人的痛苦,我心里竟也有些微微泛酸的感觉。

我继续走着,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出秦川家人那悲伤的表情。

忽然间,一个美丽的女生又闯入了我的视线,是孙梦伊。平日里,孙梦伊总有些清冷孤傲,我自然不会和她太亲近。但此刻看见她那张苍白的脸,我却不由生出了对她的一份怜惜,男友突然离开的打击,她定然难以承受。想到这里,我的脚步开始不由得向她靠近。

“梦伊……”我轻声喊着她的名字。

“啊!”听见我的声音,孙梦伊居然吓了一跳,而后惊恐的抬起头,“凌……凌雪……是……是你……”

“对不起,吓到你了。”看着孙梦伊害怕的样子,我赶忙道歉。

孙梦伊没有再说话,一双原本空灵的大眼睛已经变得十分空洞,神色也愈加异常,甚至有些恍惚,口中一直在喃喃自语着:“101路,101路……”

“梦伊,你没事吧?”我忍不住问。然而,就在我的手触到孙梦伊的时候,却发现她浑身颤抖地厉害,白皙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并且,她手里同样握着一份《都市早报》,但报纸早被她手心里的汗水浸的透湿。

“我……我……”孙梦伊只是呆呆地看着我,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梦伊,你哥哥来了,正在公寓门口等你。”正在此时,孙梦伊的舍友何蕾忽然出现了。

“哦,”孙梦伊胡乱答应了一声就跑了,留下我一个人怔怔的站在那里。

我失神地望着孙梦伊的背影,心里升起了一连串的问号。男友突然离开,带给她的为什么不仅仅是哀伤,并且似乎还有……无尽的恐惧?

“凌子,想什么呢?”看着我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一旁的何蕾忍不住问我。

“没什么。”我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蕾蕾,梦伊没事吧?”

 “唉,”何蕾不禁叹了一口气,“能没事吗?秦川出了事,梦伊几乎都快崩溃了。不过……”

“不过什么?”看着何蕾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忍不住问。

“不过我感觉除了秦川的死之外,梦伊似乎还对101路公交车特别敏感,感觉十分怪异。”何蕾表达出了和我同等的感觉。

“101路公交车?难道公交车会有什么问题吗?”我不解的问。

“公交车能有什么问题?我也猜不透梦伊为什么会这么敏感。再说秦川每天都会坐101路上下班,谁曾想他会死在上班的路上。”何蕾说。

“上班?你是说秦川已经工作了?”我不由好奇地问。

“他一直在市体育局实习,并且毕业后就会正式去工作。听说这份工作还是秦校长介绍的,曾经许多同学都羡慕他提前预定了一份好工作,可没曾想,唉……”何蕾又是一声叹息。

其实,对于秦川这样的富二代,我对他的毕业去向并不感兴趣,只是后来我才意识到,死在上班的路上,早就成为了秦川的宿命。

我没觉察到何蕾是何时离开的,只是再三咀嚼着孙梦伊怪异的情绪,方才她脸上的恐惧表情像一团迷雾笼罩着我,到底她在害怕什么呢?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tsueict 2012-7-30 23:26
Less betoken (even forshadowing or omen) may increase more suspension (and the interest) of a complicate (and detective) story.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4: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