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二)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7-26 22: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二、突如其来的短信

 

晚上十一点零三分        225宿舍

    校完这些稿子,明天就可以去出版社领到报酬,之后我就可以为他买下那套我早已心仪的名牌运动服。心里想着,眼前便浮现出云剑收到礼物时惊喜的样子,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幸福的笑。直到现在,我依然不相信自己已经恋爱了,不相信从小时候就一直憧憬的浪漫爱情会变成现实,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和云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凌子,还不睡吗?”看着依然在熬夜的我,辰雨忍不住问道。

    “我在校稿,一会儿就结束了。”我胡乱应着辰雨,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眼前的一个个汉字。不过我似乎感觉辰雨来到了我的身边,抬眼间,我果然触到了她那张略带睡意的脸。

“有事吗?”我笑着问。

“你是想急着明天去领报酬吧。”向来和我最知心的辰雨一下子猜出了我熬夜的目的。

“嗯。”我老实地回答。

“又是为了攒钱给老陆买东西?”辰雨继续着她准确的猜测。

“嗯,”我依旧没有否认。

“凌子,我感觉你现在特别像我刚和李书然恋爱的时候,对感情特别投入,也特别付出,并且毫无怨言。”辰雨忽然有些落寞的说。

“你想说什么?”我一眼看出辰雨有话想和我说,便笑着问她。

“其实你知道,我当初付出的结果就是换来了李书然的分手;男人总有种共性,对容易得到的东西总不会很珍惜。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学我,保留一点会比较好。”辰雨认真地说。

“呵呵,”明白了辰雨里的意思后,我轻松一笑,“恐怕来不及了。”

“唉,”看着我对爱情如痴如醉的样子,辰雨只好无奈的笑着,“女人总要傻一次的,谁都不能例外,不过我也觉得老陆不会像李书然。”

看着辰雨的笑,我心里也泛起了些许波澜,我承认辰雨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我的感情已是覆水难收。

“你这个丫头,我一不在你身边你就出状况,让我怎么放心?”

“真是的,怎么伤成这样呢?一定记得别让伤口碰到水,还有,按时换药,别让伤口发炎了……”

    ……

不觉间,云剑的声音又回荡在我的耳边,再次让我的心中泛起了一圈幸福的涟漪。

可我如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就在我憧憬着浪漫爱情的时候,前所未有的恐惧也将悄然而至……

 

5月22日

我机械的盯着老师那不断蠕动的嘴,却什么都听不进去。整整一个早上,孙梦伊那张惊恐的脸、云剑温柔的话语以及辰雨认真的劝说就像一根根柔软的丝线一样,反复纠缠在我的脑海中,让我的思绪越来越凌乱……

突然,我感到手机在振,打开一看,是辰雨的短信:凌子,下课后直接到体育馆乒乓球厅,“四人帮”有比赛。

短信终于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恍惚中,我忽然感觉老师已经离开了,而我也紧随其后冲出了教室直奔乒乓球馆。

 

上午十点二十分        体育馆

没多久,我就来到了体育馆门前,每次来到这里 ,都会激起我曾经的回忆。因为我和云剑就是在这里相识的,记得那也是一次乒乓球赛,他是球员,而我是球迷……也许爱情故事的开始都是很简单又很突然的吧。

你好,你也是队员吗?不过今天好像没有女队的比赛。

不,我是观众。

观众?来的这么早!队员们都还没来呢!

我习惯早到。你不是也来得很早吗?

呵呵,其实我也习惯早到。

上次比赛你打得很精彩,没想到你会反败为胜。

你看过我的比赛?

嗯,你擅长拉长球,比赛起来像是表演,我很喜欢看。其实算起来,我还是你的粉丝。

粉丝?哈哈……没想到我还会有个这么漂亮的女粉丝,真是很幸福!

……

回忆中,我经走进乒乓球馆,熟悉的“乒乒乓乓”地声音不断刺激着我的耳膜。

“凌子!在这里!”远远地,我就看见文竹和辰雨在向我招手,便急忙向她们跑去。

“嗨!刚才看我比赛了吗?”还未站定,我就听见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转身一看,高大清瘦的洛枫已经站到了我们身后,身上还携带着方才比赛带给而他的喘息和汗水。不过我清楚,洛枫的对话人可不是我,而是我身边的——辰雨。

“当然,我一直在看,你发挥得很好。”辰雨温柔地说。

“有你在旁边,我肯定发挥得好。”洛枫禁不住顽皮的一笑。

瞬间,辰雨的双颊便染上了一抹不易觉察的绯红。

辰雨的情感变化没有逃开我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的心情有着前所未有的舒展,真的感谢洛枫的出现,让辰雨能从李书然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老大,今天只有老洛有比赛?”云剑一直没有出现,我忍不住拐弯抹角的问。

“老陆在那边和俞伟东练球。”文竹很直白的剥掉了我问题的伪装,直接给了我想知道的答案。

便顺着文竹指的方向看过去,我果然看见了云剑和俞伟东。他们练地很认真,根本没注意到我。不过看他俩一起练球的样子,我感到有些好笑,俞伟东又高又壮,身体也结实,整个身材就比云剑大一个号,和他一比云剑简直一个文弱书生,我甚至感觉球台都倾向俞伟东这边。

“哎——上好的雪糕啊,大家都过来吃雪糕吧,我请客!”

一个高嗓门从门口传来,不用猜也知道,这种先闻其声后见其人的出场方式是隋海青的专利。我回头一看,隋海青正提着一包雪糕向我们走来。

“来,来,吃雪糕,拿自己喜欢的,哎,练球的那两个,省点力气吧,过来休息一会!”隋海青一边招呼我们,一边喊着云剑和俞伟东。

听到隋海青喊他们,他俩也停止了练球,用球衣擦了擦汗,慢慢的向这边走来,此时云剑才看到我,不由一脸的惊喜,“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看到你?”

“我进来的时候你眼里只有球,怎么可能看到我!”我装出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呵呵。”云剑只是温柔的笑。

这时隋海青又抢话了,“凌子,你这话可说对了,你家这位只要练起球来,绝对是除了球什么也看不见,喏,给你几个球。”说着,他便把一支糖葫芦状的雪糕递给了云剑。

哈哈哈……

隋海青的这一举动逗的我们都笑了,说他是个“开心果”一点也不为过,每次他说的话,做的事几乎都会成为经典幽默。

洛枫,陆云剑,俞伟东再加上“开心果”隋海青就是辰雨所说的“四人帮。”他们几个性格相差很大,并且还来自不同的院系;可能是因为都酷爱乒乓球的缘故吧,他们居然成了铁哥们,现在也都成了校乒乓球队的主力队员。混熟了以后,我们就开始喊他们为“四人帮。”每次和他们凑在一起总有数不尽的快乐。

但就在今天,快乐突然终止了……

“滴滴!”忽然间,一阵类似于手机短信的声音响起了,并且声音的来源像是隋海青。

“哇!有短信耶!看看是谁想我。”。听见声响,隋海青顺势打开了手机。

但当隋海青的目光接触到手机屏幕的那一刹那,奇怪的事发生了。

看到短信后,隋海青先是很吃惊,而后,他脸上贯有的笑容瞬间消失了,身体居然也开始发抖。

他突如其来的变化使我们很吃惊,“老隋,怎么了?”洛枫问到。

隋海青没有说话,仍旧是一脸的惊恐。

“发生什么事了?谁的短信?”一旁的俞伟东也忍不住问到。

“没……没什么……”隋海青几乎用颤抖的语气说着,“老……老陆,帮我把球拍递过来,我……我该上场了。”隋海青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可事与愿违,只听“啪!”地一声,刚刚从云剑手中递出的球拍瞬间就从隋海青的手中滑到了地上。

“老隋?到底怎么了?”隋海青的失态让云剑有些着急。

“对……对不起,余下的比赛我弃权了,先……先走了!”隋海青说完,没有再理会我们的诧异,匆匆离开了乒乓球馆。

看着隋海青离去的背影,我心中的疑惑愈来愈浓烈。方才隋海清的反应如此强烈,然而,表情却让我如此熟悉……

是孙梦伊!我忽然从回忆中搜索出了昨天遇见孙梦伊时的画面。苍白的脸色、惊恐的眼神、身体的颤抖,居然是如此的相似,难道隋海清和孙梦伊之间会有交集?

 

下午六点零二分        师范学校附近东方酒店

或许是隋海清和孙梦伊的异常占据了我太多的思维,向来守时的我居然差点错过了今晚的专业聚会。

 “凌子,怎么回事啊?到现在才来?就等你一个了!”推门而入后,团支书苏文宁就发起了对我的“声讨”。

“是啊,不会是约会忘了时间吧。”一旁的史晓芸也随声附和着。

“对不起,有点事耽误了。”我只好陪着笑解释。

好在大家都没有深究,等我坐下后,聚会正式开始了。

团支书苏文宁首先发话了:“今天是我们专业入学以来第一次聚会,大家能考入一个专业是缘分,先为我们的缘分干杯!”

“好,干杯!”

“干杯!”

……

“干杯!愿我们都学业有成!”

“好,干杯!”

……

在苏文宁的带动下,场面越来越热闹,每个人都活跃起来,饭桌上觥踌交错,笑声不断。

酒过几旬后,苏文宁忽然说,“哎!大家知道吗?咱们专业最近又有喜事了!”她边说着边用一种神秘的眼神扫视着大家,“你们知道是什么喜事吗?”

大家没想到苏文宁会突然卖关子,便纷纷猜测起来,有些性子急的就按耐不住了:“宁宁,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什么喜事?”

苏文宁见自己的“关子”达到了效果,十分得意,最后在同学的一再催促下她终于开口了,“名副其实的喜事!咱专业的美女史晓芸已经和她男朋友庄达升领证了!他们的爱情长跑终于修成正果了!”

苏文宁话音一落,大家的目光瞬间全部齐刷刷的聚集到脸颊已经微红的史晓芸身上,紧接着同学们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向史晓芸祝贺;

“晓芸,恭喜啊!”

“是啊,恭喜你和庄达生!”

此时,我也跟着凑热闹:“晓芸,太过分了啊,这么好的消息也不早点透露!”

此时晓芸的脸上已经堆满了幸福的笑,脸也更红了,“谢谢……谢谢了,今天刚领了证,还没来得及和同学们说,其实也没什么……”晓芸也许并不打算过分张扬,但是看的出,对于幸福,她已经完全招架不住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喜悦和快乐。

如此一来,酒会的后半部分几乎都是围绕着祝福晓芸进行的,整个晚上,晓芸不断收到大家的祝福,感动的一塌糊涂,一会哭,一会笑的,想她此刻的内心,必定是百感交集。

晚餐过后,大家依然兴致不减,接着去了附近的KTV去K歌。也许是酒精的缘故,同学们都唱得很兴奋,而我,自然也加入了他们疯狂的行列中。

“凌子。”玩闹正酣的时候,我感觉史晓芸拽了我一下。

“晓芸,怎么了?”由于嘈杂的音乐,我不由放大声音问道。

“我想离开了。”史晓芸禁不住贴在我耳边说。

“离开?”正在兴头上的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才九点五分,还早呢,再玩会儿吧!”

“不玩了,我感觉喝多了,有些头晕。”史晓芸说。

“头晕?那我送你回宿舍吧!”听见史晓芸身体不舒服,我赶忙说。

“不用了,达生来接我,麻烦你把我送出KTV好吗?”史晓芸请求道。

“好的,我送你出去!”我赶忙答应着。

在KTV门口,我见到了同样是一脸幸福的庄达生。只见他小心地搂住了微醉的史晓芸,就像呵护一件稀世珍宝一样。看着他们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我居然也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幸福。

可谁又能想到,幸福和不幸其实就在转瞬之间?

 

回到宿舍时,已经半醉的我一头载到了床上,倒头睡了过去。

不一会儿,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朦胧的幻觉。我似乎听到了繁杂的脚步声,男人的说话声,急促的敲门声,女人的哭声和叫喊声……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一起,让我又有了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努力的想让自己从梦魇中醒来,可身子却怎么也动弹不了。

可是不一会儿,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我又陷入了沉睡。

 

5月23日

凌晨两点二十三分        225宿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刚刚消失的幻觉重新来临,这一次,似乎是敲门声。

敲门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促……

我猛然睁开眼睛,企图摆脱这可怕的幻听。

“砰!砰!砰!”敲门声依旧存在!是真的有人在敲宿舍的门!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听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敲门声,我不禁又惊又怕,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

“凌子,凌子,快开门啊。”门外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始叫喊。

此时,我听出是晓芸宿舍叶嘉琳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摸了摸自己渐渐平缓的心脏,接着应了一声:“这就来,稍等。”

开门一看,果然是嘉琳,但她的脸色却难看的出奇。

“嘉琳,这么晚了,有事吗?”对于嘉琳凌晨时分来访,我十分讶异,便带着浓重的睡意问到。

“凌子,昨晚你在KTV门口见到庄达生了对吗?”嘉琳一脸苍白地问。

“庄达生?”我很奇怪嘉琳为什么会在深夜提起晓芸的男友,“见到了,是他把晓芸接走的。”

“那麻烦你向派出所的民警提供一下当时的情况吧,民警就在我宿舍。”嘉琳有气无力地说着。

“派……派出所?!”这个对我来说无比陌生的字眼瞬间驱散了我方才的睡意。

过了好一会儿,嘉琳才慢慢的说:“庄达升死了。”

 “什么!!庄达生死……死了?!”瞬间,我仿佛感到空气中透出的一股冰冷。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2 回复 元悟愚翁 2012-7-27 05:25
坐着沙发读小说。
3 回复 元悟愚翁 2012-7-27 05:26
这是之三,还是应该先从头读。
1 回复 tea2011 2012-7-27 09:51
元悟愚翁: 这是之三,还是应该先从头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11 11: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