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三)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7-27 16: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三、噬人的人工湖

 

凌晨两点二十三分        228史晓芸宿舍

派出所民警:抱歉打扰你,因为当事人现在情绪有些激动,所以麻烦你把昨晚的情况向我们提供一下。

杨凌雪:    (看了一眼精神趋近崩溃的史晓芸)好的。

派出所民警:昨晚你几点见到的庄达生?

杨凌雪:    (计算从KTV包间到门口大约需要五分钟)应该是九点十分左右。

派出所民警:当时他情绪怎么样?

杨凌雪:    情绪很好,就是有些担心史晓芸喝多了。

派出所民警:发现有任何自杀征兆吗?

杨凌雪:    自杀?!这……这怎么可能?!

派出所民警:请别激动,现在只是根据目击者提供的情况,初步认定庄达生是自杀。

杨凌雪:    绝不可能!绝不可能!庄达生……庄达生昨天刚和史晓芸登记结婚,怎么会……怎么会自杀?

派出所民警:昨天刚登记结婚?

杨凌雪:    是的,是史晓芸亲口证实的。

派出所民警:谢谢你提供的情况,我们会做进一步的调查。

 

怔怔的看着派出所民警离开了宿舍,我几乎认为刚才所有的经历都是一场幻觉,我怎么都不能相信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庄达生会忽然失去了生命,并且,还是令人不可思议的——自杀。但是,看见半躺在床上呆呆流泪的史晓芸,我又不得不相信这的的确确是真的!

“嘉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庄达生怎么会……”我问着嘉琳,心脏“突突”地跳动不由使我的心绪愈来愈慌乱。

“昨天深夜,忽然有警察来敲宿舍的门,他们先是问晓芸是不是庄达升的女朋友,晓芸承认后他们就带我们去了人工湖边。当我和晓芸赶到时,就看到了已经被打捞上来的庄达升,已经……”嘉琳几乎说不下去了,“晓芸当场就崩溃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真没想到……真没想到昨晚他把晓芸送回来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就会……”

“你说……你说庄达生是死在人工湖里?”我现在终于知道终结庄达生生命的地方竟然就是美丽的人工湖!此刻,我也终于明白了,原来我昨夜听到的一切都不是幻觉!那定然就是派出所民警前来史晓芸宿舍的一幕!

“是,”嘉琳无奈的说,“据目击者说,他是自己跳下去的,真是不敢相信……”

何止是嘉琳,谁又能相信这样的真相?!

“你说过你会永远陪着我的,怎么就这么丢下我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我一个人怎么办……”失魂落魄的晓芸在不停地喃喃自语,豆大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晓芸……”我想安慰她,话还未出口我却哽住了,只感到心里也酸酸的。前一刻刚刚接到祝福,后一刻就要面对死亡,命运对晓芸,为什么这么残酷?

 

天刚亮,晓芸的父母就把伤心到快要崩溃的晓芸接回家了。看见她临走时那悲哀而又绝望的眼神,我们也都跟着流泪了。

校园的消息总是传的特别快,由于庄达生死亡的目击者就是学校的两个学生,因此,不消半天,庄达生的“自杀过程”便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当然,也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据目击的学生说,庄达生先是在人工湖岸边踯躅了十分钟左右,待人工湖边的人快要散去的时候,他忽然跳入了湖中,那时钟楼刚好敲响十点的钟声。之后目击者就赶快报了警,随后派出所的民警便将他的尸体捞了上来。据目击者辨认,尸体的衣服和体型都和方才跳下去的人特征相符,于是便初步确定死者是跳湖自杀……

 

下午三点四十分        225宿舍

整个白天,我都在想庄达生的死。他的死就如同一个古希腊的诡辩,明知道结论是荒唐的,却不知如何反驳。

“唉,”思及此,我不由再次叹了口气。

“还是觉得庄达生不可能自杀?”辰雨早就看出了我叹气的原因。

“嗯。”我点点头,而后说出了我心中的疑团,“我把昨晚发生的事想过很多遍了,可怎么也想不通。昨天是庄达生和晓芸登记结婚的日子。晚上,晓芸和我们一起在KTV唱歌,庄达生大约九点十分从KTV把晓芸接走了,之后就把她送回了宿舍。我算过了,从KTV到我们9号公寓大约需要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当二人到达9号公寓的时候,应该在九点四十左右;而据嘉琳说,那个时候庄达生还是一脸幸福的样子,情绪没有任何异常。而据目击者说,庄达生先是在湖边踯躅了十分钟左右,在十点的时候跳入了湖中,那说明庄达生是九点五十左右到的人工湖,而从9号公寓到人工湖恰好需要十分钟时间。难道说,昨晚是庄达生先是高高兴兴地接上了晓芸,而后又高高兴兴地把她送回了宿舍,紧接着他就去了人工湖,踯躅了一会儿之后就跳湖自杀了??这……这怎么能说得通?”

“是不是庄达生有什么难言之隐?”辰雨猜测性的说。

“有什么难言之隐会让庄达生在结婚之日自杀?况且……”我不无悲凉的回忆着,“况且他们之间那种幸福绝不是伪装的。”

“可目前的事实表明,他的确就是自杀的。”辰雨很无奈的说。

“我总觉得哪个地方有些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出来,总之我认为庄达生不会是自杀!”我的语气十分坚定。

“不是自杀?”对我的话,文竹表示了怀疑,“不是自杀难道是他杀?这似乎更不可信,庄达生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有谁会害他?”

“他杀”两个字从文竹口中一出,我瞬间感到了庄达生死亡的莫名诡异。

 

下午六点十二分        食堂

 “还在想晓芸?”对面的云剑一眼就洞穿了我的心事。

我默默地点点头。

云剑叹了口气,也归于沉默。

我明白,他是不知如何安慰我,就如我们不知如何安慰晓芸一样。

忽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身边,是隋海青。看见我们后,他并没有了往日的热情,只是拼命挤出了一丝笑后,接着转身离开了,只留给了我们一个匆匆的背影。

“老隋好些了吗?”此刻才想起,自那次乒乓球赛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再次见到他,感觉一切都变了,从他身上再也看不出“开心果”的影子。

面对我的问题,云剑那原本紧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接着便无奈的摇头。“他这几天几乎都不说话,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唉,”我已经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叹气了。

机械地吃着饭菜,我却味同嚼蜡。思绪掠过了隋海青后,我不由又想起了庄达生。“云剑,”我不禁想再次吐露心中的疑问。

“怎么了?”云剑赶忙抬起头,温柔地问到。

“你说……庄达生会不会是被人害死的?”我幽幽的问。

“什……什么?!”听了我的问题,云剑吃惊地瞪大了双眼,“被人害死?!他不是跳湖自杀吗?”

“不可能!”我坚决的否认,“他绝不可能自杀!”

“可学校里都这么传……”

“绝不可能!”我忍不住打断了云剑的话,“我不相信他是自杀!你知道吗?他死的那天是他和晓芸结婚的日子!”我始终忘不了他们之间那个特殊的日子,这对结婚之日就阴阳两隔的情侣总是让我的内心隐隐作痛。

“我知道。”云剑轻柔地握住了我的手,“我知道你心里为晓芸难过,可我们不能违背事实。虽然大家都想不通庄达生为什么自杀,但我觉得他这么做定然是有原因的,或许我们看到的幸福只是一种表象……”

“不可能!”尽管我不得不承认,云剑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但我依然执拗的坚持我最初的直觉,“我昨天亲眼见过他们,那种幸福状态绝不是伪装出来的!我宁愿相信庄达生是被害死的,也不相信他是跳湖自杀!”我越说越激动,语调不由越来越高。

“你小声一点!”方才还在温柔安慰我的云剑脸色忽然变得紧张万分,“这里是食堂!”

看着云剑的样子,我赶忙停止了,但已经来不及了。此刻我发现食堂已经变得静悄悄的,正在用餐的学生们大多都在用一种怪怪地眼神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稀世的怪物。

也难怪。人工湖、庄达生、自杀……这一系列关键词都是今天的校园最关注的字眼,而我居然又再次增加了“被人害死”这样更引人注目的词汇,并且还在食堂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散播”了出来,难免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从来不习惯被别人注视的我,看到这种情形,我的脸不禁“腾”得一下红了。

“这种事你心里怀疑就好,千万不能乱说!”云剑着急地提醒我。

我顺从地点点头,脸上仍感觉火辣辣的。

 

晚上九点四十分        225宿舍

整个晚上,我都没有逃脱方才在食堂遭遇的那份尴尬。但是也是种没有放弃我对庄达生死亡的迷惑。

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在庄达生诡异的死亡背后有一个神秘的圈套束缚住了人们的思维,一旦识破了这个圈套,庄达生的死亡之谜也会迎刃而解。但这个圈套到底是什么?我怎么也想不透。庄达生从走出宿舍到接上晓芸再到人工湖边的踯躅……这整个过程就像来回播放的电影片段一样反复在我脑海里播放,情节荒诞无比,却找不出丝毫的破绽。

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是文竹。

“老大,回来了。”我自然的和文竹搭话。

未曾想,文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定定地看着我。

“怎么了?”文竹的眼神让我有些不自在。

“为什么很多人都在传庄达生可能是被人害死的?还说是文学院的杨凌雪说的?”文竹有些嗔怪地问。

“我……”我一时语塞了。尽管我非常不愿再回想起食堂的经历,但却不得不面对因此造成的后果。

“真是你说的?”文竹继续问着。

“是我太冲动了。”我无奈的说,“当时云剑正在劝我,我为了反驳他,不小心就……”

“唉,你总是喜欢冲动。”文竹对我很是了解,“庄达生的死正在风口浪尖上,千万不要再随意散播什么言论了!”

我再次顺从地点了点头。

可是,即将到来的恐怖事件告诉我,说出的话再也收不回了,我也早已没有了后悔的余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2: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