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五)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7-29 22: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五:“自杀”背后的思维盲区

 

晚上八点三十四分        225宿舍

回到宿舍后,辰雨像往常一样,习惯性的去寻找电灯开关。

然而,就在开灯前的一瞬间,我透过窗户看见了泛着月光的人工湖。刹那间!在日光灯的一明一暗中,一切似乎都豁然开朗了!我猛地抓住辰雨的胳膊说:“肖!松……松本清张!”

“你说什么?松什么张?”辰雨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我说的是日本推理小说家松本清张。”看见辰雨依一脸茫然的样子,我连忙解释着“肖,今天晚上因为我们四个的位置,让陈凡误会的事情一直让我心里怪怪的。我当时就在想,陈凡的错误其实就表现出了人的一种定向思维。就像我和洛枫在一起做饭时挨得很近,就理所当然的被人看作是情侣,而你和云剑在有说有笑地洗菜,马上就会被人断定云剑是你的男友。其实事实完全相反,那只是人的惯性思维在作怪。”

辰雨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我又接着说:“这让我想起了日本的一部推理小说,就是松本清张的《点与线》。小说的开头是一男一女死在海边,并且尸体紧紧得靠在一起,于是包括警局在内的所有人都先入为主的认为这是一起情死案。可结果是这一男一女根本就不认识,只是凶手将二人的尸体挪到了一起给人造成了情死的假象!”

辰雨似乎越发糊涂了:“这部小说能说明什么吗?”

我一字一顿地说到,“它又让我想起了庄达生的死!”

“庄达生?!”再次提起这个名字,辰雨不禁一惊,“陈凡今晚的错误以及你说的那个松本清张和庄达生有关系?”

我点点头,“不管是不是真有关系,至少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我从前一直说庄达生的死就像一个古希腊的诡辩,明明知道结果是荒谬的,却不知如何反驳。但今晚,我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就是出在我们想当然的推理!那天晚上十点的时候,有一个庄达生模样的人跳入了人工湖中,紧接着庄达生的尸体就被公安局捞了上来,于是所有的人都认为跳下去的那个人就是企图‘自杀’的庄达生!况且目击者也说了,他们仅是依靠尸体的衣服和体型断定死亡的人就是方才跳入湖中的人!”

听了我的话,辰雨吃惊得半天没说话,过了许久,她才说:“你的意思是说,那晚跳下去的人不是庄达生?那是……”

“我想那个人肯定是企图制造庄达生‘自杀’假象的人!”这也是我思索再三得出的结论。

“是……是凶手!”辰雨忽然喊道,“你是说,是凶手穿上庄达生的衣服跳了下去,给别人造成了庄达生自杀的假象?!”

“我想应该是这样,凶手先是穿上了庄达生的衣服跳入了湖中,等到岸边的目击者前去报案时,他重新回到岸边把真正的庄达生扔进了湖里!”我认真地说。

“或许真的是这样!”辰雨似乎也赞同我的看法,“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庄达生的自杀之谜!”

 “看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如此看来,庄达生真是被谋害的!”说到这里,我的心不禁紧张的“砰!砰!”直跳。

可紧接着,辰雨又开始眉头紧蹙。“凌子,还是不对!如果真是凶手在湖边踯躅然后跳湖,那当时庄达生又在哪里呢?毕竟派出所的人从湖里捞出来的就是庄达生,他总不可能等在一边任由凶手穿上他的衣服去演戏,然后再乖乖得让凶手把他扔到湖里,这就更说不通了!”

听了辰雨的话,我不禁叹了口气:“这也是一直让我迷惑的地方。不过假如我的猜测成立的话,唯一的可能性应该就是庄达生事先被凶手藏匿到了某个地方,之后待凶手上岸后又被投入湖中杀害了!”

“你的猜测的确有些离奇,”辰雨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但庄达生的死本身就很离奇。不如我们明天一早就到湖边看一看,至少能验证一下我们的猜测有没有实现的可能。”辰雨说。

“好!”我马上和辰雨达成了一致。

和辰雨在一起,总有很舒服的感觉,每次我有了什么离奇的想法,她总能找到各种借口来支持我,从不给我泼冷水,哪怕我想穿越时空。

 

5月26日

早上六点零五分        225宿舍

一早,我和辰雨便直奔人工湖而去。途中,恰好遇见了返校的文竹。很快,她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和辰雨一样,对于我对庄达生之死的猜测,文竹也认为那并不是无端的臆想。

不多时,我们就来到了人工湖边。湖边很冷清,只有四五个学生在绕湖晨跑。

但当我站到湖岸边沿时,心不觉凉了下来。

时值五月末,人工湖的水位很低,离湖岸大约三米;加上湖岸是用石头砌成,与湖底成直角。如此一来,人如果跳下去,是根本不可能从原处上岸的,我的推论似乎不攻自破了。

我不由叹了口气,“湖岸这么高,跳入湖中的人根本无法从原处上岸,看来我的推测很难成立了。”

“的确,”辰雨也说出了她的看法,“如果凶手想伪造自杀假象,只能在跳湖之后游到湖对面上岸,然后绕湖半周跑回原地,而后再把庄达生扔到湖里。但如此一来,肯定会耗费大量时间,并且也是很有风险的。极有可能还未等凶手跑回来,派出所的人早经到了,这样就无法从湖里捞出庄达生的尸体了。”。

文竹却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那几个晨跑的学生。

“老大,在看什么?”对于文竹的这一举动,我很奇怪。

此时,文竹开口了:“你们看,那几个学生正在绕湖跑,并且快到湖对岸了,我们可以他们的速度为标准,计算一下从湖对岸跑到命案发生地的时间。”

“倒是个好主意,”我很佩服文竹,但接着我又产生了疑问,“不过,他们是匀速跑,而凶手肯定是用尽全身力气进行加速跑,这样能有参考价值吗?”

“应该可以,”辰雨接着说,“那几个学生是体育系的,常年练习跑步,匀速跑的速度应该和普通人加速跑相差无几。”

接下来,我们几个都没有说话,都死死得盯住了那几个学生,仿佛他们正向着真相迈进。

终于,他们向我们靠近了。

就在他们到达出事地点的那一瞬间,我和辰雨几乎同时问:“老大,多长时间?”

“28分钟。”文竹说。

“人工湖面积这么大,要从对岸跑来必须要穿越整个南校区,速度已经是很快了。”辰雨很无奈的说。

她的潜台词我们都明白,速度的确很快,但想要证实我们的推理,速度还是太慢了。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件更令人沮丧的事情,“老大,肖,我们还忽略了一个问题,凶手回到原地的时间除了绕湖跑的过程外,还应加上从跳湖处游到对岸的时间,这么算来,所需要的时间就更多了。”。

“没错,的确应该加上游到对岸的时间。”辰雨赶忙说,“以最快的速度计算,假如游到对岸的时间是10分钟,从对岸跑回原地的时间是25分钟,这样一来,就是35分钟。”

“再加上和庄达生换衣服的时间,凶手至少要40分钟后才能把庄达生扔进湖里。”文竹补充道。

“可是……派出所可能报案40分钟后才到现场吗?它就在学校附近。”此时的我对曾经的推测更不自信了。

尽管是我的猜测,但她们两个似乎比我有信心,依然在找寻着能证明庄达生被谋杀的证据。

“派出所的确在学校附近,但跳湖事件发生在晚上十点,派出所的出警速度未必就能和工作时间一样。可惜我们无法知道派出所民警到达的准确时间。”

“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问一个人!”我忽然说。

“谁?”文竹赶忙问。

“嘉琳。”我肯定的说,“嘉琳虽然也不知道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的时间,但如果她记得民警到228宿舍的时间,也可以证实我的猜测是否正确!假如派出所民警是在跳湖事件发生四十分钟之后到达的,那么他们到达现场的时间应该是在十点四十五分左右。再计算捞上庄达生的尸体,而后确认尸体身份,然后寻找晓芸的时间,至少还要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如此算来,只要民警是在十一点十五分以后才到的228宿舍,就可以证明我们的猜测还是可以成立的!”

 “我现在就联系她!”听了我的话,辰雨立刻就拨打了嘉琳的电话。

遗憾的是,嘉琳始终没有接听电话,答案暂时悬置了下来。

“我基本上可以断定昨晚的猜测不成立了。”我忽然有些沮丧的说。

“为什么?”辰雨问。

“我想过了,即使方才的时间推理成立,凶手也很难完成作案过程。就像昨晚肖提到的,这么长时间,凶手会把庄达生安置在哪里?我刚才看过了,人工湖旁边根本没有可以藏匿人的地方。”我说。

“我倒不这么认为。”和我不同,文竹倒是依然保持自信,“有一个地方就很合适!”

“什么地方?!”我忙问。

“就是那里!”文竹指向了一个地点,“小树林西侧的那片区域!”

顺着文竹的指向,我和辰雨不约而同的都向小树林西侧看去。

“方才我就注意到那个地方了,”向来对方位和地点敏感的文竹继续说着,“那片区域看起来位于人工湖旁边人流密集的地带,但实际上是个行走盲区,很少有人经过那里,另外那个地方树木植物非常密集,藏人应该很容易,最关键的,那里离庄达生落水的地方很近。如果你的猜测成立,凶手在行凶之前,多半会把庄达生藏在那里!”

“话是没错,可就像你说的,那个地方既然是行走盲区,那凶手又是在哪里对庄达生下手的呢?按理说,庄达生送完晓芸后不论想去哪里,都不可能经过那片小树林的……”辰雨接着提出了疑问。

“我们肯定不可能猜出凶手所有的作案细节,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小树林西侧看一下,看老大的推测是否能成立。”我建议着。

“好。”文竹和辰雨表示赞同

没走几步,我们就来到了文竹所说的“行走盲区”。这个地方的确很僻静,虽然靠的人工湖很近,但通往人工湖的路被几颗茂盛的松树遮住了,需要弓着身子才能进入。往右看,勉强能看见男生宿舍的一角,显得十分幽闭,甚至有些让人害怕。

其实,当我们走进时,却发现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来这里干什么,寻找什么,或许只是对这个地方抱有一丝好奇心罢了。不过有一点倒是很快让我们证实了,这里到处都坑坑洼洼的,布满树枝和石块的土坑俯拾皆是,的确是藏匿人的最佳地点。

但不知为什么,当我踏进这片树林的时候,脊背就感觉很不舒服。和她们两个不同,长时间以来,我对现实中的一切并敏感,却时常触及到某个虚幻的世界,仿佛能感受到来自另外一个空间的信息。

脊背的阵阵不适让我很不安,直觉告诉我,背后有人在注视着我们!猛地!我转身,惊惧地向四处望了望,什么都没有,除了文竹和辰雨。

然而,空荡荡的四周却我内心却更加恐惧了!终于,我忍不住了,“老大,肖,离开这里吧!”我几乎一分钟都不愿意呆在这里了。

“怎么了?”辰雨问。

“你们……你们不觉得有人在注视着我们吗?”我几乎颤着声音说。

“注视着我们?”文竹半信半疑的说,同时也警惕得环顾四周。

我恐惧的情绪很快传染了她们,最终,我们决定迅速离开。

此时,我的手机却突然响了。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87243388。

“喂?”我狐疑地接起手机。

“我再重复一遍!别敲死神的门!!”电话那头再次响起了几天前深夜那怪异男人的声音!

“啊!”我不禁一声惊呼,接着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怎么了?谁的电话?!” “怎么不说话?!”

看到我的样子,她们既紧张又害怕。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慌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快!快跑!”

还未等她们反应过来,就跌跌撞撞地被我拉出了那片恐怖的小树林。

 

逃出小树林,我们就来到了人工湖边那条最热闹的林荫小路上,学生们的喧哗声响彻在我们周围。此时我才感受到,热闹与幽闭,安心与恐惧原来只有几颗松树的距离。

“还是那句‘别敲死神的门’!”未等她们询问,我就首先开口了。

 “什么?!”

“又是那个电话?!”

“他想要干什么!”

当她们听到我的答案时,脸色都变了。

“怪不得……怪不得我刚才就感觉有人在注视着我们,没想到对方连我的手机都知道,太可怕了……”我依旧气喘吁吁的。

“看起来这就是威胁电话,而不是普通的骚扰电话!”辰雨语气很坚定。

“报警吧。”文竹说的很干脆。

“这……至于吗?”我还有些迟疑。

“我觉得有这个必要,首先这个电话就是针对我们而来的,并且已经两次出现,还都是出现在我们对庄达生的死产生怀疑的时候,很难说这两者有什么关系。”文竹依然坚持。

“那好。”慌乱中,我答应了文竹。

 

 “咣!咣!”

猛然间,一阵剧烈的撞击声传入了我们的耳朵。

转身间,眼前的情景不禁让我们吓了一跳,只见一个身材粗壮的男生正在狠命地踹着另一个男生,被踹男生的身体不断地撞击着身后的电话亭。那个踹人的粗壮男嘴里还骂着,“你小子不长眼啊,没看见撞到老子了吗?”

被踹的男生看来也并不好欺负,只见他用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并猛地推了那个粗壮男一下,“撞到你是你活该!我在打电话,脑袋后面又没有长眼,谁让你站在老子后面的!”

只听又是“咣!”的一声,被踹男生的身体再次砸到了电话亭上,不消说,是那个粗壮男下的手,并且还在骂着:“你以为还是从前啊,你那个有钱有势的妹夫是校园老大,你是校园老二?别做梦了!你那好妹夫死了!出车祸死了!你也醒醒吧,我早就想揍你了!”

听这个粗壮男的话,我心里不禁一惊,出车祸死了?莫非他说的是……是秦川?那这个被打的男生是……

“哥!你没事吧?!”狐疑之际,一个女生跑了过来,扶起了倒在地上的男生。我仔细一看,女生果然是孙梦伊!看来我猜的没错,被打的人是孙梦伊的哥哥,粗壮男嘴里的“好妹夫”果然就是秦川!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上前劝架,但两个男生似乎都不想善罢甘休,互相对骂着。过了好久,他们的争斗才结束,围观的人也四散而去。

“那就是孙梦伊的哥哥?”人群散去后,我忍不住问到。

“是,他就是孙宏达。”文竹回答。

“也是学校的学生?”我又问。

“从前是,不过早已毕业了。”辰雨解释着,对于这个学校的一切,她比我熟悉得多,“可毕业后他一直无所事事,仗着孙梦伊和秦川的关系,当起了‘赖校族’,也总爱仗势欺人,现在秦川死了,也没有人怕他了。”

辰雨说到这里,我心里不由泛起了一阵同情。只不过,同情心并不是因为孙宏达,而是因为孙梦伊,男友死了,哥哥也被人看不起,她心里该是怎样的滋味?

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这场殴斗的影子逐渐在我脑海中淡化了,当我再次想起时,却会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Laile 2012-7-29 22:42
趟沙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1 12: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