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八)隐藏秘密的一号公寓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1 22: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推理小说, 死神, 校园

八:隐藏秘密的一号公寓

 

晚上八点五十八分        227邹玲玲宿舍

踌躇再三,向来嗜书如命的我怀揣着珍爱的《萨特传》敲响了邹玲玲的房门。

“凌子!快请进!”发现来人是我,邹玲玲很是热情。

“玲玲,我听说你在写一篇关于萨特的论文,是吗?”我一段很自然的开场白。

“是啊,正在写。”邹玲玲也很自然的回答。

“我有这本西蒙娜·波伏娃的《萨特传》,不知你能不能用得着?如果能用的话……”

“凌子!你真是太伟大了!”还未等我说完,邹玲玲便兴奋地打断了我,“就是因为没有这本《萨特传》,我论文都快写不下去了,你太厉害了,怎么会有这本书的?我到处都没有买到!”

“旧书市场上淘来的。”我微笑的回答她。

“太感谢了!我就不客气了,写完论文马上还给你!”邹玲玲说完,就像对待珍宝一样,把这本已经很破旧的《萨特传》小心地放在书桌上。

“玲玲,宿舍就我一个人,值班室死了人,我有些害怕,想和你说会儿话,行吗?不打扰你吧?”我开始引入正题了。

“当然好啊,说什么打扰?我们好久都没聊天了呢!”我心里清楚,对于邹玲玲这个“校园小喇叭”,聊天是她最热衷的事情了。

“真没想到楼管会突然被杀死了,真是可怕!”我装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是啊,今天早上我也吓坏了!”邹玲玲也很快进入了状态。

“对了,玲玲,今天早上你怎么突然说了那么一句话?”我又装出忽然想起什么事情的样子来。

“今天早上?什么话?”一时间,邹玲玲还有点懵。

“就是看见楼管死在值班室时,你在门外说的那句,什么‘报应’之类,好奇怪啊。”我尽量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去探寻我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是这个啊。”邹玲玲说着,语气忽然变得迟缓了许多,表情也凝重起来。

“玲玲,我只是随口问一下,如果不方便透露的话……”

“不,凌子,”对于我的“客套”,邹玲玲赶忙否认了,“也没什么不能透露的,只是我很害怕想起那件事情。”

“害怕?为什么?”邹玲玲复杂的表情似乎在暗示着我,我的直觉没有错,她的经历中或许就隐藏着楼管被杀的真相。

 “凌子,你知道一号公寓吧,就是学校最西北方向那座楼,条件极差,男女混住的。”还没等我开口,玲玲已经开始了她的故事。

“恩,知道。”我认真的点点头,“那座楼不是专门用来给函授生住么。”

“是的,不过这只是近两年的事情。三年前,一号公寓还被用来当做在校生的公寓,当时我就住在那里。”邹玲玲继续说。

“你?”我有些惊讶,邹玲玲说的一号公寓,是学校最早的公寓楼,非常破旧,并且还是全校唯一一座男女混住的公寓,男住东侧,女住西侧,中间用木板墙隔开,多年了,倒也相安无事。

“那时我住一层,宿舍就在值班室斜对面;当时负责给一号公寓打扫卫生的有三个清洁工,其中就有今天死去的楼管!”楼管开始出现在她的叙述里。

“啊?!”此刻,我心里不由一紧,那座破旧灰暗的一号公寓果然掩藏着秘密!

 “三年前,大概也是四五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听见公寓楼门‘坪!’的一声被人关死了,声音很大。我当时一惊,并觉得很奇怪,因为当时只有十点三十分,离关楼门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并且即使是关楼门,也绝不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由于好奇,我就敞开了一点门缝,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结果……”说到这里,玲玲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了,眼光也有些犹疑。

“玲玲?”我关切得问,并下意识的将手搭在她的胳膊上,却感觉她身上是冰凉的。

过了一会儿,她又继续说,“我看见关门的人并不是楼管,而是一个清洁工,就是今天死去的楼管!并且……并且我还看见公寓楼外有一个人在用力地砸着公寓楼门,那个人,我没看清楚,也不敢看了,只知道是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什么!?浑身是血?!”听到这里,我不由得也觉得浑身发冷,原来那座公寓楼居然还埋着这样的往事!“那……后来呢?”我不由得问。

“后来……后来我害怕的要死,就把宿舍门关上了,不敢再看了。”邹玲玲顿了一下又说,“但外面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楚,似乎还有几个人在打那个浑身是血的人,那个人除了喊叫之外,就是拼命砸门;但是公寓门始终没有打开,当时的楼管想开门,但那个清洁工,也就是今天死去的楼管却怎么也不肯,好像还说了‘一旦开门事情就不好处理了’之类的话;结果那一晚上,那人的惨叫声持续了很长时间,相信很多人都听见了,只是没有人敢出宿舍;最后只听那个人在歇斯底里地喊:‘你会遭报应的!你今天见死不救,早晚会遭报应的!’,不用说,他说的会遭报应的人肯定是今天死去的楼管。渐渐地,门外就没有声音了。

听着邹玲玲回忆这段电视剧吧般的情节,我的心越跳越快,最后甚至有些不能呼吸了,“清洁工”、“公寓大门”、“浑身是血的人”、“报应”这些词语就像一个个邪恶的精灵一样直灌入我的大脑,“那后来呢?被打的人怎么样了?他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人打他?还打得那么狠?”我不由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我也不清楚。”邹玲玲很无奈地说,“第二天早上我只看见公寓门口有星星点点的血迹,之后这件事就没有人再提起过。我还听说那个被打的人好像是化学系的,那晚听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生,至于他为什么被打,打他的人是谁,我就一概不知了。”

 

晚上九点四十分        225宿舍

“经你一说,我也有点印象。”听了我对方才故事的叙述后,辰雨若有所思,“不过,我当时并没有住一号公寓,而是三号公寓,当时也只是听说一号公寓出了事,有人被打了,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难道凶手是当年被打的那个人?!”不知为什么,我突然鬼使神差地说出了这句话。。

沉默了许久的文竹也开口了,“如果仅凭这个故事就断定当年被打的人就是杀害楼管的凶手也太牵强了。如果那人真想报复,为什么不立即报复,而是拖了整整三年?还有,你刚才也说了,邹玲玲通过声音判断那是个男生,既然是男生,他又哪来的女生公寓的钥匙?”

“没错,”我不禁附和着文竹的话,“刚才是我一时瞎猜的,这两件事应该没有关联的。”

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在这两件看似不相关的事件背后,隐藏着多大的秘密。

 

5月31日

早上七点零八分          225宿舍

“抱歉凌子,不能陪你吃早饭了,老隋又生病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云剑焦急的声音。

“什么?!”短短几天,原本身体健壮的隋海青居然接连患病,不由带给了我一阵隐隐的不安。

从那次不寻常的乒乓球比赛开始,老隋的情绪一直是笼罩在我们心头的一块阴云,曾经的“开心果”突然变得无比沉默,甚至有些情绪失常,这不禁让人分外疑惑,心情也分外沉重。

想到隋海青再次入院,我们也立即往校医院赶去。

 

 

早上七点三十二分        校医院隋海青病房

当我们到达时,发现云剑、洛枫、俞伟东都已经守在了病床前。只见病床上的隋海清无力得靠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神散乱,就像一个刚刚受过惊吓的小孩。

这时,听见俞伟东开口了,“老隋,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做兄弟?你到底是怎么了?有事就说出来,我们大家都会帮你,你整天这样闷闷不乐,病病怏怏的,哪还像个大男人!”他向来说话心直口快。

这时云剑轻轻地拉了一下俞伟东的胳膊,应该是提醒他不要太冲动。

“老隋,老俞说得对,我们大家都是好兄弟,有事大家一起解决,总是闷在心里会出问题的,再说你有什么话不能和我们说呢?”云剑的语气比俞伟东缓和多了。

“是啊,老隋,”看见这个情形,我也赶忙接话了,“有什么事就说出来,我们都会帮你的。”

此时,老隋的精神防线似乎开始松懈了,他感激的望着我们每一个人,已经非常苍白的嘴唇开启了好几次,终于开口了,“谢谢……谢谢你们,是……我心里是有事情,我……我也想告诉你们,但一直没有勇气,今天……今天如果再不把这件事说出来,我就快崩溃了!”隋海青痛苦的摇着头。

此时我们都围在了老隋床边,云剑轻轻地拍打着隋海清的肩膀,“老隋,有什么话尽管说吧,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或许云剑最后的这句话最终击溃了隋海清的心理防线,只见隋海清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开始了他的开场白:“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住在一号公寓,有一个关系非常好的舍友,叫……”

然而,就在隋海清要说出他当年舍友的名字时,他的手机却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响了。

“抱歉,我接个电话。”隋海清说着,便接起了他的手机,没想到,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22号那天的一幕今天居然又重演了!只见隋海清听到电话后,脸色骤然变了,豆大的汗珠又开始往下淌,呼吸也急剧加速。

“老隋,没事吧。”

“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看见老隋的神态,我们都很担心。

但更出乎我们意料的事情还在后面,只听隋海青“啊!”的尖叫了一声,便瞬间失去了理智,把手机狠狠地向对面的墙壁摔去!只听“乓!”的一声,手机解体了。接下来是隋海清歇斯底里地喊叫,“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敲死神的门!从来就没有!为什么总是缠着我不放!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已经忏悔了!”

隋海青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我们所有人都吓呆了。

而当我听到“死神的门”的字眼从隋海青嘴里说出时,内心的震动和诧异更是无法形容,给隋海青打电话的人究竟是谁?难道和此前打给我威胁电话的,是同一个人?

隋海青此时已经处于精神极度脆弱的状态了,定然是不能告诉我们任何关于方才电话的讯息,所有的可能性,目前只能是我心里的推测。

再次看了一眼隋海青苍白的脸,他刚才的话又想录音一样在我的心底里重现,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住在一号公寓,有一个关系非常好的舍友,叫……

三年前,一号公寓。

隋海青的话虽然简短,但我很快就从中找到了这两个关键词。

又是一号公寓,又是三年前,猛然间,邹玲玲的故事又开始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三年前的一号公寓,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0: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