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十)网络上的可怕入侵者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5 22: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 推理小说, 入侵者, 校园

十:网络上的可怕入侵者

晚上七点五十分        225宿舍

晚上,我出奇的平静,不由打开了冷落许久的电脑,准备胡乱浏览一下网页,顺便放松一下凌乱的心情。

谁知,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随即发生了……

当我习惯挂上QQ时,发现左下角有个陌生的头像在不停地闪动。

“在线吗?”

当我点开这个头像的对话框时,看见了一句再平常不过的网络问话。

但当我再细看时,却不禁吃了一惊!发现这个网名叫“黑夜的风”的人居然出现在“远离尘嚣的小屋里”!

“远离尘嚣的小屋”是专门属于我、文竹、辰雨三个人的QQ群,是我们用于寒暑假聊天的,“小屋”里再没有第四个人,怎么突然出现了个“黑夜的风”呢?难道是她们其中一个人换网名了?我连忙转身,发现辰雨坐在书桌前安安静静的看她那本《人间词话》,而文竹则在收拾衣柜,她们的电脑都关着,不是她们!

网络上“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在线吗?”还是这句话。

不然索性先聊聊吧,说不定是个熟人,不要总是这样神经过敏,我这样提醒自己。

黑夜的风:在线吗?

踏雪:   

黑夜的风:你上线好一会儿了,为什么才回话?

踏雪:    刚才有事

黑夜的风:哈哈,你是不是在疑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宿舍的QQ群里?

踏雪:    (心里一惊)你是谁?

黑夜的风:你不是一个听话的人!

踏雪: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说我?

黑夜的风: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可你一点都不听话!

踏雪:    你是谁!?这话什么意思?

黑夜的风:别敲死神的门!

 

“啊!”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身体慌忙的向后退去,但眼睛却一直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那一行恐怖的字。

“怎么了凌子?”

“没事吧?”

她们都被我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

“啊!”没来得及等我回答,辰雨也被这行字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这就是那个电话恐吓我们的人吗?”辰雨问我,但语气有点虚。

“应该是吧。”我有气无力的回答。

“黑夜的风?”文竹叨念着这个恐吓者的网名,“凌子,这个人在和你聊天?”

“算不上聊天,就是恐吓。”我依然忍不住地喘粗气。

“那人居然知道你的QQ号?”文竹一脸的不可思议。

“还不止这些,”我有气无力地说着,“他还出现在了‘小屋’里。”

 “什么!?他在‘小屋’里和你交谈?!这怎么可能!”听了我的话,辰雨一脸诧异。

“肖,你是‘小屋’的管理员,是你让这个‘黑夜的风’进来的吗?”我试探性的问辰雨。不过,从刚才辰雨的反应来看,答案是很明显的。

“这怎么可能!”果然,辰雨一口否认了,“建起‘小屋’后,我从来没有允许一个人进来过。”

 “那……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怎么会进入‘小屋’?”我的心又开始狂跳了,预感到又要有事发生。

“这句话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辰雨忍不住问。

“不用说,定然是我今天和孙梦伊、田旭她们起冲突的时候被注意上的,这件事估计半个校园都知道了。”我不由苦笑道。

“就因为你和她们起冲突而恐吓吗?这太说不过去了。”文竹一脸的不相信。

“难道……”我内心不由产生了一种假设,“难道是因为我将她们的名字告诉了公安,所以才再次受到了威胁?”

“你的意思是,因为你提供了……”辰雨很快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

“没错,是因为我提供了楼管死亡案件的线索。”此刻,我终于平静了下来。

“只是……”我略微停顿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我觉得这几次恐吓都太奇怪了。第一次是我们怀疑庄达生被谋害时,第二次是我们去小树林找证据时,虽然这两次都有些莫名其妙,但多少还有些共同点,就是都与庄达生有关,都发生在我们对他的自杀言论怀疑的时候。可这次……似乎一点道理都没有,楼管绝对是他杀,这个早已没有争议,可对方为什么又用网络的方式发出这种恐吓呢?难不成楼管的死和庄达生的跳湖有关系?可这样一来,这不又成了一种暗示吗?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会把这两个人的死亡联系起来,对方等于是变相的提醒,到底是他太愚蠢还是他太狡猾?”。

“还有……”没等她们说话,我又继续述说,“就是第二次在小树林里接到的那个电话,我怎么也想不通,那人是怎么知道我们行踪的。那天我们到小树林的时候天刚亮,校园里没有几个人走动,真是太奇怪了。”

“凌子,其实仔细想想,不仅是这几个电话,我们最近遭遇的事都出奇的怪异。”文竹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文竹的话,不禁又让我浮想联翩,诡异的车祸、隋海青的反常、几桩奇怪的死亡事件还有这几次莫名其妙的恐吓,桩桩件件,都令人匪夷所思。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6月1日

上午十一点二十分        体育馆乒乓球厅

“你说有人未经你的允许就进入到了你们的QQ群里?”听了辰雨的问题,洛枫先是有些惊讶。

“没错,一个网名叫‘黑夜的风’的人,昨晚忽然进入了‘远离尘嚣的小屋’。”辰雨说。

“究竟是怎么回事?”洛枫忍不住问。

辰雨只得把昨晚的事件向洛枫简单复述了一遍。

“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有人会在网络上直接发出威胁!”洛枫更加惊讶了。

“所以说,我们想知道那个‘黑夜的风’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辰雨很认真的向计算机专业的洛枫请教着。

“这……”洛枫想了一会儿便说,“一个比较简单易行的办法就是,那个‘黑夜的风’先是盗取你的QQ密码,然后他自己用管理员的身份允许自己进入QQ群就可以了。”

 “什么?!”辰雨一脸诧异“这么说,‘黑夜的风’已经把我的QQ密码盗走了!”

洛枫点点头,“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他还能有更好的方法进入你们的QQ群了。”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风,什么密码被盗?什么威胁?”刚刚从赛场返回的云剑似乎被我们的话弄糊涂了。

“这……我昨晚又受到恐吓。”知道一切瞒不过云剑,我只能实话实说,告诉他昨晚发生的一切,但是声音却小得可怜,如同一个犯错的孩子。

“什么!?你又受到恐吓了?!”听了我的话,云剑突然急了,不管周围还有很多人,就强行把我拉到了体育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凌子,我郑重的和你说,你必须向我保证,不管学校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不管发生事情的人和你有多亲近,你都要不闻不问!都说事不过三,这已经是你第三次受到恐吓威胁了,我怕真的有人会对你不利!答应我,好吗?以后再不管别人的事了,保护好自己,就算……是为了我。”

“好,我答应你,答应你。”我拼命的点头。云剑向来温婉,说话做事从来都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很少见他着急,这也是他最吸引我的地方,但他此刻的冲动却也给我带来了阵阵暖意。

看着我“诚恳”的样子,云剑终于放下心来。可他却不知道,向来固执的我却根本不吃对方“恐吓”、“威胁”这一套,所以,我也根本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愿,相反,对方的手段反而更加激起了我内心的怒气,此刻我真的想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然,这一切想法都能埋在心里。虽然我不能忍受对方毫无顾忌的威胁,却也更不能忍受云剑的担忧。所以,对他的好心警告,我只能默默藏在心里。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        校园

或许是因为我受了“惊吓”的缘故,午饭过后,云剑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静静地陪我在校园里走着。

“别回宿舍了,我带你去轻松一下吧。想去哪?唱歌还是逛街?”我知道他在努力帮我摆脱昨夜的阴影。

我淡淡一笑,“去图书馆吧”。此刻,我忽然想让云剑陪我一起闻闻书香。

“好!还是我的凌子有思想,去图书馆!”云剑说完,就牵起我的手,向图书馆方向走去。

和云剑在一起,我感受到的,永远是恬静和幸福。

“老陆!”正走着,背后忽然有一个人叫住了云剑。转身一看,原来是俞伟东。

“怎么了老俞?”云剑不由问着。

“那天……那天我向你提到的事,我……我已经准备好了,给你!你……就让凌子帮个忙……”向来豪爽的俞伟东此刻忽然吞吞吐吐的,脸上也满是通红,并且仿佛做贼一样快速塞给云剑了一样东西。

“我?”听俞伟东说了我的名字,我很是惊讶,“要我帮什么忙。”

“那个……老陆会告诉你的。”俞伟东还是支支吾吾的。

“哈哈,”倒是云剑诡异的一笑,“放心吧,全包在我们身上!”

“那谢谢了!”俞伟东就像抬不起头一般,赶忙跑开了。

“哎,老俞……”看着俞伟东从始至终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奇怪表情,我完全蒙住了。

“哈哈,”云剑忽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看着云剑开心的样子,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你难道看不出来老俞很羞涩吗?”云剑神秘地朝我眨眨眼睛。

“羞涩?他羞涩什么?”我依然是一头雾水。

“诺,”云剑顺手将俞伟东递给他的东西转递给了我,“老俞写给嘉琳的信,明白了吧?”

“老俞?嘉琳?天哪!”此刻我终于恍然大悟,“你说老俞对嘉琳……”

“没错,老俞喜欢上嘉琳了。刚才他就想托你把信带给嘉琳。”云剑笑着说。

“真是没想到……”我十分懊悔自己居然这样迟钝,想想俞伟东的满脸通红的样子,再看看手里的信,不由“扑哧”笑了,“没想到老俞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面对感情还这么羞涩。”

“就是!”云剑一副“蔑视”的样子,“都什么年代了,男人表白感情还写信,还托别人代转。要我说,表白就是要当面直接,就像我当初追某个人一样……”

“说什么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听了云剑的话,轮到我两颊发红了,双手一个劲拨弄着头发,以掩盖我的羞赧。

“呵呵,”我的样子又把云剑逗笑了,“我说的不对吗?实践证明很有效,某人当场就答应了……”

“好啦好啦,你的方法最有效,行了吧?”无奈,我只能像哄孩子般让云剑停止他的“表白经验”的传授。

“那送信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光荣而又艰巨啊!”云剑终于转移话题了。

“是!”我立马举了一个并不太标准的军礼,“保证完成首长交代的任务!”

“哈哈哈……”笑声瞬间弥漫在我们周围。

 “凌子!”谈笑中,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我回头一看,不禁吃了一惊,是史晓芸!只见她像一只小鸟一样蹦蹦跳跳地朝我跑来,全然没有了先前悲伤的样子。

“凌子!有什么高兴的事儿啊,和老陆笑的这么开心!我刚从一教出来就看见你们在笑!”史晓芸的语速很快,并伴随着微微的气喘,我看见她面颊红润,满脸徜徉着欢快。

面对这样一个快乐的史晓芸,我却有些不知所措了,尽管我比谁都希望她能尽快快乐起来。

“我……我们打算去图书馆,你去一教上自习了?”我赶忙接话。

“是啊!我刚从一教五楼下来。不和你多说了,我得赶紧回宿舍了,达生等着我那!”

“达……”我霎时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简直怀疑是我听错了。还未等我反应过来,晓芸已经又像小鸟一样跑远了。

“云……云剑,你听见她刚才说什么了吗?”我赶忙诧异地向云剑求证。

此时,云剑的脸色也不太正常了,“她……她没事吧,居然说……说达生在等他?!”

云剑的语气和表情告诉我,方才不是我的幻听,而是史晓芸真正说出的话。

庄达生在等她?她怎么会这么说?

想想方才她开心的样子,我居然感到了毛骨悚然。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liuxiaoyu 2012-8-5 22:39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0 11: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