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十一)“死而复生”的恋人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5 22: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关键词:, 十一, 校园

十一:“死而复生”的恋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庄达生不是已经……”我的心跳久久不能平复。

“凌子,你注意到史晓芸还说了一句话吗?”云剑仍是一脸紧张地问我。

“哪句?”我一时没有了记忆。

“她说她刚从一教五楼下来。”云剑复述着。

“没错,她是这么说的。”我说。

“你没发觉什么问题吗?”云剑提出了疑问。

“问题?什么问题?”我依然有些糊涂。

“你回头看看一教。”云剑用手指向了一教。

顺着云剑手指的方向,我不由身望向了身后的第一教学楼。第一教学楼是学校成立时建成的,已有半个世纪的历史了,虽然破旧,但还算规整。我反复的观察着这座已经再熟悉不过的教学楼,却并没有看出问题在哪。

“究竟怎么了?”我依然不明就里。

“你难道没发现一教只有四层?”看着我疑惑的样子,云剑不由提醒。

“啊?!”听了云剑的话,我果然发现一教只有四层,根本没有第五层的存在!当我发现这不是幻觉时,我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晓芸今天怎么会如此怪异?”

 一时间,云剑并没有回答,目光却在重新扫视着一教,随即,他又指向了一个地方,“难道史晓芸说的是那里?”

再次顺着云剑的指向看去,我看见了一教东侧顶端一块并不起眼的凸起,就像一间盖在一教楼顶的小屋。入学将近一年,我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

“那……那是什么地方?”我忍不住问。

“去看看吧。”云剑回答。

 

下午一点零二分        一教四楼

我和云剑径直来到一教四楼,在走廊的东侧,我们果然发现了一条又黑又窄的楼梯。

云剑紧紧领着我的手,顺着楼梯小心翼翼地向上走去。

楼梯非常脏乱,我们时不时的会踩到易拉罐、塑料纸之类的杂物,看得出,这条楼梯很少有人走动。

很快,我们来到了楼梯尽头。尽头是一扇很旧的木门,门上落着锁,我们无法打开。

“难道……晓芸真的来过这里?这是这么地方?像是鬼屋。”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呵呵,别害怕。”云剑轻松地安抚我,“不过我觉得晓芸说的应该就是这里,你看锁上和门上的手印都还很清晰,明显是刚刚有人来过。”

“她……她来这里干什么?”我再次想到刚才史晓芸欢快的样子,就越发觉得不正常。

“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答案。”云剑也很无奈的摇摇头。

 

下午三点三十四分        228史晓芸宿舍

惦记着那封给嘉琳的信,从图书馆返回后,我便直接来到了228宿舍。

敲了几下门,却并没有人应答。这时,我发现门是虚掩的,便试探性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宿舍光线很暗,也很安静,只有轻微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是史晓芸在上网聊天。

原来她在宿舍,那为什么我敲门她却没有应答呢?我心下不由一阵疑惑。

“晓芸,晓芸,”我试着叫她。

史晓芸依旧是毫无反应,仍然在专注的聊天。

我决定不去打扰她。准备悄悄的把俞伟东那封信放在嘉琳书桌上后,再悄悄地溜出去。然而,当我的目光接触到晓芸电脑屏幕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呆住了!晓芸聊天的对话框上清清楚楚的显示着“庄达生”的名字!

晓芸在和死去的庄达生聊天!

“啊!”恐惧和惊吓让我我忍不住喊出了声。

喊声终于惊动了史晓芸。“凌子!你什么时候来的?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史晓芸一边语无伦次的和我说话,一边试图擦掉她脸颊的泪水,她的样子看得我心里很酸。

但接下来她和我说的话却又让我不寒而栗,“凌子,你知道吗?达生说他在那边过的不好,很孤单,我……你说我该怎么办?达生一直都在给我写信,都在陪我聊天,他说他想我,特别想我……我想去陪他,我真的想去陪他……”

我感觉自己已经惊恐的不能呼吸了,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也不知道晓芸究竟经历了什么,我感觉到的只有害怕……害怕……“晓芸……晓芸你别这样,你想开一点,庄……庄达生肯定愿意让你好好地活着……”

屏幕中“滴滴”的声音不断响起。

“凌子,我不和你多说了,达生又和我说话了。”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史晓芸又安静的坐在电脑旁敲打着键盘,样子和我初进宿舍时一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在这个宿舍,我一分钟都不敢待下去了,手里紧紧掐着那封没有送出的信,逃也似的奔出了228。

 

下午四点零二分        225宿舍

“你说的……是真的?”听了我的经历,辰雨怎么都不相信这是真实的。

“千真万确!”我依然在喘着粗气,“我也不知道晓芸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你确定和她聊天的人是庄达生?”文竹还是忍不住问。

“对话框上的名字是‘庄达生’没错,可那肯定不是庄达生本人,他……他都已经死了,难道还会死而复生不成?”说到这里,我再次感到了毛骨悚然。

“真的是太奇怪了!”文竹不由感叹,“晓芸不仅在和一个叫‘庄达生’的人聊天,并且还去过一教顶楼那个废弃的房间?怎么会这么怪异?”

“凌子说起的那个废弃的房间我倒是知道。”说话的是辰雨,她对学校的了解要比我多。

“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忙问。

 “三年前,那里曾经是一个大学生活动中心。经常有学校的话剧团、艺术团什么的在那里排练节目。不过等综合楼建起之后,大学生活动中心就搬到现在的综合楼,那里也渐渐无人问津了。”

“原来是这样。”听了辰雨的介绍,我才知道那里曾经是个大学生活动中心而并非什么“鬼屋”,我方松了口气。

此时,我才发觉,手里仍然握着那封没有送出的信,不过它早已被我手心的汗水浸湿了。

 

下午六点二十二分        校园

一行走出食堂后,我差点和一个行色匆匆的人撞了满怀,是戴小婵!

意外的是,她似乎并没有认出我,只是继续急匆匆的向前走,全然没有先前那种贵妇的派头。

正在疑惑间,我们又不约而同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史晓芸。

出乎我们意料,史晓芸穿得非常漂亮,着了一件与季节不太适宜的白色长裙,稍微带点泡泡袖,有点舞台服饰的风格,并且还化了淡妆。

看起来,她的情绪似乎平静了。

今天的史晓芸简直成了一个谜。从上午的兴奋到午时的悲伤再到此时的平静,着实让人猜不透。

“晓芸好像往一教方向去了。”我不由对她们说。

果然,在说话间,史晓芸马上就要迈进一教大门。

“跟上吧,看她究竟要去哪里?”文竹提议着。

 

下午六点五十一分        一教

前方的史晓芸不紧不慢的沿着一教的楼梯向上走,白色的长裙配上娴静的步伐,就像一个慢慢登上白色城堡的公主。

不出所料,她果然沿着昨天我和云剑走过的那条狭窄楼梯径直走向了那个被遗弃的大学生活动室。

怕惊动了史晓芸,我们没有继续前行,而是悄悄地守在了四楼的楼梯口,仔细听着上面的动静。

不一会儿,就听见用钥匙开锁的声音。

原来史晓芸有这儿的钥匙!

我们三个不由惊讶得对望了一眼,但都没有说话。

楼上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然后就是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寂。

此时,我突然间觉得我们的行为有些可笑,像是一群不光彩的跟踪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楼上依然没有动静。我们有些泄气了,正准备离开。

 

晚上七点十二分        一教四楼

“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最大的悲痛就是你的离去!在我的生活中,你是我最强的思念!”猛然,一个女声从楼上传来,是史晓芸的声音!

我们顿时一惊,马上打消了离去的念头,仔细的驻足倾听。

“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你还留下来,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你却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于我就将成为一个极陌生的地方……”

“她在说什么?听起来很熟悉。”辰雨小声的低估着。

“原本是《呼啸山庄》里凯瑟琳对丁耐莉说的话,晓芸做了些改动。”对于我来说,这段话再熟悉不过了。

“《呼啸山庄》里的话?”文竹十分诧异。

不一会儿,晓芸的声音就消失了。我们再次听到门“吱呀”的响声。

由于害怕被晓芸发现,我们迅速离开了。

 

晚上七点四十分        225宿舍

“太匪夷所思了!”回到宿舍后,辰雨还有些惊魂未定。

“的确,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难道庄达生的死让晓芸的精神……”文竹没有说出口。

关于晓芸的猜测还在继续,此时,“笃!笃!笃!”的敲门声忽然传来。

“请进!”文竹忙说。

进来的是叶嘉琳。

与以往的热情不同,此时的嘉琳有些怯生生的“我……能和你们商量件事吗?”

“说吧。”我忙说。

“今晚……我能不能在你们宿舍住一晚?我看你们宿舍也空着一个床位。”嘉琳用请求的语气和我们说。

“这个……”我和她们对视了一眼,接着说:“住肯定是没有问题,只是你怎么不住自己宿舍了呢?”虽然原因我已经猜到了大概,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我实在不敢在宿舍住下去了,晓芸……晓芸她太不正常了!”嘉琳的语气掺杂着担忧和害怕。

“晓芸怎么了?”辰雨问。

嘉琳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知道吗?晓芸从家里回来后就不正常了,她居然说死去的庄达生天天给她写信陪她聊天!我一开始不相信,以为她是太悲伤了所以产生幻想;但有一次,我看见了和她聊天人的QQ号,真的是庄达生的号!你们说,难道真的是庄达生?太可怕了,晓芸现在张口闭口就是那个世界怎么怎么样的,要多恐怖就多恐怖。”说着说着,她的语气渐渐地不自然了。

上午在228宿舍的遭遇,使得我对嘉琳的话并没有感到太意外。此时,我又想起了晓芸在一教的奇怪行为,便又忍不住问,“嘉琳,晓芸这些不正常的表现,我们也都觉察到了。另外,今天我们去一教上自习,看见晓芸居然去了一教楼顶的那间房子里去,觉得太奇怪了。”我尽量把语气放自然一些,不暴露我们今天的跟踪行为。

和我一样,嘉琳对我的话也没有感到意外,“那个地方,她经常去。”

“她去那里干什么?”我问。

“我也说不好,估计是想回忆过去吧,那里是她和庄达生相识的地方。”

“他们相识的地方?”这倒是在我预料之外。

“是啊,肖应该知道,她去的那间屋子,过去是大学生活动室。庄达生和晓芸所在的‘青春话剧社’就经常在那里排练戏剧。”嘉琳解释到。

“对这个‘青春话剧社’,我也有点印象,记得他们还在学校小礼堂里公演过几次,不过后来就销声匿迹了。说起来,这已经是三年之前的事情了。”辰雨附和道。

“怪不得,今天我们看见晓芸穿的那件衣服,就有点像戏服。”文竹也说。

“恩,的确是,那是晓芸当年为了扮演凯瑟琳特地买的衣服。”

“凯瑟琳?《呼啸山庄》里的凯瑟琳?”我问。

“是的。其实那个‘青春话剧社’顺利公演的戏剧只有《雷雨》、《罗密欧与朱丽叶》,其他的都不算太成功。你们知道,《呼啸山庄》本身并不是戏剧,可晓芸她们几个社里的骨干都很喜欢,就硬是用小说里的几个经典片段创作了一出戏剧,演出效果并不好,但晓芸却非常喜欢,因为她正是和庄达生在扮演凯瑟琳和希刺克里夫的时候产生感情的。当然了,这些都是晓芸对我说的。”

“哦,原来是这样。”我终于对晓芸的怪异行为有了一些了解。

“没想到晓芸和庄达生还有这么一段浪漫的序曲。”辰雨也附和道。

 “所以说,晓芸去一教,我并不奇怪,我就是惊讶她居然一直和死去的庄达生通信聊天!”嘉琳一脸愁容。

“这件事太蹊跷了,多半是有人在冒充庄达生和晓芸聊天,让晓芸小心提防才好!”辰雨提醒。

嘉琳摇摇头,“我也这么提醒过晓芸,可她居然说绝对不会是别人,因为网络里的‘庄达生’说的好多事都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秘密,不可能有第三者知道,别人是不能冒充庄达生的。”

“什么?!”

 “有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

嘉琳的这句话不禁让我们倒吸了一口冷气。

代替人聊天本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能知晓恋人间的秘密可就不是件容易地事了。

网络上的“庄达生”究竟是谁?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0 回复 卉樱果 2012-8-6 00:05
前面没看,没时间了,因为要去旅游。这里献花先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8-9 02:58
咦,咋木有更新了捏?害我白跑一趟!!!
0 回复 玉面狐 2012-8-9 10:11
羽化成蝶: 咦,咋木有更新了捏?害我白跑一趟!!!
马上!哈哈
0 回复 玉面狐 2012-8-9 10:11
卉樱果: 前面没看,没时间了,因为要去旅游。这里献花先
旅途愉快!多谢鲜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21: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