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十六)被吊死在宿舍的男生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10 09: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十六:被吊死在宿舍的男生

 

中午十二点三十八分        9号公寓门口

不觉间,我已来到公寓楼下。楼门前骚动的人群引起了我的注意。

忽然间,一阵争吵声从人群里传出。敏感的我立刻分辨出了声音的主人,是李书然和罗祥!

我来不及多想,立刻冲了过去。

看情景,两人已经相遇多时,有好几个男生正拉着他们,以防动起手来。站在一旁的辰雨显然是哭过,正在无力的劝架,但没有丝毫效用。看李书然的脸色,似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但罗祥似乎没有一点息事宁人的趋势,一句句再难听不过的话接连从他嘴里冲出,直奔向李书然。

“我看你想找死,去死吧!”脸色已经铁青的李书然突然飞起一脚向罗祥的胸口踹去。

“啊!”我不禁惊呼。

记得辰雨说过,李书然练过跆拳道,这一脚的力量定是非同小可。加上罗祥刚出院,身体显然还很虚弱,定然招架不住。

果不其然,罗祥惨叫了一声,跌倒在地上,手里的饭菜撒了一地。只见他痛苦的用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

见此情形,周围的同学都吓慌了,几个男生赶忙将倒在地上的罗祥扶起,将他送回了宿舍。李书然则冷笑的看着这一切,脸上流露出报复的快感。

“你到底要闹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辰雨终于忍不住向李书然喊道。

李书然用力抓住了辰雨的胳膊,“你不答应我,我绝不甘休!”

“你放弃吧,我们不会有结果的!”辰雨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了李书然,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公寓。

作为好友的我,面对这一切,却只能无奈的做一个旁观者。看见辰雨离开,我准备尾随而去。

“杨凌雪!”李书然忽然叫住了我,“告诉她,我还会来的。” “李……”还没等我开口,李书然也已走远了。

回想着李书然那痛苦的表情,我的确有些不忍,毕竟他曾经和辰雨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但我接着又想到当初李书然提出分手时那决绝的眼神、辰雨那张伤心地脸,不禁叹了口气,感情着实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不过,想到辰雨即将面临的艰难处境,我不由难过的叹了一口气。难过之余,惯有的疑惑却再次降临,躲在教室自习的辰雨是如何再次和他们相遇的?

 

下午一点十二分        225宿舍

推开宿舍门,只见辰雨一个人坐在书桌旁发呆。

“罗祥应该没有大碍,别太担心了。”我试着安慰她,但语言似乎有些苍白。

“恩。”辰雨象征性的应了一声。

“你还是没能躲掉他们。”我无奈的说。

“是。”辰雨木然的说。

“你不是在躲他吗?”我依然放不下心里的疑惑。

“他直接去了教室。”辰雨面无表情的叙述着。

“他怎么会知道你在哪个教室?”辰雨的答案让我越发感到奇怪。

“不知道,可能挨个找的吧。”辰雨说。

“那……既然李书然是在教室找到的你,你们怎么又会在公寓楼门口遇上罗祥呢?”我接着提出疑问。

“不清楚,我想回宿舍躲避李书然,可他紧追不舍。我们刚到宿舍楼下,罗祥就出现了。”辰雨苦笑了一声。

“肖,你不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么?”我忍不住问。

“奇怪?怎么奇怪了?”心烦意乱的辰雨已经无心猜疑。

“先是李书然在不知道你去向的前提下,直接就找到了你,紧接着你们便莫名其妙的和罗祥碰面了,这一切不是很奇怪吗?”我说。

“呵,”辰雨苦笑一声,“还说什么奇怪不奇怪,反正我是无法摆脱他们了。”

看着辰雨一副身心疲惫的样子,我便没有再多说,但内心的疑惑却丝毫未减。

 

下午两点二十二分        225宿舍

“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我和辰雨之间的沉默。

“喂?你好。”我习惯性接起电话。

“你好,请问肖辰雨在吗?”电话那头居然响起了罗祥的声音。

听出是罗祥,我本欲拒绝让辰雨接电话,但他今天竟然一反常态的客气,却使我异常惊讶。

或许是猜出了我的犹疑,罗祥又说话了,“你好,是杨凌雪吧,麻烦让肖辰雨接电话吧,我就和她说一句话,行吗?”他几乎是在恳求。

我有些动摇了,就把电话递给了辰雨,“是罗祥,他说就和你说一句话。”我捂住话筒悄悄的和辰雨说。

“喂,你好。”或许是考虑到罗祥刚刚为她受了伤,接过电话后,辰雨的口气很客气。

但没过一会,辰雨的脸色就不对了,“罗祥,请你不要这样说,我们不可能的,你可以再去找更适合你的人……”

听到辰雨如此说,我也能猜到罗祥说话的大概,多半是又开始纠缠了,我无奈的摇摇头。

但没过几分钟,怪事发生了!

“罗祥?罗祥?”辰雨突然开始冲着话筒喊罗祥的名字。

“怎么了?”我忙问。

“嘘!”辰雨朝我做了一个禁止发声的手势,并尽力让耳朵紧贴着话筒仔细听着,表情非常慌乱。

辰雨的怪异表现让我很疑惑,不详的预感再次笼罩。

“罗祥!罗祥!还在吗罗祥?辰雨再一次喊罗祥的名字。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忍不住问。

“凌子!电话那头突然没有声音了!”辰雨惊慌的说。

“你别紧张,说不定是电话线断了。”我忙说。

“不是不是,我似乎……”辰雨开始喘粗气。

“似乎什么?”我问。

“我似乎听见罗祥的呼救声了!”辰雨说。

“什么?!呼救声?!”听到这话,我不由浑身一哆嗦,本能的抢过了辰雨手中的话筒仔细倾听,“罗祥?罗祥?”我试探着叫了几声罗祥的名字,奇迹没有发生,电话那头一片死寂。

“肖,到底怎么回事?”我着急的问。

“我……我也说不清楚,”辰雨的语气有些慌乱,“罗祥一开始说假如我不接受他,他就上吊自杀。”

“上吊自杀?!”罗祥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令我十分意外。

“恩,但接着我就似乎听到了他在呼救。”辰雨接着说。

“你听到他怎么呼救?”我的心开始“突!突!”地跳个不停。

“似乎是在挣扎,好像也喊了一声‘救命’,总之声音太小了,我不敢确定是真实的还是我的幻听。不过我最后听到了‘哐当!’一声,似乎是椅子或桌子倒地的声音,倒是十分清晰,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说到这里,辰雨的脸色已经变了。

上吊自杀、呼救声、椅子倒地……

无数的场景涌入我的脑海,我不自主的联想到影视剧中人上吊自杀后踢开椅子的场景!真是这样吗?我不由感到一阵恐惧。

“凌子!怎么办呢?会不会出事?”辰雨有些六神无主了。

辰雨的求助打断了我的思绪,此时的我也是四肢发冷,为了留住最后一丝理性,我不停地用牙齿咬着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

“这样吧,我打电话给罗祥对面宿舍的徐哥,让他过去看看情况。”我尽力保持镇静。

“好。”辰雨赶忙回答。

我用了几秒钟搜索出了徐哥宿舍的电话号码,赶忙用略微颤抖的手指拨通了电话。

“你好!是徐哥吗?我是文学院杨凌雪!”听见徐哥接电话,我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

“凌雪啊,你好,有事吗?”徐哥客气的问。

“徐哥!麻烦你到罗祥宿舍看看好吗?”我着急的说。

“去罗祥宿舍看看?怎么了?”徐哥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哥,我一时也解释不清楚,麻烦你帮帮忙吧,看看罗祥有没有出事,好吗?”我语气更加焦急了,只想让徐哥早些过去看看情况。

“出事?哦,好的,你等着啊。”或许是听出我的焦急声音,徐哥没有再多问。

徐哥没有挂掉电话,我便一直拿着话筒等待着,期盼徐哥能过来报个平安,我和辰雨心中的石头也就可以落地了。

但我期盼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啊!罗祥!罗祥!”

“快!快报警!”

……

没过几分钟,电话那头响起了徐哥的惊叫声,紧接着便乱成了一团。

听到“报警”的字眼,我的心一下子凉了,手无力的垂下,话筒“砰!”的一声摔倒了桌子上。

“怎么了?凌子?”看见我的样子,辰雨彻底慌了。

“肖,罗祥可能出事了。”我不安的说。

“出事?!”辰雨紧接着也花容失色了。

随后,我们便飞快地奔向了罗祥所在的10号男生公寓。

 

下午两点四十五分        10号公寓门前

刚到10号公寓不久,我们就听到了渐渐而来的警笛声。不一会儿,警车就停到了公寓楼前。陈诺等一行人从警车里走了下来,另外,还有一位年纪大点的刑警,看样子,应该是位领导。他们下车后就径直进入到了10号公寓。刑警直接到此,我和辰雨都明白,想必罗祥已经凶多吉少了。

未曾想,没过多久,陈诺就带着那位老刑警走出了公寓楼。他们径直来到了我们面前!

“梁队,这位就是方才死者舍友提到的肖辰雨。”陈诺的手指向着辰雨,并对身边的刑警介绍着。

死者?!陈诺口中的词汇不由让我的头皮一阵发麻!难不成罗祥已经……

彻骨的恐惧再次包围了我。

“肖辰雨,这是刑警队梁队长,有些情况他要向你了解一下。”没有理会我们的诧异,陈诺平静的对辰雨说。

“我……好……”辰雨的声音已经极度颤抖,我感觉她握住我手臂的手已变得冰冷。

“肖辰雨,你能联系到李书然吗?”被称为“梁队长”的刑警问到。

李书然?这位梁队长居然提到了李书然?我的心里又是一紧,难道罗祥的死和李书然有关?我几乎不敢再猜测下去。

“我……我不知道能不能……”面对梁警官,辰雨紧张的语无伦次了。

 “肖辰雨,请上车协助我们调查。”如此掷地有声的话语仍然来自于梁队长。

辰雨有些不知所措,没有立刻上警车。

“上车吧,别紧张。”陈诺过来劝辰雨上车,轻柔的声音也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凌子……”辰雨上车前不停地回头看我,眼睛里的不安和惶恐一览无余。

“肖,别紧张……”我想抓住辰雨的手,但她已经随着警车远去了。

接踵而至的喧嚣再次打断了我的思绪,罗祥的尸体被抬出来了,周围已经聚集了许多学生,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昨天是史晓芸,今天是罗祥,这个校园究竟怎么了?为什么死亡接踵而至?

载着罗祥尸体的警车也开走了,但学生群并没有散去,看得出,大家依旧惊魂未定。“嗡嗡”的议论声就像笼罩在我周围的声音背景,与我的意识绝缘了,我怔怔得看着表情各异的人群,大脑依旧是一片空白。

猛然间,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俞伟东。

“老俞,罗祥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便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赶忙询问他。

“上吊死了。据说是被吊死在暖气管道上。”俞伟东的表情变得很穆然。

“什么?!”我呆住了。

罗祥一开始说假如我不接受他,他就上吊自杀。

罗祥一开始说假如我不接受他,他就上吊自杀。

……

辰雨的这句话反复在我脑海里盘旋。

“他是……自杀?”我试探着问俞伟东。

“都这么说,并且……”俞伟东有些迟疑。

“并且什么?”我赶忙问。

“并且男生这边都在传罗祥是为肖辰雨殉情自杀。”

俞伟东的话没有太出乎我的意料,流言,已是不可避免。

“不过……”俞伟东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忍不住问。

“在走廊上,法医向那个刑警队长说了一句话,恰好被我听见了。”俞伟东小声地说。

“什么话?”我急切的问。

俞伟东下意识的看看周围,并压低声音凑过来和我说,“他说死者很有可能是先被勒死然后再被吊起来的!”

“啊!”我不禁叫出声来,恐怖的感觉立刻笼罩了全身。

“嘘!小点声!”俞伟东忙向我示意。

我还是气喘个不停,“老俞,你确定……确定法医是这么说的?”

“基本上确定,虽然法医说话声音很小,但我当时距离他最近,恰好听到了。不过他只是说有可能,还要把罗祥尸体带回去进一步检验之后才能最后下结论。”俞伟东说。

此时的我已经慌乱不已,我如何也不能相信罗祥是被人杀害这一事实,难道真是李书然冲动所为?!如果真是这样,辰雨要一辈子背负着李书然留给她的道德十字架,她和洛枫……只能等到来世了。

阵阵的难过绞痛着我的心。

不知道俞伟东是何时离开的,我只感觉自己越来越无助……

但在我转身的瞬间,却又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是洛枫!!从他的一身运动装束看,定是刚从赛场返回。

刹那间,我的心一下子收缩到了极致,与他的目光相对,我居然哑口无言。

洛枫转身离去了,伴随着愤怒的目光。

“老洛!”我如梦初醒,慌忙去追赶。

“老洛!你听我说……”我企图用最简洁的语言向洛枫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幕。若再和洛枫发生误会,辰雨真的就是四面楚歌了。

“请你走开!”洛枫冷冷的说。

“老洛,刚才的事情你千万别误会,是……”我仍然没有放弃。

“杨凌雪!事到如今你还想说什么?!肖辰雨真是有魅力!都有男人肯为她去死!我就是天下第一号傻瓜!”文弱的洛枫终于爆发了。

“洛枫!你能冷静一点听我把话说完吗?”听了洛枫的话,我也急了。

“不能!”洛枫没有给我任何插话的机会,气冲冲的离去了。

看着洛枫愤怒离去的背影,我的心情更烦乱了。

本能的拨通了云剑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此时我才想起,实验时他都是把手机调到静音,慌乱的我居然忘记了。

六月的天气,我的双手却是冰凉。

继而我想到了文竹,但她同样没有接听电话。

我彻底绝望了,毫无目的的在校园徘徊,不觉间,居然走到了实验楼下。我不自主的停下了脚步,静静地坐在了实验楼外的石凳上。或许是内心的潜意识让我走到这里来,因为我的云剑就在里面,即使看不见他,能呆在他附近,也会有一种安全感。

一人独坐,纷乱的思绪向潮水一样的涌来,当然我想的最多的,还是罗祥之死,凶手真的是李书然吗?洛枫会理解吗?辰雨究竟该如何面对……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mayimayi 2012-8-10 10:57
你是妙笔一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0 11: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