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十七)不可能的犯罪过程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10 09: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关键词:, 推理小说, 校园

十七:不可能的犯罪过程

 

晚上七点零五分        学校实验楼外

“凌子!怎么坐在这儿?”在我迷茫之际,云剑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

“云剑!”我居然像一个久别恋人的少女一样,一下子冲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也顾不得校园道路上人来人往。

“怎么了?!”云剑很惊异,显然我过于“激情”的动作让他有些意外。

我的手依旧没有放开,反而依偎的更紧了,“想你了,特别想你。”说话间,我的眼泪不自主的滑了下来。

“到底怎么了?像个小孩子一样,”云剑笑了,“才一天没见啊。”

“我害怕。”我含着眼泪说。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发生什么事了?”云剑也觉察出我神情的异样了。

“罗祥死了!肖被梁警官他们带走了!我特别慌!”我开始向云剑叙说刚刚发生的事情。

“什么?!罗祥死了?!”云剑的五官也迅速变形了,“怎么死的?和肖有什么关系?”

坐在刚才的石凳上,我尽可能完整的向云剑叙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包括俞伟东和我说的那些话。

“这……这都是真的?!”显然,对我今天的经历,云剑觉得不可思议。

“是真的,都是真的……”坐在云剑身边,我依然心有余悸,“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肖怎么样了,我……”

“别担心,别担心,”云剑赶忙安慰我,“肖肯定是去做笔录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嗯,可是老洛……”想起洛枫的样子,我不由又为辰雨感到难过。

“唉,先别去想老洛了,”云剑有些内疚的叹了口气。“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居然没在你身边。”

“没关系,我现在不是找到你了吗?”我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紧紧握着云剑的手。

“还没吃饭吧,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你需要休息。”发生了这么多事,云剑最关心的,依然是我。

不想再让云剑担心,我便乖乖的跟着他去了食堂。

看我状态不佳,云剑特地多买了几个我爱吃的菜。

“快吃吧。”云剑温柔的说。

“恩。”我轻声说。

“看我说对了吧!我说谁有报应,谁就一定有报应!”还未等我们开始用餐,田旭那尖利的嗓音又响起了。

顺着声音看过去,果然看见了田旭嘲讽的目光。

我内心的气愤和厌烦可想而知,但我并没有打算搭理她,只是恨恨的看了她一眼。

“真没想到!你那好舍友都进局子了,你还能和男人在这里吃饭。”田旭又开始挑衅了。

“你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些什么?!”还没等我发作,云剑已经被气火了。

“哼!”田旭冷笑了一声,“你们宿舍的人就是有魅力啊,有男人为肖辰雨自杀,也有男人为你杨凌雪出头啊!”

听着田旭说话越来越难听,我终于忍不住了,“田旭你给我听着,你最好说话注意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田旭显然没有收敛的意思,“杨凌雪!你以为你还能把我送上警车吗?别做梦了!轮到肖辰雨上警车了!看来有男人为她殉情也不见得是好事啊!”

“田旭你给我住口!别太过分了!”云剑也忍无可忍了。

“我凭什么住口?你们别神气了,等着去探监吧!”或许是我的“出卖”果真让田旭怀恨在心了,她已经到了口不择言的地步。

我最后一点理性也被她冲走了,“你别胡说!什么殉情!罗祥根本就不是自杀!是被人害死的!”话一出口,我立刻就后悔了。云剑也狠狠地拽了我一下。

在食堂就餐的同学,目光也都朝向了我。此刻,我不禁恨死了自己的冲动,面对田旭这种人,居然如此轻率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可后悔已经改变不了事实。

“被人杀死?那肯定是被李书然杀死的,如此一来,肖辰雨更是不得了啊,都惹出人命来了!”田旭抓住我的失误紧追不舍。

“给我滚开!”云剑朝田旭吼了一声,便没有再理会专横跋扈的田旭,拉着我匆匆离开了食堂。

 “你是怎么回事啊,这种话在公众场合也能说?”不出我所料,一出食堂门口,云剑就开始嗔怪我。

我没有应答,只是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默默地低着头。

“唉,你也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看见我一副深刻认识到错误的样子,云剑立刻心软了。

我抬起头来,眼睛里已噙满了泪水,“云剑,你说我该怎么办啊,田旭肯定会到处宣扬的。”

“呵呵,”云剑不由笑了,“真是个傻瓜,哭什么,罗祥的死因很快就能查明,过不了几天,即使你不说,校园也会传满的。”

“那……万一罗祥不是被人害死的呢?”我还是不太放心。

“那他被害的流言自然会慢慢终止的,只是时间问题,不用担心啊。”云剑继续温柔的安慰我。

“可我成了流言的源头了。”我小声的说,像是在自我检讨。

“哈哈,流言就是流动的嘛,人传人才能形成流言,源头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你看学校里这么些八卦新闻,谁关心是谁首先传的啊。”云剑像哄孩子一样哄我。

“恩,”我听话的点点头,心里泛起一阵阵暖意。

“凌子你看,文竹姐回来了!”云剑首先看见了返校的文竹。

“老大!”我赶忙迎向了文竹。

 

晚上八点三十分        225宿舍

“怎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听完了我的叙述,文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的确,我今天就像做梦一样。”我说。

“还没有肖的消息?”文竹和我一样,也很担心辰雨。

我无奈地摇摇头。

“罗祥怎么会死的这么不明不白?”文竹愁眉紧缩。

“老大,今天下午我一个人坐在实验楼下等云剑,倒是想了很多,罗祥应该不是自杀!”我终于说出了内心的疑惑。

“为什么这么肯定?”文竹问。

“首先他没有充足的自杀动机,他追求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和李书然的冲突也不是第一次,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侯选择自杀?”我开始表明自己的看法,“还有就是今天的发生的事情非常怪异,我感觉今天中午罗祥和李书然的冲突就很有问题,感觉像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我开始步入主题。

“哦?!有人安排,怎么说?”文竹赶忙问。

“你想,肖是今天一早关掉了手机,躲到教室去自习。学校这么多教学楼,李书然是怎么找到她的?”我开始叙说。

“或许真像肖说的,他是一间间找的吧。”文竹说。

“恩,就算是这样吧,那罗祥的出现也很有问题。”顿了一下后,我接着说,“他们三个人相遇的时候,正值午饭时间,我记得很清楚,罗祥和李书然起争执时,他手里还拿着刚从食堂买的饭菜。”

“那……饭菜能说明什么呢?”文竹有些疑惑。

“我们住的这栋公寓楼位于校园的东北角,罗祥不论从哪个食堂买的饭菜,也不论他打算拿到那里去,他都不会经过我们这座公寓!”我说。

“我明白了,你是说罗祥和他们不是偶遇,罗祥到我们公寓楼下是刻意而为的。”

“所以我怀疑这里面有问题,似乎是有人故意把肖的去处透露给了李书然,继而又把李书然到来的消息透露给了罗祥,不然罗祥不可能从食堂买完饭菜后,到女生宿舍这边来。”我的语气十分肯定。

“那有没有可能是某个多事的人和罗祥说李书然又来学校了之类,然后他才过去挑事的?”文竹在假设。

我摇摇头,“我仔细回忆过肖说的话,她说和李书然刚到公寓楼下,罗祥就出现了,不是很奇怪么?照这种情况看,别人传话的可能性太小了。”

“老大,”没等文竹开口,我又接着说,“即便二人的争执是巧合,但罗祥后来打给肖的电话也很有问题。首先他一反常态的客气,像是对什么有所准备;再有,他怎么会话还未说完就上吊自杀呢,这更说不过去。加上肖又隐约听到他的呼救声,还有老俞听到法医说的那句话,总之一切都表明罗祥几乎不可能是自杀!”

文竹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不是自杀,难道真是李书然……”

我赶忙摇头,“肯定不是李书然!”

“你这么肯定不是李书然?!”看我毫不犹豫的把李书然排除在外,文竹非常惊讶。

“既然罗祥不是自杀,那肯定就是被别人所害,那杀害他的凶器,也就是把他吊在暖气管道上的绳子,肯定也是凶手准备的了。”我说。

“恩。”文竹点点头,“这肯定的。”

“假如凶手是李书然,他想用绳子杀死罗祥,肯定是携带绳子潜入罗祥宿舍,那这样一来,他把罗祥勒死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把他吊在暖气管道上呢?岂不多此一举?”

“这很好解释啊,”文竹说,“肯定是想伪装成罗祥自杀。”

“的确如此,那问题是,李书然想伪装成罗祥自杀,既可以把他勒死后吊到暖气管道上,也可以凭着自己的大力气直接把他吊上去,让他窒息而死,这对他来说应该是最简单的吧。”

“是啊。”文竹毫不犹豫的说。

“那这样一来,罗祥打给辰雨的电话怎么解释呢?他威胁辰雨说如果不接受他,他就上吊自杀,结果他就真被吊死了。事情会这么巧么?”我说出了我最大的迷惑。

“这……”文竹也有些想不透了,“是不是李书然潜进罗祥宿舍时正巧听见罗祥用上吊自杀威胁肖,然后他临时起意,吊死了罗祥?”

“应该不是,如果是李书然临时起意,那他的绳子是从哪里弄来的呢?他事先肯定不会知道罗祥要给辰雨打电话。总不能罗祥宿舍里恰好有这么根绳子,这说不过去。”我继续推理着。

“难不成是李书然本来就想用绳子杀死罗祥,结果当他潜进宿舍时恰好听见了罗祥打给肖电话,就顺势吊死了他?”文竹说出了她的猜测,但从她的语气可以听出,她也不敢确定。

“这似乎有些太巧了。再有,李书然拿着绳子进了罗祥宿舍,罗祥定然会有所察觉的,二人肯定会重新起冲突,凭罗祥的力气,即使抵不过李书然,争斗一段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但在电话这头,肖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听到隐约的呼救声。即便他在专心给肖打电话,没有注意到李书然进了宿舍,那李书然为什么不等着罗祥放下电话或是自己挂掉电话后再动手,这样至少可以拖延罗祥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我想过,罗祥死时正是下午刚上课的时候,如此一来,罗祥的尸体最早要等到下午下课时,也就是两个小时以后才能被发现,如此一来,李书然既能有充足的逃离现场、清理证据的时间,也增加了破案难度,还让罗祥的自杀显得更真实,不是一举三得?”

“凌子,你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杀人本来就是一种极端的非理性行为,人的情绪定时及其慌乱、紧张的,出现一些纰漏也是很正常的。说不定是李书然在准备勒死罗祥的时候听到了罗祥的自杀威胁,然后就在慌乱中杀死了他并把他吊起,至于电话,他或许因为太紧张根本没注意。”文竹的分析略显理性。

尽管文竹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下午的反复思忖让我立刻就否定了这种看法,“老大,我感觉不是我想的太复杂,而是凶手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越想觉得害怕。”

“哦?”听到我这么说,文竹显然有些惊讶。

“我下午时仔细回忆了一下,从肖听到电话里异样的声音,到徐哥进到罗祥宿舍发现罗祥被吊死在暖气管道上,前后仅有五六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凶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做完杀死罗祥、把他吊上暖气管道、摔倒罗祥宿舍的凳子或是桌子然后再逃之夭夭这一系列的事情,定然不是一个慌乱的毫无准备的杀人者能完成的。不说别的,仅说把罗祥吊上暖气管道这一环节吧。宿舍的暖气管道大致三米高,并且几乎是紧靠着墙壁,凶手要想吊起罗祥,就必须先用绳子套住罗祥的脖子,然后爬上窗台或是踩着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用力把绳子塞进墙壁和管道之间的窄缝里,然后再让绳子搭在管道上,而后再用力往下拽,直到罗祥尸体离开地面之后,把绳子的另一端固定起来。就这一个过程,也不是五六分钟就可以完成的吧。”

“的确。”文竹一边应着,一边开始观察宿舍的暖气管道。“除非身高两米五以上,否则的话肯定需要借助于外力才能触到管道。听你这么一说,感觉事情确实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说,凶手不简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杀人行为并伪装出自杀现场,定然是事先预谋的!罗祥的电话、电话里桌椅的倒地声音甚至中午时分二人在女生宿舍楼下的争执,都是有人导演好的!这个人才是真正杀害罗祥的凶手,但这个凶手肯定不是李书然,因为罗祥定然不会听他摆布至于凶手为什么不等罗祥挂掉电话再动手,以拖延尸体被发现的时间,在我看来,凶手的这个‘纰漏’,恰好是他的目的! ”我一口气说了出来

“你是说凶手故意让尸体早点被人发现?那目的是什么呢?”文竹忙问。

“我能想到的目的就是一个,嫁祸李书然!因为罗祥死前不久和李书然争执过,接着他被杀,李书然自然又会成为第一怀疑对象,就像前不久的公交事故一样。这样看来,李书然只不过是凶手的一枚棋子罢了!”我大胆的猜测。

文竹倒吸了一口气,“你的想法虽然听起来有些恐怖,但也是罗祥之死比较合乎常理的解释了,但问题是,凶手为什么要害死罗祥呢?”文竹一脸不解。

我叹了口气,“这个问题……超出了我的想象。”

“凌子!还有一件事很奇怪,你不觉得罗祥死亡的日期也有问题么?”文竹突然说。

“死亡日期?”我下意识看了一下宿舍的日历,“今天是6月3号,怎么了?”我被文竹说的一头雾水。

“你刚才提到那次交通事故突然提醒了我,今天是罗祥出院的第一天,他就被杀死了,不知为什么,我感觉那次交通事故就是冲着罗祥去的!”文竹接着说。

 “啊?!”轮到我惊讶了,“你是说……”

文竹点点头,“记得肖曾经说过事故原因是公交车刹车系统遭到破坏,说明有人故意做了手脚想置某位乘客于死地。结果那天所有的乘客都死了,只有罗祥和一个女孩活了下来。那个女孩伤的很重,如果没出意外,她肯定至今还躺在医院里,只有罗祥成功康复出院,然而就在罗祥出院的第一天,就有人费尽心机的谋划然后把他杀掉了,所以我也就想到,那次公交事故很有可能也是为了杀死罗祥,只是让其他的乘客成了陪葬品而已。”

听了文竹的话,恐惧再一次在我心中蔓延,事情果然比想象的要复杂的多!“真是这样!罗祥是那次车祸唯一的健康幸存者,却在劫后余生后马上被杀了,他仅仅多活了13天!”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我也只是猜想,事情不一定如此。”文竹显然对自己的猜测还缺少一些自信。

“我觉得可能性很大,只不过出事之后,学校里关注的都是死去的秦川,毕竟他是所谓的‘风云人物’了,很少有人注意到受伤的‘小人物’罗祥,真没想到秦川只是一个烟幕弹,罗祥才是最终的杀人目标!”

“是啊,不过还是老问题,到底是谁这么费尽心机的害死罗祥这么一个‘小人物’呢?”文竹的眼睛里有数不清的疑惑。

一谈论公交事故,我原本清晰的思绪又开始走向混乱,不过混乱之后,恐惧接踵而至,死亡事件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0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0 10:14
先站位子,再慢慢读,哈~
0 回复 mayimayi 2012-8-10 10:56
狐仙 又 继续 老本行了
顶 !!!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8-11 11:15
哇,越来越吊胃口了!快点快点,等不及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1 03: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