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二十一)市立医院里的未知死者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12 15: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关键词:医院, , 校园

二十一:市立医院里的未知死者

 

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        市立医院

刚走出电梯,却发现江南病房周围居然站满了警察!我的大脑霎时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辰雨着急的问。

“不知道!快过去看看!”我赶忙拉着辰雨向病房跑去。

病房外早已围起了警戒线,我们无法靠近,只能看到病房里面有几个警察,仿佛在察看着什么,文竹、江南以及那个陈凡已经不知所踪。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我着急的说。

辰雨便急得赶忙询问站在病房门口的一个警察:“你好,我们是来探望病人的,请问这个病房的病人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们正在侦查案件,不方便透露案情。”那警察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侦查案件?!

我和辰雨都惊呆了。

 

上午十二点三十分        市里医院护士站

“你好,我们是来探望15号病房病人的,请问病人去哪里了?”我很客气的询问一个当班的护士。

 护士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下意识的朝15号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才压低声音对我们说:“昨晚15号病房死了一个人!”

“什么?!”这句话仿佛电击一样直击我的胸口,我踉跄地向后退了一步,不觉触到了辰雨那冰冷的手臂。

“是谁死了?”辰雨惊慌的声音都变了。

“不知道。”我昨晚不当班,也是今早才听说。

“那……死者是男人还是女人?是病人还是陪护家属?”我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万一是文竹……我想都不敢想。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护士很无奈。

“那病房另外两个人去了哪里?”辰雨还是不放弃。

“听说被警察叫去询问了。”护士回答。

任凭我们再怎么问,护士也不能再多告诉我们一些讯息了。

我和辰雨相互扶持着,恍惚的神色也都告诉彼此,我们都已经彻底慌了。

我们不知道该去哪?该怎么办?

忽然,一个熟悉的面孔闪入了眼帘,那是一个从15号病房里走出来的警察。

“肖,那个警察看起来很面熟,你还记得吗?”我似乎看见了救命稻草。

“是那个年轻警官,就是晓芸死的时候来我们宿舍问话的那个。”肖一眼就认出了。

我们毫不犹豫的向那个警官走去。

“警官你好,我们是师范学校的,上次史晓芸死的时候我们向你提供过情况,你还记得吗?”我小心翼翼的和这位警官搭话。

“哦,你好,我记得,史晓芸的案子还在查,你们不要着急。”警官倒也很客气。

“不是,这位警官,我们想问一下昨晚15号病房出什么事了,里面有我们的同学,我们想知道……”辰雨着急的问。

“对不起,关于昨晚的案子我们还在勘察现场,不方便给你们透露情况。”警官很客气的拒绝了我们的要求。

“这位警官,我们不是想探听案子,只是想知道死者是谁,是不是……”

“小宋,过来一下!”

“哦,好的。”

还未等我问出死者究竟是谁,这位姓宋的警官就被叫走了,留下了已经形同塑像的我们。

 

我和辰雨在医院一直守到晚上,直到刑警们都撤离了,我们还是未能询问到关于昨晚死亡事件的一丁点儿消息。我们不知是如何走回到宿舍的,六月的天,却感觉周围冷的像冰。

“肖,你说会不会……会不会……”我不敢把我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会不会什么?”辰雨问。

“会不会是那个宋警官故意隐瞒我们,害怕我们知道是文竹……”我不敢再说下去。

“别胡说!”辰雨立刻打断了我的话,但她的眼圈已经红了。

我的泪也在眼眶里打转,但始终不敢让它掉下来。

 

晚上九点零三分        225宿舍

沉默间,手机忽然响起,是个陌生的外地号码,漠然接起,是云剑。

“凌子,你今天忙什么了?给你发了那么多短信你都没回?”云剑有些嗔怪的和我说。

听到云剑那熟悉的声音,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流泪。

“怎么了凌子?发生什么事了?”云剑听出了我哽咽的声音。

“云剑,文竹……文竹好像出事了!”我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此时的辰雨听到我哭出声,也是泪如雨下。

电话那头的云剑彻底吓坏了,“凌子!凌子别哭啊,文竹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们也不知道……总之就是害怕她出事了……”我的思维已是一片混乱,或者说已经没有思维了,此时再向云剑解释发生的事情已是超出我能力之外。

“天哪!你要急死我吗?到底怎么了?”云剑在那头几乎已经喊了起来。

“真的说不清楚,先挂了吧。”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匆忙的挂断了云剑的电话,我真的无心和他说话。

整个晚上,云剑都在疯狂的给我发短信,但我只给他回了一条:放心吧,我会调整好情绪的,文竹或许没事,有情况我及时告诉你。

一个不眠之夜,我和辰雨的。

 

6月8日

文竹依然没有任何消息,我和辰雨都不敢再去想,但似乎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是依然期盼着最好的结果。

辰雨一早就离开了宿舍,我没有问她的去处,她也没有告知我。

过了一会儿,我也勉强自己离开了宿舍,呆在空无一人的宿舍,简直是对我精神的折磨。

然而,没有合适的去处,我只得一个人在校园无目的的游荡,不觉间,又坐到了实验楼前的石凳上。

可惜,今天云剑不会从里面走出来了,我等不到他了,想到这里又是潸然泪下。

忍不住给云剑发了一条短信:我想你。

泪水再一次模糊了眼睛。

 “凌子!怎么坐在这里?”这清脆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邹玲玲。

我默默地抬起头,眼角还挂着泪。

“怎么了凌子?怎么哭了?”看我的样子,邹玲玲很着急。

“没事……”我暂时不想告诉玲玲关于文竹的事情,“云剑……云剑跟着导师出去开会了还没回来。”我只能用云剑搪塞她。

“不至于吧,才分开这么几天就哭得跟泪人儿似地,太没出息了吧!吓死我了,我当出什么事情了呢,快擦擦眼泪。”邹玲玲边说着我边给我掏出了手绢。

听到她这么说,我也很无奈,不过为了掩饰真相,也就权且让她认为我“没出息”吧。

“凌子……肖没事吧?”邹玲玲突然很小心的问我。

“肖?她怎么了?”她的问题,让我感觉有些奇怪。

“刚才我遇见她了,她神色恍惚的,是不是还因为罗祥的事情想不开?”玲玲说。

 “这……总会有影响吧,毕竟许多人认为罗祥出事和她有关。” 对于这个老问题,我也只能做这种模糊回答。

“是啊,不过现在好多了。毕竟李书然的嫌疑已经解除了,谣言也就少多了。”邹玲玲说话依旧像流水一般,不做任何停顿。

此时的我有些疲倦了,文竹的事情就像压在我心口的一块石头一样,令我呼吸困难,我实在不想再听邹玲玲讨论罗祥和李书然,但又不知该如何表达,只能胡乱点头表示认同。

“凌子,洛枫和肖和好了吗?”邹玲玲似乎没有觉察到我的情绪,还在继续问到,真不愧为是八卦通。

“你知道洛枫和肖的事了?”我问。

“唉,那天……那天洛枫和老陆打架,好多人都看见了,也就都知道了。”提到那天的事,邹玲玲似乎也有些尴尬,“不好意思,我问的太多了。”

“没关系,”我淡淡一笑,虽然邹玲玲是个“八卦通”,但她不是那种有恶意的女孩子,只是对这类问题比较敏感罢了。“洛枫的表现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突然冒出来两个‘情敌’谁也不好接受,过一段时间看看吧,希望他们能和好。”我的回答依旧是模糊的。

“你说什么呀!洛枫早就知道李书然和罗祥了!我就是奇怪为什么他现在才和肖闹翻了?”玲玲说。

“你说什么?!”玲玲这句不经意的话却像一支强心剂,让我顿时警觉了起来。

“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么?”看见我的反应,玲玲很奇怪。

“当然不知道,我们一直都在隐瞒洛枫,不希望他知道罗祥和李书然的事情,我以为洛枫是在罗祥出事那天才知道的。”看见邹玲玲的表情,我也是一头雾水。

“不是吧凌子,我听李平(邹玲玲的男朋友)说,在李书然和罗祥第一次在校门口发生冲突之后,就有好多看热闹的男生告诉洛枫了,还都开玩笑似的提醒洛枫让他考虑考虑是不是继续和肖交往呢!难道你们一直认为洛枫不知道?”邹玲玲反问。

“原来洛枫早知道了……”我喃喃自语,曾经的一幕场景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

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没有,我能有什么心事?写了一天论文,有点累了。”

 肖,如果有事的话不必要瞒着我,我不像你想的那样。

当时就感觉洛枫的话有些怪异,现在看来,洛枫当时多半已经知道李书然和罗祥的存在了。

“是谁告诉他的?怎么男生也这么多嘴!”此时的我真是烦透了那些“好事者”。

“唉,凌子,男生女生都一样,都有喜欢看别人热闹的,你也别太生气了,再说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那天在校门口闹成那样,想隐瞒都难。” 不过看见我的表情一波三折,快言快语的玲玲也逐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真是抱歉啊,我以为你早知道了……我没说错话吧。”

“没事,谢谢你玲玲。”我下意识的向玲玲道谢,她居然在无意之中透露给了我这么重要的一个信息。

“哦,不用……”邹玲玲还是有些尴尬。

“玲玲,现在几点了?”我忽然问。

“现在?”邹看了一眼手机,“差三分十一点,怎么了?”我突然询问时间,让她更奇怪了。

“还来得及!我先走了!”知道了时间后,我急忙跑开了,留下了愣愣的邹玲玲。

 

上午十一点十二分        计算机学院教学楼

气喘吁吁的站到计算机学院的教学楼门前,我耐心地等着洛枫。

十分钟后,洛枫出来了,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

他很快发现了也有着冷冷表情的我。

“有事吗?”洛枫的语气有点客气了,可惜当时极度情绪化的我却没有发觉。

“洛枫,真看不出你还是一个好演员。”听了玲玲的话之后,我似乎就已经对洛枫下定论了。

“你说什么?”对我的话,洛枫有些惊讶。

“你早就知道罗祥和李书然的存在对不对?”我的语气也有些咄咄逼人了。

“你什么意思?”洛枫也不甘示弱的问。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我不由反问。

“杨凌雪,你到底想干什么?!”洛枫终于有些失去耐心了。

“我想干什么?应该是你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吧!你早就知道李书然和罗祥的存在了,结果在罗祥出事那天还装作刚刚知道的样子,你是什么用意?!”不过说出了这句话我有些后悔了,此时应该不是说这些话的时机,可惜话已出口了。

“我早知道又怎么样?早知道就能改变肖辰雨朝三暮四的事实吗?”洛枫似乎没有辩解的意思。

“洛枫!你不要再故意误会辰雨了,也不要在掩饰你自己了,没用的!”我眼睛直盯着洛枫,希望能从他眼睛里读出些真实。

“真听不懂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对不起,我还有事,不奉陪了!”洛枫愤愤的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理会我,径直离开了。

 

晚上九点二十五分        225宿舍

坐在宿舍里,江南那空空的病房、洛枫那恨恨的眼神、辰雨那恍惚的表情加上不在身边的云剑把我的整个心都搅乱了,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文竹的事情且放下不说,我到底该不该把知道的一切告诉辰雨?洛枫今天的反应表明他肯定在罗祥出事之前就知道罗李二人的存在了,为什么他要装作刚刚知道的样子?还有他那奇怪的聊天记录以及罗祥出事那天他从赛场上早退,这一切说明了什么?难道我的怀疑是真的?辰雨应当知道这一切吗?这个问题让我为难了。

思忖了许久,我决定把一切都告诉辰雨,不论辰雨的感情能否有一个好的归宿,她都应该客观的了解到自己感情的现状。

手机突然响起,是云剑回复的短信:开了一天会,才看见短信,我也想你,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我很快就能回去了。

我一遍遍的看着短信,一次次的想象云剑就在我的身边,慢慢找到了一些安全感。

等了许久,辰雨终于回来了,拖着她那疲惫的身体。

“去哪儿了?”我担心地问到。

“爬山。”辰雨有气无力地说着。

“哦。”看着辰雨的状态,我真不忍心再把对洛枫的怀疑告诉她。

就让一切事情再隐瞒一夜吧,我心里想着。谁知,就是这一夜的拖延,却带给了辰雨意想不到的伤害。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0 回复 律师 2012-8-12 20:17
发克油!
0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3 02:51
玉面弧别难过,楼上那人是有意捣乱的。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8-14 11:31
同往锡安: 玉面弧别难过,楼上那人是有意捣乱的。
他不是被封了吗,怎么还在这里作恶?
0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4 13:50
羽化成蝶: 他不是被封了吗,怎么还在这里作恶?
是在被封之前说的吧。那人不只在一个网友家留言。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8-15 01:17
同往锡安: 是在被封之前说的吧。那人不只在一个网友家留言。
我知道,早就看见了,真是个混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1 00: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