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二十二)可怕的短信陷阱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15 08: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二十二可怕的短信陷阱

 

69

今天的一切仿佛就像昨天的翻版。

还是清晨就独自默默离开的辰雨,还是没有一丝讯息的文竹,还是无比孤独无助的我……

不过,在傍晚时分,终于出现了一件可以让我有些许欣慰的事情,就是云剑回来了。

接到他将要返回的讯息后,我飞一般地跑向了学校门口,不多时,就看见了一辆即将驶入校园的车,里面坐着云剑的导师吴老师还有我已经无比想念的云剑。

 

下午五点五十分        食堂

 “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出事了?”听了我的叙述后,云剑急切的问。

我摇摇头,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先别哭啊,”云剑赶忙给我擦眼泪,“说不定不是文竹……”

我更加激动地摇头,“你不要说了,我和肖都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你想想看,案子的一些细节肯定是不能向外透露的,可是受害者的身份总不至于也保密吧,可刑警队的人都守口如瓶……老大……”我竟控制不住在食堂哭了起来。

“凌子,别这样……”看见我哭,云剑也有些着急了,“事情还没弄清楚,别胡思乱想,不过我倒是认为文竹姐出事的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听云剑如此说,我才稍稍止住了泪水。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江南或是他那个同事救治无效死亡,因为本来他们就中毒了,文竹姐好好地怎么会出事呢?所以你不要无谓担心。再有,我的想法正和你们相反,我倒觉得陈诺他们不向你们透露案情是个好预兆。”

“怎么说?”我忙问。

“你想,假如出事的是文竹姐,你和肖作为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定然在第一时间就接受询问了,但你们直到现在也没有接到任何询问通知,说明死者与你们无关。”云剑分析道。

听了云剑的话,我稍稍舒了一口气,不能否认,云剑说的很有道理,也多少解开了郁结在我心中好几天的疙瘩,但是我仍不能完全认同云剑的观点,“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是江南出事那天我和肖去医院看望过他,虽然还在接受治疗,但性命肯定没有大碍了;还有他那个同事,也是谈笑自如的,都不像生命垂危的样子。”我说。

“这个……我也说不好,不过我还是劝你把心放宽一点,耐心等着消息,好吗?”云剑柔声的劝我。

“恩。”我听话的点点头,心里祈祷云剑的猜测是真的。

 

晚上九点三十四分        225宿舍

 “凌子!洛枫给我短信了!”当我走进宿舍的瞬间,辰雨就赶忙把这个在她看来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我。

“是吗?!那太好了,他对你说了什么?”洛枫终于肯主动联系辰雨了,看来一切都会有转机。

“他约我晚上十点在小树林西侧的那颗大松树下见面。”辰雨说。

“什么?!”我顿时感到约会的时间和地点都很别扭,“晚上十点见面?还是在小树林西侧?肖,老洛没事吧,怎么约你那么晚在那种地方见面?你没看错短息吧?”我问。

“怎么会?不信你看看。”辰雨边说着边从手机中找出了那条短信:肖,今晚十点我在小树林西侧的那颗大松树下等你,有话对你说,不见不散。

发送者的确是洛枫。

辰雨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时间快到了,一会儿就能见到他了。凌子,你帮我参谋一下,看我穿哪件衣服合适?”和洛枫久未谋面的辰雨,再次赴约,居然紧张的像一个刚刚恋爱的少女。

然而此时的我,却无心帮助辰雨选择衣服,却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一想起那次走进小树林西侧去寻找庄达升痕迹的那次经历,我仍是心有余悸。

“肖,平时你和老洛见面不都是在公寓楼下、湖边或是图书馆门前吗?今天老洛怎么会约你去小树林西侧?那个地方平时都没几个人,晚上十点更是静的吓人,再说地上也到处是乱树枝,很难走,怎么会想到在那里呢?”我还是觉得约会地点很成问题。

“我也不知道,他选哪里就是哪里吧,或许他觉得那里人少好说话吧。”辰雨倒没在意。

然而一想到我对洛枫的怀疑,我便坚定地说:“肖,你不能去!”

“为什么?”我的话居然让辰雨吓了一跳。

“你去也可以,你现在就给洛枫发短信或是打电话,换一个人多的地方,千万能去小树林!”我不顾一切的说。因为直觉告诉我今晚的约会不简单。 “怎么了?凌子?为什么不能去小树林?”辰雨一脸疑问。

“那个地方人少,你去很危险。”我说。

“可并不是我一个人啊,还有洛枫呢,到时候我晚点过去,洛枫肯定早就到了,没事的。”辰雨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就是洛枫才危险!”我着急的说了出来。

“洛枫?洛枫危险?”听我一说,辰雨不禁瞪大了眼睛。

“杀害罗祥的不是李书然,很有可能是……洛枫。”我觉得应该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你……你再说一遍?!凌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辰雨惊讶的几乎不能自持了。

此刻的我倒是很平静,“肖,我知道我我在说什么。洛枫有作案动机,他早就知道李书然和罗祥的存在了,这个我早已向他证实过了;而且他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在网上恐吓我的‘黑夜的风’,聊天记录我也看过了;还有,他有作案时间,去市里比赛那天,洛枫早退了,这一点我也从老俞口中证实了;当然,我不能完全肯定,但一旦洛枫就是凶手,你今晚贸然赴约会很危险的!你难道就不觉得约会的时间、地点都很奇怪吗?”我一口气说了这些。

辰雨惊得半晌都没说话,“你……你怀疑洛枫?!还偷偷地调查过他?!”半天,才从辰雨口中跳出这句话。

“可以这么说吧,我只是……害怕你承受不了,才背着你做这些的。”我解释道。

“杨凌雪!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吧!洛枫是杀害罗祥的凶手?!亏你想的出来?!”辰雨几乎失去理智了。

“肖,我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你接受不了,可我真不是凭空想象,我是……”

“你不用再说了!平时你喜欢看侦探小说,喜欢幻想,也就罢了,你还真以为你是女刑警了!可以随便怀疑人?!”

辰雨反映如此过激,我早有心理准备,但她如此反感我怀疑洛枫,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肖,我没有恶意,这些的确都是我的推测,你别太激动,我是感觉你今晚的约会很奇怪才这么提醒你的!”我想努力平复辰雨的情绪。

“你也太敏感了吧,约会总是会选一个人少安静的地方,有什么可奇怪的?你考虑的太多了。”听了我的解释,辰雨的情绪稍稍缓和一点,但仍要坚持去约会。

“换一个约会的地点也不会怎样吧,凡事小心为好!”我也坚持提醒她。

“我就是不换!你管的太多了!”因为怀疑洛枫,辰雨第一次冲我发火。

此时的我也控制不住情绪了,“你别发这么大脾气!你也别这么护着你的洛枫!到时候真有危险就来不及了!”

“洛枫约我,能有什么危险?!”辰雨当仁不让。

我的固执也上来了,“你必须更换约会地点!否则我不会让你去的!”

“你真是神经过敏了!我和洛枫约会的地点还轮不到你干涉吧,我偏要去,你还能绑着我?”辰雨更加生气了。

……

一年多来,我们这对亲密无间的朋友第一次发生了激烈争吵。

 

钟楼敲响了十点的钟声。

“不和你说了,我要去赴约了。”辰雨说着,就要走出宿舍。

我使劲拽住了她,“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我冷静不下来,洛枫这么多天都没联系我,今天终于约我见面了,我怎么可能不去?!”辰雨早已被情感冲昏了头脑。

“肖,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你想想……”

“我不管,难道你不希望我们和好吗?”辰雨生气的冲我说。

“我……”一听辰雨这么质问,我居然哑口无言了,他们和好的确是我一直希望的,但今晚这奇怪的约会,使我非常不放心辰雨前去赴约。

但辰雨已经不再给我时间解释了,她早已挣脱开我的手,迅速冲下了宿舍楼。

望着辰雨的背影,我有些沮丧,更有些难过,最好的朋友居然如此不信任我;不过也难怪,我怀疑的是她最爱的人。

激烈的冲突过后,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累,我后悔没听云剑的话,应该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想太多;我如此费力的“侦查”洛枫,换来了好友的不信任,真是不值!想到这里,我不禁冷笑了一声。

 

独自在宿舍发呆,不知过了多久……

“吱呀!”一声,宿舍门被推开了。

我吓了一跳,循声往宿舍门方向看去,进来的居然是文竹!

“老大!”我猛地冲了过去,一下子抱住了文竹,泪水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这两天联系不上我,你们都担心了吧。”文竹倒是笑的很轻松。

“老大,何止联系不上你,我们还以为……还以为出事的人是……你都不知道,我和肖知道江南住的病房死了一个人后,都快崩溃了!”见到文竹,我真是百感交集。

“你们知道了?!”文竹问。

“能不知道么?6号那天我们回学校后,就怎么也联系不上你了,结果第二天我们又去了医院,听护士说姐夫病房里死了一个人,那些刑警又不告诉我们死者是谁,我们……我们真的吓坏了!”我就想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孩一样尽情吐露我内心的委屈。

“原来你们去过医院,难怪会担心成这样。”文竹眼里闪过一丝内疚。

“老大,是谁出事了?”我忍不住问到,不过从文竹的表情看,答案我已经猜到了。

“陈凡死了!”文竹压低声音说道。

死者在我的意料之中,“怎么死的?中毒?”我问。

“中毒?怎么可能?他和江南一样,早都没有生命危险了,他死时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至于是自杀还是他杀就不得而知了。”文竹脸色凝重的说。

“啊?!”我心里霎时冒起一股凉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

文竹正要叙述陈凡死亡的过程,窗外忽然传来了十一点的钟声。

“肖……肖还没有回来!”辰雨依旧未归,我不禁着急起来,急忙拨了辰雨的电话。

关机!一种不祥的预感随之袭来。

“肖?她去哪里了?”文竹问。

“老大,来不及向你解释了,先去去小树林西侧找她吧!”我着急的说。

“小树林西侧?哦,好的。”听到这个地点,文竹也是一脸狐疑,不过看我着急的样子,也就没有多问,只是随我快步走出了宿舍。

 

晚上十一点零八分        小树林

小树林西侧空无一人,只有那颗大松树静静的伫立着。

“肖!肖!”

“肖!”

……

我和文竹喊了半天,找遍了整片树林,没有见到辰雨和洛枫。

“我再给肖打电话试试!”文竹慌忙说。

还是关机!我和文竹面面相觑。

情急之下,我想到了洛枫,“我联系老洛!”我边说着边在手机电话薄上飞快的寻找洛枫的号码。

“谢天谢地,电话通了。”我和文竹说着,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洛枫,你和肖在一起吗?”一听到洛枫接起了电话,我便像遇见救世主一样。

“肖?没有。”或许还对我心存芥蒂,洛枫语气冷冷的。

我此时却无心再去猜疑他了,只想快点知道辰雨的去向,“那你们在小树林见面后她去了哪里?”

“小树林见面?”电话那头的洛枫似乎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约她今晚十点在小树林西侧的松树下见面么?你们分开后她去了哪里?”我还未觉察出事情的蹊跷,继续问洛枫。

“我约她?我没约她啊,今晚我一直在宿舍。”洛枫更加疑惑了。

“什么?!老洛,你千万别开这种玩笑啊!明明是你发给她的短信,你怎么说没约她呢?!”听见洛枫这么说,我紧张得都有些手脚发软了。

“我真的没约她!她去哪里了?”洛枫似乎也有些着急了。

“拜托!我知道她去哪里就好了,她十点就去小树林了,到现在公寓楼门都关闭了还没回来!”我说话都开始带着哭腔了。

“有这回事?那你现在在哪里?”洛枫忙问。

“我和老大就在小树林这边,肖根本没在这里!”我说。

“你们等着,我一会儿就过去。”洛枫说完,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就看见洛枫朝小树林这边跑了过来。

“凌子,到底怎么回事?”洛枫一见到我们就问。

“今晚她收到你的一条短信,说是约她十点到小树林西侧的大松树底下见面,到现在都没回宿舍!”我努力用清晰简短地表达方式向洛枫叙述今晚的情况。

“可我真的没有约她!你确定是我的短信吗?”洛枫着急的问。

“没错,我亲眼看了那条短信,的确是你发送的!怎么办呢?”我有些六神无主了,还下意识的看了看表,“都十一点半了,她会去哪儿呢?”

“有这种事?!凌子,你别吓我啊!”洛枫也慌了。

“骗你干什么!真是急死了!”我不停的用舌头舔着干裂的嘴唇,大脑却始终是一片空白。

“这么晚了她会去哪里?”听了我们的对话,文竹也感觉出了事情的严重性。

“先别说了,我们再找找吧。”洛枫忙说。

“好!我让云剑多叫上几个人,人多找的快些!”心急如焚的我慌忙拨通了云剑的电话。

没过一会儿,云剑便带着他的几个舍友还有老俞出现在我们面前。

“怎么回事?肖不见了?”云剑问。

“是啊,从十点出门说是到小树林赴约到现在都没回来!”我也顾不上向云剑解释太多,只能大概让他明白状况。

“老陆,我们赶紧找找吧,千万不要出事了!”此时,洛枫也慌神了。

“好的,都别急,我们分头找找看。老洛,你和文竹姐去湖边,老俞,你和小东去操场,飞哥,你和小四去水房、礼堂那边看看,我和凌子去钟楼那边,过会儿我们再到这边集合!”总算云剑还保留着一点理性。

大家应声后,就各自行动了。

“肖!”

“肖!”

“肖辰雨!”

……

校园的各个角落都想起了呼唤辰雨的声音。

我和云剑找遍了钟楼附近的各个角落,嗓子喊得都快冒烟了,还是没见到辰雨的影子。我几乎要晕眩,脚步也有些不稳了。却依旧没有寻到辰雨的影子。

 

晚上十一点五十六分        小树林

寻找一无所获。

“她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洛枫瞬间崩溃了,痛苦的蹲在地上,双手用力地撕扯着头发。

“老洛,别这么说,咱们再找找!”云剑安慰着老洛。

“老陆,肖肯定凶多吉少了,凌子说有人冒充我的名义给她发短信约她见面,约她的人肯定不怀好意!这可怎么办?我们报警吧!”洛枫慌乱的说。

“你说什么?!有人冒充你约肖?”听了洛枫的话,云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确实是这样!”我表示认同。

“怎么会有这种事?”云剑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肖身上带着手机吗?”问话的是俞伟东。

“带着,可是关机。”文竹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拿起了手机,或许是本能,也或许是心存侥幸心理,文竹再一次拨了辰雨的电话。

“通了!”文竹兴奋地说。

听见文竹的话,我们瞬间都屏住了呼吸,全部都凝神听着文竹手机里传来的彩铃声,仿佛在聆听世间最美的音乐。

电话没有接听。

文竹继续拨打着,仿佛听着电话里面的彩铃就能听到希望。

电话依旧是没人接听。

“怎么不接电话呢?!”洛枫着急的心都快跳起来了。

辰雨一直不接电话,我原本放下的心又开始缩紧。我走出了人群,一边强迫自己深呼吸缓和自己已经不能再紧张的神经,一边心里在默默地祈祷,祈祷文竹的电话那头能传来辰雨的声音。

忽然间,夜空里居然传来了一阵飘渺的音乐,若有若无,就像游离在夜间的轻雾。乐曲还算舒缓,但响在午夜的校园,不免显得有些惊悚恐怖。渐渐地,我听出乐曲很熟悉,但因为断断续续的,暂时听不出是哪一支曲子。

突然,乐曲断了。

“还是没接。”身后响起了文竹沮丧的声音。

电话挂了,乐曲断了,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老大,快!别停!继续拨打!你们都别说话!”我赶忙向文竹喊道。

“哦,好!”文竹应着,接着开始拨打电话。

没有一个人说话,校园里无比静谧。

终于,那支乐曲再次响起!

“致……致爱丽丝!是致爱丽丝!”我兴奋的喊道。

当大家还摸不着头脑时,洛枫也喊起来了,“致爱丽丝!致爱丽丝!肖……肖的手机铃声!她就在这附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猪扒戒 2012-8-15 12:50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3 09: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