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二十四)人间蒸发的凶手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8-15 08: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二十四:人间蒸发的凶手

 

这时候,从病房外走进一名刑警,将手里一个透明袋递给了陈诺,“在发现受害人的土坑里找到的。”

陈诺接过透明袋,仔细看了一下装在里面的东西,旋即问辰雨:“肖辰雨,是你的东西吗?”

辰雨仔细看了看,随即摇摇头,“不是我的。”

“你们见过这个东西吗?”陈诺又把东西递给了我。

放在透明袋里的,是一个心形的琥珀挂件,琥珀里面放着两颗红豆,上面分别刻着两个大写字母“H和C”。挂件很别致,晶莹的琥珀外壳透着微微的粉色,里面的两颗红豆显得异常饱满鲜润,尤其别致的是挂件的挂绳,是用粉色的丝线手工编织而成,做工非常精细。

很陌生的一件饰品。

在场的人都表示不认识这件东西。

 “还有要补充的情况吗?”陈诺将琥珀饰品收起后又问。

“有,昨夜在把辰雨送来校医院后,我们还接到了一个恐吓电话。”我说。

“哦?什么内容?”陈诺赶忙问。

我便把昨夜接到恐怖电话的经过向陈诺复述了一遍,期间,文竹和洛枫也都做了相应的补充。

 “陈警官,几天之前我们在宿舍里还接到过一次类似的电话。”文竹忽然想起了上次的“漏网之鱼”。

“哪一天?”陈诺问。

“一时记不清了,只记得是罗祥出事那天夜里。”我说。

待陈诺将恐吓电话情况记录详细之后,便好心提醒我们说:“最近你们尽量避免一个人单独外出,尤其是夜间。”

“好的。”我们都连忙应话。

“这下好了,我送了一个‘麦琪的礼物’。”陈诺刚走,洛枫不禁发起了牢骚。

“什么‘麦琪的礼物’?”肖问。

“刚送了手机链,手机就被拿走了。”洛枫沮丧的说。

“呵呵,”辰雨开心的笑了,许多天以来第一次看见她露出笑容,“没关系,手机还会归还的。”

 

上午九点三十五分       校医院肖辰雨病房

因上午有训练任务,云剑和洛枫只得离开了。很快,病房里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老大,6号晚上姐夫病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刚刚恢复精神的辰雨迫不及待的问。

“唉,”文竹轻声叹了一口气之后便开始叙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恐怕是我活了这三十年来遇到的最怪异的事情了。”

“怪异?”听了文竹的“开场白”,我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先是医院整个10层、11层的开水炉都被人投放了致人睡眠的药,那晚这两个楼层的病人和护士都睡得很沉。”

“两个楼层都被下了药??真的吗?”从文竹口中说出的第一句话就令我匪夷所思。

“当然是真的,6号晚上,江南坚持让我回来休息,可因为他夜里还要挂点滴,我也就没敢离开,和衣睡在了病床旁边的一张躺椅上,谁知很快就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听见了护士的尖叫声后,我才醒来。”文竹接着说。

“护士的尖叫?”辰雨惊异的重复着文竹的话。

“是的,”文竹点点头,“那是当班护士发现陈凡死了,吓得惊叫,随即把我吵醒了,我睁开眼睛就看见陈凡腹部插着一把刀,他双手紧握刀柄,床单和被罩早已被染的血红,血不停地往下滴,地上也已经聚了一滩血水,太可怕了!我当场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陈凡双手紧握插在腹部的刀柄?这么说他是自杀?”我推测说。

文竹摇摇头,“从他死亡的姿势来说,像是自杀;但你们想想,有人事先投药,如此有预谋的举动,怎么可能是自杀呢,如果陈凡想自杀,也完全没有必要让两层楼的人沉睡过去吧。”

“你确定是有人在开水房动了手脚?”辰雨问。

“确定,法医在做过药物鉴定后,很快就证实了。”

“那陈凡就是被谋杀了?!”我说。

“被谋杀的可能性比较大,你们无法想象,这几天我只要一想起6号晚上有人潜进了病房,在我和江南熟睡的情况下杀死了陈凡,我就害怕的心惊肉跳!”文竹说着说着,脸色都变了。

“那为什么联系不上你们了?”辰雨问。

“因为陈凡死前和我们接触最多,加上公安局的人了解到江南正在和陈凡竞争一个科长职务,有作案嫌疑;所以陈凡死后,我和江南就被带到公安局接受询问了,手机定然也是由公安暂时保管。”文竹顿了一下,看着我们慌乱的表情,接着解释道,“不过你们放心,嫌疑已经解除了,这还多亏我们6号那天药物过量。”

“这就好,”忽然间,我想到了一点,“对了!老大,医院走廊里不都有监控的吗?若是有人潜入了病房,监控里肯定能看见。”

“唉”听了我的话,文竹不仅没有任何反应,反倒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怪就怪在这监控上。”

“怎么了?”我忙问。

“我在病房外清楚得听见法医说,陈凡死亡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但是整个11层,就是我们所在的楼层,从晚上十点到清晨六点左右护士发现陈凡死亡,期间只有一个人在走廊上活动过。”

“谁?找到这个人了吗?”辰雨急切的问。

文竹苦笑了一下,“陈凡。”

“啊?!”我和辰雨都大吃一惊。

“你看过监控录像?”我接着问。

“看过,”文竹肯定的点点头,不仅是我,江南,还有和陈凡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同事都被叫到医院监控室去辨认出现在监控镜头里的是不是陈凡。

“的确是陈凡吗?”我问。

“画面不是很清楚,又是在夜里,模样看不清楚,但是从身材以及走路的姿势来看,的确就是陈凡;另外,陈凡身上病人服装的编号看的很清楚,17号。市立医院的病人服装都是一人一号,和病床号吻合的。所以出现在画面里的肯定陈凡没错。不过……我在看监控录像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问题。”文竹的语气有些犹疑。

还未等我们应话,文竹便接着说了下去,“监控录像里陈凡一共出现了两次,一次是他从病房出来走向洗手间,再一次就是他回到病房。”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仍没有明白文竹所说的“问题”是什么。

“这过程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显示在监控录像画面上侧的时间,陈凡从病房里出来显示时间是凌晨1:50,而从洗手间回到病房的时间是凌晨2:10,但法医明明说他的死亡时间是凌晨2点之前!难道法医推断的有误差?还有,15号病房在楼西侧,病房对面就是洗手间,然而陈凡却穿过了整条走廊,去了楼东侧的洗手间,这不是舍近求远么?太奇怪了!”文竹终于说出了她的疑问。

“这……”我们半晌都没说话,“死亡推断的误差在十分钟左右也算正常吧?具体专业知识我们也不懂,不好妄自下结论。至于陈凡舍近求远,我觉得也许他不是去洗手间,只是想在走廊里走走?监控显示他的确进了洗手间吗?”辰雨试探性的说。

听了辰雨的话,文竹想了一会儿,“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没有从监控里看见。不过医院每层楼的走廊里都在一东一西安装了两个摄像头,可能是多年前安装的吧,摄像头的监控范围都不大,两个摄像头的监控区域不能重合,中间还有一段监控盲区;从西侧的监控录像里看,陈凡从病房出来后向东走去了;从东侧的监控录像里看,陈凡从西边过来走到监控摄像头下之后就向右拐了,摄像头右侧下方就是洗手间,虽然看不见他走进了洗手间门口,但从位置推测的话,他定然是进了洗手间。”文竹解释道。

“哦,是这样。”辰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更奇怪的事还在后面,”还未等我们反应过来,文竹又继续说:“当我们几个被叫到监控室辨认陈凡的时,才知道医院监控室昨晚还被盗了,当时正有一个刑警在询问昨夜监控室的值班人员。监控室在10层,值班人员也因为喝了放了药的开水后睡过去了,醒来发现监控室以及走廊的摄像头都被人移动了方向,只能照到天花板,并且放在监控室桌子上的一个移动硬盘不见了。”

“只……只是拿走了移动硬盘?”听了文竹的话,我有些大惑不解。

作案者让所有的人都昏睡过去,又移动了摄像头的方向,费了这么多力气,结果就只拿走了一个普通的移动硬盘?这似乎有些不符合常理。

“老大,监控设备没动么?”我似乎有些太甘心,毕竟进到监控室作案,第一反应还是应该破坏监控设备的。

“没有,监控设备好好的,没被破坏,我亲耳听见值班人员这么说。”文竹倒是很肯定。

“真是奇怪!那监控室被盗和陈凡死亡之间有关联吗?”我忍不住问到,毕竟医院一夜之内发生了这两起事件,若说其中毫无关联,也让人难以置信。

“应该有,”说话的是辰雨,“10楼、11楼都被投了药,结果10层楼的监控室被盗了,11层楼的陈凡死了,这两者之间定然有联系!不然绝不会如此巧合!”

“如果这二者有联系,那么陈凡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如果他不是自杀,而是被人杀死,那么凶手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监控镜头内?难道是个隐形人不成?”我心头的迷雾越来越重了。

文竹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这一点让人最不理解了,按说不论凶手从哪个方向到15号病房行凶,都肯定会被监控到的。”

“有没有可能是凶手提前到了医院躲在一个监控死角里,等到深夜的时候再动的手?”我的大脑飞快得思索着各种可能性。

“不可能,”文竹接着否定了我的看法,“不论凶手事先躲在哪里,只要他想进入15号病房,就肯定会出现在监控录像里。”

“难不成凶手事先躲进了姐夫的病房?”话一出口,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听了我这么“骇人听闻”的推断,文竹反倒笑了,“这就更不可能了,江南的病房你们也去过,就那么点地方,绝不可能藏住人;退一万步讲,就算凶手事先藏到了江南的病房里,那他在杀害陈凡之后还是要离开的,只要他想逃离医院,必定躲不过监控!”

 “那凶手也可以继续躲进一个监控死角,等天亮以后趁着上午的探视高峰再混出去。”我说。

“凶手做不到,因为当护士发现陈凡尸体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报了案,当刑警们到达现场的时候住院楼的大门和楼层的门都还没有打开。简单了解案情经过后,他们当即就封锁了楼层以及医院所有的出口,找遍了大楼的每个角落,并且医院的工作人员、病人以及陪护家属都接受了审查,结果是一无所获。”文竹说道。

“老大,还有一个问题。整个11楼的人都沉睡了,为什么唯独陈凡能够在凌晨醒来呢?并且还是他即将被害的时候?难道他晚饭后没有喝热水?”正当我和文竹争论凶手藏身之处时,辰雨却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

文竹摇摇头,“正好相反,那晚陈凡喝了很多水,我记得他一直抱怨医院饭菜很咸。并且我还说第二天就做一些口味淡的饭菜给他和江南带过来,他还一直向我道谢,没想到……”

“那为什么你们所有人包括当班护士夜里都没能醒来,而唯独陈凡醒来了呢?他没有梦游症吧?”辰雨的思维也越来越“玄幻”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还真考虑过。”文竹一脸迷惑。

接着,辰雨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老大,凌子,你说我们会不会又把问题想复杂了?说不定陈凡就是自杀,就像你描述的他死时是双手紧握刀柄,一般用刀自杀的人都会采用这种姿势。毕竟监控里没出现凶手的影子,我们硬要说有个‘凶手’存在,似乎也有些牵强。”

“没错,我们不能刻意杜撰出一个‘凶手’,但两层楼的人被‘催眠’加上监控室被盗又怎么解释呢?难不成是陈凡先在两层楼的开水炉里投了了迷药,等所有人睡下之后他又偷走了监控室的移动硬盘,而后又自杀了?这……荒诞戏剧也没有到这个程度吧?”文竹的语气有些自嘲。

“那会不会是这样,陈凡是自杀,而投药和偷走监控室硬盘的人是另外一个人;移动硬盘本身虽不是很值钱,但说不定里面有一些很重要的内容或是数据对作案者有用,这一切与陈凡的死没有关系。刚才老大不也说么,10楼的监控摄像头都被转移了方向,而11楼的却很正常,说明作案者的目标是10楼!”辰雨的推理也慢慢趋于条理化。

“那作案者为什么还要在11楼的开水房动手脚呢?这不是画蛇添足么?只让10层的人昏睡不是风险性更小?”对于辰雨的推测,我依然怀有一连串的疑问。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就是很诡异。”文竹说。

“对了,老大,姐夫病情怎么样?”结束对陈凡的讨论后,我才发觉中毒住院的江南一直被我们“忽视”了。

“他不是太好,本来就食物中毒,加上住院当晚被下了安眠药,第二天受了惊吓后,接着又接受问询,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说到这里,文竹全身紧张的神经似乎有所松弛,显出了一脸的疲惫。

“老大,那你赶快回医院陪着姐夫吧,我没事。”听到江南的病情又加重了,辰雨赶忙催促文竹回到医院。

“你……可以吗?”文竹却有些不放心辰雨。

“没问题,老大,这里有我呢!”为了打消文竹的顾虑,我赶忙说。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随时联系。对了,肖,生日快乐!”临走前,文竹送上了对辰雨的生日祝福。

“谢谢老大!”辰雨很开心。

文竹的背影在渐渐远去,但是她的经历带给我的疑惑却迟迟不肯离去,6号夜里,市立医院究竟是闯入了一个画蛇添足的偷盗者还是一个可以人间蒸发的凶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7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8-15 10:06
不好意思,看完了,我又得催了,没法子啊,谁叫你写得吸引人呢,快点快点!!!!
0 回复 猪扒戒 2012-8-15 12:49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13: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