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三十)发生在深夜的诡异行径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9-11 15: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 推理小说, 校园

三十:发生在深夜的诡异行径

 

下午二点四十三分        图书馆

 “啊!”

在书库门口,我被一个行色匆匆的男生撞了一下,手中的书散了一地。

“哦,对不起!对不起!”撞我的男生连忙道歉,并赶忙帮我收拾着地上的书。

“老俞!”我定睛一看,撞我的男生居然是俞伟东,而他却没有认出我来!

“凌子,是……是你。”俞伟东显然也很吃惊,“不好意思啊,不知道是你,不,没认出是你。”他说话开始语无伦次了。

“没事吧,老俞?”俞伟东反常的语言表达引起了我的注意。

“没事啊,能有什么事?你来借书还是还书?”很明显,这个问题是在敷衍。

“呵呵,先还后借。老俞,上午怎么没去练球?”想起俞伟东上午的缺席,我不禁问到。

“没意思,什么都没意思。”俞伟东似乎有些答非所问,眼神也很空洞。

此时,我才注意到他的脸色也很难看,“老俞,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脸色这么难看?”

“真没什么,凌子,你快去借书吧,我先走了。”俞伟东似乎急着想走。

“哦,好吧。”我心知不能多问,便满腹狐疑地向书库走去。

“凌子……”俞伟东居然又叫住了我。

“还有事吗?”我问。

“嘉琳,嘉琳她……”过了好一会儿,俞伟东才说出了嘉琳的名字。

“嘉琳怎么了?”我忙问。

“嘉琳从前……”俞伟东欲言又止。

“从前?你想问什么?”我有些糊涂了。

“没什么,我先走了。”俞伟东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匆匆离开了。

俞伟东居然会提到嘉琳,让我颇感意外,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慢慢侵蚀了我。

 

 

6月17日

凌晨一点五十七分        225宿舍

听着文竹和辰雨均匀的呼吸声,我却辗转难以入睡,一闭上眼睛,大脑里就会浮现出那一只只被抹了毒药的杯子和俞伟东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纷乱的思绪就像一个个纷乱的符号,在我的大脑里横冲直撞,不断驱散着我的睡意。

 

“咔嗒!咔嗒!”

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若不是在寂静的深夜,如此脚步声很难被人察觉。

原来没有入睡的人还不止我一个,在门外踯躅的脚步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也一定是一个失眠的忧郁女生,我心里想着。

蓦然!一阵窸窣的开锁声打破了我内心的想象!

我下意识地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将近凌晨两点了,会是谁刚刚回到宿舍?她是怎么进入公寓大门的?难道……

我忽然又想起了楼管被杀的那个案子,凶手当时就确定是拥有公寓大门钥匙的人!想到这里,我不觉下床来,把耳朵紧贴着宿舍门上静静地听着。

很快,我听出这个人想打开的是228宿舍的门!

我不由浑身颤抖了一下!晓芸死后,嘉琳搬到了另一座公寓,其他两个女生都是本市人,出事后就都搬回家住了,谁会在深夜到228宿舍呢?

我继续听着,生怕错过了一点声响。228宿舍的门锁被打开后,又变得悄无声息了,耳边一片寂静。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悄悄把宿舍门打开了一道缝,试图消除影响我听力的最后一道屏障。

把门打开后,我发现228宿舍里仍黑着灯,但里面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里面究竟是什么人?在干什么?

是嘉琳或是那两个女生回来取东西?可能性不大,谁会在这个时间回宿舍。

是小偷吗?应该也不可能,有哪个小偷会偷一个空空如也的宿舍?

虽然我想不透,但里面的声音仍在继续,仿佛有人在翻找什么东西,我的心不禁开始“咚!咚!”直跳。

我该怎么办?应该立刻躲进宿舍,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直接闯进228宿舍看个究竟?或者我什么都不干,继续在这里偷听?

我的大脑想了很多,但是我的双腿却似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固定住了,既不甘心躲进宿舍,也没有勇气打开228的门,只能是站在原地。

忽然,“咚!”的一声从228宿舍传来,继而我又听见物体滚动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大脑再次产生了疑问,就是这个疑问让我的身体无意中移动了,我下意识的关上了宿舍门,向228宿舍迈了两步,眼看就要触碰到那扇淡黄色的门。

不论是谁,在这个时间进入到无人住的228宿舍,都是不正常的,我应该一看究竟,我这样对自己说。

如果是坏人,我躲回宿舍应该也来得及,我也对自己说。看着自己是如此胆小,心里不禁暗暗自嘲。

但如果……如果是鬼魂或是幽灵怎么办?我努力压制着自己这种恐惧的想法,但始终无能为力。从我记事起,黑夜就能催生出我无限的想象,灵异、奇幻的思维全部都会在黑夜中一一生成。

退回去吧,我近来经历的恐惧已太多,还是不要再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心灵负担了。

但我已经没有机会了,228宿舍的门突然打开了!

“啊!”我不禁惊呼了一声,强烈的恐惧感扑面袭来!

“啊!!”出来的人似乎比我更惊恐,发出的惊叫声更为尖利,面色也几乎变了形!

“嘉……嘉琳?!”我终于看清楚了228宿舍的闯入者,竟然是嘉琳!

“凌子?!你……你怎么站在门口?”嘉琳惊魂未定,这也正常,毕竟我早已知道门内有人,只是不确定是谁而已;而门内的嘉琳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门外的走廊上还站着一个人!

“我听见你们宿舍有声响,就过来看看;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回来?”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哦,没……没什么,我回来取东西。”嘉琳还是很惊慌,说话也是吞吞吐吐的。

“东西?”凌晨两点回来取东西?这种解释似乎不太合理,我心里说着,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嘉琳手里的东西。

嘉琳发现我的目光转移到了她的手上,赶忙将手中的东西藏在了身后,但是已经晚了,她手中的东西已经让我不寒而栗了,晓芸生前用过的塑料水杯还有——一本绿色的笔记本!

不知什么时候,嘉琳已经从我的眼前消失了,空荡荡的走廊里,我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感受到自己全身的汗水在慢慢蒸发时涌出的阵阵凉意。

绿色的笔记本,是晓芸那本丢失的日记吗?它真的出现了!

我再也无法入睡,只能呆呆地望着窗外渐渐明亮的天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

嘉琳为什么会在深夜拿着晓芸生前用过的水杯?

还有那本绿色的笔记本,会不会就是晓芸那本丢失的日记?

如果是,怎么会出现在嘉琳手里?

难道嘉琳与晓芸的死有关?

……

我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各种各样的揣测不断地涌入脑海,“嘉琳,嘉琳,”我默念着这个名字,不禁感到阵阵凉意。

 

 

上午六点三十二分        225宿舍

“凌子,这么早就醒了?”说话的是辰雨,她刚刚醒来,语气里仍带有浓浓的睡意。

 “不是醒得早,而是一夜未睡。”我有气无力地说。

“怎么了?不舒服吗?”听了我的回答,辰雨很是吃惊。

我没有直接回答辰雨,整夜的失眠已经让我的精神不堪重负,我无力将头垂下,用双手不停地抓着已经凌乱不堪的头发,“没事,没事……”我不停地说着。

 “是不是生病了?带你去医院吧!”看见我萎靡不振的样子,辰雨很是着急。

“怎么了?凌子生病了?”此时文竹也醒了。

“我没有生病,只是……今天凌晨我看见嘉琳了。”振作了一下精神,我开口说道。

“今天凌晨?你看见嘉琳?在哪里?”听了我的话,辰雨甚是不解。

我略微理顺了一下思绪,便把今天凌晨的经历详细地说了一遍,从听见走廊的脚步声一直到嘉琳惊慌离去,没有错漏过一个细节。

听了我的叙述,文竹和辰雨半晌都没有说话,只是惊讶得相互对望。

 “听凌子这么说,嘉琳手里的那两样东西应该就是在凌晨两点从228宿舍中取出来的,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辰雨终于开口了,提出了我心中的疑问。

“这个我们也不能确定,不过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要确认嘉琳手里的那本绿色的笔记本是不是晓芸丢失的日记!”文竹一语中的。

“怎么确认?我们不可能有机会再接触到那本笔记本,嘉琳肯定早就把它藏起来了。”我有些沮丧地说。

“我们必须要确认。”辰雨的语气变得异常坚决,“原本晓芸之死就有争议,如果嘉琳手中的笔记本果真是晓芸丢失的日记,那么嘉琳身上肯定也隐藏着秘密!”

“肖,你的意思是嘉琳和晓芸的死有关?”虽然嘉琳凌晨时分的行为让我大惑不解,但我却从未想过把嘉琳和晓芸之死联系起来。

“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辰雨反问我,“嘉琳在凌晨两点钟回到原宿舍,这行为本来就让人很难理解了,而她找的东西偏偏又和晓芸有关;按说晓芸不明不白地死了,她生前用过的东西应该交给公安局以协助调查才是,嘉琳却偷偷摸摸地将它们拿走,这难道不奇怪吗?嘉琳这种行为很难不让人怀疑她和晓芸的死无关!”

我不得不承认,辰雨说出了我心中的话,但是一想到嘉琳温柔可人的样子,我着实不愿意将她和死亡时间联系起来,“嘉琳应该不会伤害晓芸的,晓芸死的那天早上,嘉琳说她在走进宿舍之前,宿舍门就已经是虚掩的了,说明之前肯定有人进去过,嘉琳不会……”

“凌子,你不要忘了,宿舍门虚掩这个情况,自始至终都是嘉琳一个人说的,别无他证!”文竹的话打破了我心中唯一一点希望。

这一点我也早就想到了,我想,也许从今天凌晨两点开始,我就应该面对现实了:嘉琳,一个并不简单的女孩!

顷刻间,阵阵凉意袭来,令我浑身发冷。

“当面询问嘉琳肯定是不可能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到嘉琳宿舍偷出那个绿色笔记本。”我定了定心神,语气也硬朗了许多。

“恩,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总是无条件支持我的辰雨这一次仍不例外。

 “办法……应该有两个。”辰雨思索了一会儿说,“一是等嘉琳以及同宿舍的人全部离开后,想办法问楼管借到钥匙;二是寻找嘉琳宿舍人少的时机,将留在宿舍的人骗出去,然后再潜入宿舍偷出日记!”

“可……可万一嘉琳手里的笔记本不是晓芸的,我们……”我忽然有些担心,觉得这么做不太光彩。

“顾不得这么多了,先不说嘉琳是否与晓芸的死有关,找到晓芸那本丢失的日记也是必要的,那说不定就能成为破案的关键线索!”文竹说。

“我明白。”我会意地点点头,并在大脑里迅速考虑了一下辰雨说的那两种方法,“肖说的第一种方法虽然成功率高,但是不容易做到,从楼管处借钥匙需要本宿舍学生的学生证,一来我们弄不到嘉琳宿舍同学的学生证,即便我们弄到,上面照片也不符,另外,我们和那座公寓楼的楼管也不熟,她是不会借给我们的;再说我们这个‘偷日记’的计划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如果把楼管之类的人都牵扯进来,弄巧成拙就麻烦了!”或许是出于对楼管们的偏见,我不想通过她们来验证我们的猜测。

“那只有用第二种方法了,只是,我们也很难确定嘉琳宿舍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外出……有了!”就在辰雨即将面露愁容的时候,她忽然兴奋起来。

“肖,你有主意了?”我急忙问。

“我想到了,至少在一种情况下,我们能确定嘉琳宿舍的人会外出,那就是——她们有课!我记得嘉琳宿舍有两个人是现当代文学专业,我可以去打探她们专业的课程表!”辰雨说。

“对!另外一个女生是我的师妹,我也可以查到她们的课程表。”文竹也赶忙说。

 

 

十分钟后。

“现当代文学专业今天上午有课。”辰雨回到宿舍后的第一句话。

“我师妹今天上午十点有课。”文竹也说。

“也就是说,今天上午十点以后,嘉琳应该一个人在宿舍!”辰雨说。

“很有可能,嘉琳是个‘宅女’,平时就喜欢独自在宿舍看书,今天上午就是个机会!”我说着,不禁感到有些心跳加速。

“那就今天上午吧!”文竹果断地说,“凌子,你昨晚遇见了嘉琳,看见了她手里的那两样东西,她肯定对你有所戒备了,就不要和她直接接触了,你负责到嘉琳宿舍拿出那两样东西吧!”

“好!”我回答。

“如若嘉琳独自在宿舍,我和辰雨其中一个人想办法将她骗出,之后凌子再进到嘉琳宿舍去,关键是用什么办法呢?”文竹有些犯难。

“我有办法!”辰雨说。

“什么办法?”文竹忙问。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总之我有办法将嘉琳骗出宿舍就对了,不过要提前确认嘉琳是否一个人在宿舍,这样才显得自然。”辰雨倒是信心满满。

“这个简单,就交给我吧。”文竹说。

“凌子,到时你随我一起进到嘉琳所住楼层的楼梯口旁,一看见我把嘉琳带出了宿舍,你就赶快进到她宿舍去找那两样东西。”辰雨嘱咐道。

“我明白。”我说。

“对了,凌子,为了防止嘉琳出门时给宿舍上锁,我只能带她到邻近的宿舍,不能走的太远,所以你动作一定要快,一旦找到东西了,马上给我手机振铃;如果我实在留不住嘉琳了,我也会给你振铃,到时不管你是否找到那两样东西,你都要赶紧离开!”辰雨再次叮嘱到。

“肖说的没错,目前事情真相我们还没弄清楚,一切只是猜测,所以千万不要让嘉琳发现我们的行动,找没找到东西都是次要的。”文竹很有“运筹帷幄”的气势。

“我懂,假如肖把嘉琳带出时,嘉琳锁了门,我也只能放弃,一切全看运气了!”我深呼了一口气。

此刻,我感觉我们不再是三个学生,而像是去执行任务的三个特工,想想便觉不可思议。但最近发生的事情,哪一件是在意料之内的呢?嘉琳都被怀疑与晓芸之死有关,也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tsueict 2012-9-11 20:31
# 31?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18: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