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三十一)两个神秘的字母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9-15 13:1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 推理小说, 校园

三十一:两个神秘的字母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        叶嘉琳所住7号公寓

文竹的师妹终于走出了公寓。

早就在一旁等候的文竹赶忙迎了过去。

“师姐!”师妹热情的和文竹打招呼。

“你好!要出去啊?”文竹故作自然状地搭话。

“上午有课。”

“上午有课啊?”文竹假装失望,“本想去找你借本书呢!”

“哦,没关系,嘉琳在呢,我的书都在书架上,师姐去拿好啦!那位师妹倒是非常痛快。

“那谢谢了!”文竹笑着回答,心里定然在感叹自己演技还不错。

“不客气,师姐再见!”那位师妹怎能想得这么复杂,向文竹道别后,就急忙向教学楼赶去了。

确认师妹走远了,文竹便拨通了辰雨的手机。

 

 

上午十点零二分       7号公寓311叶嘉琳宿舍

“笃!笃!笃!”311宿舍响起了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

 “肖?是你!”嘉琳打开宿舍门,发现是辰雨。

“嘉琳,快跟我来!”辰雨装作很兴奋的样子试图让嘉琳离开宿舍。

“去哪?”嘉琳问。

“快!去307宿舍,给你看张照片!还有件好事呢!”辰雨不由分说地将嘉琳拉出了宿舍,甚至没有给嘉琳思考的时间。

“哦,”嘉琳应着,便被辰雨拉到了307宿舍。

 

 

上午十点零六分        7号公寓311宿舍

望着四下无人,我深吸一口气,快步走进了311宿舍。

宿舍倒是很整洁,但我无心细看,直奔嘉琳的床铺而去。

独自进入不属于自己的的宿舍,我忽然感到莫名的紧张,头有些晕眩,手心也开始微微冒汗,于是我便不停地深呼吸,提醒自己不要慌乱。

抛开一切杂念,我开始迅速找寻记忆中的那两样东西。所幸,水杯很快被我找到了,就放在嘉琳书桌右手边的抽屉里,但那本绿色的笔记本却一直不见踪迹。

我飞快地在书桌、书架等地方翻找,但始终一无所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紧张感迅速蔓延到全身,浑身的衣服已被汗水湿透,手臂开始有些发麻,大脑也不听使唤了,书架上一排排书刹那间变成了一排排色彩鲜亮的条纹,灼烧着我的眼睛,也在拉动着我那根已经紧绷的神经。

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要镇静,不要让慌乱左右了我的行为。

床上。

我忽然想起了笔记本另一个可能的去处。

想到这里,我连忙踩着一把椅子,向嘉琳所睡的床铺望去。床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的心霎时也变得空荡荡了。

到底在哪里?我费尽全身力气问我自己,可始终没有答案。

“谁说我们的故事留在年少,你爱哭,她爱笑,都保存得那么好……”我的手机忽然响起了赵咏华的《我们的故事》,不禁吓得我一个激灵,我知道,这是辰雨在提醒我,嘉琳即将要返回宿舍。

赶快离开吧!找到了水杯也不算是一无所获了。我这样宽慰着自己,试图离开嘉琳的宿舍。

在准备放弃的那一刻,我忽然发现嘉琳床铺的一角似乎有些异样,确切的说,是床铺的一侧里角略显高一些,我的心不禁又开始“咚!咚!”直跳。

我费力地咽了一下口水,“呼!”地一下掀开了嘉琳的床垫,绿色的封面就像一股绿色的电流一样直冲我的脑海,绿色笔记本!

手机再次响起,我已来不及判断这是否是晓芸的日记了,便抄起笔记本和水杯,准备“逃离”。

“嘉琳,千万别忘了给我同学物色一个合适的女生啊!”刚打开嘉琳宿舍的门,我就听见了辰雨的声音。

“放心吧,这事儿我记着那!”嘉琳应着。

“他这人很挑剔,条件一定要符合啊!”辰雨继续“嗦”着,我知道,这是在为我争取时间。

可已经来不及了,嘉琳已经走到了307宿舍的门口!虽然辰雨一直努力的和嘉琳搭话,可也没有延缓嘉琳离开307的脚步,还有五秒钟!不!顶多还有三秒钟,嘉琳就会看见我!307宿舍离楼梯口很远,跑是来不及了,嘉琳定然会看见我慌乱的背影!

怎么办?!怎么办?!我似乎到了绝境,文竹和辰雨配合的这么好,难道就要被我搞砸了吗?笔记本和水杯都在手中了,万一被嘉琳看见,可算是“人赃俱获”,到时我就百口莫辩了!

情急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冲向了陌生的312宿舍……

谢天谢地,门没有锁,我慌忙关上了宿舍的门,同时也在不停地喘着粗气。

“你找谁?”宿舍里的女生很警惕地看着我。

“呃……请问叶嘉琳是在这个宿舍吗?”我在慌乱中回答道。

“在对面宿舍。”那女生面无表情地说。

 

“肖,有时间多来找我玩啊!”

“好!没问题!”

……

 

走廊上再次传来了辰雨和嘉琳的对话。

不行,还不能出去,嘉琳仍没有回到宿舍,我提醒着自己。

“明明记得嘉琳告诉我说,她住312宿舍的,怎么会不是呢?”我故作无辜状。

“那是你记错了,她在311!”那个女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同学,你也是文学院的吗?哪个专业的?”为了拖延时间,我不得不没话找话。

“我不是文学院的!”那个女生几乎要烦了,但看着我一脸堆笑,又不好当即发火。

 

“肖,再见!”

“嘉琳,再见!”

 

二人终于道别了,我听见嘉琳回到了宿舍。

“抱歉,打扰了。”离开的时机到了,我飞一般地逃离了312

那个女生满脸狐疑,她心里定然在想,刚才还死赖在这里的女生居然在瞬间逃命似地跑掉了。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楼梯口,差点撞上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辰雨。

“天哪!你刚才可吓死我了,怎么跑到312去了?!”看辰雨的表情,亦是又惊又怕。

“没……没办法,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就被嘉琳看到了。”我喘着粗气说。

“找到了?”辰雨看见了我手里的东西。

“恩!”我点点头。

“晓芸的日记?”辰雨赶忙问。

“不知道,没来得及看!”我说。

“回去再说!”辰雨说着,便拉着我快步回到了宿舍。

 

 

上午十点四十一分        225宿舍

“你们可回来了!”等在宿舍中的文竹也为我们捏了一把汗。

“差点就出岔子了!”我仍在不停地喘着气,倒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心有余悸。

“怎么了?”文竹着急地问。

“我找笔记本花的时间太长了,差点就被嘉琳发现了!”我说。

 “那本绿色的笔记本是晓芸的日记吗?”文竹迫不及待地问。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文竹,而是迅速翻开了笔记本那绿色的封皮,就在那一瞬间,“史晓芸”三个娟秀的字迹就像三把利刃一样直刺我的心口,我的双手不禁颤抖了。

“确是晓芸的日记。”我无力地说道。

辰雨赶忙拿过日记,开始细细地翻动,“日记是从20022月开始的,一直到20027月。”

“三年前……”我轻声说着。

又是这个时间段!三年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不然怎么会如此巧合?

我心里不停地想着,意识却开始渐渐模糊……

“凌子!凌子!怎么睡着了?”文竹的声音方才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我在不只不觉中趴在书桌上睡过去了

“啊?怎么了?”我睡眼朦胧地应道。

“你昨晚一夜没睡,肯定是累了,快睡会儿吧,我和老大研究一下日记。”辰雨催促我午睡。

“哦,”我胡乱答应着,就一头栽到床上睡去了,大脑终于获得了短暂的宁静……

 

钟楼敲响了下午三点的钟声。

我终于睁开了依然疲惫的眼睛,费力地望了望四周,宿舍显得异常安静,没有一丝杂音。

 “你醒了。”辰雨的声音突然出现了。

“发生什么事了?”当我彻底清醒后,发现文竹和辰雨的表情都异常凝重,不禁问道。

“晓芸的日记我们都看过了。”说话的是文竹,表情依然不轻松。

“怎么了?日记里写了什么?”我依然有些不明就里。

“你先看看这两篇。”辰雨将日记翻到某一页,然后递给了我。

我有些疑惑地接过日记,看见了上面的字迹:

 

2002213    星期五      天气  阴有小雪

春天就要到了,但冬天似乎还不想离去,天空很阴霾,片片轻柔的雪花在空中舞动着,仿佛一个个快乐的精灵。此时,我的心情却是晴朗的,就像这片片雪花一样灵动着,明天,就在明天,我就迎来了属于我和达生的第一个情人节!

那必将是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我该送给达生——我最爱的人,什么礼物呢?

一个可以不贵重但不可以不特别的礼物。这份礼物必定是只有我才能送出的礼物,必定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也必定是只属于我和达生两个人的礼物。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该送给他什么礼物,此刻,我已经能想象到达生收到礼物时的样子,忽然感觉到了温暖的幸福。

 

2002214    星期六      天气 

达生收到礼物时的样子,比我想象得还要开心,他说今天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因为他收到了最爱的人送给他的最心爱的礼物,他会永远珍藏。

他说粉红色透明的琥珀外壳就是我们纯真透明的爱情,两颗红豆就是我们鲜艳热烈的激情,粉红丝线上的结扣就是我们经历过的每一个美好的瞬间,刻在上面的印记就是我们两个人才能读懂的爱情语言!

虚度了二十个春秋,我终于拥有了一个甜美的情人节,我不会忘了今天,永远不会!

反复看了几遍,我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端倪,“这两篇日记没什么特别啊,不过是晓芸叙述了在三年前的情人节送给了庄达生一件礼物而已。”

“事情本身没什么特别,关键是晓芸送给庄达生的那件礼物。”辰雨提醒我说。

“礼物?”我依然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再次看了一遍日记,“日记里描述的礼物有琥珀外壳,内有两颗红豆,红豆上有印记……”我在脑海里迅速勾勒出了这样一个礼物。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东西。”我说。

 “你记不记得,在我受伤后的第二天,陈诺曾给我们看过一样东西?”辰雨继续提醒我。

“东西?”我快速思索着,忽然间我记起了那件东西!“是那个琥珀挂件!”我脱口而出。

“没错,我和老大都认为晓芸日记里描述的这件礼物和陈诺给我们看过的那个琥珀挂件很相似,但晓芸日记里没有提到刻在两颗红豆上的是什么印记,因此我们也不能确定两者是不是同一件东西。”辰雨说。

“我记得那件琥珀挂件的红豆上印着‘HC’ 两个字母。”我回忆道。

“没错,是这两个字母。但我们不能确定这两个字母是不是和晓芸礼物上的印记一致,毕竟从字面上看,这两个字母和晓芸、庄达生都没有直接联系。”文竹说。

“一般来说,情侣们都习惯将自己名字拼音的缩写刻在一起,或是二人的姓,也或是二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诺,”我摆出了云剑送给我的手链,“云剑就在这条手链上刻了‘JX’这两个字母;就晓芸和庄达生来说,他们名字的拼音缩写应该是‘ZS’或‘SY’,都和那个挂件不符。”说到这里,我不禁眉头紧皱,“会不会不是一件东西?”我试探性地说。

“我和肖商量过了,觉得应该是同一件东西。”文竹的语气似乎很肯定。

“哦?为什么?”我问。

“晓芸在日记里提到,她想送给庄达生的礼物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只有她自己才能送出的礼物,照这样说来,晓芸肯定不会去礼品店买成品礼物,那样一来,礼物肯定就不可能是独一无二的了,她只有可能是加工订做礼物,如果是单独订做的礼物,重复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文竹分析道。

“没错,陈诺拿给我们的那个挂件,无论是从琥珀外壳的颜色还是红豆的样式以及挂线的结扣,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并且和晓芸日记里描述的样子一样;我想过,即使有另外的女生也想给男朋友定制一个琥珀挂件,不见得里面也会放两颗红豆,即便也放红豆,也不可能在琥珀外壳颜色、红豆的选择以及丝线的结扣样式上和晓芸想得一模一样吧,这种巧合恐怕很难出现。”辰雨接着说。

“有道理,看来陈诺拿给我们的那个小挂件极有可能就是三年前晓芸送给庄达生的那个‘独一无二’的礼物!”想到这里,我忽然又开始感到紧张,晓芸送给庄达生的礼物,怎么会在陈诺手里?

“现在问题的关键还是那两个大写字母,如果我们找不出字母和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合理关联,我们的一切推论都是零。”文竹果断地说。

“唉,”我不禁叹了一口气,“情侣之间设定的秘密是最难猜测的了,因为这牵扯到恋人之间最隐秘、最浪漫、最难忘的约定或是经历,外人根本无揣度。就像我和云剑之间的暗语,别人肯定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

“既然我们看到了晓芸的日记,也见过了陈诺手中的挂件,就试着猜测一下吧。那两个字母不是他们两个人名字的拼音缩写,会不会是他们的英文名字或是昵称的缩写?凌子,你和晓芸走得近,你了解吗?”辰雨问我。

“这……没听说过晓芸有什么英文名字啊,至于他们的昵称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那都是恋人们的私密语言,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我无奈地说。

“我想,那两个大写字母不一定就是人名的缩写,也有可能是地名或是一件东西的缩写,比如他们两个人难忘的约会地点或是定情信物什么的,总之是可以见证他们爱情的东西。”文竹猜测性地说。

“这简直就像是大海捞针,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有什么难忘的约会地点或是定情信物?”听到文竹的猜测,我有些泄气了,或许对于我们来说,猜测那两个大些字母的含义,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辰雨没有急着接话,而是再次细细读起了那两篇日记,想从中发现什么,“晓芸提到庄达生收到礼物时所说的话,他说礼物上面的印记是他们两个人才能读懂的爱情见证,什么是见证爱情最好的东西呢?”辰雨陷入了思索之中。

看着辰鱼一脸茫然的样子,我不由也陷入了疑惑之中。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2: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