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三十三)离奇失踪的好友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9-24 22: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三十三:离奇失踪的好友

“我和肖还真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过了许久,文竹终于开口了,“凌子说的没错,公安局那边的案情进展我们不可能知道,但死者都是我们身边的人,现在我们要做的事,不仅是找出死亡真相,最重要的还是避免让更多的人死去!”

我不由点点头,“如果我们可以,就一定要做到!”

“凌子,我和肖刚才商量了一下,认为应该把这本日记交给陈诺他们,以协助破案,你认为呢?”文竹对我说。

“应该的,这本日记在破案人员手里才能真正发挥作用。”我不假思索地答道。

 “抱歉,我还要回去照顾江南,不能去公安局了。”文竹一脸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我和凌子去就行。”辰雨说。

走出宿舍后,我们就“兵分两路”了。

下午五点五十八分        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陈诺办公室        

“你们怎么会有史晓芸的日记和水杯?”陈诺拿到日记后,单刀直入地问。

“这……”我有些犹疑,不知该不该把嘉琳说出来。

“凌雪,史晓芸的日记和水杯是破案的关键线索,而它在史晓芸死后便遗失了,很有可能是被凶手藏匿了起来;你必须要把这两件东西的来源说清楚!”陈诺的语气变得异常严肃。

“我……是从……”陈诺的话对我形成了威慑,但我依然没有决定是不是要把嘉琳供出来,但编造理由对我来说简直是能力以外的事。

“小陈,史晓芸那本日记找到了?”梁警官忽然走进了陈诺的办公室。

“是的,梁队,杨凌雪和肖辰雨送来的,还有她生前用过的水杯。”陈诺赶紧回答。

“小宋,立刻把水杯里的残留物送去化验!”梁警官立刻命令到。

“是!”那位宋警官立刻拿着水杯走了出去。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本日记的?”梁警官的语气更让人没有逃避的勇气。

如果嘉琳是清白的,我说出她也无妨,毕竟从她手中拿到日记这是事实;即使……嘉琳真的和晓芸的死有关,刻意隐瞒也帮不了她,我这样对自己说着。

“是从史晓芸生前的舍友,叶嘉琳那里拿到的。”我终于开了口。

“请你把拿到日记的过程详细说一下吧。”陈诺的语气不容置疑。

我再次将拿到日记的过程详细复述了一遍,只是将最后环节省略成“去嘉琳宿舍后,趁她不注意将日记拿走的。”至于我们三个合演的那出蹩脚的“调虎离山”,我实在没有勇气在陈诺这个刑警面前提起。

“肖辰雨,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当我叙述完后,陈诺转而问辰雨。

“没有了。”辰雨的回答很简短,最后的过程亦是没有提起,我们再一次达到了默契。

 “小陈,你来我办公室一趟。”说话的是梁警官,我和辰雨叙述时,他一直在旁边认真听着。

看着陈诺和梁警官离去的背影,我的内心忽然有些慌张,却不知因为什么。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想想自己昨晚的经历,在环视一下公安局刑警队的办公室,一切都像在梦中一样。

晚上七点三十分        刑警大队陈诺办公室

“凌雪,辰雨,请你们跟着警车回学校协助我们找到叶嘉琳,我们需要传讯她。”陈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维。

“传讯?”我和辰雨相视一望,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对,要马上传讯她!”陈诺的语气很干脆。

坐在警车上,听着耳边呼啸的警笛声,我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原来当小说般的情节走入生活时,感受到的不再是惊险和刺激,而是无尽的压抑和沉重。

晚上七点五十六分        校园

嘉琳并不在宿舍,听说她上午就离开宿舍了,至今没有回来。

说不定是发现日记和水杯丢失后就立刻离开了,我心里思忖着,渐渐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有叶嘉琳的联系方式吗?”离开嘉琳宿舍后,陈诺问我们。

“有。”我回答到。

“尽快联系到她。”陈诺说。

“她关机了。”说话间,辰雨已经拨打了嘉琳的电话,可惜是关机。

“我打给老俞吧,说不定嘉琳和他在一起。”我说。

“老俞吗?嘉琳有没有和你在一起?”听见俞伟东接起电话后,我赶忙问。

“没有啊,她一整天手机都是关机,我怎么也联系不到她!凌子,到底出什么事了?嘉琳怎么了?”俞伟东的语气开始变得焦急。

“这……刑警队的人在找她,需要她协助调查。”我知道早晚瞒不过俞伟东,还是痛快告诉他好些。

“刑警队?怎么回事?你在哪?我去找你!”俞伟东匆忙挂了电话。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云剑的电话,我赶忙接起。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啊,一整天都没照面,在忙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了云剑的嗔怪声。

“我在7号公寓,和肖在协助刑警队找到嘉琳。”我用了尽量简短的语言。

“刑警队?出什么事了?”我又听到了云剑焦急的声音。

“这……一时说不清楚。”我此刻千头万绪,不知该对云剑如何讲起。

“怎么回事?”不一会儿,云剑居然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将云剑拉到一边,把事情的经过大致向他复述了一遍。

“什么?!叶嘉琳会和晓芸的死有关?!”听了我的话,云剑大吃一惊。

“现在还不确定,不过刑警队的人肯定怀疑她了。”我轻叹了一口气,“怎么会这样?”

“先别担心,说不定是误会。”云剑轻声地安慰我。

“恩。”我听话得答应着,“只是……”

“你们肯定是弄错了!嘉琳怎么会害史晓芸呢?这绝不可能!”忽然听见了俞伟东的声音,我们赶忙跑了过去。

“这位同学,你先不要激动,我们并没有说是叶嘉琳害死了史晓芸,只是怀疑她与此案有关,需要她协助调查。”面对情绪激动的俞伟东,陈诺倒是十分镇定。

“不可能!她和这个案子肯定没有关系!你们怎么会怀疑她?!”俞伟东的情绪有些失控。

“老俞,别这样。”辰雨试图劝说俞伟东。

“你别管!”俞伟东粗暴地甩开辰雨,“你倒是说清楚,凭什么怀疑嘉琳?”

“小宋,拿来!”陈诺对宋警官说着。

“是!”宋警官接着把装有日记的物证袋递给了陈诺。

陈诺将这本日记举到俞伟东面前,“这本史晓芸的日记,是从叶嘉琳那里找到的;还有史晓芸生前用过的水杯,这两样东西都是叶嘉琳在今晨两点从史晓芸宿舍拿走的,这证明她和本案必然有牵扯。”

“不可能!绝不可能!”听了陈诺的话,俞伟东愈发激动了。

“你听清楚,如果你想证明你女朋友的清白,那就请认真配合我们尽快找到她,把事情调查清楚;如果你再继续阻挠办案的话,不但帮不了你女朋友,你也会受到牵连!”陈诺当仁不让。

“我……”俞伟东显然被陈诺镇住了,但他仍想反驳些什么,却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此时,陈诺的手机忽然响起。

“水杯残留物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好的,我立刻回去!”陈诺说到。

残留物的化验结果?会是什么结果?我再次慌乱起来,心“咚!咚!”地跳个不停。

“小宋,小李,你们继续在这里守着,如果叶嘉琳回来,立刻带回局里;如果公寓锁门之前她还没有回来,也要立刻回局里反馈情况,明白吗?”陈诺给另外两名刑警安排着任务。

“是!”

“凌雪,辰雨,辛苦你们也留下来帮助他们指认一下叶嘉琳吧,我有事先回去了。”面对我们,陈诺多了一分客套。

“放心吧。”我干脆地回答。

陈诺离开后,方才还“盛气凌人”的俞伟东突然变得有些神不守舍,“凌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日记水杯我怎么都听不懂?嘉琳怎么会和史晓芸的死有关呢?”

“今天凌晨两点,嘉琳回到了原来宿舍,拿走了史晓芸的日记和水杯,是我亲眼看到的。”看见俞伟东如此激动,我心里有些发虚。

听了我的话,俞伟东半晌没有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可能啊,嘉琳凌晨去拿史晓芸的东西干什么?还有,既然嘉琳把东西拿走了,东西怎么会落到刑警队的人手里呢?”

“是我交给刑警队的。”或许云剑在身边的缘故,我多少有一些勇气。

“你?嘉琳呢?她怎么不亲自交到刑警队?”俞伟东仍然有些不明就里。

“日记是我从嘉琳宿舍偷拿出来的,她并不知情。”我尽量平静地说。

“你说什么?!杨凌雪,你凭什么这么做!?谁给你的权利!?”俞伟东如我预想的那样发火了。

“老俞,你先别激动。”旁边的云剑开始解释,“凌子只是觉得这两件东西对破案有用,所以就交给警察了。”

“她觉得有用就应该把东西偷走吗?她为什么不征得嘉琳的同意?凭什么自作主张?她这么把东西一交,让嘉琳多被动?!现在警察都怀疑她了!”俞伟东越来越生气了。

“老俞!”听见俞伟东如此指责我,我也有些耐不住性子了,“难道嘉琳不可疑吗?有哪个正常人会在凌晨两点去偷拿两件重要物证?你先不要这么激动,我也不希望嘉琳受到怀疑,但她与此案有牵连这是事实,谁都不能否认!”

“够了!你们有什么资格怀疑嘉琳?当初庄达生刚死,嘉琳整天照顾着有些神经失常的史晓芸,经常为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那时你们在哪里?现在史晓芸人死了,你们都站出来了,都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了?是大侦探了?我告诉你们,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有嫌疑,嘉琳也绝没有嫌疑!”看来俞伟东彻底被我激怒了。

“老俞!你冷静一点好不好?!谁怀疑嘉琳了?”云剑也有些不冷静了。

“谁?不就是你这心爱的女友吗?”俞伟东毫不避讳的用手指着我,“她居然还会从嘉琳宿舍偷东西,简直是小偷行为!还好意思说?”

“俞伟东!说什么呢?!谁是小偷?!”没等俞伟东说完,云剑便给了他一拳,“你骂骂咧咧得干什么!凌子这是为嘉琳好,你简直不识好歹!”

“陆云剑!你就知道护着女人,真不是个男人!”俞伟东说着,也准备动手。

“我护着女人?!难道你不是护着女人?!”云剑当仁不让。

“云剑!”

“老俞!”

看见他们两个动了手,我和辰雨都急了,急忙过去劝架,可也是力不从心。因为我的缘故,向来温和的云剑在几天之内居然先后和两个最好的朋友动了手,我几乎是六神无主了。

“都给我住手!谁再闹事,跟我一起回公安局!”宋警官过来,强行制止了云剑和俞伟东。

两人不得不停止了打斗。

“我告诉你杨凌雪,如果嘉琳真出了状况,我决不罢休!”俞伟东放出这句话后,就气呼呼地离开了。

此时的我,心里异常委屈,只是碍于周围有许多看热闹的同学,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凌子,我带你去休息一会儿吧。”云剑温柔地握着我的手说。

“这……”我看着辰雨,心里还惦记着陈诺交给我们的“任务”。

“跟老陆走吧,我留在这里就行。”辰雨也催促我离开。

晚上八点三十八分        校园

浓浓的夜色里,我被云剑温暖的臂弯环绕着,走在校园的林荫小路上,心情渐渐开始平复了,但依旧十分沉默,不愿多说一句话。

“别想太多了,老俞很喜欢嘉琳,突然告诉他这样的消息,他难免有些接受不了。”云剑轻声地安慰我。

“云剑,你说我是不是不该贸然把嘉琳牵扯进来?毕竟……”

“什么不该,别猫哭耗子了!”还未等我把话说完,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利的声音,不用回头就能知道是田旭在说话。

“杨凌雪,你可真是一个知法懂法的好公民啊,频频给公安局提供重要线索,靠着把同学送上警车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哎!你是不是有超能力啊,想让警察怀疑谁就怀疑谁?”看来田旭是记仇到底了,到现在还对我不依不饶。

但她今天的表现却很不明智,此时的我正愁没有地方发泄情绪,她的出现正好弥补了这一遗憾,“哼,”我冷笑了一声,“田旭,你听好了,如果我真的有超能力,第一件事就是让你去赶快去死,一秒钟都不会耽搁!”

“你!”田旭显然对我的反击有些猝不及防,“你怎么这么恶毒?我还活得好好地,你就咒我死!”

看来我的话确实有些杀伤力,脸皮再厚的人也架不住别人用死亡来诅咒她,“不想听我咒你的话,你就立刻从我眼前消失,给我滚!”

“好……杨凌雪,这次算你狠!”或许田旭看出今天的我的确不好惹,加之云剑又在旁边,她也不敢造次,只得恨恨地离去了。

“凌子,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可以后不许这么诅咒人了,她毕竟也是我们的同学,知道吗?”云剑开始劝我。

“哦,知道了。”发泄过后,的确也感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分,可惜说出的话无法收回了。

看着田旭的背影,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对她的“死亡诅咒”居然很快就应验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tsueict 2012-9-25 01:16
Many have already been died.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09: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