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三十四)一个背后的操纵者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9-25 22: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 推理小说, 校园

三十四:一个背后的操纵者

6月18日

上午七点十四分        225宿舍

“你们怎么了?”看见异常沉默的我们,刚迈进宿舍的文竹忍不住问。

“嘉琳失踪了。”辰雨毫无表情地说。

“失踪了?!”虽说最近经历了太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但“失踪”这个字眼还是第一次出现,文竹不禁愕然。

“无论真相如何,嘉琳这一失踪,就让她百口莫辩了,难怪俞伟东会着急。”听完我和辰雨对昨夜经历的叙述,文竹说到。

“昨天凌子和老陆离开后,我还跟随一位刑警去了学校的监控中心。”辰雨接着说。

“你昨晚去了监控中心?”未听辰雨提起,我不禁感到有些突然。

“恩,看了昨天凌晨两点左右的公寓楼大门以及二楼的监控录像,并让我辨认出现在监控录像里的人。当我回来时,你已经休息了。”辰雨对我说。

楼管死后,学校就在各公寓楼大门以及各个楼层的楼梯口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当时我并没有在意,若不是今天辰雨提起,那些摄像头几乎都要被我遗忘了。

“也就是说嘉琳出入公寓的情景都被监控录下了。”文竹说。

“没错,我亲眼看见她在凌晨1:41分走出了7号公寓,1:46进到了9号公寓,凌晨1:51分出现在二楼楼梯口,然后径直向228宿舍的方向走去了,随之出了监控区。在2:12分她从二楼离开了,而后回到了7号公寓。我想1:51分到2:12分这段时间应该就是凌子发现嘉琳的那段时间。”辰雨说。

“没错,正是这段时间。”我十分肯定地说。

“可是,肖,”文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嘉琳是如何进出公寓大门的?”

“用钥匙。”辰雨不假思索的回答后,瞬间也发觉了哪里不对劲,“嘉琳哪来的钥匙?”

 “照这么说,嘉琳手里有7号公寓和9号公寓两把钥匙!她怎么会……”文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难道真是嘉琳……害了晓芸?”我终于说出了内心最不愿意承认的现实。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也是比较合理的解释了。如果嘉琳和晓芸的死无关,那她这一系列怪异的行为根本说不通。只是……她为什么要害晓芸呢?晓芸是她最好的朋友。”辰雨一脸疑问。

“如果嘉琳真的与晓芸的死有关,那么犯罪动机也只有一种解释。”文竹说。

“有一种犯罪动机?是什么?”我忙问。

“为了庄达生!”文竹说。

“庄达生?!这怎么可能?”辰雨的眼神显出了她的难以置信。

“你们记得晓芸死的前一天晚上,她和嘉琳的吵架内容吗?”文竹问。

“当然记得。可是嘉琳向我们解释过,说那是个误会。”我回答。

文竹轻轻笑了一下,“我比你们年长几岁,人的心思我也看得透一点。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对于和庄达生之间的感情,嘉琳绝对没有说实话。”

“老大,你的意思是?”辰雨似乎也没有明白文竹的意思。

“她在淡化自己对庄达生的感情,但她的眼神和表情早就出卖了她,当时我一眼就能看出她在说谎。”文竹说。

“照这么说,是嘉琳整日看着喜欢的男生和自己的舍友恋爱,内心充满嫉妒,而后萌生了杀意?”辰雨猜测说。

“我觉得不太可能。”我立刻否认了辰雨的看法,“庄达生放弃嘉琳选择了晓芸,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嘉琳难道现在才会萌生杀意?更重要的一点是,嘉琳已经有了俞伟东。按常理说,有了新的恋情后,从前所受的伤害就会淡化很多。嘉琳在单身时期没有动手,反而刚刚交了男朋友后会杀人,这有点说不通。”

“凌子,不管怎么说,晓芸死得不明不白,嘉琳企图藏匿物证并且失踪,这都是事实,谁都不能否认。或许这件事中许多隐藏的细节,都是我们无法把握的。”辰雨说。

“事情就是这样,嘉琳害晓芸怎么都说不通,但她的确与此事牵扯上关系了。”文竹多少有些无奈。

“还是不对。”思绪游走几分钟后,我又开口了,“即使晓芸的死和嘉琳有关,那么嘉琳完全可以趁着搬离宿舍的时候将水杯和日记带到新的宿舍藏起来,并且从监控里也看不出什么异样;为什么偏要等到十几天以后,冒着风险在凌晨时分回来取呢?不仅如此,为了这不必要的风险,嘉琳居然弄到了两座公寓楼的钥匙,可谓‘大费周章’,这一切都让人费解。”

“会不会是嘉琳本与晓芸的死无关,而是之后有人委托她回去取东西?这样可以解释为什么她没有在晓芸死后接着将东西取走。”辰雨猜测着另外的可能性。

“这样的解释是比较合理,但你们想,谁会委托嘉琳回去取那两样东西呢?”文竹谨慎地说到。

看着文竹颇具深意的眼光,我和辰雨忽然明白了,“是凶手!”我们异口同声。

“没错,除了凶手和破案人员,没有人对这两件东西感兴趣,所以能委托嘉琳取东西的人也只能是凶手!”文竹说。

“可问题是嘉琳为什么会听凶手摆布?难道她是帮凶?”辰雨依然有些不解。

“不会。”我很肯定的回答了辰雨的疑问,“理由一样,如果嘉琳不是凶手只是帮凶,她也会趁着搬离宿舍的过程带走水杯和日记,不会拖到现在。”

“这……这就更说不通了,如果嘉琳既不是凶手也不是帮凶,难不成她会帮着害死自己好友的凶手毁灭证据吗?”辰雨的语气已让人分不清是疑惑还是惊讶。

“晓芸死后,嘉琳悲伤之至,我觉得不像是装的。”文竹的话看似与主题无关,实际上却道出了案件最令人迷惑之处。

“嘉琳……”低吟着这个名字,我越来越感到无所适从。

6月19日

今晚,学校将要在礼堂举行欢送毕业生联欢晚会,校模特队再次向老队员辰雨发出了表演邀请。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十几天前,模特队就曾邀辰雨参加今晚的表演,但那时辰雨正在经历和洛枫的感情危机,根本无心参加,就婉拒了模特队。但今晚模特表演在即,却突然有一位队员不能上场了,模特队无奈,只得又找到了辰雨。此时的辰雨感情已趋于稳定,加上又是紧急救场,也就再无拒绝的理由了,于是她跟随其他队员苦练了一天,希望晚上能展现出自己当年的表演风采。

模特表演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从傍晚开始,宿舍里便呈现出了久违的热闹。9号公寓离礼堂最近,并且我们所住的又是低楼层,因此模特队员们很自然地把我们宿舍当成了她们的化妆室和准备间,一个个都忙得不亦乐乎。我和文竹也很热情地配合她们,毕竟热闹的气氛更容易让人有安全感,也能让我们暂时忘却嘉琳失踪的阴影。

“呀!真热闹啊!”忙乱间,宿舍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戴小婵。

尽管听邹玲玲说了她的婚姻遭遇后,我对她有了些许的同情,但仍说不上喜欢。尽管如此,我还是客气的去招呼她。

“凌雪,你不用管我,我只是听说她们都在这里化妆准备表演,就过来凑个热闹!”戴小婵说话很和气,与平时居高临下,尖酸嘲讽的语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让我对她的好感也进一步增加。毕竟都是同学,没有必要对她产生如此强烈的反感,我在心里提醒着自己。

或许是看见宿舍里比较忙乱,戴小婵倒是很知趣地躲到了我的书桌前,顺手拿起了我桌上的一本推理小说胡乱的翻着。

“凌雪,你喜欢看这类书啊?”戴小婵问我。

“恩,喜欢。”

“我不喜欢看,太费脑筋了。”

“很正常,个人喜好不同嘛。”

我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戴小婵的问题,一边观察到了戴小婵身上的衣服。那是一件浅棕色的套裙,样子很别致,也很新颖,配上戴小婵不错的身材,倒是很合适。我鲜少对服装感兴趣,或许戴小婵的衣服足够漂亮吧,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演出非常成功,当辰雨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我、文竹、云剑和洛枫都开始热烈地鼓掌,经受了太多的压抑和困惑,辰雨终于能绽放出美丽的自己了。

晚上十点十五分        225宿舍

回到宿舍后,方才观看演出时的热情退却了许多,想到嘉琳,我顿时又感到心里沉甸甸的。

在书桌旁坐定后,一个精致的卷轴映入了我的眼帘。卷轴颜色很漂亮,是淡淡的桃红色,外面还用一根红色丝带缠起,丝带末端被打成了蝴蝶结,红色的蝴蝶结和淡红色的卷轴映在一起很显古典风韵。

“肖,这是你的东西吗?”我拿起卷轴问辰雨,每当看见古典式的东西,我第一个想到的主人就是古代文学专业的辰雨。

“不是。”辰雨仔细地看了一眼后,便否认了。

“老大,是你的吧?”排除了我和辰雨,卷轴的主人定然就是文竹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不是我的。”文竹看过后,也不承认卷轴与她有关。

“那……会是谁的?”我有些疑惑了。

“这是什么东西?”辰雨好奇地从我手中拿过了卷轴,“感觉像是获奖证书或是毕业证之类的东西。”

“那就打开看看吧,肯定是今天来过我们宿舍的人落下的,如果真是证书之类的东西,上面肯定会出现名字的。”文竹说。

“那好吧。”辰雨应着,慢慢地拆开了那个精致的蝴蝶结。

“啊!”在卷轴被展开的那一瞬间,辰雨忽然面容失色了,手中的卷轴“啪!”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怎么了肖?”看见辰雨的样子,我开始疑惑,也开始惊慌,便慌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卷轴。

卷轴上六个黑黑的大字就像六把利剑一样直刺向我的眼睛——别敲死神的门!

“谁?!卷轴是谁放在这里的?!”文竹看过后忍不住问。

“肯定是今天到过我们宿舍的人!”我定了定神后说到。

“演出前我一直在忙着化妆试穿衣服,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卷轴。”辰雨的表情非常无奈。

今天来到宿舍的人实在太多了,特别是在六点以后,几乎每一个时间段都至少有七八个人在宿舍,如果算上总流量的话,三四十个是没有问题,并且当时谁都不会注意谁,要想排除出放卷轴的人,真是个不小的难题。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有一个人影清晰地显现在我的脑海,让我几乎可以确认她就是留下卷轴的人!

“戴小婵!肯定是戴小婵留下的!”我脱口而出。

“戴小婵来过?”辰雨不由问。戴小婵滞留的时间不长,看来辰雨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没错,我也看见她来过宿舍。”文竹附和着。

“肯定是她!”我的回忆愈来愈清晰,“尽管今天来过我们宿舍的人很多,但很少有人靠近我的书桌,只有戴小婵来的时候背靠着书桌站了一会,而后就离开了!”

“凌子说的没错,模特队的同学化妆用的是我的书桌还有对面这张空书桌;至于其他来访的同学也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都没有机会接触到凌子的书桌。”对于我的判断,文竹表示认同。

“这么说,放下卷轴的人就是戴小婵!那……一直以来恐吓我们的人也就是戴小婵!”辰雨吃惊地说。

听了辰雨的话,我的脊背再次升起阵阵寒意,冷得刺骨。“别敲死神的门”,这六个字终于从虚拟的空间走入了真实的世界!戴小婵,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幽灵般的人物,原来她真的是神秘莫测……

“电话里一直是个男声,看来戴小婵用了变声器!”在那一刻,我几乎断定了长久以来威胁我们的人就是戴小婵!

“如此说来,那个‘黑夜的风’也应该是戴小婵了!”辰雨依然记得那个神秘的网上人物。

“不……不止这些……”回忆继续向潮水般涌入了我的脑海,“楼管死之前、晓芸死之前,戴小婵都出现过!怪不得我一直都感觉她像个幽灵,而我一直都不清楚为什么,现在看来,每次出现都会带来死亡的人就像是恶魔的幽灵!”

说话间,我能感受到文竹和辰雨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难不成……戴小婵就是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制造者?虽然她很可疑,但我总怀疑她有这样的能力。”对于这个猜测,比较熟悉戴小婵的辰雨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的确,戴小婵有些虚荣爱显摆令人反感,也有些行为诡秘令人怀疑,但她真不像是一个能够完成多起杀人案的凶手。还有,如果凶手果真是她,她的作案动机又是什么呢?”文竹也提出了疑问。

此时,我忽然又想起了晓芸的日记,“戴小婵会不会和三年前夜里那个被袭击的男生有关联?”

“你是说,戴小婵的作案动机有可能是为那个死去的男生报仇?”文竹试探性地问。

“我倒没这么想,但我感觉戴小婵和那个男生现在成了连接这一系列死亡时间的两条线索,这两条线索之间,总不可能是平行的吧,定然会有某种关联的。”我推理到。

说起戴小婵,辰雨也在努力搜寻自己的记忆,“读大学时,戴小婵比现在内敛一些,但也是一个爱虚荣爱出风头的女生,很多人都知道她喜欢秦川,并且秦川对她的态度也一直很暧昧,但却始终没有接受她。后来秦川追上了孙梦伊,戴小婵也就逐渐被大家淡忘了。”说到这里,辰雨顿了一下,“如果戴小婵的作案动机是要为那个男生报仇,那她和那个男生之间的关系定然不一般,但据我所知,戴小婵在大学期间一直是喜欢秦川的,不可能还会存在这样一个‘关系不一般’的男生。”

戴小婵的介入让事情越发复杂了,纷乱的思绪就像一大团乱麻一样箍紧了我的大脑,使我不能再思考。

窗外传来了十一点的钟声。

“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明天一早把这个卷轴也送到公安局去,这是我们受到威胁最直接的证据了。”辰雨建议。

“好!戴小婵究竟是什么角色,我们始终无从猜测,还是留待陈诺他们判定吧!”说完这句话,我竟然如释重负,自己毕竟不是专业破案人员,好奇心总会有疲惫的时候。

但我当时仍不知道,我早已被好奇心推入了阴谋的漩涡,无法回头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13: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