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三十七)不可思议的性爱光碟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10-14 21: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 推理小说, 性爱光碟, 校园

三十七:不可思议的性爱光碟

 

下午两点四十七分        刑警大队陈诺办公室

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陈诺办公室的门,得到应允后,我便轻轻地走了进去,只看见几个警员在一台电脑旁看着什么。

看见我之后,陈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随即又恢复了常态,“凌雪,麻烦你过来看一下,能认出光碟里的两个人吗?”

“光碟?哦,好的,”听见是辨认光碟,我心里轻松了一些,比起刚才的认尸要好多了,便快步走到了那台电脑旁。

“啊!!”当我看见光碟的内容时,感受到的冲击绝不比看见那具尸体时来的轻微,也霎时明白了陈诺脸上的那股尴尬。

原来,这是一盘性爱光碟!

望着电脑屏幕上那个交叠的身体,听着刺入耳膜的呻吟声,我几乎要窒息了。

虽然有了云剑,但却从未和他做过越矩的事情,虽然也看过一些限制级影片,但看这样赤裸裸的画面还是第一次,此刻,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脸上拂过了一阵阵的热浪,浑身的细胞几乎都在收缩,心跳得速度已经让我有些承受不住了,我下意识的让眼光移到屏幕以外,以缓和我愈来愈紧张的情绪。

“凌雪,你认识这两个人吗?”陈诺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想必她是想减轻我的尴尬。

听了陈诺的话,我只得努力收起尴尬,抛开那些令人面红耳赤的动作和声音,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仔细得看向了屏幕。

“女的是戴小婵。”当我眼光触向屏幕时,一下子就认出了男人身下的女人就是戴小婵!

“男的……”此时我才看出了这是一段监控视频,男人始终背对着镜头,不好辨认,我只能努力等待着男人的正面出现。

在屏幕前辨认一个正在做爱的裸体男人,简直让我尴尬到了极点,不想看却又不得不看。屏幕上的男女开始不停地更换动作,男人的面部也时隐时现,但因画面不是很清晰,我只觉得男人似乎也眼熟,但就是说不上是谁……

“定格一下!”待镜头终于照到男人的正面的时候,陈诺这样说着。

终于摆脱了恼人的声音,我开始静心观察那张似曾相似的脸,这张脸在哪里见过……

 “秦川!是秦川!”我忽然喊出了这个名字。

秦川?!在我喊出名字的同时心里也猛地一紧,秦川居然和戴小婵有过这样的关系!他不是喜欢孙梦伊么,不是一直不接受戴小婵么,怎么?无数个疑问在我的脑海里升起,久久不能退去。

“他就是秦川?”听陈诺的口气,她似乎知道秦川这个名字。

“是……他就是秦川。”听见陈诺的问话,我才回过神来。

“好的,麻烦你详细和我说一下他的情况。”陈诺边说着边拿出了询问记录本准备记录。

“我和秦川不熟,就见过他一次,只知道他是00级体育系的学生。”没等陈诺开口,我就把了解到的仅有的一点秦川的信息说了出来。

“他就是那个在5.21车祸中遇难的学生吧。”陈诺问道。

“是的,就是他。”听了陈诺的话,我才想起了秦川已经遇难的事情,不禁恍然大悟,怪不得陈诺知道秦川。

“你知道他和戴小婵之间的关系吗?”

“具体不太清楚,只是听说戴小婵在校期间一直喜欢秦川,但秦川一直没有接受她。”表面上不接受,背地里竟然干了这种事情,怪不得戴小婵大学四年一直放不下秦川,原来是秦川脚踩两只船……我心里恨恨的想着,更加多了一份对秦川的厌恶。

“就只有这些?”陈诺问。

“嗯,我就知道这些,还有……”我在犹豫要不要把孙梦伊说出来,迟疑了一会,还是选择和盘托出,这并不是秘密,如果要调查秦川,孙梦伊迟早也会被牵扯出来,“秦川有女朋友了,好像已经交往了好几年,是师范学校外语系的孙梦伊,现仍在学校攻读研究生。” 

“好的,谢谢。”陈诺说着。

 

下午三点二十六分        市公安局门口

终于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最后一丝力气也离开了我的身体,好容易捱到大门旁边的公交站牌下,便一下子瘫坐了下来,再也不想动弹。别墅、尸体、性爱光碟……一幕幕纷乱的场景就像一个个恶魔般的符号冲击着我大脑的神经,我想拨动思维,却也力不从心,睡意再次袭来……

“啊!”不知过了多久,我被脚上一阵疼痛惊醒了。睁眼一看,原来是被一个急于赶车的男人踩了一下。

天哪!我居然在公交车站睡着了,意识到这个现实之后,我努力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空气中的风开始透着一丝清凉,不似晌午那般炎热了。几点了?我下意识的摸出手机,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个铺天盖地的未接电话,有云剑的,有辰雨的,也有文竹的;再一看时间,不禁吓了一跳,快五点了!

此时,手机又猛地一震,是云剑的电话。

“喂?”我的声音居然有一丝虚弱。

“天哪,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现在哪?怎么还不回来?”电话那头传来云剑焦急的声音。

“我……我在公安局这里……”此时我才发现,嗓子居然干哑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公安局?!怎么还在公安局?!都一整天了!”云剑焦急的几乎吼了起来。

“你能过来接我吗?我就在公安局旁边的站牌这里……”我感觉我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下午五点二十一分        市公安局门口

“你怎么了!”

耳边忽然想起了云剑的声音,我猛地抬头,云剑居然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么快就到了?!”看见云剑,我有些惊喜,因为我感觉刚刚挂了电话。

“还说呢,我打车飞过来的,差点害司机闯了红灯。”云剑一副嗔怪的语气,“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脸色这么难看?”

一整天都在被冰冷的现实冲击着,见到云剑,此刻终于感受到了一股暖流。

出租车上,我能感受到云剑有一千八百个问题想问我,但是看见我疲惫的样子,他还是忍住了。                     

车上,我忽然感觉有些饥饿,但是很快就被浓浓的睡意盖过了。回到学校后,我愧疚的婉拒了云剑一起晚饭的建议,任由也已经急疯了的两个女人把我拖回了宿舍,之后一头栽在床上,再也无法动弹了。

 

晚上八点        225宿舍

隐约听到了钟楼传来的钟声,我疲惫地睁开眼睛,感觉宿舍的日光灯有点刺眼,便下意识的用手臂遮挡了一下。

“醒了?你没事吧?”还未等我完全清醒过来,耳边传来了辰雨的声音。

“没事,就是太累了。”我依然感到浸透全身的疲惫。

“没吃晚饭吧?老陆给你买的粥,快喝吧,都要凉了。”见我醒了,文竹忙把粥给我递过来。

此时,我终于感到了饥饿,一股脑儿把粥全都喝了下去,“我哪是没吃晚饭,我一整天都没吃饭。”说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了一声。

“一整天?!”文竹和辰雨不禁异口同声的说。

“怎么回事?你不就是给陈诺她们带路了吗?怎么会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我和老大都快担心死了。”辰雨终于开问了。

“是带路,不过也带来了很多的意想不到,今天就像做梦一样。”我幽幽地说,语气中也夹杂着一丝不真实。

未等她们开口,我便讲述起了今天的经历;此时我发现,只要恢复了一丝力气,就阻挡不了我对她们的倾诉欲望。

“你是说戴小婵死了?!”当我说到尸体时,文竹忍不住惊呼。

“应该不是戴小婵。”我摇了摇头表示否认。

“你怎么知道不是?”听见我如是说,辰雨很是惊奇。

“我也说不清楚,那人的脸完全被毁坏了,根本认不出是谁;尸体的体型虽然和戴小婵的有点像,但还是有些不同,关键是我感觉那身衣服不像穿在尸体上,就像被套在尸体上一样,既不整齐也不合身,总之就是感觉不像。”我说出了在陈诺面前没有说出的推测。

“这……这是怎么回事?是死者被人杀死后再被套上了戴小婵的衣服,然后让人误认为是戴小婵?”辰雨很是疑惑。

“我感觉没有这么简单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凶手也太拙劣了,你想,凌子和戴小婵根本不熟悉,都能看出尸体不像戴小婵,那熟悉戴小婵的人肯定更容易认出,凶手这种移花接木的伎俩很快就会识破;再者说了,即使没有人去辨认,公安局的人已经知道戴小婵的住处了,随便提取毛发什么的和尸体进行DNA比对就能知道结果,伪装没有什么意义。”文竹首先否认了。

“如果不是这样,那凶手还会有什么目的?还有,如果尸体不是戴小婵的,那被杀的那个女人又是谁?”辰雨接着说。

“或许……被杀的女人只是一个普通的遇害者,和戴小婵没有关系?只是她身上的衣服碰巧和戴小婵的衣服一样而已?”文竹又提出了另一个假设。

“应该不会这么巧,”听了文竹的话,我不禁摇摇头,“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遇害者,为什么她的脸会毁得那么严重,明显不想让人辨认出死者的身份。还有,我敢断定尸体身上的衣服不是遇害者本人的,如果遇害者与戴小婵无关,那么她身上的衣服又是谁的?难道是第三个和戴小婵有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女人的?这未免太巧合了。”

“难不成死者就是戴小婵?是凌子感觉有误?”辰雨的又一猜测。

“如果死者就是戴小婵,那毁坏她的脸就更没有意义了,完全多此一举。”文竹又说到。

“死者是戴小婵,说不通;死者不是戴小婵,是凶手将死者伪装成戴小婵,也说不通;死者不是戴小婵,她的死亡也完全与戴小婵无关,也说不通;那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具尸体怎么这么诡异?”辰雨倒是总结的很全面。

我的思绪也在慢慢张开着,总是有目的的,凶手的每个举动定然都是有目的的,如果这些可能性都被排除了,那真相就已经被我们忽略了,那真相究竟是什么呢?尸体、被毁坏的脸、戴小婵、衣服,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苦苦的思索着……

“尸体!女尸!”我忽然喊了出来。

“女尸怎么了?”听见我喊,辰雨不禁打了个激灵。

“如果一切可能性都被排除了的话,那唯一有问题的就是那具女尸!”我忙说。

“女尸到底怎么了?”文竹似乎也有些迷惑。

“我是在想,戴小婵现在是学校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重点怀疑对象,陈诺她们正在调查戴小婵,而恰在此时出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身上还穿着戴小婵的衣服,所以很容易让人先入为主的以戴小婵为轴心考虑这桩案件,而凶手的真正目的或许与我们的惯性思维相反,他只是想拿戴小婵作为烟幕弹来掩盖女尸的真正身份!”我一口气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这桩案件的关键不是戴小婵,而是那个真正被害的女人?”辰雨说。

“恩,我是这么想的,毕竟女尸是不是戴小婵很好确认,但她究竟是谁就很难确认了。”我说。

“唉,的确够复杂,就是辨认尸体让你费了一整天的功夫吧,真是难为你了。”文竹似乎认为我的经历就此完结了。

我苦笑了一下, “怎么可能?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呢。”我接着开始诉说……

“什么??!!”

“秦川——和戴小婵??!!”

“在一起干那种事情……”

当她们听见我看过秦川和戴小婵的性爱录像时,惊愕之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你确定是他们两个吗?”辰雨还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我当然确定,错不了。”我非常肯定的回答。

“这……太不可思议了,秦川和戴小婵居然在一起过,还发展到这种程度了!”文竹也是沉浸在惊愕中没有回过神来。

“你们足以想象我看见录像时的心情了,当时我根本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并且……”我顿了一下,接着说:“录像的时间我也留意了一下,是20037月。”

037月……”辰雨重复着时间,开始搜寻着自己的记忆,“那正是秦川和孙梦伊热恋的时候啊,怎么会和戴小婵……”

“这还不简单,肯定是秦川脚踩两只船!”文竹恨恨得说到。文竹向来对秦川也没什么好感,这一点我非常清楚。

还不一定是几只船呢,我心里想着。此时我又想起何蕾曾对我说她看见过秦川带着不同的女孩从校外旅店里走出来。但我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我认为秦川根本不值得我多浪费唇舌,我更关心的还是那一桩桩死亡事件。

“今天我经历的事太多,一时间思维都混乱了,不过现在想来,有一件事几乎是肯定的,”我开始转移话题了,“就是戴小婵的丈夫刘斌企图阻止陈诺他们带走的证物应该就是那张性爱光碟!”

“应该是的,不论夫妻感情如何,男人肯定都不愿意让外人知道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有染。”文竹倒是很肯定我的看法。

“看来戴小婵的丈夫早就知道了那张性爱光碟的存在,都传言戴小婵婚后和丈夫感情不好,估计和那张光碟有脱不开的关系。”辰雨做了进一步的推理。

“怪戴小婵太大意了,居然让自己的丈夫发现了这张光碟,一旦这种事曝光了,婚姻也就很难经营下去了。”说到这里,文竹不禁叹了口气。

“这也是戴小婵自找麻烦,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做了就做了,居然还录下来,留下了证据,早晚就有被发现的一天!”辰雨倒是没有太多的同情。

“你们怎么都一口咬定光碟是戴小婵自己录下的?”文竹和辰雨都想当然的认为是戴小婵自己制作的光碟,而看过光碟的我却很自然的排斥了这种看法。

“不是戴小婵,那就是秦川!不过他们两个人的癖好还真是奇怪呢,外出开房亲热了,还要将亲热过程录成光碟,简直不可理解。”辰雨说完后,不禁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不过我有点想不通,戴小婵尚且不论,秦川似乎没有理由那么做吧。当时他正和孙梦伊热恋,肯定不愿让女友知道自己还和别的女生发生了关系,所以和戴小婵的关系他想隐瞒都来不及怎么还会录下来呢?”文竹发出了疑问。

“我倒是觉得那张光碟不是他们自己录得。”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看了性爱光碟后的感觉。

“不是他们自己录的!?”

“你怎么知道的?”

听了我的话,她们两个吃惊不小。

被她们一问,我的脸颊不禁又开始发烫,那躯体交缠的画面再次袭入了我的脑海中,语言也变得迟缓起来,“这个……我感觉他们两个并不知道做爱过程被录像了,因为……那种文艺片我们也看过……男女两个人都会在镜头面前展现最清晰的角度,至少不会离开镜头的拍摄范围,但是那个……秦川他们的不一样……他们根本没有在镜头面前刻意表现,加上……他们也常换姿势,那个……有时候还会离开镜头一会儿,所以我感觉,像是……被偷拍。”我终于在极度尴尬的情绪中表达了我的想法。

“偷拍?!”辰雨根本没有计较我的窘态,只是对我最后的结论感兴趣。

“嗯,”我很肯定的点点头,“我觉得,他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是不知道做爱过程正在被录像的。”

“照这么说来,偷拍者应该是戴小婵。秦川没有理由录像,而戴小婵就不一样了,她一直喜欢秦川,很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让秦川接受自己。”文竹说。

“我感觉还是不太对劲,如果是戴小婵录的,那么在制作出光碟之后,她定然会有所动作,比如说会拿光碟去威胁秦川,让他接受自己,或者把光碟拿给孙梦伊,制造他们两个的感情裂痕,可事实表明,之后什么事都没发生,秦川和孙梦伊一直都在热恋中,并没有分手。”辰雨似乎不太相信戴小婵是光碟的制造者。

“那也有可能是秦川和孙梦伊感情很牢固,一张光碟不足以把他们分开;再者说了,感情有裂痕了并不一定要分手,很可能冷战一段时间就过去了,外人也不见得都知道。就像你和老洛,前阵子你们闹矛盾也就我们几个清楚,外人就不得而知了。”文竹依然是理性的思维方式。

“这……”辰雨并没有急于答话,而是再次陷入了回忆中,“037月……”

“不可能!”辰雨像是忽然间肯定了什么,“别的时间段我不敢说,可那段时间我敢说,秦川和孙梦伊肯定没出现什么感情危机!”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有些诧异了。

“当时正是大三暑假,留在学校的基本上都是像我这样准备考研的学生。当时学校大部分教室都封闭,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间大教室留给我们自习。碰巧孙梦伊就和我同在一间教室里复习考研,整个暑假里,秦川几乎天天去陪读,感情好着呢。不止是我,当初自习室里的人都看得很清楚,如若那张性爱光碟在那个时候介入他们两个中间的话,他们的表现绝不会那么平静。”辰雨解释说。

“难不成是暑假结束后,戴小婵才拿出了性爱光碟?那段时间他们的感情状态可就不在你的视线里了。”文竹说。

“不太可能吧,光碟是7月初制作出来的,暑假到9月才结束,戴小婵如果真想利用光碟达到让秦川接受自己的目的,怎么可能如此沉得住气?有点不合常理。”辰雨不赞同文竹的假设。

“那就奇怪了,戴小婵费尽心思的把做爱过程录制下来,却又没有任何行动,那她有什么目的?”文竹也想不通。

“或许什么目的都没有,她只是太爱秦川了,把做爱过程录下来留作纪念。”我有些调侃的说。

 “呵,”听了我的“挚爱论”,文竹忍不住笑了,不过依然保持着理性思维,“即便真如凌子所说,戴小婵只是想留作纪念,也不太可能允许这份纪念保留到她嫁给刘斌以后,即便保留了,刘斌能发现的概率也很小,总之,是戴小婵制作光碟的可能性也很小。”    

“那……既不是秦川录的,也不是戴小婵录的,那么……”说到这里,辰雨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那是?!”

“没错,”多年的默契让我非常清楚辰雨想说的话,“应该是第三个人偷拍的!他们两个都被蒙在鼓里。”说了这么多,我大脑的思维也开始渐渐清晰,也非常赞同辰雨的想法。

“第三个人偷拍的?!会是谁?偷拍的目的是什么?”我一说完,文竹紧接着说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勒索吧,这种事也不稀罕了。”辰雨倒是见怪不怪。

“我感觉不像,”文竹很快否认了这种看法,转而对辰雨说:“打个比方吧,肖,如果你是那个偷拍者,当你制作出光碟后会怎么样?”

“肯定是尽快联系当事人,索要钱财。”辰雨不假思索地说。

“那凌子,如果你是戴小婵或是秦川,当你被勒索时,你会有什么反应?”文竹转而又问向我。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尽快给钱之后再尽快把光碟毁掉。”我也迅速说出了答案。

“这就是了,如果戴小婵家中的那张光碟是由偷拍者制作出来以后送到戴小婵手中以索要钱财的,那戴小婵在两年前就能看见这张光碟了,两年前,她还在读书,怎么能容许这张光碟留到毕业,甚至留到结婚以后,还被自己的老公发现了?”文竹推理到。

“那有可能是偷拍者多次勒索呢?”我提出了疑问。

“如果是多次勒索,偷拍者只需要告诉戴小婵他手里还有复制的光碟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每次都给戴小婵内容重复的光碟。”文竹回答。

“那照这么说,光碟并不是在制作好后第一时间被送到戴小婵手中的?”辰雨问。

“应该不是,否则不符合常理。”文竹说。

“那总不可能是偷拍者近期才送到戴小婵甚至秦川手里索要钱财的,这就更不符合常理了。”辰雨开始疑惑了。

我许久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文竹和辰雨的一问一答,等她们将所有的可能性排除之后,唯一的可能性逐渐在我的大脑中清晰起来,“我想可能性只有一个了,性爱光碟是秦川和戴小婵之外的第三个人偷拍的,是偷拍者近期才送到戴小婵手中的,但目的并不是索要钱财!”

“应该就是这样的。”我的看法得到了文竹的认同。

“不是为了勒索钱财,那是什么目的,是威胁吗?偷拍者又为什么会威胁戴小婵呢?”辰雨的话让我们陷入了沉默,显然,我们都无法得出答案。

“还有,偷拍者为什么等到两年后才把光碟送到戴小婵手中?”过了一会儿,文竹也提出了疑问。

“难不成,光碟的出现和近期学校的死亡事件有关??”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似乎真正触及到了性爱光碟的真相,也彻底把我们的谈话带入了诡异的气氛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0-15 06:18
终于更新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3 22: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