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四十)埋藏在档案室里的真相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10-25 21:5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推理小说, 死神, 校园

四十:埋藏在档案室里的真相

 

炽热的阳光晒到身上,感觉周边都在散发着炎热的气息。手中卷曲的论文已经快要被我手心的汗水湿透,我不禁赶忙将它伸展开,以免遭到我汗水的继续侵蚀。

想我以往都是专业第一个上交论文的人,而这一次,我居然在期限的最后一天才记起这篇仍未交出的论文,思及到此,我不由苦笑了一声。

 

下午两点十二分        校办公楼

正值周日,整个校办公楼都静悄悄的。

我向来不喜欢办公楼里的气氛,哪怕今天鲜少有人。因此,待我匆匆地穿过办公室,将论文投递到余老师的信箱后就急欲离开了。离开前,我还不忘向正在办公室忙碌的苏文宁打了声招呼。

不知为何,离开苏文宁后,一个大胆的设想猛然攫住了我!听着自己留在空荡走廊里的脚步声,这个设想越来越强烈,不觉间,心跳猛地剧烈起来,我几乎能听到自己“呼哧!呼哧!”地喘气声。

真的要付诸实施吗?我犹豫着、踯躅着,心里一遍遍地在问自己。

神秘电话、空置的306、浑身是血的男生、一号公寓……

无数谜一样的符号缠绕着我的思维。

周日、空荡荡的办公楼、忙碌的苏文宁……

千载难逢的机会!

终于,下定了决心。我深吸一口气,调转脚步,重新往办公室方向走去。在办公室门口,我还不忘演练一下自己即将上演的戏剧。

“宁宁,真抱歉,能麻烦你件事吗?”我一回到办公室,就“焦急”地对宁宁说。

“什么事儿啊?”苏文宁倒是很温和。

“这个……”我假装为难,“能借用一下办公室那串钥匙吗?我想打开余老师的信箱取出我几天前上交的一份论文,行吗?”

“你要打开余老师的信箱?这恐怕不太合适吧。”听了我的要求,苏文宁着实有些为难。

“拜托了!拜托了!我只是取回我的论文,绝不会碰余老师其他的信件。那篇论文有几处注解弄错了,明天是周一,论文肯定会被余老师取走的,到时被她看见这样的错误,我铁定会被骂的!拜托了!”我努力装出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这……你也会犯这种错误啊!”苏文宁对“粗心大意”的我很是无奈。

“拜托了!一时疏忽!”我也很无奈要用这种论文写作的低级错误来作自己的挡箭牌。

“那好吧,我正忙着,你自己拿钥匙取吧,最东边的那串就是。”苏文宁无奈松口了。

“好的,谢谢了!”我感激得说。

我很快拿起了那串最东侧的钥匙,同时,还装作无意地撇了一眼苏文宁,见她又埋到那堆学生档案里去了,我便飞快地取下了另一串钥匙,钥匙上方的标注清楚地写着:档案室。

我抱着两串钥匙,急匆匆地向办公室隔壁的导师信箱区走去。

“抓紧时间啊,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宁宁在忙乱中还不忘嘱咐一声。

“知道了。”我赶忙回答着。

穿过办公室,我根本没在邮箱区停留,而是径直从侧门走了出来,直接向档案室走去!

档案室里有历年公寓住宿学生名单,这一点我也是上个学期帮苏文宁整理学生档案的时候才知道的。方才,在离开办公室的那一刹那,正是偷查公寓住宿学生资料的想法袭入了我的脑海。尽管大胆,我却最终没有禁住尝试的诱惑。因为306宿舍多年空置,定然是有缘由的,而缘由的出现定然与最后离开那间宿舍的人有关!从我听到306宿舍的那一刻起,这种想法便在我的脑海中油然而生。

我没有过多的时间停留,观察左右无人,我便颤抖地打开了档案室的门,偷偷溜了进去。走进档案室后,我几乎是小跑着来到标注着“公寓学生档案资料”的档案柜面前。随即是开锁,紧接着,一叠叠暗黄色的牛皮纸信封显现在我的眼前。

这么多,从哪里找起呢?我没有多少时间。想到这里,我额头上不禁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洛枫曾说从03年起,306宿舍就从未开启过。那306宿舍的最迟住宿记录应该是在03年7月以前。还有那个化学系的男生,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好像是02年,对!就从02年找起!但愿我的运气会好一些,不论是否能找到,十分钟后,我一定要离开档案室!我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我就感到自己心慌气闷,记得这种感觉在去嘉琳宿舍找寻晓芸日记的时候也体验过。

确定目标后,我慌忙将手伸向了“2002”档案格,抱出了那一叠牛皮纸信封。还好,最上面就是一号公寓2004年的资料。我用依然抖动的手打开了信封,密密麻麻的宿舍号和学生姓名映入了眼帘。

302、303、304、305……

号码愈来愈逼近了,我的心跳也愈来愈激烈……

当看见306宿舍一栏并未空白时,我不由松了一口气,果然2002年时,306宿舍是住人的。但当我的目光扫向306宿舍那几个学生姓名时,令我异常熟悉却又惊讶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我面前!隋海青!!

老隋!!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三年前,老隋居然住在一号公寓306!

三年前地突发事件、而今的威胁电话、隋海青那慌乱的表情和欲言又止的眼神……

隋海青定然知道些什么!!肯定了这种想法之后,我感到内心抽动地更厉害了,头晕目眩地感觉愈加强烈,我几乎都有些支持不住。隋海青曾经的状态不断在我大脑中盘旋,我几乎要从他慌乱的表情中透视出死亡事件背后那若隐若现的真相!!

无论是怎么样的震惊和讶异,都容不得我继续联想下去,理智一遍遍地提醒我,已经耗费了大把的时间。随即,我以最快的速度记下了306宿舍另外5名学生的姓名,便慌忙的将资料塞回到信封中。

待我准备走出档案室时,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也开始发软了,偷查资料的紧张加上隋海青的名字带给我的惊异,已经让我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了。

“凌子!凌子!”待我好容易捱到档案室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了苏文宁的呼喊,且一声比一声急躁。

决不能让她发现我在档案室里!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抱着如此想法,我任由门外的人如何焦躁的喊着我的名字,都始终小心地窝在档案室里,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听见声音远去了,我才迅速地溜出档案室,快步跑回办公室,第一时间将那两串钥匙放回原位,完成这一切后,我几乎都快虚脱了,只听见自己大口大口地喘气声。

“凌子!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半天!还以为你私自把钥匙拿走了呢!”从外面折回的苏文宁看见我出现在办公室里,不由得松了口气,但语气里还是夹带着嗔怪和埋怨。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去洗手间了。”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宁宁的问题,我只好编出了如此借口。

“我去洗手间那边找过,没看见你啊?再说你没听见我喊你吗?怎么也不应声啊?”宁宁还是对我的“忽然消失”心有余悸。

“实在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真是抱歉……”面对苏文宁连珠炮似的问题,我根本无法回答,只得不停地道歉。

“倒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害怕你私自带走钥匙。论文取出来了?”或许是我一直“卑躬屈膝”似的道歉起了作用,她不再追问我刚才的去向,终于转移了话题。

“唔,取出来了。”我慌忙回答。

“那你取出的论文呢?”看着我空空的两手,苏文宁再次发出了疑问。

“呃……”我陷入了新一轮的尴尬,“取……取出来发现错误已经被我改过来了,我先前记错了……”

“啊?凌子你今天怎么回事?”我怪异的表现彻底把苏文宁弄糊涂了。

“没……没什么,总之麻烦你了,你忙……我先走了。”我几乎支撑不住眼前的尴尬场面了,只得忽略掉苏文宁满是疑问的目光,匆匆离开了办公楼。

 

下午三点三十三分        225宿舍

我揣着始终强烈的心跳回到了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安静的氛围让我找回了些许平静。此时,我才想起,文竹和辰雨在午睡之后就去了体育馆,而我,也是承诺上交论文之后就去和她们汇合的,但此时的我早已无心体育馆那紧张激烈的比赛,只是急不可待的想解开306的秘密,甚至是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秘密。

为了尽快留住渐渐消退的记忆,我迅速在书桌上摊开一张白纸,将脑海中那6个人的名字移到了上面。分别是:隋海青、谢忠全、范海铭、任辉、赵立军、刘超。

初看这6个名字,我着实看不出什么端倪,它们都是些普通的男生姓名,除了隋海青这个名字我熟识之外,另外5个名字对我来说都是绝对陌生的。

隋海青、隋海青……

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隋海青的名字,我也只能重复这个名字,以期能从中发现切入真相的入口。

我脑海中就像放映电影胶片一样,一幕幕的回忆隋海青自从接到那个诡异短信之后的言行举止,渐渐地,隋海青说过的两句话浮出了我的记忆之海。

“阿hui,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真的不是……”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住在一号公寓,有一个关系非常好的舍友,叫……”

反复琢磨过这两句话后,我的目光不由得集中到了其中一个名字上,并不自觉地用笔圈了出来:任辉。

三年前地舍友、阿辉、隋海青曾经愧对的人、和隋海青收到诡异短信有关的人,甚至是和那三个恐怖电话相关的人,都集中到了这个叫“任辉”的名字上。

任辉和隋海青究竟有过怎样的纠葛?他现人在何处?他是发短信给隋海青的人吗?他与校园近期的死亡事件有关吗?一连串的疑问撞击着我的思绪,折磨着我的神经。

然而,我却很快摆脱了这些疑问的折磨,因为理智告诉我,我根本无需在这些问题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因为有一个人很清楚的知道答案,他就是隋海青。想到自己此时就在真相的身边徘徊,我又一次没有按捺住探求的冲动,将最后一丝理智抛在了脑后,整个大脑都被同一个念头充斥着,就是尽快见到隋海青,从他口中了解到一切。

反复思考了如何顺利见到老隋以及获知答案的方法,我终于拨通了隋海青的电话。

“是老隋吗?我是凌子。”我尽量让语气显得平静。

“凌子啊,有事吗?”隋海青的语气也很平淡,或者说,是很正常。他定然没想过要防备我。

“呃……云剑正在体育馆比赛,他的球拍坏了,托我借你的球拍用一下,你方便吗?”这是我想出的极好的和隋海青见面的借口,云剑当真在体育馆比赛,想必隋海青也是知道的,如此借口,无可挑剔。

“行啊,我就在宿舍,你来10号公寓吧,我拿给你。”果然,隋海青一点都没有怀疑。

 

下午四点零二分        10号公寓

站在10号公寓门前,我心里着实有些紧张,甚至有一点后悔,后悔自己又一次的冲动,但当我看见隋海青拿着球拍快步向我走来时,我知道已没有退路了,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即将到来的对话。

“凌子,给!”隋海青很自然地将他的乒乓球拍递给了我。

我并没有伸手接球拍,而是直视着隋海青的眼睛,幽幽地问出了一句话,“认识任辉吧?”

曾经,我想过无数委婉的开场白,但我之所以选择了这种开门见山的方式,只因为我选择了一场赌注。赌我从5个陌生人名中选择出的“任辉”就是隋海青当时想要说出的名字,赌任辉就是他口中的“阿hui”,赌他就和那条短信有关……总之,赌任辉就是隐藏在隋海青心中的那个秘密,赌他就是解开一切死结的关键人物。

“啊?!你……”我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隋海青猝不及防,他的脸色瞬间变了,嘴唇不停地哆嗦着,恐惧和惊慌刹那间表露无疑,而这一切都没能逃过我一直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的赌,赢了?

看见隋海青的表情,我心里想着。

“看来我没猜错。”我依旧面无表情地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隋海青似乎也有了“防御”准备,努力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知道你听得懂,你最近一段时间状态不好恐怕就和这个任辉有关吧。”我依旧紧追不舍。

“我不认识什么任辉。”隋海青几乎是咬紧牙关来和我对话。

“老隋,若不是确定了你和任辉的关系,我不会来找你。他是你以前的舍友,三年前,你们同住在一号公寓306。”我俨然一副求证的表情。

“时间太久,没什么印象了!”老隋说出了一个极为蹩脚的理由,企图和那个“任辉”划清界限。

“别再隐瞒了!”眼下的情形,我根本无心和隋海青玩拐弯抹角的语言游戏,只想让他快些道出真相。

“就算他曾经是我的舍友又怎么样?我和他没什么交往,如果你想向我打听他的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还有,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隋海青很明显不想和我纠缠下去了,急欲离开,就像我方才急欲离开苏文宁一样。

“站住!”我赶忙阻挡住隋海青的去路。

“你到底想干什么?!”隋海青开始变得不耐烦,但我听得出,他的语气中还带有一丝心虚。

“我的目的你很清楚,我希望你把了解到的一切说出来。”我恢复了冷冰冰的语气。

“我了解什么?!你简直莫名其妙。”隋海青有点恼羞成怒。

“别装了!三年前在任辉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而这一切你不是曾经也想告诉我们的吗,只不过几次都是被威胁电话打断了,我说的对吧。”看着隋海青的样子,我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杨凌雪,我真是不明白,你干嘛对三年前的事感兴趣,你认识任辉吗?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和你有关吗?”隋海青在努力的转移话题。

隋海青的态度让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没错!发生在任辉身上的事的确是在三年前,但这件事正在影响现在!他是与我无关,但是与近期学校发生的这些死亡事件恐怕就有关吧!”

“你……你凭什么说……”隋海青的思想防线彻底垮了,慌乱和恐惧的情绪再次浮现到他的脸上。

“老隋,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但我知道你肯定还隐瞒着什么,请你赶快说出来,这关乎着人命你知道吗?!”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音调,企图用缓和的语气和隋海青对话。

“你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隋海青似乎下定了决心要摆脱我,话一落音,急忙转身快速向男生公寓走去。

“隋海青!难道你想让学校里继续死人吗?!”情急之下,我彻底失控了。

“你胡说什么?!学校里死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听我如是说,隋海青的嘴唇再次抖动起来,颤抖的语气中充满了恐惧和心虚。

“即使与你无关,你敢说和任辉无关?你敢说你不知道死亡事件的内幕吗?”我几乎吼着说。

“我……”隋海青一是语塞了,但他依旧没有道出真相的打算。

就在和隋海青的对话陷入僵局的同时,周围越来越多的聚集人群和越来越嘈杂的议论声终于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居然再次成为了众多同学围观和议论的对象!这也难怪,公然在学生居住区和人争论近期的死亡事件,怎能不引起大家的注意?

此时的我终于找回了些许理性,无比懊悔的心情笼罩了我。

我居然总是犯相同的错误,为什么总是如此冲动?我在心里一遍遍的数落自己。

看着此情景,隋海青没有顾得上尴尬,只是慌忙丢下懊恼的我,疾驰而去。我也无法再在原地多待一秒,努力摆脱开众人的议论声溜回了宿舍。

沮丧回到宿舍的我终于清醒了,原本认为自己想出的促使隋海青说出真相的绝好办法,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实践证明,这个办法除了再一次证实隋海青隐藏了某些真相之外,完全没有起到一点作用,相反,还让我和隋海青暴露在人群中,成为了学生们议论的焦点。我究竟做了些什么?!懊恼的情绪不断撞击着我。

渐渐地,在懊恼之后,我开始感到一丝恐惧。回忆起从前我每次冲动之后,警告和威胁都会接踵而至,“别敲死神的门”也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我的生活中,那么这一次……

我忽然不敢想象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26 00:42
捏一把汗:这小子找死呢。
0 回复 tsueict 2012-10-26 07:52
Do we miss section 39?   '我'  need someone help now.


炽热的阳光晒到身上,感觉周边都在散发着炎热的气息。手中卷曲的论文已经快要被我手心的汗水湿透,我不禁赶忙将它伸展开,以免遭到我汗水的继续侵蚀。

想我以往都是专业第一个上交论文的人,而这一次,我居然在期限的最后一天才记起这篇仍未交出的论文,思及到此,我不由苦笑了一声。



下午两点十二分        校办公楼

正值周日,整个校办公楼都静悄悄的。

我向来不喜欢办公楼里的气氛,哪怕今天鲜少有人。因此,待我匆匆地穿过办公室,将论文投递到余老师的信箱后就急欲离开了。离开前,我还不忘向正在办公室忙碌的苏文宁打了声招呼。

不知为何,离开苏文宁后,一个大胆的设想猛然攫住了我!听着自己留在空荡走廊里的脚步声,这个设想越来越强烈,不觉间,心跳猛地剧烈起来,我几乎能听到自己“呼哧!呼哧!”地喘气声。

真的要付诸实施吗?我犹豫着、踯躅着,心里一遍遍地在问自己。

神秘电话、空置的306、浑身是血的男生、一号公寓……

无数谜一样的符号缠绕着我的思维。

周日、空荡荡的办公楼、忙碌的苏文宁……

千载难逢的机会!

终于,下定了决心。我深吸一口气,调转脚步,重新往办公室方向走去。在办公室门口,我还不忘演练一下自己即将上演的戏剧。

“宁宁,真抱歉,能麻烦你件事吗?”我一回到办公室,就“焦急”地对宁宁说。

“什么事儿啊?”苏文宁倒是很温和。

“这个……”我假装为难,“能借用一下办公室那串钥匙吗?我想打开余老师的信箱取出我几天前上交的一份论文,行吗?”

“你要打开余老师的信箱?这恐怕不太合适吧。”听了我的要求,苏文宁着实有些为难。

“拜托了!拜托了!我只是取回我的论文,绝不会碰余老师其他的信件。那篇论文有几处注解弄错了,明天是周一,论文肯定会被余老师取走的,到时被她看见这样的错误,我铁定会被骂的!拜托了!”我努力装出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这……你也会犯这种错误啊!”苏文宁对“粗心大意”的我很是无奈。

“拜托了!一时疏忽!”我也很无奈要用这种论文写作的低级错误来作自己的挡箭牌。

“那好吧,我正忙着,你自己拿钥匙取吧,最东边的那串就是。”苏文宁无奈松口了。

“好的,谢谢了!”我感激得说。

我很快拿起了那串最东侧的钥匙,同时,还装作无意地撇了一眼苏文宁,见她又埋到那堆学生档案里去了,我便飞快地取下了另一串钥匙,钥匙上方的标注清楚地写着:档案室。

我抱着两串钥匙,急匆匆地向办公室隔壁的导师信箱区走去。

“抓紧时间啊,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宁宁在忙乱中还不忘嘱咐一声。

“知道了。”我赶忙回答着。

穿过办公室,我根本没在邮箱区停留,而是径直从侧门走了出来,直接向档案室走去!

档案室里有历年公寓住宿学生名单,这一点我也是上个学期帮苏文宁整理学生档案的时候才知道的。方才,在离开办公室的那一刹那,正是偷查公寓住宿学生资料的想法袭入了我的脑海。尽管大胆,我却最终没有禁住尝试的诱惑。因为306宿舍多年空置,定然是有缘由的,而缘由的出现定然与最后离开那间宿舍的人有关!从我听到306宿舍的那一刻起,这种想法便在我的脑海中油然而生。

我没有过多的时间停留,观察左右无人,我便颤抖地打开了档案室的门,偷偷溜了进去。走进档案室后,我几乎是小跑着来到标注着“公寓学生档案资料”的档案柜面前。随即是开锁,紧接着,一叠叠暗黄色的牛皮纸信封显现在我的眼前。

这么多,从哪里找起呢?我没有多少时间。想到这里,我额头上不禁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洛枫曾说从03年起,306宿舍就从未开启过。那306宿舍的最迟住宿记录应该是在03年7月以前。还有那个化学系的男生,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好像是02年,对!就从02年找起!但愿我的运气会好一些,不论是否能找到,十分钟后,我一定要离开档案室!我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我就感到自己心慌气闷,记得这种感觉在去嘉琳宿舍找寻晓芸日记的时候也体验过。

确定目标后,我慌忙将手伸向了“2002”档案格,抱出了那一叠牛皮纸信封。还好,最上面就是一号公寓2004年的资料。我用依然抖动的手打开了信封,密密麻麻的宿舍号和学生姓名映入了眼帘。

302、303、304、305……

号码愈来愈逼近了,我的心跳也愈来愈激烈……

当看见306宿舍一栏并未空白时,我不由松了一口气,果然2002年时,306宿舍是住人的。但当我的目光扫向306宿舍那几个学生姓名时,令我异常熟悉却又惊讶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我面前!隋海青!!

老隋!!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三年前,老隋居然住在一号公寓306!

三年前地突发事件、而今的威胁电话、隋海青那慌乱的表情和欲言又止的眼神……

隋海青定然知道些什么!!肯定了这种想法之后,我感到内心抽动地更厉害了,头晕目眩地感觉愈加强烈,我几乎都有些支持不住。隋海青曾经的状态不断在我大脑中盘旋,我几乎要从他慌乱的表情中透视出死亡事件背后那若隐若现的真相!!

无论是怎么样的震惊和讶异,都容不得我继续联想下去,理智一遍遍地提醒我,已经耗费了大把的时间。随即,我以最快的速度记下了306宿舍另外5名学生的姓名,便慌忙的将资料塞回到信封中。

待我准备走出档案室时,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也开始发软了,偷查资料的紧张加上隋海青的名字带给我的惊异,已经让我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了。

“凌子!凌子!”待我好容易捱到档案室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了苏文宁的呼喊,且一声比一声急躁。

决不能让她发现我在档案室里!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抱着如此想法,我任由门外的人如何焦躁的喊着我的名字,都始终小心地窝在档案室里,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听见声音远去了,我才迅速地溜出档案室,快步跑回办公室,第一时间将那两串钥匙放回原位,完成这一切后,我几乎都快虚脱了,只听见自己大口大口地喘气声。

“凌子!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半天!还以为你私自把钥匙拿走了呢!”从外面折回的苏文宁看见我出现在办公室里,不由得松了口气,但语气里还是夹带着嗔怪和埋怨。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去洗手间了。”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宁宁的问题,我只好编出了如此借口。

“我去洗手间那边找过,没看见你啊?再说你没听见我喊你吗?怎么也不应声啊?”宁宁还是对我的“忽然消失”心有余悸。

“实在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真是抱歉……”面对苏文宁连珠炮似的问题,我根本无法回答,只得不停地道歉。

“倒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害怕你私自带走钥匙。论文取出来了?”或许是我一直“卑躬屈膝”似的道歉起了作用,她不再追问我刚才的去向,终于转移了话题。

“唔,取出来了。”我慌忙回答。

“那你取出的论文呢?”看着我空空的两手,苏文宁再次发出了疑问。

“呃……”我陷入了新一轮的尴尬,“取……取出来发现错误已经被我改过来了,我先前记错了……”

“啊?凌子你今天怎么回事?”我怪异的表现彻底把苏文宁弄糊涂了。

“没……没什么,总之麻烦你了,你忙……我先走了。”我几乎支撑不住眼前的尴尬场面了,只得忽略掉苏文宁满是疑问的目光,匆匆离开了办公楼。



下午三点三十三分        225宿舍

我揣着始终强烈的心跳回到了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安静的氛围让我找回了些许平静。此时,我才想起,文竹和辰雨在午睡之后就去了体育馆,而我,也是承诺上交论文之后就去和她们汇合的,但此时的我早已无心体育馆那紧张激烈的比赛,只是急不可待的想解开306的秘密,甚至是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秘密。

为了尽快留住渐渐消退的记忆,我迅速在书桌上摊开一张白纸,将脑海中那6个人的名字移到了上面。分别是:隋海青、谢忠全、范海铭、任辉、赵立军、刘超。

初看这6个名字,我着实看不出什么端倪,它们都是些普通的男生姓名,除了隋海青这个名字我熟识之外,另外5个名字对我来说都是绝对陌生的。

隋海青、隋海青……

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隋海青的名字,我也只能重复这个名字,以期能从中发现切入真相的入口。

我脑海中就像放映电影胶片一样,一幕幕的回忆隋海青自从接到那个诡异短信之后的言行举止,渐渐地,隋海青说过的两句话浮出了我的记忆之海。

“阿hui,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真的不是……”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住在一号公寓,有一个关系非常好的舍友,叫……”

反复琢磨过这两句话后,我的目光不由得集中到了其中一个名字上,并不自觉地用笔圈了出来:任辉。

三年前地舍友、阿辉、隋海青曾经愧对的人、和隋海青收到诡异短信有关的人,甚至是和那三个恐怖电话相关的人,都集中到了这个叫“任辉”的名字上。

任辉和隋海青究竟有过怎样的纠葛?他现人在何处?他是发短信给隋海青的人吗?他与校园近期的死亡事件有关吗?一连串的疑问撞击着我的思绪,折磨着我的神经。

然而,我却很快摆脱了这些疑问的折磨,因为理智告诉我,我根本无需在这些问题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因为有一个人很清楚的知道答案,他就是隋海青。想到自己此时就在真相的身边徘徊,我又一次没有按捺住探求的冲动,将最后一丝理智抛在了脑后,整个大脑都被同一个念头充斥着,就是尽快见到隋海青,从他口中了解到一切。

反复思考了如何顺利见到老隋以及获知答案的方法,我终于拨通了隋海青的电话。

“是老隋吗?我是凌子。”我尽量让语气显得平静。

“凌子啊,有事吗?”隋海青的语气也很平淡,或者说,是很正常。他定然没想过要防备我。

“呃……云剑正在体育馆比赛,他的球拍坏了,托我借你的球拍用一下,你方便吗?”这是我想出的极好的和隋海青见面的借口,云剑当真在体育馆比赛,想必隋海青也是知道的,如此借口,无可挑剔。

“行啊,我就在宿舍,你来10号公寓吧,我拿给你。”果然,隋海青一点都没有怀疑。



下午四点零二分        10号公寓

站在10号公寓门前,我心里着实有些紧张,甚至有一点后悔,后悔自己又一次的冲动,但当我看见隋海青拿着球拍快步向我走来时,我知道已没有退路了,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即将到来的对话。

“凌子,给!”隋海青很自然地将他的乒乓球拍递给了我。

我并没有伸手接球拍,而是直视着隋海青的眼睛,幽幽地问出了一句话,“认识任辉吧?”

曾经,我想过无数委婉的开场白,但我之所以选择了这种开门见山的方式,只因为我选择了一场赌注。赌我从5个陌生人名中选择出的“任辉”就是隋海青当时想要说出的名字,赌任辉就是他口中的“阿hui”,赌他就和那条短信有关……总之,赌任辉就是隐藏在隋海青心中的那个秘密,赌他就是解开一切死结的关键人物。

“啊?!你……”我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隋海青猝不及防,他的脸色瞬间变了,嘴唇不停地哆嗦着,恐惧和惊慌刹那间表露无疑,而这一切都没能逃过我一直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的赌,赢了?

看见隋海青的表情,我心里想着。

“看来我没猜错。”我依旧面无表情地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隋海青似乎也有了“防御”准备,努力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知道你听得懂,你最近一段时间状态不好恐怕就和这个任辉有关吧。”我依旧紧追不舍。

“我不认识什么任辉。”隋海青几乎是咬紧牙关来和我对话。

“老隋,若不是确定了你和任辉的关系,我不会来找你。他是你以前的舍友,三年前,你们同住在一号公寓306。”我俨然一副求证的表情。

“时间太久,没什么印象了!”老隋说出了一个极为蹩脚的理由,企图和那个“任辉”划清界限。

“别再隐瞒了!”眼下的情形,我根本无心和隋海青玩拐弯抹角的语言游戏,只想让他快些道出真相。

“就算他曾经是我的舍友又怎么样?我和他没什么交往,如果你想向我打听他的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还有,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隋海青很明显不想和我纠缠下去了,急欲离开,就像我方才急欲离开苏文宁一样。

“站住!”我赶忙阻挡住隋海青的去路。

“你到底想干什么?!”隋海青开始变得不耐烦,但我听得出,他的语气中还带有一丝心虚。

“我的目的你很清楚,我希望你把了解到的一切说出来。”我恢复了冷冰冰的语气。

“我了解什么?!你简直莫名其妙。”隋海青有点恼羞成怒。

“别装了!三年前在任辉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而这一切你不是曾经也想告诉我们的吗,只不过几次都是被威胁电话打断了,我说的对吧。”看着隋海青的样子,我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杨凌雪,我真是不明白,你干嘛对三年前的事感兴趣,你认识任辉吗?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和你有关吗?”隋海青在努力的转移话题。

隋海青的态度让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没错!发生在任辉身上的事的确是在三年前,但这件事正在影响现在!他是与我无关,但是与近期学校发生的这些死亡事件恐怕就有关吧!”

“你……你凭什么说……”隋海青的思想防线彻底垮了,慌乱和恐惧的情绪再次浮现到他的脸上。

“老隋,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但我知道你肯定还隐瞒着什么,请你赶快说出来,这关乎着人命你知道吗?!”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音调,企图用缓和的语气和隋海青对话。

“你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隋海青似乎下定了决心要摆脱我,话一落音,急忙转身快速向男生公寓走去。

“隋海青!难道你想让学校里继续死人吗?!”情急之下,我彻底失控了。

“你胡说什么?!学校里死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听我如是说,隋海青的嘴唇再次抖动起来,颤抖的语气中充满了恐惧和心虚。

“即使与你无关,你敢说和任辉无关?你敢说你不知道死亡事件的内幕吗?”我几乎吼着说。

“我……”隋海青一是语塞了,但他依旧没有道出真相的打算。

就在和隋海青的对话陷入僵局的同时,周围越来越多的聚集人群和越来越嘈杂的议论声终于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居然再次成为了众多同学围观和议论的对象!这也难怪,公然在学生居住区和人争论近期的死亡事件,怎能不引起大家的注意?

此时的我终于找回了些许理性,无比懊悔的心情笼罩了我。

我居然总是犯相同的错误,为什么总是如此冲动?我在心里一遍遍的数落自己。

看着此情景,隋海青没有顾得上尴尬,只是慌忙丢下懊恼的我,疾驰而去。我也无法再在原地多待一秒,努力摆脱开众人的议论声溜回了宿舍。

沮丧回到宿舍的我终于清醒了,原本认为自己想出的促使隋海青说出真相的绝好办法,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实践证明,这个办法除了再一次证实隋海青隐藏了某些真相之外,完全没有起到一点作用,相反,还让我和隋海青暴露在人群中,成为了学生们议论的焦点。我究竟做了些什么?!懊恼的情绪不断撞击着我。

渐渐地,在懊恼之后,我开始感到一丝恐惧。回忆起从前我每次冲动之后,警告和威胁都会接踵而至,“别敲死神的门”也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我的生活中,那么这一次……





Read more: 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四十)埋藏在档案室里的真相 ... - 玉面狐的日志 - 贝壳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6 04: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