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四十一)比赛现场的离奇火灾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10-25 21: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关键词:, 推理小说, 校园

四十一:比赛现场的离奇火灾

 

6月27日

整整两天过去了,我的生活居然一片平静,想象中的恐怖威胁并没有发生。

我偷查公寓学生资料以及私自找隋海青问话的事情自然没有隐瞒辰雨他们,在当天下午我赶回体育馆时,已经全部向他们和盘托出了。

他们对我冲动的“埋怨”和“指责”定然是少不了,但对我偷查资料所得来的讯息也同样感到意外和惊奇。同时,探究隋海青隐瞒的真相也毫无意外得成为了我们共同的努力目标。

洛枫和云剑包揽了再次找隋海青谈话的任务,然而隋海青却像在故意躲避一样,从学校里离开了。从他舍友的口中了解到,他暂时住到了校外的亲戚家。

我对隋海青的躲避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却总为探知真相的延迟感到焦躁不安。倒是云剑和洛枫两个男生很能沉得住气,他们都说今天是正式比赛,隋海青一定会到场,只要在赛后及时留住隋海青,他们就一定有办法让他说点什么。

 

下午两点四十分        体育馆乒乓球厅

我向来对事情不太乐观,总觉得今天的比赛,隋海青未必会到场。所以当我看见一身运动打扮的隋海青步入乒乓球馆大门的时候,不由得松了口气。

比赛在激烈地进行,耳边的加油声和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但身处鼎沸人声中的我却无心感受身边热烈的一切,惴惴不安的心情早已控制了我的整个心绪,隋海青能道出内心隐藏的一切吗?我毫无把握。

猛然间,感到口袋里一阵响动,想必是手机来电。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翻开了手机,87243388,我看见了出现在我手机屏幕上的号码。

感觉号码有点熟悉,但一时想不起在何时见过。我并没有深入回忆,只是本能地躲到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我客气的说。

“敲了死神的门,总要付出代价!!”未等几秒钟,阴森恐怖的男声再次从我的手机话筒中传出!!

我的心猛地抽动了一下,恐惧的电流刹那间穿透了我整个身体,“你……你要干什么?”我努力让话音不显得颤抖。

 “你很快就会知道!”男声再次响起,语调中还夹杂着一丝残忍的戏谑。

“你到底……”

“是谁”两个字还未从我嘴里跳出,对方已经干脆地挂断了手机,只有那一贯的“嘟!嘟!”声响彻在我的耳边。

周遭的气氛依旧热烈,我却感到浑身的冰冷。

反复琢磨着神秘男人的话,我内心的恐惧一点点地在递增,为什么说我“敲了死神的门”?是因为那次我逼问隋海青吗?想必就是这样了,除此之外,我近期似乎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那“付出代价”又是什么意思呢?是像辰雨那样被袭击?还是……像田旭那样被……

绑在田旭尸体下的那鬼魅似的六个字仿佛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怪兽一般在我的脑海里横行,难道那真的是对我最后的警告吗?我此次的下场难道会和……田旭一样?我不敢再想下去。

强烈的恐惧,确切的说,是强烈的死亡恐惧压得我无法呼吸。自我保护的本能驱使我快速回到人群中,站到了文竹和辰雨中间,企图从熟悉的人身旁感受到一丝安全感。但是我失败了,心里还是不停地回忆刚才听到的话。

你很快就会知道!

这句话又不合时宜的钻入了脑海,“很快就会知道”又是什么意思?是我很快就会付出代价?真的是死亡代价吗?“很快”又是何时?是几天后?几小时后?几分钟后?还是……立刻?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哆嗦,下意识的望了望周围,仿佛危险就在身边。站在我左右的文竹辰雨丝毫没有觉察出我的异样,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比赛。我身后是一群低年级的学弟学妹组成的拉拉队,正在卖力地摇旗呐喊着,他们之中难道会有某个“危险分子”?甚至是那个打电话的神秘男人?抑或是一个即将让我付出代价的人?可看着他们那一张张兴奋激动的脸,我又感觉自己的想法有些幼稚可笑。赛场上,云剑、俞伟东几个队员正和外校的对手激战正酣,赛场对面,即将上场的队员都在进行着赛前的准备,包括向来状态不对付的隋海青也在认真的进行着热身活动,一切都十分正常,没有任何异常的痕迹。

是我太多心了吧?如此人多的场合难道会有人敢伤害我?如果不在此时,那会是什么时候?我需要躲避吗?或者干脆报警?一系列逃避死亡的念头紧紧缠住了我。

思索中,感觉周围的人群忽然四散开来。

“怎么了?!”异常敏感的我不禁惊呼。

“嗨!你家老陆真棒!4比3拿下了,那人实力是队里最强的呢,这样一来我们学校的冠军没跑了!”辰雨依然没有发现我情绪的变化,还在兴奋的描述着比赛。

“比赛结束了?”我方才反应过来,不禁开始嘲笑自己的“杯弓蛇影”。

“天哪!你没在看你家老陆比赛吗?结束了都不知道?”我的问话让辰雨啼笑皆非。

“啊……我……”我不知如何回答辰雨,但我知道此时并不是告诉她方才电话的时候。

“凌子,你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不舒服?”凑上前的文竹不禁问。

“我……没事,可能太紧张了。”虽然还未从方才的惊慌中回过神来,但我此时的心情却也像刚刚结束的激烈比赛一样,有些松弛了下来。

 

上午四点三十八分        体育馆乒乓球厅

“快!快!先把门打开!!”

“门被锁死了!!”

“想办法撞开!!”

“赶快报警!!”

“救人要紧!!”

……

谈话间,忽然听到赛场另一边传来了一阵骚动,紧接着就是众人焦急的呼喊。

“怎么了?!”我刚刚放松的心一下子又被揪紧了。

“好像是更衣室那边,过去看看!”文竹话还未落音,我们几个已经跟随周围的人群,快速聚集到了赛场的更衣室外。

“发生什么事了?!”辰雨大声地问已经满头大汗的洛枫。

此时的洛枫一改往日优雅沉稳的做派,已经彻底慌神了,“着火了!更衣室着火了!老陆、老俞还有……老隋都在里面……门被锁死了……”

人越聚越多,呼喊声也越来越大,滚滚的浓烟从更衣室的门缝中不断透出,洛枫焦急的呼喊声很快就被周围的危险气势淹没了。

听了洛枫的话,望着越来越浓烈的黑烟,感受着鼻间燃烧气味的刺激,我几近疯狂了,“云剑!云剑!”我用尽全身力气呼喊着,绝望的情绪几乎要掏空我整个身心。

“让开!”

随着一声焦急的呼喊,只见洛枫带着几个男生,拼命地向紧锁的门撞去!门缝里不断透出的浓烟把他们紧紧包围着。

“洛枫!小心!”身边的辰雨也在惊呼。

终于,门被撞开了,一股更浓烈的黑烟从更衣室窜出,昭示着更衣室内的危险气息。

所幸,消防人员及时赶到了,火很快被扑灭了,但浓浓的黑烟迟迟没有散去。更衣室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逃了出来,我一眼就看见了已经狼狈不堪的云剑。

“云剑!没事吧。”我慌忙跑到云剑旁边,紧张的检查他身上是否有烧伤。

“没……咳!咳!咳……没事,放心吧,咳!咳!咳……”云剑不住的猛咳,眼睛也一直在流泪,看来被浓烟呛得不轻。

“先喝点水休息一会儿吧。”我心疼得扶着云剑走到赛场休息区,随即递给他一瓶尚未开启的矿泉水。

云剑无力的灌了几口水之后,就再次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真没事吗?有没有受伤?”话一出口,我感觉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真没事,”看着我的样子,云剑勉强笑了笑,“其实火着得并不大,我们还被困在里面时就差不多扑灭了,只是烟太多……咳!咳!咳……呛得厉害……咳!咳!咳……”

“好了好了别说了,没事就好,赶快休息一下吧。”听了云剑的话,我才放下心来,刚才揪紧的心绪才得以舒展。

 

消防人员撤走后,留在现场的是一片狼藉。紧张激烈的高校冠军赛就这么被生生打断了,体育馆里每一个人都在心有余悸的谈论刚才的那场火。幸运的是,被困在更衣室里的人情况大多和云剑一样,都只是受了浓烟之害。倒是洛枫和另外一个男生在撞门的过程中有些擦伤。

辰雨在第一时间陪洛枫去了校医院,而我也不顾云剑的再三拒绝,带着他一并向医院走去,尽管看不出云剑有什么外伤,但我还是想让云剑接受医院的全面检查。直到医生作出了云剑和洛枫都无大碍的结论时,我们才彻底放下心来。

 

晚上六点十一分        食堂

晚餐,非常丰盛。我和辰雨、文竹特意在食堂挑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为云剑和洛枫“压惊”。至于话题,自然离不开刚刚发生过的火灾。

“老陆,究竟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更衣室怎么会突然起火?”洛枫首先开口了。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正在换衣服,就听见有人说‘起火了’,紧接着,更衣室里的烟就满了,我和老俞他们赶忙往外逃,却发现门被锁上了。当时我们就慌了,有几个人拼命地撞门,剩下我们几个就都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去扑火,好在火势不算大,还能控制住,就是被烟害苦了。多亏你及时把门撞开了,不然我都快晕过去了。”说到这里,云剑感激地对洛枫说。

“跟我还这么客气,当时我也吓坏了,只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不过现在想想,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更衣室的门安在墙的内侧,从里面很难强制打开。”说到这里,洛枫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我就奇怪,更衣室怎么会忽然起火?有人抽烟了?还有,更衣室的门从来没被锁上过,今天有比赛,出入更衣室的人那么多,怎么会有人把门锁上呢?”

云剑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更衣室里面全都是木质的椅子和柜子,向来是不允许抽烟的。今天来比赛的都是些老队员了,应该知道这个规定,况且我在更衣室的时候也没看见有人抽烟。至于门被锁上就更让人想不通了,想必是谁无意中锁上的吧。”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纵火?不然怎么会这么巧?门被锁上之后就起火了。”辰雨一开口就把起火事件引向了诡异的方向。

“有人故意纵火?”洛枫的表情有些惊讶,“如果真是人为纵火倒是能解释这一系列的巧合,不过理论上实在是说不通,谁会在更衣室放火?又有什么目的?难道纵火的人和老陆他们被困在更衣室的人都有仇吗?这肯定说不通。”

“101路公交车上的人肯定不是都和凶手有仇,然而也都被害死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我忽然开口了。

“凌子你在说什么?公交车和更衣室起火有什么关系?”云剑被我的话弄懵了。

方才,当辰雨说出“有人故意纵火”的字眼时,就已经触动了我最敏感的那根恐惧神经。此时的我终于明白电话中那个神秘男人所说的“很快付出代价”的涵义,原来这次他的目标仍然不是伤害我,而是隋海青,对我,只不过是又一次的警告。没曾想,连累了云剑。如果不是更衣室里有人及时发现了火情,如果不是洛枫及时撞开门,如果不是消防人员及时赶到了……太多的如果聚集在我的思绪中,困得我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为了伤害一个隋海青,居然要连累那么多的人!想到这里,我不禁联想到了那场因为秦川抑或是罗祥的车祸,真是个残忍的凶手!思及此,刚才那句话也就自然从我口中跳了出来。云剑的疑问拉回了我的思绪,此时我才想起,依然没有告知他们那个神秘电话的事。

“我想肖说的是对的,更衣室那场火就是人为的!方才你们比赛时我接到了一个威胁电话!”随即,我便把接到电话的详细过程向他们叙述了一遍。

叙述结束后,震惊和诧异的表情立刻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显现了出来。

“你觉得更衣室起火就是那个神秘男人口中的‘代价’?”许久不开口的文竹如是说。

文竹的话倒是打乱了我的惯性思维,我不禁也对自己想当然的推理怀疑起来。的确是这样,我果真能确定那场火就是所谓的“代价”吗?如果我的推理是错误的,那么那场火又是因何而起呢?难道真是一桩巧合?而真正的代价又是什么呢?依然还是对我的伤害吗?

“这……我也不确定。”我有些迟疑的说,“不过,按道理说应该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和老隋的争论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因此,对方威胁的对象定然就是我和老隋。今天上午我刚接到那个威胁电话不久,更衣室就莫名其妙地起火了,并且老隋被困在其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场火就是给我打电话的那个神秘男人干的!目的就是为了伤害老隋,同时警告我!”

“凌子,不管今天这场火和你接到的电话有没有关系,总之你这两天还要小心一点,没事就呆在宿舍,如果有课的话我就负责接送你!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听了我的话之后,云剑紧张坏了。

“嗯,我会注意的,你放心吧。”我连忙宽慰云剑,不过内心还是存着一份紧张和不安。

“我怎么能放心呢?真是太嚣张了!”云剑恨恨地说。

“老陆,我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她们总是接到威胁电话,先是肖受伤,现在又起了这场火,差点伤到你和老隋,公安局那边也不知什么进展,可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说话的是洛枫,经过了今天这场火,他也变得十分谨慎。

云剑没有立刻答话,而是紧咬着嘴唇,仿佛在想着什么,许久,他终于下定决心似得开口了,“我觉得事情的关键还在老隋!不管怎么说,那几个电话号码来自于一号公寓306,而老隋是306宿舍的最后一批入住学生,一定掌握着什么秘密!目前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老隋说出这些秘密!”

“可……他能说吗?”现在的我对隋海青吐露实情非常不自信。

“总要想个办法……”云剑不住的重复着这句话,忽然间,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老隋吗?刚接到通知,今天的冠军赛改在明天上午举行,地点是职业学院的体育馆,今晚八点我们去体育馆碰个头吧,商量一下明天的出场次序。”

我很快听出了云剑电话的用意,他居然选择了和我相同的伎俩。

“他答应了,八点我们都过去吧,那时体育馆就没什么人了,我们和老隋好好谈谈!”挂断电话后,云剑说。

“围攻”隋海青的计策就这么出炉了,可能否成功,我心里依然忐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1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0-26 00:01
发了两遍,删掉一个吧?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26 00:46
羽化成蝶: 发了两遍,删掉一个吧?
人让我们多看一遍呢.
1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0-26 01:00
秋收冬藏: 人让我们多看一遍呢.
  
1 回复 tsueict 2012-10-26 08:27
This is duplicat Section 41. Now i know that we did miss section 39.
1 回复 玉面狐 2012-10-26 08:51
羽化成蝶: 发了两遍,删掉一个吧?
好的。谢谢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8 04: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