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五十二)不堪回首的情感往事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2-12-2 12: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推理小说, 死神, 校园

五十二不堪回首的情感往事

“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多问了,总之你放宽心,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赶忙说。

“不……我想说出来……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找到倾听者,但始终没有找到,凌雪,辰雨,不知为什么,感觉你们给了我很多的安全感和信任感,你们愿意听我说吗?”孙梦伊的眼神中有一丝请求。

“当然,如果你信得过我们,我们愿意倾听。”辰雨赶忙说。

“那……好吧,不过……”孙梦伊有些迟疑地看了看云剑,似乎有些顾忌。

“呃……老洛,不如我们两个先出去吧,女生说话我们不方便在旁边的。”看着孙梦伊有些为难的样子,云剑赶忙“知趣”的对洛枫说。

“好的,我们到外面去吧!”想必早就不愿面对哭泣孙梦伊的洛枫也赶忙“响应”了云剑的提议。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了我们三个女生。

“我扮演‘奥菲莉娅’已经不止一次了。记得第一次扮演‘奥菲莉娅’,是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那时我还是个大一新生,表演的也只是《哈姆雷特》的一个片段。表演结束后,就有一个男生来到我面前,直白的问我愿不愿意让他做我的‘哈姆雷特’,他说会像‘哈姆雷特’爱‘奥菲莉娅’那样的爱我,却不会像‘哈姆雷特’伤害‘奥菲莉娅’那样的伤害我。”说到这里,孙梦伊嘴角间不自觉的漾起了一丝笑意。

“那个男生就是任辉吧?”我猜测到。

“嗯。”孙梦伊轻轻地点点头,“就是阿辉。但我当时并没有立刻答应他,毕竟感觉他的表白方式太唐突。不过,阿辉却从没有放弃,从那以后,他总是时刻出现在我的身边,关心我,照顾我,再加上他人很好,很体贴也很细心,我也就渐渐地被他吸引了。”

我和辰雨都“默契”地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孙梦伊的话。

顿了一会儿,孙梦伊继续了她的回忆,“从前,我一直是个小公主,什么事都做不来,总是依赖父母,所以,读了大学之后,我对一切都不适应。但阿辉不一样,他因为家庭原因,很小就自立了。当时,多亏有他照顾我,他经常替我打好饭菜和热水送到我的公寓楼下,总是不厌其烦的提醒我校外哪里有好吃的零食、哪里卖好看的饰品,甚至,在我忙于社团活动的时候,他还会帮我洗衣服,买生活用品,总之,他真的是很悉心的照顾我,周围的同学都很羡慕,而我也感到很满足。但后来……”

说到这里,孙梦伊的眼神又一次黯淡下来,似乎要开始回忆起她不愿回忆的往事,“但后来,事情开始发生了变化。一是阿辉因为经济困难要打好几份工,没有过多的时间和我在一起,约会经常迟到或是爽约,更没有能力给我买贵重的礼物,为此,我不止一次和他闹过别扭。另外,我参加的社团活动越来越多,也会有不少追求者,身边许多人也开始说阿辉根本配不上我,我可以选个条件更好地男朋友,起先,我并不在意,说的人多了,我心里也不免有些动摇。”

听到这里,我不禁有些为任辉鸣不平,感觉孙梦伊似乎对他太苛刻,正因为任辉家庭困难才会如此独立,如此知道关心体贴爱人,如果是富家公子,定然做不到这一点,便忍不住插言,“梦伊,我感觉你对爱人有些要求完美……”

“凌雪,我知道……我知道当时我对爱情的要求太不切实际,但那……那都不是主要的,关键是由于阿辉家庭条件不好,我哥哥还有我的父母都强烈反对我和他来往,我自小就是个乖乖女,家人如此反对,让我非常苦恼。正巧这个时候……”孙梦伊小声的嗫嚅了几句,又开始继续,“正巧这个时候,秦川出现了。他和阿辉正好相反,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手里也有花不完的零用钱,经常带着我到处东游西逛,也经常会送我一些名贵的礼物,加上他很擅长甜言蜜语,而我哥哥也极力撮合我和他在一起,渐渐地,我也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接受秦川。然而……然而看着阿辉每天既忙着打工赚钱又要照顾我,我真不忍心放开他。那段时间,我心里很矛盾也很痛苦,不知自己的感情该何去何从。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情……”说到这里,孙梦伊不禁开始沉默了。

“是任辉发现了秦川在追求你吗?”辰雨小心翼翼地问。

“不是。”闻言,孙梦伊摇摇头,“是读大二那年,阿辉找到了一份薪酬很高的家教,他承诺说要用这份家教赚的钱给我买下一条我早已心仪的名牌连衣裙,把它当做我19岁地生日礼物。我当时也拒绝过,认为那笔花销对他来说太奢侈了,阿辉却说‘我的奥菲莉娅这么漂亮,总要有件像样的衣服的。’当时,我真的很感动,从那天起,我就天天期盼着生日那天收到那件我向往已久的礼物。然而……然而就在我生日那天即将到来的时候,阿辉却对我说……对我说,不能送我礼物了,因为他父亲身体不好需要钱看病,他把所有打工的钱全部寄回了家里,当时……当时我听了之后……听了之后就感到特别委屈。”

“梦伊,这件事任辉做的没有错,你该理解他的……”听到这里,我不禁再次为任辉鸣不平。

“凌雪,我知道,我都知道,阿辉没有错,而我也绝不可能为了让他给我买礼物而不顾父亲的病。只是……只是从那件事之后,我感觉到我和阿辉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阿辉身上的负担太多,责任太多,而我,喜欢无拘无束,喜欢享受生活,根本无法陪他担负起那么多的责任和负担,如此看来,或许秦川更适合我。从那时起,我感情的天平开始逐渐向秦川偏移。”

“你就和任辉分手了?”我不禁问。

“嗯。”孙梦伊艰难地点点头,“刚提出分手的时候,阿辉根本接受不了,曾多次找我复合并询问我分手的原因,而我……而我根本说不出口是因为他经济条件,只说是家人反对,我很为难,并且……并且我也不忍心和他彻底分开,毕竟……毕竟秦川没有他温柔体贴……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对感情那么贪婪,都是我的贪心害了阿辉。”

“你就这么同时和他们两个人交往着?”辰雨忍不住问到。

孙梦伊有些为难的点点头,“算是这样吧。那时我已经成了秦川的女朋友,然而阿辉却还在傻傻地等着我说服家人后再重新接受他,并且还一再向我承诺他会努力学习,努力赚钱,将来会让我过得幸福,而我,也没有完全放开他……私下里还和他交往着,直到……直到那次遇到了戴小婵……”孙梦伊不禁又沉默了一会儿,“你们说你们曾找过隋海青,那后来的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了。”

听了孙梦伊的叙述,我真不知该对孙梦伊抱有怎样的态度,在她的叙述中,似乎一直都是自己很为难、很无辜、很无可奈何,但归根到底,任辉的悲剧就源于她太懦弱、太虚荣、太犹疑不决、关键是,太贪心。看着半躺在病床上,脸上犹带泪痕的孙梦伊,我不忍心再责备她,当然,深知自己错误的她也不需要我的责备,但此时的我,却再也泛不起对她的同情。然而,我始终没有忘记的,还是对她的帮助和保护。

“那你知道任辉遭人袭击包括公交车出事都和秦川以及你哥哥脱不开干系吗?”辰雨语调平静地问。

孙梦伊点点头,“我是后来知道的,那时,阿辉已经躺在了医院里。为此,我还和秦川大吵了一架。”

“那你没想过要帮为任辉讨个公道吗?他毕竟是你的男友,你忍心让他受这样的委屈和伤害?”我几乎有些质问的说到。

“我……我……”孙梦伊有些语塞,“我没有那种勇气,因为一旦事情败露,我哥哥很有可能受到牵连……”

“三年前的公交车事故果真是你哥哥造成的?”辰雨赶忙问。

“我只是怀疑,但从我哥哥的态度来看,他似乎默认了,所以我害怕……害怕他会坐牢。另外,我也不敢得罪秦川,我哥哥那阵子痴迷赌球,欠下好多赌债,还需要秦川帮忙摆平……我……我知道这对阿辉不公平,但我……但我真的没有帮助他的勇气。”

此时,我不禁叹了口气,不知说什么才好。

倒是孙梦伊继续叙述着往事,“阿辉出事后,我什么都不敢说,甚至,因为顾忌秦川和我哥哥,我都不敢去看他,现在想想,我真是太过分了。”

“任辉出事后,你就一直没见过他吗?”我无奈的问。

“我只偷偷地去看过他一次,然后就那次……那次阿辉说的话,还有……还有他的样子……我至今都忘不了。”

从孙梦伊的口中,我们眼前仿佛又再现了任辉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像极了情感诀别,就像和隋海青一样。

孙梦伊:阿辉,我……

任辉:  你来干什么?

孙梦伊:我……我来看看你,你的伤……

任辉:  拜你所赐,我还没死。

孙梦伊:别……别这么说,我……我之前真不知道……

任辉: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不过在我看来,你知不知道并没有什么区别,你难道会为了我而出卖你的男朋友和哥哥吗?

孙梦伊:我……对不起……

任辉:  别说对不起,那三个字很不值钱。

孙梦伊:我……我真不知道……

任辉:  不要再装出很无辜的样子!你难道不知道,事情之所以会这样,归根结底都是你造成的吗?既然你做了我的女朋友,为什么又要和那个秦川交往?好,就算你嫌弃我没有钱,没有时间陪你,你不愿再和我交往了,愿意做秦川的女朋友,那也没关系!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会死缠着你的!可你……可你为什么要脚踩两只船?你不觉得你做的事情太荒唐了吗?!

孙梦伊:我……

任辉:  孙梦伊!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奥菲莉娅”,即使有一天你死了,你在我心里无非也就是那个贪婪虚荣的“乔特鲁德”!

孙梦伊:阿辉……别这么说……好可怕……

任辉:  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之后,我就离开了病房,从此再也没见过阿辉。后来……后来听说他得急病死了,我真难过了好一阵子。其实……其实在和秦川的交往中,我才慢慢发现,他根本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根本比不上阿辉那么独立、那么细心、那么有责任感,而且,他根本没有阿辉那么爱我,那么在乎我,他最爱的,永远都是他自己。可当我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阿辉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到我身边来了……”说到这里,孙梦伊忍不住又“嘤嘤”地哭起来。

许久,我和辰雨都没有打扰孙梦伊的哭泣,让她发泄一下也好。

直到看见孙梦伊的情绪渐趋平静,我不禁问出了关键的问题,“梦伊,你认为任辉真的死了吗?”

听了我的话,孙梦伊瞬间花容失色了,“啊?!我……我不知道。”说到这里,孙梦伊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都说……都说他死了……可是……可是我总感觉他还活着……特别是……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我感觉……我感觉他好像又回来了……好像……好像就在这个校园里……就在……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感觉好可怕……好可怕……”

“梦伊,别害怕,没事的。”看着孙梦伊刚刚平静的情绪又要失去控制,我赶忙安抚她。

“你们不知道,当初他说我不是‘奥菲莉娅’而是‘乔特鲁德’的时候,那个表情有多可怕,就像要杀死我一样,从那以后,我……我就不敢再演《哈姆雷特》了。”孙梦伊努力平复了一下恐惧的情绪后接着说,“这次表演要不是学校准备向省里推荐,我……我也不想演,最近……最近我总是回忆起当初阿辉那可怕的表情,甚至……甚至排练时看见乔特鲁德的样子都会感到害怕,没想到……没想到有人居然真给我穿上了它的戏服……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可怕了……”

看来,这件“乔特鲁德”的戏服真的把孙梦伊吓到了,我和辰雨久久不敢再说话,唯恐刺激到她敏感的神经。

此刻的我有些踌躇,不知该不该提及孙宏达,听孙梦伊方才的叙述,似乎经历了三年前地变故后,任辉再没有在她生活中出现过,有的只是她略带惊恐的回忆而已。然而,孙宏达应该确实就是那个威胁我们的神秘男人,也多半就是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帮凶,孙梦伊难道一点都不知情?那晚兄妹二人诡异的对话又该如何解释?想到这里,我断定孙梦伊应该还有事瞒着我们。迟疑了许久之后,我还是决定继续探问。因为事关一件件恐怖的死亡事件,决不能任由孙梦伊的懦弱将这一切继续掩盖下去。

“梦伊,你刚才说感觉任辉又回来了,只是一种直觉吗?还是……他真的出现过?”我小心地问。

“啊?!你……”孙梦伊的反应使我肯定了我刚才的推断,然而,她似乎没有想说出真相的意思,“当然……当然只是我的直觉,阿辉应该已经死了,又怎么会再出现?”

孙梦伊的否认让我和辰雨都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将谈话继续下去,许久,辰雨终于又开口了,“梦伊,我们很感谢你的信任,也真心想帮助你,所以请你不要再对我们有所隐瞒,你也应该清楚,现在任辉的事情不再是你的个人隐私,还关系到很多的人。”

“我……”听了辰雨的话,孙梦伊显得有些惊愕,更有些心虚,“我……我怎么会对你们有所隐瞒?”

看着孙梦伊心虚的样子,我决定单刀直入,“梦伊,我们并不想探究你的隐私,但是……”我鼓了鼓勇气,接着说了下去,“但是你哥哥的事情,你绝不能再隐瞒了,即使你不想告诉我们,也要劝他及时去自首,不然不是维护他,而是害了他。”

“你……”听了我的话,孙梦伊的脸色霎时变了,一双原本美丽的眼睛因为恐惧而睁得滚圆,“你……你是什么意思?”

“梦伊,我知道你听得懂。我不知道任辉……”说到这里,我发觉自己的决断有些先入为主,便马上改口道,“我不知道这一系列死亡事件的幕后元凶是否和你有过联系,但我能确定那个人一定和你哥哥有过联系,不仅如此,你哥哥还帮助他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给我们打威胁电话。”

“你……你们……”孙梦伊惊恐的表情更加明显了,她紧张地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又看看辰雨,仿佛我们就是先前想害她的人。

看着孙梦伊害怕的样子,我发觉自己的行为有些冒失,便赶紧安抚道,“梦伊,你别害怕,我们没有质问你的意思,我们只是想帮你,帮你哥哥,如果你知道你哥哥和那个幕后元凶之间……”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未等我说完,孙梦伊便情绪激动地打断了我的话,发疯似地摇着头,“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是我哥哥的事情,不要问我!不要问我!”

“梦伊……”我还欲说什么,辰雨却在一旁暗示性地拉了我一下,示意我停止追问。

“梦伊,你别激动,我们不问就是了,你先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喊我们。”辰雨并没有像我一般急于探求答案,而是准备先结束对话。

看孙梦伊没有反应,我和辰雨便默默地向病房外走去。

“等一等!”孙梦伊忽然意外得喊住了我们。

“还有事吗?”我轻声地问。

此时,孙梦伊的脸上写着恐惧,写着担忧,更写着犹疑,“可……可不可以求你们一件事情?”

“什么事?你说吧。”辰雨的语气中也带有一丝疑问。

“今晚的事,你们能不能……能不能先别说出去,可以吗?”孙梦伊有些小心地说着自己的请求。

“啊?”孙梦伊的话令我很是吃惊。

 “请你们……别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受伤的原因,对外就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伤的,还有……还有我哥哥的事,请你们千万别对外人说好吗?更别去报案,行吗?”孙梦伊几乎有些乞求着说。

“这……”听了孙梦伊的话,我有些为难,“这是为什么?不报案的话太危险了,很难保证今晚的事不会再出现,为了你的安全,我建议你一定要报案!”我的态度很坚决。

“我知道……凌雪……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也知道应该报案,但是……但是求你们现在先替我隐瞒好吗?就算是……就算是给我一点时间,我……我现在脑子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但是现在我不想报案……真的不想报案,请你们……不……求你们也别报案,可以吗?”此时,孙梦伊的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直往下落,乞求的语气也越来越明显。

看着孙梦伊的样子,我和辰雨着实都有些心疼,但对于她的请求,我们却又难以接受。猜测孙梦伊拒绝报案的原因或许是还不想让自己尘封多年的往事立刻公诸于世,更或许是想维护孙宏达,但无论如何,已经经历过诸多事件的我们深知,如果延缓报案,得到的结果会只有两个字:危险!孙梦伊内心或许真的承受着太多的苦楚,太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但那个恐怖而又神秘的幕后元凶却绝不会给她这样的时间,一旦另有合适的时机,孙梦伊的危险又会再次降临!

望了望窗外渐渐泛白的天色,我深吁了一口气,给出了回答,“梦伊,知道你还没有做好说出一切的准备,我们不会逼你,但我们只能给你半天时间想清楚一切,如果今天中午之前你还不想报案的话,对不起,我们只能越俎代庖……”

“别……”显然,孙梦伊并不接受如此短暂的时间空隙。

“对不起,梦伊,不是我心急,而是策划这一切的幕后元凶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危险,要恐怖,你如果迟迟不报案,获利的只能是那个可恶的凶手!而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你的危险处境,就不能任由你随性而为,毕竟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我耐心地向孙梦伊解释着。

“梦伊,凌子说的对,请你尽快考虑清楚,不然后果真的很严重!”显然,辰雨对我的回答并没有异议。

“这……今天……今天先别报案好不好……我……”

孙梦伊仍不接受我们的建议,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被一声“吱呀!”的开门声打断了。

“梦伊,我来了!你怎么了?!昨天听凌雪说你受伤住院了,我担心得不得了!”不用问,听见这连珠炮似的声音,就知道是何蕾到了。

“凌雪,辰雨,昨晚真是麻烦了!你们赶快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呢!梦伊……咦?梦伊?你怎么了?眼睛这么肿,跟哭过似地。”还未等我们接话,眼尖的何蕾首先发现了孙梦伊的异常。

“啊……我……”还未缓过神来的孙梦伊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她这个快嘴的舍友。

“是这样,”我赶忙上前圆场,“梦伊昨晚不小心摔伤了,因为伤口很疼,她昨夜也没休息好,所以状态很差。”

“这样啊!那还坐着干什么?!赶紧躺下来休息!”对我的话,何蕾没有一点怀疑,赶忙扶着孙梦伊躺到了病床上。

孙梦伊默默地配合着何蕾的动作,没有再说话。

走出病房的我们终于感到了疲惫,守了整整一夜,困倦和劳累正在发疯般的袭击着我们每一个细胞。

此时的我,却依然无法沉静下来,昨夜的遭遇还历历在目,孙梦伊对报案的排斥也让我忧心忡忡。

“唉,”身边的辰雨忽然叹了一口气,“凌子,如果今天孙梦伊还不想报案,我们真的要代她去报吗?”

辰雨的问题也正是我最担心的事,心底的无助忽然蔓延了上来,便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孙梦伊拒绝报案会不会再次招来危险?我心中总是忐忑不安。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 13: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