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五十六)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11 21: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五十六:将灵魂推入绝望的短信

 

 “对不起,对不起……”孙梦伊连忙道歉,“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有一次哥哥无意中说漏了,对不起……我哥哥曾带给你们不少的伤害,现在……现在却只有你们能帮我和哥哥,我心里真……”

“唉,”辰雨无奈的叹口气,“不必说这些了,又不是你的错……”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孙梦伊还在连连道歉。

“既然没碰过面,你哥哥怎么和那人联系?”或许想终止孙梦伊无休止的道歉,文竹便问到。

“应该是网络吧,我记得又一次碰见过哥哥和那人用QQ联系。”孙梦伊回答。

“你哥哥的网名叫什么?”忽然又想起了那段诡异的对话,我不禁问到。

“好像叫什么风,记不清了。”孙梦伊无奈的回答。

“黑夜的风?”辰雨问。

“好像是的,你……你怎么知道?”听见我说出了孙宏达的网名,孙梦伊很是吃惊。

“原来你哥哥真的就是‘黑夜的风’。”想到洛枫的推测,我忍不住说。

“你们……你们怎么都知道……”孙梦伊更加惊讶了。

“梦伊,你不用管我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关键是,既然你知道你哥哥再为凶手做事,你为什么不劝他,这样下去是没有好处的,也是很危险的!”我郑重的对孙梦伊说。

“我当然劝过,不止一次的劝过,尤其是……是史晓芸死后。”孙梦伊嗫嚅到。

“晓芸?”听到史晓芸的名字后,我先是一怔,而后就明白了,“你哥哥就是假冒‘庄达生’和晓芸聊天的人?”

“这……是,”孙梦伊为难的说,“我也是偶然间看哥哥聊天才知道的,起初我并不知道他为何要这样做,后来……后来我知道了史晓芸自杀的消息,才觉得……才觉得我哥哥很有可能和她的死有关,于是就很害怕的劝他,可……可他根本不听。”

“这么说你哥哥看过史晓芸的日记?”我面无表情的问,知道孙宏达就是那个“庄达生”后,我着实憎恨他充当了杀害史晓芸的帮凶。

“我……我不知道。没听哥哥说起过。”孙梦伊小心地回答。

看来事情诚如云剑所言,孙宏达应该和戴小婵一样,都是幕后元凶的一颗棋子,偷日记的人是戴小婵,看日记的人却成了孙宏达,看来这个幕后元凶的操控能力,真的不一般,我心里害怕的想着。

“你哥哥始终都没听从你的劝说吗?”辰雨不由问。

“是的。别看我哥哥平时风风火火的样子,其实他很胆小,一开始,我想他确实是因为三年前有把柄抓在对方手里,害怕事情暴露。可后来对方的要求越来越多,我哥哥就开始有所顾忌了,甚至想退出,可结果……结果却被对方雇的人打了一顿,伤的很严重。”孙梦伊说到这里,不由得停住了,想是说到了伤心的往事,不由心里难过。此时,我不由得想起了在看望江南的过程中,偶遇到孙梦伊的情形,想必那时正是孙宏达受伤之际。

“那后来呢?你哥哥又被吓住了?”辰雨试探性的问。

孙梦伊摇摇头,苦笑了一声,“我哥哥伤好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没有了顾忌,开始死心塌地的为那人做事,并且好像还很期盼有任务的样子。”

“这……这是为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文竹也忍不住发问了。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一个字,钱。”孙梦伊又是一阵苦笑。

“钱?”我一时还不能理解孙宏达的转变。

“哥哥伤好之后,就立刻把原来的工作辞了,整天泡在在那些乱七八糟的娱乐场所里,并且还时常给我很多零花钱,当我问他钱的来源时,他什么也不肯说,只说是正当来源,让我放心的花就可以。我一开始,以为是他结交了富二代朋友什么的,也就没多想,但后来,我才知道,就是那个凶手给他的钱,那也是哥哥有一次喝醉了,无意间说出来的。从那时起,我就不止一次地劝我哥哥放弃,可他……可他眼里只看见了大把的钱,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甚至都不承认自己醉时的话,只说那是他喝醉胡说的,让我不要当真,可我……可我知道,那肯定就是实话。”孙梦伊停顿了一下,继续诉说着,“从那以后,哥哥就开始刻意的隐瞒我,什么事都不和我说,只是继续泡在那些娱乐场所里,我见他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我知道这样下去很危险,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能帮我,我无法阻止他,更无法……去报案,毕竟,他是我的亲哥哥。我……我心里真的是……真是太苦了……”

“唉,”听了孙梦伊的话,我不禁又是一声叹气,她内心真的承受了太多的苦楚,一时间,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只得婉转的转移了话题,毕竟听孙梦伊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没有明白她让我们找孙宏达的原因,“那你现在为什么突然又要让我们帮你找到哥哥?”

听了我的话,孙梦伊忽然激动起来,“我不知道,但我总有个直觉,觉得……觉得我哥哥也快出事了!”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急忙问。

“现在看来,戴小婵就是那晚袭击我的人,看来她也在为凶手做事,而后她很快就被杀了。我担心我哥哥……如果……如果凶手认为他没有利用价值了肯定也会像杀死戴小婵一样杀死他的!”尽管孙梦伊此时身体非常虚弱,但是出于对孙宏达的担心,依然让她具备了相应的推理能力,戴小婵的死很快让她联想到了哥哥的危险处境,这想必就是“兔死狐悲”吧。

“我明白你的心情。”我很快回答到。尽管我心里厌恶孙宏达这样一个既威胁过我们,也伤害过辰雨和晓芸的帮凶,但抱着阻止悲剧进一步发生的心理,我还是没有拒绝孙梦伊,“找你哥哥是没有问题,可他会相信我们的话吗?会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吗?就像当初,你不也是对我们的劝说很抗拒吗?”我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梦伊,我感觉你与其让我们帮忙找你哥哥,倒不如去报案,借用公安局的力量去保护他。”文竹也忍不住建议。

听了文竹的话,孙梦伊忽然急了,“文竹姐,凌雪,辰雨,算我求你们了,现在只有你们能帮我了!我答应你们,一定会去报案的,会把我了解到的情况都说出来,但是……但是我怕,等到公安局的人再去找我哥哥,已经来不及了!况且……况且我只是直觉哥哥会有危险,并且我没有哥哥就是帮凶的直接证据,我担心公安局的人不会花大力气去保护他,拜托你们了!其实……其实你们不必劝说他,只要骗他说我病得很严重,带他来学校就可以了,只要我能看见我哥哥安全的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一定劝他自首,但现在……现在我想先让他活着……拜托了……真的拜托了……”

“这……”对孙梦伊找哥哥的手段,我有些不太理解,“你亲自告诉他你病了,难道他还不会来学校吗?”

“我……”听了我的问题,孙梦伊似乎有些难为情,“之前好多次,我为了见他,都用这个理由骗过他,后来他渐渐地不相信我了。方才……方才我还联系过他,他好像正泡在一个游戏厅里,根本不理睬我。”

“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摊上孙宏达这么一个不务正业的哥哥也真是遭罪,仅为了见他一面还要编谎话,想想孙梦伊真的是可怜。

“但……但如果你们以我好朋友的身份亲自去找他,告诉他我得重病的消息,他定然会相信,就肯定会来学校的,其实哥哥……还是挺疼我的。”孙梦伊说着,眼神中满是恳求。

“这……好吧。”在和辰雨、文竹的目光交流之后,我答应了孙梦伊,“晚饭后,我们立刻就去找你哥哥,争取早点把他带到医院来。你把你哥哥的住址以及常去的娱乐场所告诉我们吧。”

“谢谢!真的谢谢你们!我这就把他常去的地方写给你们!”孙梦伊感激的说着。

孙宏达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死死控制他的方法原来如此简单,钱。看着孙梦伊感激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又泛起了一阵心酸。

“凌子……”然而,就在我们即将走出病房的时候,孙梦伊又忽然叫住了我。

“还有事吗?”我小心的问。

“凌雪,我……你……”孙梦伊有些欲言又止。

“没关系,梦伊,有事的话就说吧。”我企图打消孙梦伊的顾虑。

“没……没事,凌雪,我就是……我就是特别羡慕你。”孙梦伊终于说出了她心里的话。

“羡慕我?为什么?”听到“羡慕”这两个字从孙梦伊口中说出,我十分惊讶。

“我……我就是羡慕你有个那么疼爱你的男朋友,而我……”孙梦伊的眼光再次黯淡下去。

终于明白了孙梦伊羡慕我的“缘由”,我忍不住说到,“别这么说,梦伊,你这么优秀,早晚也会找到一个像任辉那样疼爱你的男友。”想想孙梦伊接连失去两位男友的情感处境,我的确也会成为她羡慕的对象。

“不……不会找到阿辉那样的男友了,不会了……即使他活着,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孙梦伊喃喃自语到。

看着孙梦伊的样子,我有些心疼,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了,然而,就在我走出病房的刹那,居然感到她眼睛里还蕴含着一层复杂的情愫。

 

没曾想,晚饭时分,我们三个人的“寻人计划”遭到了洛枫和云剑的坚决反对。他们不约而同的认为我们三个女生在晚上去一些不三不四的娱乐场所找孙宏达是十分不合适的。另外还有关键的一点,就是上次因火灾而夭折的高校乒乓球联赛开赛在即,他们两人今晚都要参加集训,不能陪同,顾及到我们的安全,他们不同意我们外出。

可几番商议下来,他们最终妥协了,说到底,还是我们成功让孙梦伊逃过一劫的现实说服了他们,对生命的重视让他们最终无法拒绝我们的请求,但他们妥协的要求是,无论是否找得到孙宏达,都必须尽早赶回学校,不能长时间在外逗留。

终于被允许走出校园的我们原本认为寻找孙宏达不是件难事,但令我们失望的是,找寻的过程十分不顺利,孙梦伊写的住址,孙宏达早已搬离,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另外,寻遍了孙梦伊提供的那些娱乐场所,不仅没有看见孙宏达的影子,还要经常面对娱乐场所经营人员那种不耐烦的目光,几番寻找下来,我们都有些泄气了。眼看夜色渐渐深了下来,我们只得无奈返程。

 

晚上九点五十五分       出租车上

“没有找到孙宏达,梦伊会不会很失望?”返程途中,辰雨有些忧虑。

“失望也没有办法,我们已经尽力了。”文竹的语气中透露着无奈,更透露着疲惫。

“我发短信把今晚的情况告诉梦伊,顺便让她再回忆一下孙宏达还会到哪些地方,明天我们可以再继续找。”我说着。

“也只能这样了。”辰雨也是一脸的疲惫。

短信发送后不多时,我就收到了孙梦伊的回信,“梦伊说她记起了孙宏达曾在学校附近的崇明小区租住过,还告诉了我们地址,并再三请求我们过去找一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我立刻告知了她们短信的内容,并征求她们的意见。

“去吧,反正就在学校附近。”文竹最终发话了,年龄最大的她向来享有我们三人的决定权。

“师傅,先去师范学校东边的崇明小区。”我对司机说着。

“好嘞!”听到又能多走一段路,出租车司机答应得很痛快。

 

一时间,出租车里又恢复了寂静,疲倦让我们都不愿再开口。

望着车窗外灯红酒绿的夜色,我却怎么也提不起观赏的兴趣。

忽然间,辰雨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长久的寂静。

“喂,洛枫。”辰雨自然的接起电话。

听见辰雨喊洛枫的名字,不消说,定然是洛枫询问我们何时返校,我想当然的想着。

“谁说我们早回去了?我们还在返校的路上……老陆已经离开了半个多小时?怎么回事?凌子和我们在一起啊……她说我们早回去了?不可能啊……”听着听着,我发觉辰雨说的话愈来愈怪异,前后毫无逻辑可言,我和文竹不由诧异的望着辰雨。

“怎么了?老洛说什么了?为什么提到我?”终于等到辰雨挂断了电话,我便赶忙问道。

“我也没听明白。”辰雨十分纳闷地说,“老洛问我们什么时候回的学校,还说老陆已经离开球场半个多小时了,也没等到你,问你是不是和我们在一起,还嘱咐说如果见到了老陆,赶紧把事情说清楚,让他快点回球场,队员们还都等着他……”

“这……这都什么啊?!什么云剑没等到我,他等我干什么?”辰雨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让我更加迷惑了。

“你给老陆打个电话问问吧,是不是他弄错了。”文竹在一旁提醒着。

其实,未等到文竹开口,我就早已拨通了云剑的电话,以期问个究竟。

“我的小姑奶奶,你怎么还没到啊?”电话刚一接通,云剑那稍带不耐烦的询问就直冲我而来。

“我……我到哪儿啊?”虽然云剑听起来已经是很急躁了,但我仍然是一头雾水。

“什么到哪儿,我都在这里等你半个多小时了!”云剑的答案明显和我的问题对不上。

“你……你究竟在哪儿啊?”我依然执着的问,心里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在三教南门这里啊。”听我如此问,云剑好像也很是糊涂

“你在三教?你去三教干什么?”我糊涂的程度似乎一点都不亚于云剑。

“你没事吧?”云剑的情绪几乎要爆发,“不是你发短信让我过来等你的吗?”

“我??”一时间,我惊讶的不知该说什么,“我没……”

“好了好了别说了,你快点过来吧,队员们还都等着我回去集训呢。”想是长时间地等待,让向来好脾气的云剑也有些按捺不住了,没等我解释,他就粗鲁的挂断了电话。

“什么嘛,莫名其妙!”云剑的态度让我很是生气,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我很是郁闷。

“怎么了?”文竹好心地问。

“我也不明白,云剑说我发短息约他去三教南门,还说已经在那里等了我半个多小时了。”我依旧很郁闷。

“你没约他吗。”文竹又问。

“当然没有,我一整晚都和你们一起找孙宏达,怎么可能给他短信。肯定是他弄错了,还莫名发脾气,到时候让他看看我手机的发件箱,就知道……啊!!!”说话间,我下意识的进到手机的发件箱看了一眼,却发现了一条超乎诡异的短信就赫然躺在我的发件箱里!!“云剑,我们已经回学校了,放心。九点半之前到三角南门等我,有事和你说。”看着短信的内容,我忍不住一声惊呼,“怎……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看着我惊慌的样子,辰雨忍不住问。

看着辰雨,我忽然想起了她收到洛枫那封假短信时的情节,就在那一瞬间,从未有过的恐怖体验死死地罩住了我,我的心脏仿佛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紧紧地攥住,令我几乎要窒息。此时,我慌忙又回拨了云剑的电话,想提醒他赶紧离开那个危险的地方,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

拨打了数次,始终无法接通云剑的电话。平日里这句司空见惯的话,此时听起来,却无比可怕!

此刻,我紧张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额头上的冷汗开始止不住的往外冒,“云……云剑有危险,有人……有人冒充我给他短信,现在……现在他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怎……怎么办……”

“这……怎么会这样?”辰雨一听,似乎也有点慌了。

“快,肖,快给老洛打电话,让他先赶到三教!”幸好文竹还保持着一丝理性。

“好,”辰雨很快就摸索出了手机,紧张的拨打着洛枫的电话,“喂,洛枫,你听我说,凌子根本没给老陆打电话……”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耐心听辰雨详细而又完整的解释,冲动之下,我一把夺过了辰雨手中的电话,“老洛!什么也别问了!你现在赶紧到三教南门那里找到云剑!快!快点!”

“好!好!我现在就去!”电话那头的洛枫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赶紧答应着。

“师傅!快!别去崇明小区了!直接回师范学校!麻烦你快点!!”挂断洛枫的电话后,我又朝着司机喊着。

出租车开始飞速地朝着学校的方向行驶,我不知该做什么,只是紧张的抓着旁边的文竹,浑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凌子,别紧张,说不定一会儿老洛就找到老陆了!”文竹不自主的安慰我,但我听得出来,她的情绪也已非常紧张。

我忍不住地一次次看着时间,算着洛枫应该到达三教时,我慌忙又拨通了洛枫的电话,“老洛!找到云剑了吗?!他还在三教吗?!”

“没看见他!三教南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再去别处找找!”电话那头的洛枫语气已是非常焦躁。

“什么?!”在挂断洛枫电话的瞬间,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坠入了万丈深渊,心仿佛被千刀万剐了一样,阵阵的生疼,无助的眼泪开始止不住的下落,并逐渐抽泣起来,“他出事了……他肯定是出事了……”

 “凌子,你先别哭,说不定……说不定老陆等不及已经回体育馆了……”

“是啊,凌子,先别往坏处想,你一哭大家都着急……”

看我急得掉下了眼泪,文竹和辰雨忍不住你一句我一句的安慰,但是那封鬼魅般地短信和云剑那始终无法接通的电话却一直生生的扼住了我心中所有的希望,无论如何都无法让自己乐观起来。

“师傅,麻烦你再开快点……”我带着哭腔又一次要求司机提速。

“同学,已经很快了,再快会出事故的!”司机无奈的回答我。

我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象任何危险的场景,只是两眼死死盯住出租车前进的路,恨不能学校立刻就出现在眼前。我也拼命忍着使自己不再流泪,刚才文竹说的对,哭只能让所有的人乱了方寸

忽然间,我感觉车速明显慢了下来。抬眼望去,前方刺眼的红灯正等待着我们。

已经心急如焚的我早已没有了等待红灯的耐心,已不受理性意识支配的我飞速地掏出钱包,抓起里面所有的百元钞票递到了司机面前,“师傅!前面的红灯闯过去!你的罚款我帮你交!剩下的钱算是我的感谢!求你了!”

“这……同学……”我突如其来的举动似乎吓坏了司机。

“师傅,麻烦别等红灯了,我们真有急事,拜托了!如果这些钱不够我这里还有……”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辰雨也赶忙说。

“不,不,够了,那我就直接开过去了。”看着急欲掏钱的辰雨,司机赶忙阻止,并继续向着前方开去。看起来,他也是个热心的人,不是那种趁火打劫的黑心司机。

 

晚上十点四十三分     学校三教附近

“云剑!”

“老陆!”

“陆云剑!”

……

果然如洛枫所说,三教南门早已空无一人。不仅如此,三教周边的区域,人也越来越稀少,已接近公寓大门落锁时间,学生们大多都已回到了宿舍,校园再一次呈现出可怕的寂静。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费劲了全身的力气喊着云剑的名字,希望他能奇迹般得出现。

然而,云剑那张熟悉的脸始终没能出现,笼罩住我的,始终都是周围那寂静的可怕的夜色。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4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12 05:04
这好不容易又接着写了,谢谢您没有坑我们。
3 回复 tangremax 2013-3-12 06:53
有意思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0 06: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