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五十八)击中最大的软肋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20 10: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五十八:击中最大的软肋

“我只是觉得有这种可能性。”洛枫说。

“对,对,这种可能性很大。”我忍不住喃喃自语,两次事件,相同的欺骗手段,相同的作案手法,相同的藏匿风格,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也有可能是相同的作案者?!

“我在想,如果恰巧孙宏达就是袭击老陆的人,我们在找到他的同时再报案,说不定正好一举两得。即便不是他,那肯定就是那个幕后元凶,如果能帮孙梦伊一起劝他自首,说不定他会供出一些幕后元凶的线索,到时候也会间接找到袭击老陆的人。”洛枫分析说。

“没错,你说的很有道理。”辰雨对洛枫的分析很是赞同。

“那这样吧,一会儿凌子留下来照顾老陆,我们再去趟崇明小区!”洛枫说。

“真抱歉,我上午有课。”文竹有些尴尬地说到。

“没关系老大,我和洛枫去就可以了。”辰雨赶忙接话。

“你们要去哪?”病床上,忽然传来虚弱的声音。

“云剑?!你醒了?!”看着已经睁开双眼的云剑,我又激动又兴奋,“还难受吗?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水?你饿不饿?”看着醒来的云剑,我几乎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了。

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是谁已经叫来了医生。过度兴奋的我总是把最关键的事情遗忘。在医生说出云剑“一切正常”的结论后,我不顾还有其他人在场便兴奋地抱住了云剑,不由得又哭了起来。

“唉,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仍旧虚弱的云剑无力的拍打着我的背轻声安慰我。

“好了,凌子,老陆身体还很弱,别再让他情绪激动了。”身旁的辰雨拽了我一把,好心提醒道。

我一听到“老陆身体还很弱”几个字,便赶忙收起了眼泪,乖乖地放开了云剑。

“老陆,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洛枫依旧保持着对昨晚事件的探求欲望。

“我只记得和凌子通完电话后不久,就有人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云剑无力地说。

“昨晚你可把我们吓坏了,你知道吗?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正躺在喷泉的水池里,再晚一步的话,后果真不堪设想!”洛枫心有余悸地说。

“什么?!喷泉水池?!这……怎么回事?!”听了洛枫的话,云剑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老洛说的没错,肯定是你被迷晕后又被放进了水池,幸亏发现得早,不然的话……”一旁的我说着说着,眼圈又开始发红。

“别,别,你怎么又哭了……”看着我总是落泪,病床上的云剑有些着急。

“你们家这位从昨晚就一直在哭,我们可都没办法了!”洛枫有些打趣地说。

“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让你们担心了。”看着周围守了一夜的好友,尤其是动不动就哭成泪人的我,云剑有些歉意。

“就别客气了,我和肖过会儿就去报案,到时候你把昨晚的经历说清楚,希望能早点找到那个暗算你的人。”洛枫说。

“好,我也很想知道那人是谁。”云剑的语气中充满着坚定。

云剑说完后,看了看依旧眼泪汪汪的我,不禁无奈的一笑,随即便采取了让我停止哭泣的最有效“措施”,“凌子,我饿了,去帮我买点吃的吧。”

“好的,好的。”听了云剑的“吩咐”,我就像打了兴奋剂一般,急忙胡乱的擦了一下眼泪,“等我一下,我去买你最爱吃的小笼包!”说完后,根本顾得上理会云剑那狡黠的眼神,便飞一般地冲出了校医院。

上午八点三十分    校医院陆云剑病房

“你现在什么感觉?头晕不晕?恶不恶心?胸闷不闷?”从云剑早上醒来以后,我已经是第无数次看着他的脸问着这些同样的问题。

此时的云剑稍稍有些抓狂,“天哪!医生不都说了么,我只吸了很少的乙醚,并且都被排出,不会有什么危害了,你说的那些症状都是吸入大量乙醚后中毒的症状,我没有那么严重的!”

“可医生也嘱咐过,让随时注意你的临床症状,不能掉以轻心的!”对于云剑的“不耐烦”,我把嘴厥地老高表示抗议。

“好,好,随时注意,随时注意。”云剑向来对我的“任性”感到很无奈。

“嗯,这就对了。”我很满意云剑配合的态度,但就在抬眼间,却触到了云剑异常温情的眼神。

“干嘛这么看着我?”看着云剑近乎深情的眼神,我忽然有些羞涩。

“呵呵,”云剑轻松地笑着,“刚才你去买早饭的时候,我听他们说某人昨晚打了一个好贵的出租车,把身上所有的钱都赔上了。”

听了云剑的话,我不禁又想起了昨晚心急如焚到绝望的心情,“当时我急坏了,哪还等得了红灯……”我小声低语着,语气中充满着委屈和难过。

“唉,”云剑无奈地笑笑,“那应该是你一个月的生活费吧。”

“那又怎么样。”我依然嘟着委屈的嘴,“只要你能安全,我倾家荡产都愿意呢,不过我也没什么财产,呵呵。”说到这里,我自己都开心的笑了。只要一想到云剑还健健康康的在我面前,我就是最幸福的。

“凌子,谢谢,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我的“深情”也打动了他。

“何必说谢,这对我来说都是应该的。”我轻松地说。

云剑又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而我,看着病床上依然虚弱无力的云剑,内心那股恨意不由在此萌生,“真恨那个可恶的幕后元凶!居然伤害到你!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想亲手将他绳之于法!”

“哈哈,你简直像个正义的女斗士,说不定真有这么一天的。”云剑打趣地说。

 “请问,陆云剑是在这个病房吗?”谈话间,病房忽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宋警官!你好!”待我认清来人后,便赶忙打招呼。

“你好!”这位年轻的刑警总是很有礼貌,之后,便对病床上的云剑说,“你是陆云剑吧。”

“我就是。”云剑客气地回答到。

“昨晚的事情,你同学洛枫已经向我们反映过了,现在我过来做一下笔录,麻烦你配合。”宋警官说到。

“好的。”云剑忙说。

然而,就在云剑诉说昨晚经历的过程中,我忽然看见好几个身穿警服的刑警从病房外走过。

怎么会有这么多刑警?他们也是来给云剑作笔录的吗?似乎不像,他们根本就没有进到病房的意思,再说做笔录也无需这么多人。怀着一股好奇感,我不由得走出了病房,没曾想,却和跟在刑警后面的洛枫、辰雨撞了个正着。

“你们怎么会和那些刑警在一起?”看着和刑警们同回医院的他们,我不由吃惊得问。

洛枫和辰雨都没有说话,脸色却是同等的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看着他们的表情,我心里升起了一股隐隐的不安。

“孙宏达死了!”辰雨终于开口说。

“什么?!”听到了孙宏达的死讯,我有着说不出的惊讶,“是你们报的案?”我如此猜测着。

“不,”洛枫否认了,“我和肖到达孙宏达在崇明小区的租房时,刑警队的人已经到了!”

“那是有人提前报了案?”我紧张地问。

“不是,”这次轮到辰雨否认我的猜测,“刑警队的人好像是根据校园吧里那则帖子的发帖地址查到孙宏达住处的!”

“什么?!”听到辰雨的话,我更加惊讶了,“这么说……这么说校园吧那则帖子是孙宏达发到网上去的?”

“不好说,现在只能说明孙宏达的住处是发帖地址,但不一定说明帖子就是孙宏达发的!也说不定是凶手的嫁祸手段,他既然能进到孙宏达的住处把他杀死,定然也能有办法用他住处的电脑发帖子。”洛枫很详细地分析到。

“孙宏达死的很惨,”辰雨的语气中充满着同情,“是被人绑在床上割破手腕后,眼睁睁看着自己死掉的,真是太残忍了。”

“唉,”闻言,我不禁又叹了一口气,而后我又问到,“是刚发生的事吗?”

“不,好像是昨天晚上死的,我们到的时候,法医正在检查尸体,我偶然间听到的。”洛枫回答。

“昨天晚上?!那伤害云剑的人不是他了?”孙宏达的死亡时间不禁又让我想到云剑的受害时间。

“这个就不好说了。可能是孙宏达袭击了老陆之后接着被凶手杀死了,也或许袭击老陆的人就是那个凶手,和孙宏达无关。”洛枫说。

我默默地点点头,的确,答案不好确定。

“我和洛枫忽然出现在犯罪现场,差点被当成了犯罪嫌疑人审问,没办法,我只好实话实说了。再者说,孙宏达已经死了,孙梦伊请求我们隐瞒的事也就没什么意义了。老洛还顺便和他们反映了一下老陆的情况,之后刑警队的人就和我们一起来校医院了。”辰雨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此时,我终于明白了那一行人到来的原因,定然是去了孙梦伊的病房请她协助调查。想到孙梦伊,我心里不由得再次揪紧,听到了哥哥的死讯,她还撑得住吗?

上午十一点零四分        校医院陆云剑病房

 “老隋!老俞!嘉琳!你们怎么来了?”看着隋海青、俞伟东以及叶嘉琳同时来到,我不由惊奇地说。

“我们来看看老陆。”隋海青首先开口了。

“是啊,刚听说老陆遭到意外了,我们赶紧过来看看,没事了吧?”俞伟东也客气地对云剑说着。

“已经没事了。”云剑笑笑说。

“我是方才做笔录的时候才知道老陆也出事了。”隋海青说着。

“做笔录?做什么笔录?”云剑不由惊奇地问。

“那天在体育馆伤害我的行凶者已经找到了,就是孙宏达!”隋海青说到。

“什么?!就是孙宏达?!这……确定吗?”未曾想,孙宏达就是伤害隋海青的人,如此看来,隋海青和辰雨受伤都是孙宏达一人的杰作。

“确定,”隋海青很肯定的点点头,“伤害我的凶器,就是那根绳子上留下了孙宏达的指纹,只可惜,这些都是孙宏达被杀死后才查出的。”

又是在棋子即将暴露的那一刻灭口了,许多秘密或许随着孙宏达的死又要被掩埋一段时间了,我心里沮丧地想着。

 “这次真没想到你也会遭到意外。”隋海青再次转向了云剑,语气里充满着不可思议。

“是啊,好在没事。”云剑说。

紧接着,或许是为了调节病房里凝重的气氛,云剑忍不住打趣俞伟东和叶嘉琳,“老俞,嘉琳,你们最近忙着甜蜜恋爱,都快把我给忘了吧!”

“哈哈,怎么可能?我们不是来了么?”俞伟东也轻松地笑着,不过紧接着,俞伟东的表情忽然有些尴尬,“其实这次来,除了看看老陆,我……还是来道歉的,上次因为嘉琳的事,我误会老陆和凌子了……”

“老俞!都是老朋友了,还提这些干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了解到俞伟东来此的目的后,我赶忙说着。

“是,是,我们都不提了,都不提了……”俞伟东连连说着。

其实,自从上次云剑和俞伟东起了冲突,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一直处于很微妙的状态,直到今天,终于所有的误会都烟消云散了,病房里轻松欢快的气氛愈来愈浓厚。

隋海青一行人离开时,我一直把他们送到了病房外的走廊上。

“凌子,照顾好老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告诉我们。”临走前,隋海青还不忘嘱咐我一番。

“谢谢,放心吧。”我感激地回答到。

“对了,凌子……你……”隋海青似乎还要开口。

“还有事吗老隋?”我忍不住问。

“没事了!”隋海青故作轻松的笑笑,“那我们先走了。”

“哦。”我轻声答应着,心里却总想着隋海青那没说完的话。

下午一点零三分      校医院孙梦伊病房外

趁着云剑午睡,我不由得再次来到孙梦伊的病房外,透过房门看着愈加憔悴的孙梦伊,我不由一阵难过。她唯一想保护的哥哥也死了,并且孙宏达一死,她之前想掩埋的往事也埋藏不住了。包括她和任辉的过去,她在小剧场的受伤,以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被刑警们详细记录在案了,再也无法深埋在她心底了。

“凌子?你来了。”此时,病房门忽然打开了,何蕾从里面走了出来。

“蕾蕾,梦伊还好吗?”我不由得问。

“唉!”何蕾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怎么会好?听到哥哥死了,梦伊整个都垮了!”

“唉,”同样,我除了叹气也比无他法再去帮助孙梦伊。

此刻,我忽然想到,如果我们昨晚去了崇明小区,一切的结果会不会不同,但这种假设不会成立,即便时光倒流,我也会选择云剑,而不会选择崇明小区。忽然间,一种可怕的想法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云剑被袭会不会就是凶手阻止我们寻找孙宏达的手段?难道一开始,云剑和孙宏达就只能活一个?背后的那个凶手真的异常可怕,可怕得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凌子,你要不要进去看看梦伊?”何蕾小心地问。

“哦,不,不了。让梦伊好好休息吧。”何蕾的话惊醒了沉浸在恐怖情绪中的我,犹豫了几秒钟,我终究婉转地拒绝了她。

“凌子……”何蕾似乎有些犹疑。

“怎么了?”我问。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些刑警临走时还嘱咐我说什么梦伊很危险,尽量不要让她离开医院。梦伊什么都不肯说,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何蕾忍不住问。

“我……我也不知道。”面对何蕾的问题,我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否认了,还是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可怕的真相为好。

“蕾蕾,那我先走了,我男朋友那边还需要我照顾。”最后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孙梦伊,我便转身离开了。

由于云剑受伤,让我彻底下了远离这些恐怖死亡事件的决心。然而,我的内心却在对孙梦伊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因为我知道她此刻正是最脆弱也是最需要人关心帮助的时候,我却要远离她。但我不得不这么做,为了云剑的安全,我宁愿舍弃一切的同情和不忍。凶手这次的手段终于击中了我最大的软肋,那就是伤害了我的云剑,成功的压制住了曾经不知害怕退缩的我,想必此时,凶手正躲在黑暗处暗自得意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17: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