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五十九)恐惧来临前的片刻宁静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24 17: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五十九:恐惧来临前的片刻宁静

7月6日

上午十一点零二分        实验楼陆云剑实验室

“你怎么来了?”看见忽然出现在实验室的我,云剑很是意外。

“不欢迎我?以前我不是常来嘛!”我故意表示出不满的样子。

“哪能不欢迎?”云剑笑嘻嘻地说。

“诺!给你的!”我亲昵地把手中的保温盒递了过去。

“哇!好香的鸡汤耶!去食堂买的吗?”云剑兴奋地喊了起来。

“食堂哪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当然是我亲手做的啦!”我自豪地嘟起嘴。

“你做的?!”云剑甚是惊讶,“你在哪里做的?”

“借老大家厨房做的,以前我不是经常用她家厨房给你做好吃的吗?你忘了?”我说。

“没忘,没忘,不过这次太意外了,呵呵。”云剑也很是开心。

“感觉身体怎么样啊?明明医生建议你今天出院的,你偏要昨天就出院,今天就忙着来做实验,身体受得了吗?”我不由地又问了一大串的问题。

“放心,没事的。实验还有一大堆,我在医院呆不下去了。”云剑柔声地解释说。

“那好吧,一会儿多吃点补补身体。中午又不回去了吧,饭盒底下一层有我给你准备的米饭,别忘了吃啊!”我又开始“唠叨”起来。

“知道了!”云剑笑笑说。

“哇塞!!什么东西这么香啊!”说话间,云剑的两个同学也来到了实验室,闻到了鸡汤的香味,赶忙也凑了过来。

“是鸡汤啊!我们也要喝!”一个男生开始起哄。

“一边去!这是我老婆做给我的!不能给你们!”云剑赶忙保护着桌上的鸡汤。

“不是吧,陆云剑,什么时候这么酸了,这就‘老婆’‘老婆’的,人家杨凌雪是标准的美女加才女,还勤劳贤惠,将来嫁不嫁给你还不一定呢,别这么自信哈!”另一个男生也不甘示弱。

“她肯定嫁给我,不用你们操心,对吧,凌子!”云剑边说着边朝我坏坏地笑着。

“说什么嘛!”看着云剑的眼睛,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不由得小声嘟哝着表示不满。向来对感情有些羞涩的我总是应对不了男生那些无休止的打趣和起哄。

上午十一点五十三分       10号公寓陆云剑宿舍

“凌雪,可是好一阵子没来了!”看着我在云剑床铺边忙忙碌碌的样子,一旁的吴飞忍不住说。

“是啊,最近有点忙。”听着吴飞的话,我真觉得有些对不住云剑,记得从前我经常借用学生会身份混到男生公寓为云剑整理内务,可自从发生了这一系列的死亡事件后,我几乎再也没来过,还差点害了云剑。但在吴飞面前,我却不得不胡乱编了个理由。

“昨天我们还在谈论你这个模范女友呢,没曾想你今天就来了!”吴飞向来话比较多。

“呵呵,说不上‘模范’,尽量做吧。”我稍稍表示了“谦虚”。并在谈话间仔细地给云剑换上干净的被套、枕套、枕巾,并把他扔在一旁的脏衣服一件不落的装在我随身带来的袋子里。

“唉,老陆真是好命啊!”吴飞不禁叹了口气道,“也没有人给我收拾床铺,洗衣服。”

“飞哥,你要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代劳。”我象征性的同吴飞客气了一下。

“哈哈,那还是算了,让老陆知道了非吃了我不可!”对于我的“好意”,吴飞赶忙拒绝了。
    听了吴飞的话,我微微笑了一下,顺势拿起云剑的被褥向阳台走去。晾晒被褥间,我无意间瞥见了脚下的小树林。现在想来,曾经在小树林西侧这片地带中发生的一切惊心动魄的事,似乎早已离我远去了。

下午三点十二分           9号公寓225宿舍

“杨凌雪同学,好不好不要这么贤惠了!现在洛枫同学整天拿我和你比!”看着宿舍阳台的晾衣绳上全部被云剑的衣服侵占了,一旁的辰雨终于忍不住“抗议”了。

“呵呵,比什么?”我笑着问。

“还能比什么?整天说你看人家凌子整天给老陆洗衣服,你也不给我洗;你看人家凌子整天给老陆做好吃的,你也不给我做;你看人家凌子还经常给老陆买衣服,你也不给我买之类的,总之开口闭口就是‘人家凌子’,我可是整天活在你的阴影下啊!”辰雨无不“感慨”的说。

“谁说不是呢!”一旁的文竹也忍不住帮腔,“幸好江南同志已经工作了,不然我也难逃被比较的命运。”

“那是老洛随便说的,真有一天换我做他女友,他肯定八百个不愿意!”我也开始打趣辰雨。

“我想他应该没意见,八百个不愿意的肯定是你家老陆!”辰雨毫不示弱。

“老大,一会儿我到附近市场上买点排骨,然后和你一起回家炖排骨。做好后给你和姐夫留点,我再给肖带回来点……”

“行啦行啦!”还没等我说完,文竹就“不耐烦”地打断了我,“不就是又要借我家厨房给老陆炖排骨嘛,直说就行,不用扣上这么多帽子。”

“你这个人!我哪次做好吃的不留给你们?”对于文竹的话,我有些“不满意”了。

“是是是!我们跟着老陆沾了不少光呢!凌子,你这阵子有点超支吧!”知道我向来节俭的文竹忍不住为我的经济状况担心了。

“没事儿,我最近又找了一份家教,能多赚点钱,只要让云剑吃好就行!”我无不甜蜜地说着。

“唉,老陆这家伙算是掉蜜罐里了。”文竹的感慨更加深厚了。

下午五点三十二分        食堂

“红烧排骨!尝尝喜不喜欢?”我一脸幸福地把装有排骨的饭盒放到云剑面前。

“你……”云剑一时怔住了,“你又去文竹姐家了?”

“当然啊,不然怎么给你做排骨!”我很自然的说。

“这……”云剑似乎感动地不知说什么才好,“文竹家也不近啊,天气这么热,就别跑来跑去的了,多辛苦!”

“辛苦什么!”我满不在乎地说,“你身体不好,理应吃点好东西补补嘛!对了……”说话间,我又递给了云剑一个袋子,“今天太阳不错,大部分衣服都干了,只有你的一件外套和被套还没干,等晒干了我再拿给你!”

“你……你怎么会……”看见一件件干净的衣服,云剑更惊讶了。

“从你实验室出来我就到你宿舍去了,你快懒死了!脏衣服一大堆,床上也脏兮兮的,我全给你洗干净了!”此时我才记起还没和云剑解释我是如何拿到他脏衣服的。

“天哪!凌子……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谢谢了……”向来沉稳的云剑忽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早说过了不用和我说谢谢的!”我很不满云剑的“客气”。

云剑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之后,他莞尔一笑,“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吗?”

“想什么?”我好奇得看着云剑。

“我在想这次受伤真值,都快被你捧成宝贝了!”云剑笑着说。

“别胡说!”一听到云剑又提到这次“受伤”,我立刻急得满脸通红,“什么受伤很值,你差一点出意外!可不许说这样的话了!再说了,我难道只有你生病的时候才把你当宝贝吗?”我嘟着老高的嘴,表示极大地“不满”。

“哈哈……”云剑忍不住开心地笑了,“当然不是,你一直都把我当宝贝,只是这次我的感觉更强烈!不过我担心,你总这样让我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我会被你宠坏的,过不了多久就变成小猪了!”

“哈哈……”这次轮到我开心地笑了,“变成小猪更好,就不会有别的女生喜欢你啦!你知道吗?这阵子我没怎么照顾你,很害怕你被别人抢走呢!所以我要好好补偿一下!”

“唉,”云剑幸福地“感叹”着,“我周围的男生都劝我看好你这个‘宝贝’,以防被别人抢走,如果他们知道你这么想啊,肯定都羡慕死了!”

“那就让他们羡慕吧!”我笑着说,“快吃排骨吧,都要凉了!”我边说着,边把排骨推到云剑脸前。

“真好吃!我家凌子手艺越来越好了!”云剑毫不客气地夹起一块排骨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我微笑着看着云剑的吃相,心里感到一阵幸福。

“咦?你怎么不吃呢?”看见了我一直没动,云剑不禁停下了。

“呃……我……我吃过了,这都是给你的!”我赶忙说。

“别骗我了!”云剑一眼看穿了我的谎话,“这么贵的东西,你肯定是留给文竹和江南一点,再分给肖和老洛一点,剩下的就都给我了,你根本舍不得吃!”

“我……我没……”没想到全被云剑猜中了,我一时不知该如何辩解。

“我还不知道你!”云剑边“嗔怪”着我,边从饭盒中夹出了好几块大些的排骨放到了我的碗里,“你最近都瘦了,也应该多吃点!”

“我……”还未等我虚让,云剑便又忙不迭地埋到他面前的美食里了。

终于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我心里这样想着。原来之前所有的精神压力和束缚都是可以摆脱的,只要我能放开。再次看着云剑开心的吃着自己做的晚餐,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幸福又一次填充了我的内心。孙梦伊、孙宏达、戴小婵、任辉、冰魂、黑夜的风、别敲死神的门……你们都离开我的生活吧,让我也远离你们。

7月7日

225宿舍

“中国队一传没有接好!二传魏秋月调整!王一梅四号位进攻!俄罗斯队有效拦网,加莫娃!球传到了加莫娃手里!加莫娃二号位进攻!周苏红拦网!好的!周苏红单人拦网,单人拦网把球拦在了界内!中国队再得一分,现在比分8:8。观众朋友!现在是国际女排巡回赛中国队对俄罗斯队半决赛决胜局的比赛,比分打到了8:8!”

“太好了!终于把比分追上来了!”此刻,观看比赛的我无比紧张。

向来没有多少体育细胞的我却是一个排球迷,向来大大小小的国际赛事都不会错过。多日来,高度的精神紧张使我几乎遗忘了早已期盼已久的国际排球巡回赛,还是多亏云剑的提醒,我才没有错过下午这场中国队和俄罗斯队的半决赛。加之文竹和辰雨都有课,整个宿舍几乎成了我一个人的赛场。现在比赛到了关键时刻,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地变迁……”云剑的电话“不合时宜”地打来了。

“小球迷!比赛结束了没?”电话那头的云剑宠溺地问。

“快啦!已经决胜局了!”通话间,我的眼睛根本没理开过屏幕。

“那我们等会再去吃晚饭吧。”云剑说着。

“你做完实验了?那我现在就去食堂!”一听说云剑已经完成实验等我吃饭了,我丝毫没有犹豫地放弃了比赛。说话间,我已经停止了网络视频直播,熟练地将中午做好的鲫鱼山药汤倒进了保温饭盒,之后赶忙冲到了宿舍楼下。对我而言,云剑始终是最重要的,再激烈的比赛也不能让他饿肚子。

食堂

“没等多久吧?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发现云剑早已等在食堂门口,我不禁一脸歉意地说。

“呵呵,是我不好意思,今天的实验结束晚了!”云剑用同样的歉意说着。

“哪有晚?一点都不晚!”我赶忙说。

“哈哈,小球迷看球真看迷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云剑笑着说。

“天哪!都六点四十了!”看见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后,我不禁一吐舌头,看来真是看球太入迷了,真的都要忘记时间了。

“凌子,你又……”看着我手中的汤,云剑忍不住说到,我甚至看见,他的眼圈有点红。

“最后一次!明天不做了!”为了避免云剑心中的内疚和感激,我急忙向他眨眨眼睛说到。

“你先喝着汤,我去给你买几个青菜!”我边说着,边冲进了食堂里拥挤的人群中。

晚上八点三十五分       225宿舍

不知为什么,感觉今天的夜晚特别长,时间也过得特别慢。无聊中,却再次接到了何蕾的电话。想她必定是为孙梦伊又来向我求救的,但迟疑过后,我还是接起了电话,“喂,蕾蕾。”

“凌子,我想来想去,你还是赶紧把梦伊带回来吧,刑警队的人嘱咐过别让她外出,你这样把她约出去不太好!”没曾想,何蕾第一句话就让我出奇的意外。

“蕾蕾你说什么?!我把梦伊带回去?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

“不……不是你约她去了钟楼吗?”电话另一头的何蕾也很是疑惑。

“什……什么?!”我的大脑忍不住再次炸开了,刚刚经历了云剑事件的我,已经对凶手这种手段达到了心惊胆战的地步!“没……我没有约她!”我赶忙解释。

“不可能啊,明明是你……”何蕾明显还没有意识到危险。

“蕾蕾,什么也别说了,我们赶紧去钟楼把梦伊找回来吧!”话一落音,我就急忙挂断了电话,此刻,空荡荡的宿舍再次令我感到无尽的恐怖。我双手哆嗦着进入到了手机的发件箱,果然,一封同样诡异和恐怖的短信就静静地躺在那里,放肆地嘲弄着我,“梦伊,今晚八点钟楼上平台见,有重要的事和你说。至于为什么要去钟楼,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梦伊,梦伊……”我紧张地喊着孙梦伊的名字,跌跌撞撞地冲出了宿舍。

“凌子!怎么了?!”刚跑到公寓大门,就迎面撞上了同时从教学楼回来的文竹和辰雨。看见我慌慌张张的样子,辰雨不禁问。

“孙梦伊……孙梦伊要出事了……快……钟楼……”我来不及过多的解释,便直冲钟楼方向跑去。依然不明就里的她们也没有多问,紧紧地跟在了我的后面。

然而,尽管我拼尽全力跑向了钟楼,还是在仰望钟楼的瞬间看见了那团直线下落的紫色身影……

“梦伊!!”我疯狂呼喊着。

可惜,她再也听不到了。

警车的刹车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木然地被带下了警车。面前公安局刑警队的办公楼此时忽然变得像一只狰狞的怪兽,似乎随时都能把我吞噬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18: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