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六十)无法挣脱的犯罪嫌疑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24 17: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六十:无法挣脱的犯罪嫌疑

晚上九点二十分      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室

陈诺:姓名

凌雪:杨凌雪

陈诺:年龄

凌雪:23岁

陈诺:职业

凌雪:师范学校研一学生

陈诺:今天下午五点五十五分是你给孙梦伊发的短信?

凌雪:不,不是我发的。

陈诺:(拿起包裹着孙梦伊手机的透明证物袋走到我面前,并翻至手机收件箱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杨凌雪”的名字)可这条短信上显示的就是你的名字,你怎么解释?

凌雪:我……我不知道。

陈诺:下午五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你在哪?

凌雪:宿舍。

陈诺:在干什么?

凌雪:收看网络赛事直播。

陈诺:有谁能证明?

凌雪:没有人。

陈诺:这么说是你一个人在宿舍?

凌雪:是的。

陈诺:那就是说,孙梦伊收到短信的时候,除了你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接触到你的手机?

凌雪:是……是的。

陈诺:既然你没有发过短信,也没有其他人有机会接近你的手机,为什么偏偏孙梦伊就能收到短信?

凌雪:我想……我的手机卡可能被人复制过吧。

陈诺:7月4日晚,你的男朋友在师范学校教学楼附近被人袭击,起因也是因为收到了你的短信,对吗?

凌雪:是。那条短信也不是我发的!

陈诺:有人可以证明吗?

凌雪:当时我的舍友文竹和肖辰雨都在我身边,她们能证明我没有发过短信

陈诺:你的舍友?那当时她们接触过你的手机吗?

凌雪:没有。

陈诺:你确定?

凌雪:我……我确定,手机一直放在我随身的包里,她们从未接触过。

陈诺:这两次短信你都不承认是你发出的,却也提供不出究竟谁接触过你的手机,如此一来,我们还是只能怀疑你就是发出短信的人。

凌雪:不!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陈诺:(重新拿起审讯桌上的另一个证物袋,)这就是你的手机卡,你说它可能被人复制过,可我们技术科已经鉴定过了,确定这张卡从未被复制过。还有,你的手机我们刚刚也进行了指纹鉴定,上面除了你的指纹,没有其他人的。

凌雪:什……什么?!这……这不可能!

陈诺:杨凌雪,我希望你还是好好配合我们工作,把了解到的情况说出来,刻意隐瞒是没有效果的。

凌雪: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隐瞒什么!我保证短信绝不是我发的!我……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陈诺:既然这样,我们会进一步调查。(稍稍顿了一下)孙梦伊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凌雪:从前和她不是很熟,直到她在小剧场受过伤后,她才对我透露了一些她过去的经历,除了这些,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陈诺:除了孙梦伊提供的情况外,你对孙宏达还有什么了解?

凌雪:没有,我和他根本不认识。

陈诺: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你男朋友出事的那晚你们本打算去崇明小区找孙宏达,但因为你男朋友发生了意外而中途放弃了,对吗?

凌雪:是这样。

陈诺:对于任辉,你还能不能提供更多的信息?

凌雪:对不起,除了隋海青和孙梦伊叙述的情况外,我对任辉一无所知。

陈诺:好的。这是今晚的谈话记录,如果没什么意见,请签个字。

7月8日

上午八点四十八分       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室

活了二十三载,我第一次在公安局过夜。

然而,即便一整夜过去了,我依然想不通在我的手机卡未被复制的情况下,那两条诡异无比的短信究竟是如何跑到我发件箱里去的。就假设云剑那条短信是一个会“隔空取物”特异功能的人发送的,但那条孙梦伊的短信就着实无法解释了,当时明明手机就放在我的电脑边,而宿舍里又没有其他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发出短信呢?难道是……宿舍里有幽灵?我越想越害怕,几乎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

忽然间,询问室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我机械性地向门口看了一眼,来人是陈诺。

“凌雪,你可以走了。”陈诺又恢复了以往的客气。

“我可以走了?”我惊讶地看着陈诺。

“是的,你可以走了,我送你出去。”陈诺再次确认了答案,并把我带出了询问室。

“凌雪,孙梦伊的这个案子比较特殊,你又是直接牵涉到案子的人,所以我们必须依照法律程序公事公办,请你理解。”待我们走到刑警大队办公楼门口的时候,陈诺居然向我表达了她的歉意。

“没关系,”我说,“可短信真的不是……”

“我心里清楚你和孙梦伊的死无关。”看见我又要辩解,陈诺忙打断了我,“你放心,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不过,在事情被查清楚之前,还请你不要离开学校,我们会随时找你了解情况。”

“我会全力配合的。”我赶忙说。

上午九点零二分            公安局门口

告别了陈诺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出了公安局大门。

看着公安局外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我原本紧悬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此刻,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向云剑、文竹以及辰雨报个平安,离开了一整夜,想必他们都要急疯了。然而,就在我抬眼的一瞬间,忽然瞥见了坐在公安局大门外石凳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待我确认了身影的身份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是云剑!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抱着满心的疑问,我快步向云剑走去。

可没曾想,直到我走到云剑身边,他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是依然默默地坐在石凳上,低垂的头几乎要埋到两个膝盖中间,无力的双臂紧紧地圈在上面,身体似乎还有些阵阵的抖动,“云剑,”我轻声地叫着。

听到我的声音,石凳上的云剑立刻像触了电一般猛地抬起了头,之后“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凌子!!”还未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力道大的几乎让我难以呼吸,“凌子……我终于等到你了,可把我吓坏了……”怀里搂着我,云剑就像一个受惊吓的孩子一样委屈地呢喃着。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出来了吗?”我轻轻地拍着云剑的背安慰他,此时的情形,就好像曾被带进公安局的人是云剑而不是我。

过了好一会儿,云剑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放开我,之后开始紧张的上下左右地打量我裸露在外的皮肤,“你怎么样?他们打你了吗?虐待你了吗?你身上有伤吗?”

“呵呵。”看见云剑紧张的样子,我不由哑然失笑,“没事儿,只是例行询问,怎么会打我呢?严刑逼供早就被禁止了!”

“我知道不允许……”云剑嗫嚅道,“可……可自从你被带到公安局后,我就总想象着你被公安局的人打骂虐待的情景,都快急死了……”

“没事,没事”我笑着,又给了云剑一个拥抱,“那都是你瞎想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那就好,那就好。”云剑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时,我才得以好好看看已经一整夜未谋面的云剑,竟忽然发现他的脸色难看的出奇,两只眼睛居然是红肿的,而身上的衣服也好似淋过水一般,湿漉漉地贴到了身上,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再一次揪了起来,赶忙问道,“云剑,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你哭过吗?身上怎么这么湿?”

听了我的话,云剑的脸居然有些发红,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呃……没事,可能是因为担心你没休息好。你别问了,我先带你回学校。文竹和肖她们都急坏了。”

看着云剑支支吾吾的样子,我也没有多问,只是乖乖的跟着他搭上了回学校的公交车。一路上,我紧紧地依偎在云剑身边,心中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不言而喻。

上午九点五十三分        师范学校门口

“凌子!你回来了!”

“没事吧?可把我们担心死了!”

刚一走下公交车,文竹和辰雨就赶忙围了上来,焦急地询问着。

“没事,放心吧。”我笑着对她们说。

“老陆还真是说话算话,果真就把你带回来了!”看着一身狼狈的云剑,辰雨居然怀着几分敬佩说到。

“是啊,昨晚老陆听说你被带走了,立刻也跟到公安局去了,说什么如果不能把你带回来,他也不回来了……”

“文竹姐,先别说了。”还未等文竹说完,云剑紧张地打断了她。

“老大,你说什么?!”文竹的话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着我的心,一个令我感动不已也震惊不已的事实就摆在了我面前,昨晚,云剑居然紧随我到了公安局,并且一直在门口等了一整夜,直到我今天被放出来!此刻,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云剑的脸色那么难看,因为他一夜未眠,而他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肯定是夜间被露水打的。想到这里,我不禁鼻子一酸,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云剑,你……”

“怎么哭了呢?”看着我掉了眼泪,云剑开始不停地为我擦拭两颊的泪水,“别哭了,别哭了……”

“呜呜……”云剑擦泪的举动不仅没有让我停止哭泣,反而我哭得更凶了,“云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住地说到。

“呵呵,说什么对不起,我不过就是在公安局门外多等了一会儿,没关系的,只要你回来就好。”云剑笑着安慰我。

“好了,凌子,别哭了,我们先回宿舍吧,也让老陆早点休息。”一旁的文竹也赶忙劝解着。

听了文竹让云剑休息的建议,我赶忙停住了哭泣,快步跟着她们回到了宿舍。只是一路上,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上午十点四十二分         225宿舍

“你说什么?!你的手机卡根本没被复制过?!”

“那两条短信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情绪恢复平静后,我开始向她们讲述在公安局的经历,毫无意外的,公安局对我手机卡的鉴定结果也让她们大吃一惊。

“不知道,看起来真像是出鬼了!我还假设过,如果云剑收到那条短信是因为有人会‘隔空取物’的话,那孙梦伊那条短信定然就是有人会‘意念控制’了!”我有些自嘲的说道。

“不可能这么玄,”文竹赶忙接话了,“不过的确让人想不通。”

我们对短信的推测无法再继续下去,宿舍有了暂时的沉默。

“对了,凌子,告诉你一件事情。”辰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我问。

“任辉的博客又更新了!”辰雨说。

“什么?!又更新了?”我不可思议地看着辰雨。

“是的,这就是那篇新博文。”辰雨一边说着一边从电脑中搜索出了任辉的博客。

依然是阴暗的黑色背景,依然是幽灵般飘落的紫色风信子。我很快看见了那篇最新地博文,篇幅很短,只有两句话:一切行将结束,死神即将关门。再看一眼发文的时间,2005年7月7日 19:42

“是昨天孙梦伊死前不久发出的!”我脱口而出。

“没错,想必凶手发完博文之后就对孙梦伊下手了!”文竹说。

“看来凶手真的就是任辉。可他频繁在学校作案,就没有人发现一点他的蛛丝马迹吗?”辰雨不解的说。

“别去想了,公安局正在全力侦破这个案子,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的。”我平静的说着。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尤其是在云剑受伤、我被牵连之后,我对这些死亡事件的探求欲已经远没有从前强烈了。我只是个平凡的学生,并不是所有秘密,所有真相都能探知的,相信梁警官、陈诺以及宋警官那些专业的刑侦人员定会找到那个残忍的幕后元凶,给死者一个交代。至于我,还是继续过着校园里平静的生活比较好。

想到这里,我本能般的用鼠标关掉了任辉的博客。然而,就在网页被关闭的一瞬间,我忽然瞥见了网页左上角关于任辉的简介,他的出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桐县里山村。

“桐县里山村?”我不由得小声低语。

“怎么了?”一旁的辰雨不禁问道。

“没……没什么。”我慌忙回答。但内心依然保留着对这个地名的疑惑,模糊地记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地方,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12: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