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六十一)莫名错位的时间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30 20: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六十一:莫名错位的时间

7月12日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回到了从前。依然和文竹、辰雨过着重复而又平静的宿舍生活,依然费尽心思的照顾着云剑,依然经常把自己埋在图书馆中,并且一埋就是半天甚至更长。云剑已完成了大多数的学期末实验报告,去实验室明显比从前少了一些。只要有空闲时间,他就会陪着我,或是散步,或是看电影,或是去校园周围品尝美食,一切都显得平凡而又幸福。

期间,我看见陈诺一行人曾来过学校两次,对校园系列死亡事件的调查仍在紧张的继续,所幸的是,他们始终都没有再对我进行询问,我不由松了一口气。在这段日子里,我努力让自己忘记从前经历的种种惊心动魄,以适应当下这种简单平凡的日子,尽管那两封诡异的短信以及孙梦伊、隋海青那意味深长的表情总会不经意间就会闯入我的脑海,但我也会尽快把它们置入那个被遗忘的角落里,让它们和我的生活隔绝开来。

上午十点五十分           校园

“凌子,就要放暑假了,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想我?”散步在校园里,云剑忽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

“当然会啊。”我不急思索的回答。被云剑这么一问,我忽然又回忆起寒假时那一天天难熬的日子,不由心里一阵难过,忍不住小声嘀咕着,“寒假时没有你,过年都觉得没意思。”

“你说什么?”云剑似乎没有听见我的低语。

“没……没什么!”我连忙红着脸否认。

“我都听到啦,你说寒假时没有我,过年都没意思!”云剑坏坏地重复着我的话。

“你……”我假装生气地捶了他一拳,“听见了还装没听见!”

“哈哈……”云剑开心的笑着,“其实……”云剑似乎欲言又止。

“其实什么?”我好奇的问。

“其实暑假我们可以不用分开。”云剑一脸狡黠地说。

“不用分开?为什么?有什么好办法吗?”我迫不及待地问。

“你跟着我回家就可以啊!”云剑轻松地说。

“跟你回家?为什么?”我一时没明白云剑的意思。

“对啊,反正我父母很喜欢你,再说我们早晚也是要结婚的……”

“不行!”我忽然明白了云剑的“企图”,不由得涨红了脸。

“为什么?怕你父母不同意吗?可我们都成年了!”云剑颇“委屈”的说。

“不是!”我急忙否认云剑的猜测,“这是作风问题!”

“哈哈哈哈……”我既紧张又认真的样子几乎让云剑笑晕过去,“逗你的!你总是那么可爱!”

看着云剑开怀大笑的样子,我不由得委屈地嘟起了嘴,“有什么好笑的嘛!”

“好了好了不说了,”云剑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你!”

“随便什么都好!”我笑着说。

“学校东边好像新开了一个西餐厅,我们去吧!”云剑建议到。

“不行,”我赶忙否决了这个提议,“西餐太贵了,在食堂就好……”

“我有钱!”云剑赶忙打断了我,“再说了,当男朋友连西餐都请不起的话,也太不称职了!别拒绝了,”云剑边说着边安慰般地搂起了我的肩,“我们只是偶尔去一次,又不是天天去,再说了,西餐厅环境优雅又有浪漫情调,很适合恋人去呢!自从我们交往后,都是你在忙忙碌碌地照顾我,而我不是做实验就是打比赛,都没顾得上和你好好浪漫一回……”说着说着,云剑的语气竟有些酸。

“好嘛好嘛,”最受不了看见云剑自责的样子,我赶忙安慰他,“我答应就是了,给你表现的机会!”

“嗯,这就对了!”对我的“妥协”,云剑很是满意,“吃完饭后,你就别回宿舍了,我带你到市中心的购物广场挑几件衣服!”

“到市中心的购物广场买衣服?”听到云剑要去的地点,我不由瞪大了眼睛,那里每一件衣服的价格都昂贵的可怕,“不行不行!”我急忙拒绝,“那里的衣服太贵了!我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买不到一件……”

“必须去!”云剑假装很生气的样子,“今天你必须听我的安排!”

“不去不去,”我这次没有妥协,“答应你去吃西餐已经很让步啦,我决不答应去那种富人消费区买什么衣服,再说我还有衣服,不需要买。”我耐心地解释着。

“可你穿的都是旧衣服了……”云剑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酸酸的。

“衣服够穿就好啊,不一定每年都买新的。”我依旧向云剑灌输着我的节俭消费观。

“凌子……”云剑忽然异常温柔的看着我,一只手不由自主的开始摩挲我的脸颊,并喃喃自语道,“我的凌子这么漂亮,我却从没有给你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更没好好打扮过你……”云剑的声音开始变得哽咽,没过一会儿,一颗巨大的泪珠瞬间从他的脸颊滚落下来。

“云剑!”看着面前的男人哭了,我一下子就慌了,急忙用双手去擦拭他的眼泪,“你……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没什么……”云剑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我只是……只是忽然觉得我这个男友不太称职,都没怎么照顾过你……”

“哪有?什么不称职!我觉得你是最好的男朋友了!再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就很照顾我啊!”我赶忙安慰说。

“我哪算得上是最好的男朋友。”我的安慰似乎没有什么效用,云剑依旧是一脸愧疚的样子,“别的女孩儿恋爱都是让男友照顾,让男友陪她,让男友送给她贵重礼物,而你……正好相反,总是照顾我,陪着我,陪我实验,陪我比赛,还总是偷偷打工攒钱送给我礼物,我……我现在想给你买件衣服你都不肯……”话说着,云剑又落下泪来。

“天哪!你就是因为我不买衣服哭吗?”我赶忙又抱住云剑安慰他,“多大的事儿啊,像个孩子!好啦好啦,我买就是了,不过先说好,只买一件,并且不能太贵的!”我开始嗦的“提条件”。

“凌子……”云剑没有再说话,只是将我抱得更紧了。

“不是吧!这么难舍难分!”忽然间,我听见背后有人打趣,便慌忙和云剑分开。

“玲玲!”我笑着和身边的“不速之客”打招呼。

“哈哈,和老陆亲热被我撞了个正着!”邹玲玲准备继续她的主题。

“什么亲热?”听着邹玲玲用的词汇,我有些尴尬,便急忙转移话题,“你这是要去哪里?食堂吗?”

“是啊!看了一上午比赛,饿死啦!”邹玲玲笑着说。

“比赛?”我问。

“是啊,国际排球巡回赛的决赛啊!可惜了,中国2:3输给了巴西。”玲玲无不惋惜地说着。

此时我忽然想起邹玲玲和我一样也是个排球迷,然而,经过上次的事件后,我忽然对排球比赛的兴趣少了很多,甚至有了偏见,总觉得上次是因为我独自留在宿舍贪看比赛才导致自己受案件牵连时连个证人都找不到。由此,今天的决赛自然也没有提起我的任何兴趣。“哦,是吗,那挺可惜的。”我淡淡地回答到。

“中国队今天的发挥没有前一场和俄罗斯队的半决赛发挥的好!”邹玲玲似乎没有觉察到我的冷淡,依旧沉浸在中国队未得冠军的懊恼中,“那场半决赛打得太好了,连扳三局!最终16:14赢了俄罗斯!”

“是啊,我看了那场比赛,但没看完。”听到邹玲玲提到7日那天的比赛,不由得又让我回忆起自己狼狈的经历,语气便更加冷淡了,现在只恨不得她早点从谈论排球的兴奋中走出来,好让我不要再想那场不堪回首的半决赛。

“那场比赛持续时间太长了!”和我的意愿相反,邹玲玲居然越说越兴奋,“从三点半一直打到六点!我一直看到最后,太精彩了!”

“什么?!你说什么?!”邹玲玲口中的比赛时间段一针见血地刺透了我内心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你说那场比赛到几点?”我不由得想再次确认时间。

“六点啊?怎么了?”对于我情绪的突变,玲玲有些诧异。

“六点?不可能!你是不是记错了!”对于邹玲玲说的时间,我根本不认同,清楚地记着那天我未等到看完比赛就赶去了食堂,到达食堂的时候已是六点四十,从宿舍到食堂不过五六分钟路程,决胜局半场比赛的时间大约在十分钟左右,如此算来,比赛结束应该至少在六点半以后,绝不可能是六点!

“怎么会错呢!我清楚地记得比赛刚刚结束就敲响了六点的钟声。”玲玲也毫不示弱地和我辩解着。

“你是不是听错了?是七点的钟声吧?”我依然坚持自己的感觉。

“不可能,绝对是六点。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看一下视频回放嘛,上面的时间显示得很清楚!”邹玲玲依旧很自信。

“这怎么可能……”我心里不由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我和邹玲玲的时间怎么会有将近一个小时的差距?

“不和你说啦!先走啦!”依然没有发现我异常的邹玲玲随即离开了,留下了站在原地疑惑不已的我。

“云剑,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邹玲玲离开后,我急忙想和云剑交流内心的疑惑,没想到,却触到了云剑一双失神的眼睛,“云剑,你怎么了?”云剑的异常让我立刻抛开了心中的疑问,关切的询问着。

“凌子,什么都先别说,让我们等着。”云剑带着眼泪微笑着对我说。

“等?等什么?”我好奇地问。

云剑没有再说话,只是神秘地笑着。而我,却是一头雾水。

突然间,音乐过后,学校的广播电台传来了一段有磁性的声音,“好,各位同学,下面是点播时间。生命与科学学院陆云剑同学为他的女友,文学院杨凌雪同学点播了一首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并想对他的女友说,遇到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爱上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我会永远爱你!”

“云剑……”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是……”

“是我送给你的,喜欢吗?”云剑温柔地问。

“嗯。”我拼命地点头,早已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从未想过云剑居然会营造这种浪漫的氛围,“谢谢……谢谢你云剑……”

“感觉很浪漫吧?”云剑又露出了方才神秘的笑。

“嗯。”我更加用力的点头。

“要不让我们都闭上眼睛欣赏音乐吧,认真感受这个浪漫的时刻!”云剑的提议也异常浪漫,就像是青春偶像剧中的情节。

“好。”我顺从的闭上眼睛,握紧了云剑的双手,感受着悠扬深情的旋律在我的心中静静地流淌……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

当夜风吹过窗台,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你老去那一天,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让那些誓言谎言,随往事慢慢飘散

……

温馨中,我似乎感觉云剑放开了我的双手,但我并没有在意,只是继续沉浸在音乐的温柔中……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里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会在你身边……

一曲终了,我幸福的睁开眼睛,却猛地发现自己的身边空无一人!“云剑!云剑!”我急忙四处搜寻云剑的身影,可回应我的只是阵阵灼热的风……

    云剑去哪了?我心里一阵疑惑,赶忙拨打了云剑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

拨打了数次,云剑都没有接电话。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离开?是突然有了急事吗?可为什么没通知我一声就走了?我心里不禁一阵慌乱,一种不好的直觉隐隐升起。

我强迫自己安静下来。心想云剑肯定是有急事来不及告诉我,他刚才还承诺要请我吃西餐,买衣服的,一会儿肯定还会联系我的。想到这里,我便乖乖地坐在了道路旁边的石凳上,耐心地等待着云剑的信息。

果然,没过多久,我的手机就响起了。翻开一看,我心里一阵兴奋,是云剑的短信!便急忙打开了。然而,当短信的内容跳入我眼睛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凌子,抱歉我不能兑现承诺了,不能给你最后的午餐和最后的狂欢。因为遇上了邹玲玲,她说的话你早晚会懂得,我已无法面对你了。忘了我吧,就当我从没有在你生命里出现过。你是个好女孩,会有好的人生。”

一瞬间,我的生命似乎停止了。

七月的酷暑天气,我却如同掉入了无底的冰窖中,身体不由得开始剧烈的抖动,开始无意识的喃喃自语:“云剑……你在哪里……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什么叫最后的午餐……什么叫邹玲玲的话我会懂……什么叫让我忘了你……怎么可能……”

我再次拨打了云剑的手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云剑,怎么了?怎么不理我了?怎么不管我了?”控制不住的眼泪早已狂涌而出,一边喃喃地喊着云剑的名字,一边惊慌失措地在校园里游荡着,漫无目的地寻找着,逢熟识的人就询问云剑的去向。

看见云剑了吗?

没有啊,他没和你在一起吗?

看见云剑了吗?

一直没看见老陆。

看见云剑了吗?

没有,大概在体育馆吧。

云剑来过吗?

没有,老陆今天一直没来练球。

云剑回宿舍了吗?

没有,老陆还没回来。

……

找遍了整个校园,都没有看见云剑的踪迹。我又木然地走出了校园,沿着平日里我们散步的路线一路茫然的寻找着,“云剑,云剑……你去哪了……怎么突然就离开了……我又没做错什么……”

我伤心地哭着,看着熟悉的街道,期盼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能再次出现,可那只不过是我的幻想罢了。看着街道旁一排排熟悉的店铺,几乎每一个都有我们的回忆。我们经常来“小小礼品店”选饰品,来“彩虹之夏”吃冷饮,还有这个精致的“有缘餐厅”,记得上次云剑父母来的时候,我们还一起用过餐,没想到现在,我却把我的云剑弄丢了……

我再次呆呆地看了一眼“有缘餐厅”,上次四个人谈话聊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忽然间!我的大脑里钻入了一段曾经的对话,然而,对话的内容却让我内心的恐慌和惊吓升到了极致!

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插队的知青,还记得我插队的地方是桐县里山村。这个村子比较偏远,文革那股子歪风就没怎么吹过去,村民都挺朴实,村干部也不错。所以,在知青中,我算是比较幸运的。插队那会儿我还很小也很瘦,大队里就很照顾我,不让我干很重的活。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村支书就帮我写了介绍信,让我提前回城了。后来,我报名参加了77年的高考,可一些向来和我父亲不和的人却举报我在插队期间犯过右倾错误,阻止我高考报名,也是多亏里山村的村支书给我写了证明材料,才让我顺利参加了高考。所以,我不像其他知青,提起自己插队的地方就恨得牙痒痒,倒是一直很感谢那个地方。等后来我下海赚钱了,便经常资助里山村的一些贫困人家和上不起学的孩子。直到十年前,我终于帮里山村建起了一所希望小学,三年前,我又捐钱帮村里修了公路,不过啊,三年前我还有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

爸,别说了,总是一提插队的经历就滔滔不绝。

你这孩子,没有你爸插队的经历,能有你吗?

妈……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不过你这孩子也是,人家凌雪早晚也要知道的。

三年前、桐县里山村、任辉、修建公路、最大的收获、没有插队就没有你……各种杂乱的符号逐渐在我脑海里拼凑到了一起,向我诉说着一个残酷而又恐怖的真相!

“不!”我感觉浑身都在战栗,大脑在一瞬间忽然一片空白,“这不是真的!”我疯狂呼喊着。

在那一刻,孙梦伊和隋海青那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瞬间像鬼魅一样钻进了我的脑海

“没……没事,凌雪,我就是……我就是特别羡慕你。”

“我……我就是羡慕你有个那么疼爱你的男朋友,而我……”

“不……不会找到阿辉那样的男友了,不会了……即使他活着,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对了,凌子……你……”

难道是……

一种可怕的猜测死死地攫住了我,现在,孙梦伊已死……

隋海青!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11: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