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六十二)浮出水面的真凶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30 20: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六十二:浮出水面的真凶

下午两点二十二分        10号公寓门前

“老隋!”看见隋海青走出公寓的那一刹那,我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

“凌……凌子,你怎么了?”显然,隋海青被我异常的举动惊呆了。

“老隋!你告诉我!那天你去医院探望云剑时,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再也没有任何铺垫,我单刀直入地问着。

“没……没有啊,我没有什么对……对你说的。”隋海青吞吞吐吐的样子让我的心开始逐渐下沉。

此刻,我真的没有一秒钟的耐心去等待,“别骗我了!你是不是觉得云剑像一个人?!”

“你?!”隋海青的脸色忽然变了,“凌子,你什么意思?”

“你别管我什么意思!”我几乎要崩溃了,“老隋!你就告诉我,是不是觉得云剑像……像任辉?”

“我……”看着我的样子,隋海青没有再隐瞒,“是。”

“那你快告诉我!你觉得他哪里像任辉?!你什么时候发觉的?!你确定他就是任辉吗?”我疯狂的摇晃着隋海青。

“凌子……别……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好吗?”隋海青企图安抚我激动的情绪。

听了隋海青的话,我只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尽管我发现自己很难做到。

“其实,从认识老陆的那天起,我就感觉他很多地方像阿辉,我想这也是我和他很快成为朋友的原因。但我从未想过他和阿辉有什么联系,毕竟他有自己的家庭,也有很多性格特征不同于阿辉。但是……”隋海青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但是那天我去医院看望老陆,忽然……忽然发现了他后背右侧的一块胎记,我知道阿辉也有一块相同的胎记,当时我就惊呆了,我几乎感觉,老陆……就是阿辉。其实,之前孙梦伊也有过和我相同的感觉,她曾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起过,说感觉你的男朋友就像她曾经的阿辉,也是……直到上次她受伤住院,我去探望她的时候,她忽然对我说,认为老陆就是阿辉。”

“为……为什么?”我战战兢兢地问到,我害怕却又想知道孙梦伊如何确认了云剑就是任辉。

“她说是老陆抱着她去的医院,她感觉到老陆身上的气息就是当年阿辉身上的那股气息……”

那一瞬间,我只感到天旋地转……

“凌子!没事吧?”看到几乎站立不住的我,隋海青忍不住扶了一下,“凌子,你怎么会忽然这么问?是老陆告诉过你什么吗?不过你先别多想,我觉得老陆只是和阿辉有些相像而已,他怎么可能是阿辉呢,阿辉早就父母双亡了,而你前一阵子不还见过老陆的父母吗……”

我没有再听隋海青的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消失在隋海青面前的,我只知道,在听到孙梦伊说云剑身上的气息和任辉如出一辙时,在我回忆云剑抱着孙梦伊慌忙赶忙医院的情景时,在我想到在病房里孙梦伊看云剑的那种复杂依恋的眼神时,我自己几乎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下午三点零二分    225宿舍

“中国队再得一分,现在比分8:8。观众朋友!现在是国际排球巡回赛半决赛中国队和俄罗斯队的比赛,现在打到了决胜局!决胜局比分8:8……”

我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隋海青,如何走回宿舍的。此刻,我木然地看着电脑屏幕上那场激烈的半决赛的回放录像,双眼却直直地盯住了屏幕右上方并不显眼的直播时间显示,17:42。

那天,我离开宿舍的时候只有五点四十二分,到达食堂的时候最多不过五点五十,那五点五十五分短信发出的时候,我已经身在食堂,而那时,唯一能接触到我手机的人……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到沉重的疼痛。

难道这就是最后的真相?真正的凶手就存在于我最大的盲区中?

恍惚中,过去许多被我忽略的细节一一显现了,曾经无数次为他晾晒被褥的我居然没有发现,小树林西侧那片区域就位于他居住宿舍的视野内,而那片区域,并没有几个宿舍可以看见,那天早晨在我背后注视着的目光,难道就来自于我最熟悉的目光?秦川出车祸前夕,他忽然开始晨跑。陈凡死时,他恰巧出差,罗祥死时,他恰巧做了一天试验,都不在我的身边。孙梦伊出事时,他先于洛枫先到,而实验楼和综合楼之间的距离要远大于男生公寓到综合楼之间的距离。体育馆乒乓球厅那场火灾发生时,他就在更衣室。每次出现死亡事件时,他总是那么镇定……

无数的往事已压得我透不过起来,同一时间,曾经发生在体育馆里的一段对话也印入了我的脑海,

我还在考虑一点,凶手在作案过程中还巧妙的利用了我、肖、李书然还有罗祥之间的纠缠关系,仅凭这一点,就不是任辉能做到的。

 你的意思是,任辉不可能对我们的情况那么了解?

 我也说不好,总觉得那是任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没错!凶手还曾经通过戴小婵遥控指挥嘉琳去拿走晓芸的日记和水杯,交换筹码就是嘉琳对庄达生的感情!那段感情许多人都不了解,而那个凶手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可见他对这个校园是很熟悉的!

是这样,凶手不简单。

我觉得现在讨论凶手如何作案的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关键是凶手下一步还会有什么行动?

洛枫的话几乎要触到事情的真相,因为了解那段复杂感情纠葛的人寥寥无几,而在关键时候,这个话题被打断了,打断者正是他……

不可能,不可能……

我喃喃自语道,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这是真的。这肯定是我自己的臆想和猜测,我努力告诫着自己。我可以证实的,证实我所有的猜测都是错的。紧接着,我便用已经颤抖不已的双手拨打了自己早已数不清的电话……

您好,是吴老师吗?

你好,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您好,我是文学院的杨凌雪。

杨凌雪?哦,想起来了!云剑的女朋友,对吧?

是我,吴老师,我想麻烦问您件事?

什么事?说吧。

6月6号到9号,您带云剑外出参加过一个学术会议,对吗?

那次开会我是自己去的,没有带云剑。

那……我那天看见云剑是和您一起回来的。

哦,我回来的那天云剑去接我了,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没有,谢谢吴老师。

……

你好,飞哥吗?

凌雪啊,有事吗?

我想问一下,6月3号,就是物理系罗祥死的那天,云剑是不是一整天都在实验室?

6月3号?让我想想,应该是吧。不过我记得他应该没在实验室吃午饭,上午离开后,直到午睡过后他才回去的。

那……那6月21号那天晚上,就是……文学院一名女生被吊死在小树林的那天晚上,云剑在宿舍过夜了吗?

记不清了,不过我印象中,那阵子老陆经常在实验室过夜,说做实验太晚了,就不回宿舍了,怕吵到我们。凌雪,问这些干什么?查老陆的岗啊?

没……没什么……谢谢飞哥。

……

是徐哥吗?你好,我是凌雪。

凌雪啊,你好,有事吗?

我想问一下,开校会那天,就是秦校长死的那天,开会之前,在校学生会,你有没有见过云剑?

老陆?哦,想起来了,那天我好像看见他了,他说要去取一封信,不过很快就离开了。

知……知道了,谢谢徐哥。

……

老俞吗?问你件事。

什么事凌子?

高校联赛那天,体育馆更衣室里起了火,你还记不记得是谁首先发现的火情?

咦?老陆没告诉你吗?是他首先发现的。幸好他发现的早,不然我们都要遭殃了!

……

手机颓然落到了我的脚下,原本抱有的希望一点点地转成了绝望……

不!他明明也受过伤,也是受害者的,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绝望无助中,我想到了一个人。对我而言,现在只有他有可能对我透露最后的真相了。

鼓了鼓勇气,我终于拨打了那个从未联络过的号码。

接到我的电话,对方有些意外,也稍带几分惊喜。寒暄过后,我咬了咬牙,忍着内心巨大的伤痛尽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始询问,“想麻烦问您件事情,前几天我在学校收发处帮忙收拾邮件,结果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包裹,是三年前从国外寄来的一些研究资料,收信人是00级化学系的任辉。可现在他已经离校了,我们便把包裹寄到了他的家乡桐县里山村,可又被退回来了,说里山村也没有这个人了。我记得您说过和里山村的来往比较多,也经常资助那里的孩子读书,所以想麻烦问您认不认识这个任辉?知不知道他现在的下落?”

“嗨!”对方在电话里发出了一声满不在乎的笑,“看来这孩子还没告诉你,他就是爱面子,其实任辉就是……”

在听到答案的瞬间,我禁不住一阵晕眩,几乎要昏厥过去。仅剩的侥幸也变成了泡影,我几乎没有了面对生活的勇气。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挂的电话,只知道等待我的定然是一片黑暗。

回想过去,我终于解开了那一个个的死结。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去晨跑,原因就是想观察秦川究竟会在哪个时间段坐上101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庄达生和罗祥会死的如此诡异,原来他们对凶手毫无防备,甚至有很深的信赖感。对他来说,想把庄达生骗到小树林西侧,怂恿罗祥打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然后再乘其不备将他杀死,并不是很难的事。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完美的将辰雨的感情纠葛融入了他的计划中,因为他对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罗祥死的那天,那个在幕后操控一切的人,那个复制洛枫手机卡的人,定然就是他。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那几天会说要跟随导师到外地出差,原因就是他想有充足的时间去啤酒批发市场上动手脚,然后再去市立医院完成那一系列复杂的动作,直到等到深夜对陈凡下手,那个监控录像里的神秘人……定然是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田旭对死亡约会那么兴奋,原因就是是她最厌恶的人的男友约了她,她认为自己终于把最讨厌的杨凌雪彻底打败了。终于明白了体育馆那场大火为什么会烧的那么诡异,又灭的那么及时,因为那一切都是他自己计划好的。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自导自演地让自己受伤,原因就是阻止我们找到还未来得及被他解决掉的孙宏达。终于明白为何同是受伤,辰雨是刚到约会地点就受到了袭击,而他却在将近一个小时后才遭遇了不测,原因不言而喻,他给自己留出了充足的时间去崇明小区杀死孙宏达,而后又给我们留出了充足的时间找到他。终于明白终于明白为什么隋海青叙述往事的时候,他几乎一言不发,因为那就是他最熟悉的故事。终于明白为什么孙梦伊将要提到任辉的时候,他却忽然躲开了,因为他无法忍受最爱的女孩回忆自己。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校园死亡事件发生的时候,他总是那么镇定从容,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杰作”。最重要的是,终于明白自己收到的那些威胁电话为什么让人感到凶手即聪明又愚蠢,原来是凶手一边在理性的实施计划,一边又在非理性的阻止我牵涉其中,我早就该想到,能拥有这种心理的人只有一个……

他就是那个可怕的“冰魂”,也是我的……完美爱人。

原来,当我站在钟楼下,绝望的在孙梦伊尸体旁驻足时,在钟楼上冷冷向下望的人,居然是我和孙梦伊都……那么在乎的人。

无边的绝望开始迅速的蔓延……

我不知道自己在宿舍里呆坐了多久,只知道当思维再次降临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已经失去我的云剑了,巨大的痛楚再次疯狂地啃噬着我的心,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更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

我心里的声音在一遍遍呼喊着,毕竟爱了一场,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做过什么,你都不能这样走!你今天先是把我高高地举上了云端,之后又让我重重地摔入了地狱,留下一封莫名其妙地短信就消失了,你让独自留下的我如何面对这一切?

泪水再次汹涌而出,无边的思念也已经开始疯狂蔓延!

我一定要去找他,再见到他,再看看他的样子,再听听他的声音,总之要留在他的身边,他只无端消失了一瞬间,我就拥有了无边的无助和绝望,我真的无法想象没有他在的日子……

可他会去哪?无数的疑问敲打着我的心,不过最终,我猜测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他很可能已经去投案了。

想到这里,我几乎无法再在多停留一秒钟,胡乱抹了一把眼泪,迅速向宿舍外冲去。不管他去了哪里,即便他已经去了公安局,我也一定要再见到他!再见到他,这是此时我内心最大的渴望。

下午四点二十分    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

“宋警官你好。”我怯生生地走进刑警大队办公室,看见了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了宋警官。

“你好。有事吗?”宋警官依旧客气的同我打招呼。

“我……”我不知如何开口,总不能直接询问凶手是不是来投案了。

“是要提供线索吗?”宋警官试探性的问。

提供线索?这么说案件还没破?那云剑就还没有……

此时,我心下居然一阵释然,可又不知该如何收场,只好胡乱问道,“我来找陈警官,她在吗?”虽然我明知道她不在。

“哦,她和梁队外出办案了,现在可能在回来的路上了。还是你们学校那个案子,上面要求限期破案,现在全队都在忙着这个案子。”宋警官说到。

“那谢谢了,我改天再来。”宋警官刚才的话让我确认了云剑没有来过,便急忙离开了刑警队,生怕宋警官看出什么端倪来。

曾经,我总是一次次的来到这里,为他们提供所谓的线索,哪怕线索微不足道。然而,当我真正知晓最大的线索时,却如此惶恐地离开了……

等我回到学校时,已经是傍晚了,大半天水米未进的我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但我心中想的依然是云剑的去向。

凭空消失了,又没去投案,他究竟去哪里了?我始终没有答案。不自觉地,我又走到了云剑的公寓楼下。

“飞哥,云剑在宿舍吗?”我有气无力地拨通了吴飞的电话。

“没有啊,老陆今天一直没回来。”电话那头的吴飞答道。

此刻,我真的是毫无办法了,或许唯一可能的希望就是:等。带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我只好默默地蜷缩在10号公寓下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无助地看着每一个出入公寓的身影,希望能等到自己盼望中的那个。

钟声一次次地响起,天色越来越暗,一直到完全黑了下来,我却依然什么都没有等到。眼看就到了公寓大门落锁的时间,可我依旧没有离开。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熟悉的音乐忽然传来!

我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是云剑!

我双手抖抖索索地接起了电话,“云剑吗?是云剑吗?”

许久,电话那头都没有回声。

“是云剑吗?”电话里的沉默让我的心一下子慌乱到了极致,“请你说话,请你说话……”

“别再找我了。”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

“不!我怎么可能不找你,你现在哪?我想见你!”我急切地说到。

居然又是一阵沉默。

“云剑!求求你别不说话,让我再见你一面吧,求求你让我再见你一面!”我苦苦地请求着。

“你还是不见得好。”声音依旧冰冷。

“我不管,我一定要见你,你在哪?你到底在哪?”我依然不放弃。

这次沉默对我来说,比一个世纪还要长。

“人工湖柳树下,我等你。”冰冷的声音终于给出了答案。

“好!我马上过去!”我像得到特赦一样飞速离开了10号公寓。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02: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