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六十三)最后的结局(上)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30 20: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六十三:最后的结局(上)

我飞一般地向人工湖跑去。

远远的,借着惨淡的月色,我看见了那个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不由加快了靠近的脚步。

然而,就在和身影的目光交汇地刹那,我却发现,那曾经令我无比眷恋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已经不是无限的温情,取而代之的无尽地冰冷,甚至还透射着阵阵地寒光,就像冷酷的猎人静静的看着即将自投罗网地猎物。触到了这份冰冷,我的心不由地开始战栗。

“真的是你?”我用颤抖的声音问到。

“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问?”冷冷的声音敲碎了我内心最后一丝希望,就在这一瞬间,我的灵魂已经坠入了无底的深渊。

“询问了这么久,你最终是从陆国涛那里得知的吧。”男人毫无感情色彩的直呼养父的名字,“凭你的聪明,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不过,你是不是没想到,曾经煞费苦心想探求地真相,原来得来如此容易。”话语里充满了戏谑般地嘲讽。

“你真的就是任辉?”我再次用绝望地声音问着,天真的期盼着和方才不一样的答案。

“也不完全是了。陆国涛为了纪念他死去的儿子,不仅花大把的钱把我这张曾经毁坏的脸变得近似于陆云剑,甚至煞费苦心地把我的性格爱好也训练成陆云剑,一心一意的让我做陆云剑的翻版,复制陆云剑的人生,如此一来,我多少也有些陆云剑的特征了。”男人毫无表情地说。

我绝望地看着眼前这个让我付出了所有感情的男人,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该是告诉你一切的时候了。”男人继续冷冷地说到,“杨凌雪,从前在体育馆,我早就看出你喜欢我了,而你,还自作聪明的认为你将感情伪装的很好。你难道认为我陆云剑连你这种幼稚可笑的单相思女生都看不出来吗?不过……”男人轻蔑的笑了笑,“不过很快我也看中了你,当然,看重的肯定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人际关系。”

男人的这段开场白让我几近晕眩,我感觉自己仿佛在一瞬间就被掏空了,浑身感到一阵可怕的战栗。

“我发现,我准备动手的目标居然都或多或少和你有牵连,我想,只要接近了你,就能变相的接近他们,进而了解他们的致命弱点,随后完善我即将施行的计划。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另外,我还发现,你是那种很容易搞到手,又可以低成本交往的女生,只要我多说几句甜言蜜语,多伪装的温柔体贴一点,你马上就会陷入情网不可自拔。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交往这么长时间以来,赔钱赔时间赔精力赔感情的都是你吗?而我,只需要多说几句情话就可以,除了那对廉价的手链,我几乎没有送你任何东西,不过现在可以告诉你,那对手链也是赠品,我无法打发才送给你的。选中你做我的临时女友,我既不用在你身上花费太多精力还能达到快速复仇的目的,那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你……”此刻,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像寒风中的落叶一样瑟瑟发抖,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我曾经无数回忆起的那次浪漫的邂逅,那次让我铭记一生的表白,那次收到礼物后的兴奋,原来……原来都是他设计好的,都是他计划的一部分。面对这么残忍的真相,我居然心痛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么长时间了,你男友的身份带给了我不少好处,我不习惯欠别人的,杀死你厌恶的田旭,陪着你玩了那么多刺激的文学游戏,算是对你的酬谢。当然,你一再破坏我制造出的一个个“自杀”假象,尤其破坏了我计划中最完美的部分,害我没能让孙梦伊死在舞台上,我也必须要让你付出代价,在公安局那晚感受还不错吧?”对面的男人根本没有理会我的哀伤,用冰冷的言语继续述说着最冰冷的真相。

此刻,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用着如数家珍的残忍语调来描述自己犯罪过程的人,这个瞬间就把我们之间的美好全部毁掉的人,曾经是那么温柔,那么多情,那么体贴,那么……完美。

双颊的眼泪早已流成了河,原本绝望的心更被他冷酷的言语割成了一片一片,不愿再面对这样的他,不敢再面对这样的他,我忍不住用哀求的语气说着,“别说了……你别再说了……”

“别说?”眼前的男人似乎很享受我痛苦的样子,“不让我说,你恐怕会后悔的。你不是一直想不通那两封短信是怎么发出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我那封短信是我在晚饭期间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发出的,只不过我将你的短信显示时间由‘发送时间’改成了‘送达时间’,而在这之前,我早就关掉了手机,一直等到我希望的时间再开机,如此一来,那封短信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你的发件箱里。而你知道我出了事后,肯定着急地不得了,绝不会注意到你那被修改过的短信时间,住院期间,我又悄悄地恢复了你的短信设置,而你什么都不会觉察到。哦,对了!”男人得意地停顿了一下后,又继续说到,“我那晚的演技不错吧,那是我去崇明小区杀死孙宏达后,演出的一场戏。只不过要告诉你,乙醚是我被送到医院后才偷偷吸入的,不然的话,我演出那场戏的代价就太大了!不过也算你厉害,为了阻止你找到孙宏达,居然逼得我要伤害自己!还有,孙梦伊那封短信的真相,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吧,是我知道你下午会独自一人在宿舍观看比赛,所以提前调快了你手机的时间,而你独自在宿舍根本没有任何时间的对比,所以,你会很自然的认为你看到的时间就是正确的时间,所以,就在孙梦伊收到短信的时候,你还天真的认为当时你就在宿舍看比赛……”

男人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无情的利刃一样割剜着我早已脆弱不堪的心,我终于悲哀的发现,就在我费尽一切心思为他准备爱心晚餐的时候,就在我掏进身上所有的钱只为换得提前一分钟找到他的时候,就在我倾尽一切的感情去换得他开心的时候,他却在煞费苦心地欺骗我,设计我,利用我,等待我乖乖地落入他早已准备好的圈套中……

我终于不能再压抑住早已无比深重的哀伤,痛苦在这一瞬间爆发了,我本能地用双手死死堵住了耳朵,“够了!别说了!别说了!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然而,眼前的男人却根本没有放过我的意思,立刻用双手粗暴地抓住了我的两个手腕,强制性让它们离开了我的耳朵,嘴角边依然挂着那丝嘲讽般的笑,“为什么不听?你这个女人不是向来愿意追根究底的吗? !不是向来对我的作案细节最感兴趣吗?!不是向来就愿意和我唱对台戏吗?!怎么?最真实的细节就摆在眼前了?怎么就不听了呢?”

“啊!!”男人的语言刺激几乎让我疯狂,我发疯般地挣脱了他的手,随即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领,死命地摇晃着,“陆云剑!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傻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付出代价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为什么这么脆弱?!为了报复就要断送掉自己吗?因为爱人和朋友的背叛你就不相信整个世界了吗?!你对生活没有眷恋了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吗?!”

“够了!”男人粗暴地推开我的双手,“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报复!我就是不相信整个世界!我早已不眷恋生活了!我对未来早就没有了信心!我活着的目的就是把伤害我的人统统送到地狱!”说到这里,男人又诡异的停顿了一下,之后轻蔑的勾起嘴角,直直地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到,“难道你认为,我还会有值得相信,值得眷恋的人吗?”

“你……难道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在乎过我?”我几乎是哭着问到,尽管听了他刚才的话,我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你?哈哈!”又是一声充满讽刺的笑,“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吗?我刚才说的话难道还不够清楚吗?对我而言,你不过就是掩护我身份的挡箭牌而已,难道你还想和隋海清,甚至……和我爱的梦伊相提并论?!”男人将最后“我爱的梦伊”几个字重重地说了出来。

我只感到胸腔一阵生疼,很快,这种疼便迅速蔓延到了全身。此刻,面对这个男人的伤害,我多想恨他,但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是,我知道……”我无力地开口了,“我知道我比不上隋海清,更比不上孙梦伊在你心中的位置,可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背叛你,我会……”

“喜欢我?不会伤害我?”男人独断地打断了我可怜的告白,“现在说还为时过早吧。没错,我相信之前你是喜欢我的,但那仅仅因为我是陆云剑,因为我有着殷实的家境,有个有钱的爸爸!”

“不!不是的,你知道我不是这种人……”我苍白地解释着。

男人根本就没有给我辩解的机会,“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任辉,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小子,甚至还是个疯狂的复仇者,你还会喜欢我吗?”

“会的,当然会的。”我紧紧抓住了这个再次告白感情的机会,“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你的家境,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人,无论你是任辉还是陆云剑,无论你是穷还是富,我都不在乎,为了你,我真的可以付出一切!”

就在我说话间,透过朦胧的泪水,我似乎看见了面前男人的脸上扫过了一阵阴霾,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继续冷冷的注视着我。

然而,此刻的我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情感,就在这一刹那,我没有了矜持,没有了羞涩,更没有了自尊,忘情地扑到男人的胸前,而后紧紧抱住了他,深切感受着熟悉的胸膛,贪婪地嗅着熟悉的气味,滚滚而出的泪水瞬间就沾湿了男人胸前的衣服,此时此刻,我多希望时间立刻停滞,我就能永远紧贴着这个男人而不会分开,不由得,我呢喃出声,“云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会毁了自己的……”

 “放开!!”就在下一秒钟,男人无情地撕碎了我心中最后一点可怜的希望,粗暴地掰开我的双臂,而后狠狠地将我推开。

“啊!”巨大的推力让我重重地摔在后面一颗粗壮的柳树上,粗糙的树干瞬间就将我右侧的肩背和上臂划出了一道道血痕,身体的痛楚让我忍不住惊叫出声。

“杨凌雪!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虽然我杀了孙梦伊,但我爱的人始终都是她,而你……只不过是我利用的工具罢了!让你做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女朋友,我早就受够了和你之间这些恶心的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男人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的疼痛,而是更加变本加厉的用可以杀死我的语言攻击我,没有丝毫的怜惜。

我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人,也真的不敢相信,记忆中美好的一切居然被这个男人用“恶心”这两个字全部包括了,曾经,他温柔的诺言还在眼前,曾经,他把我郑重介绍给父母的一幕还在眼前,没想到,这么快,一切都变了,“既然……既然你并不喜欢我,又为什么……为什么把我介绍给你的父母?”我心存侥幸的问到,尽管我知道答案定然会让自己失望的。

“哼!”男人又是一声讽刺的笑,“想不通对吗?那我告诉你,难道你就没有发觉?在你见了我养父母不久,任辉就浮出水面了。校园死亡事件全部都指向了任辉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我,故意大张声势的让你和我的父母见面,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是陆云剑,是私企老板陆国涛的儿子,如此一来,就没有人会把我和任辉联系在一起,所以,你,我的养父母,都只是我实行障眼法的工具而已。”

果然,内心原本可怜的希冀也破灭了,工具,说来说去,我还是一个工具。

“现在既然说开了,就请你自重一些,不要再碰我!更别再做出刚才那样犯贱的举动!”不理会我的哀伤,男人继续刺激着我。

此刻,我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抽干了,连呼吸都感到了无比的困难,渐渐地,我仿佛失去了意识,也失去了任何力气,任凭自己软软地靠在背后的柳树上,品尝着那刻骨的悲哀。

“哈哈……哈哈……”我不禁悲哀的苦笑起来,“陆云剑……”我终于流着眼泪说到,“自从做了你的女友,我无时无刻不在费尽心思的让你活的快乐,活的开心。从前,只要你有实验,我无论多忙都会准时把午餐甚至晚餐送到你的实验室,生怕你因为忙而忘记了吃饭;我向来舍不得花钱,但从来不吝惜送你贵重的东西,上次给你买的那件球衣,我骗你是用奖学金买的,而实际上,那是我熬了好几个通宵给出版社校稿子赚来的,其实我的奖学金连球衣的一半都买不到。上次,你的父母过来,我买的那些化妆品是我平时连看都不敢看的奢侈品,可就为了让自己能更好看一点,为的多增加一分你父母对我的好印象,我买那些东西根本都没有犹豫。上一次,我以为你受伤了,便想尽办法为你做好吃的补身体。总之只要是为了你,我付出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可是……”我的心又抽痛起来,“可是我没想到,我所有的付出换来的居然是你的厌恶和反感,没错,你说的没错,是我杨凌雪犯贱,是我犯贱……”我几乎泣不成声。

曾经的往事,曾经的付出没有换来男人一丝一毫的动容,他只是冷冷地看了我几秒钟,随即,居然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方才你还那么自信,现在又这么自卑了,其实忘了告诉你了,我对你也并不完全是厌恶。说良心话,你虽然比不上孙梦伊,但也算长得漂亮,并且还是文学院有名的才女,这么长时间了,我既占了你的便宜,又让你像保姆一样的伺候着,这样的待遇恐怕许多男生想都想不来呢,如此看来,我也该知足了!”

“你……”男人的羞辱像刀子一样割着我的心,我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以压抑住我内心无尽的哀伤,任凭苦涩的血腥味源源不断进入到我的口腔内,“陆云剑……”我费力地让自己发出声音,“你今天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羞辱我吗?”

“羞辱你?我可没有这份心情!”忽然间,男人方才冰冷的脸色变得愈加阴冷,并且,双眸忽然闪出了野兽般嗜血的目光,阵阵的寒意,确切的说,因该是阵阵的杀意! 同时,男人还离开了原地,开始慢慢的向我逼近,“杨凌雪,你向来聪明,难道就猜不出我今晚约你来的目的吗?你总不能还天真的以为我约你到这四处无人的人工湖来是为了和你花前月下吧!”

看着这从未有过的陌生可怕的眼神,看着男人压迫般的魅影逐渐向我靠近,第一次,在这个男人面前,我感到了恐惧,不由自主地,我的脚步开始慌乱地后退。

看着我的样子,男人又是嘲讽般的一笑,“这么怕我了?我记得几个小时以前你还很喜欢粘着我。”

“你……你要干什么?”我抖抖索索地问道。

“干什么?”男人忽然露出一阵狞笑,“现在你知道了我的身份秘密,你认为我会干什么呢?”

男人的话让我瞬间跌入了巨大恐惧的漩涡,我猛然间想起,眼前的男人就是制造出那一系列恐怖死亡事件的人!毁灭生命对他来说,早就不是一件陌生的事情!“你……你要杀我?”我害怕得浑身抖动起来。

“你果然聪明!”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我其实本不想杀你。从前,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用各种方法警告过你,警告你不要踏入这死亡的漩涡,可你偏偏冥顽不灵,所以,你落到今天的下场,就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太爱管闲事了!现在周围根本没有人,只要我把你往这人工湖里一丢,我的身份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我还会潇洒地当着陆云剑,而你,就从此离开这个世界吧!”

“不……”我无比惊恐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身体的颤抖愈发剧烈了,双腿几乎要站立不住。

“谁说我们的故事留在年少,你爱哭,她爱笑,都保存的那么好……”在这恐惧的瞬间,我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适时的响起,是文竹或是辰雨!此刻,听见这个再熟悉不过的铃声,我忽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我慌忙用发抖的手掏出了手机。

“别……”

没想到,眼前的男人比我的动作更为迅速,就在我的手刚刚触到手机的时候,男人早已飞快地把我的手机攥到了自己的手里,“想必是你宿舍里那两个女人在担忧你的安危吧?”男人很有自信的猜测着,随即翻开了我的手机并把屏幕贴近到我的脸前,“果然,文竹来电!”

“把手机还给我……”我小心翼翼地请求。

“还给你?让你求救?然后再报警?我有那么蠢吗?”男人轻蔑地说。

“不,不是的……”我其实心里明白,此刻无论我如何解释,眼前的人都不会相信我永远都不会害他,哪怕他已对我有了杀意。想接文竹的电话不过是我找寻最后一份安全感的本能反应罢了。

“不是就好!”只见男人“啪”得一声合上了手机,随即优雅地抛出了一个抛物线,只听见“咚”得一声,手机就被湖水掩埋了。

“你……”此时,我几乎恐惧的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残忍的表演,却无力去反抗。

“别担心,一会儿我们还会收到你那文竹的电话。”说话间,男人已自信地掏出自己的手机,炫耀般地展示在我的面前,“等着吧,一会儿电话就到!”果不其然,仅过了一分钟,男人的手机屏幕就亮了,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来电人的名字:文竹。

“老大……”我本能般地想去抓男人的手机。

“啊……”未曾想,就在我伸手的瞬间,男人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并迅速将我拽到他的胸前,用左手牢牢禁锢住我双臂的同时还死死的捂住了我的嘴,让我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相处了这么久,我才知道看起来并不强壮的他居然如此有力,仅凭一只左手就能让我的上半身完全不能动弹,并且说不出一个字。

“唔……唔……”我无力地挣扎着。

控制住我的身体之后,男人不慌不忙地用腾出的右手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文竹姐,有事吗?”声音居然在瞬间恢复了从前的温柔。

“老陆!凌子在你身边吗?”电话里,传来了文竹焦急的声音。我近在咫尺,却无法与她对话。

“凌子?没有啊?她没在宿舍吗?”男人的语调忽然变得异常“焦急”,而另一只手却又加重了禁锢我的力道。

“唔……唔……”我艰难地从喉咙里发着声音。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可怕,温柔和凶残的转变居然就在一瞬间!

“没有啊!我和肖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不在宿舍,现在熄灯了也没回来!真是急死了!”电话那头的文竹已是焦急万分。

“唔……唔……唔……”我用尽一切努力想让自己发出声音,哪怕让电话那头的文竹听到一点声响也好。

未曾想,身边的男人迅速粉碎了我最后一点卑微的希望,他把自己的手迅速下移,还未等我张口,那原本捂住我嘴的手已经死死地扼住了我的喉咙,“呃……”巨大的力道霎时让我两眼发黑,喉咙里再也挤不出一丝声音。做完这残忍的一切后,男人依旧是一副焦急的声音“怎么会这样?没给她打电话吗?”

“打了,一开始是无人接听,现在电话干脆不通了!我和肖都担心她有危险,真是急死了!”文竹的声音越来越焦躁。

“文竹姐,你先别急,要不这样吧,我先叫上几个男生在校园里找找凌子,随后再联系你们!”男人用着颇有安全感的话语准备结束和文竹的通话。

别……老大……别挂电话……救救我……

我的内心绝望地喊着。

“好吧,那我和肖等你电话!”文竹说完,随即挂断了电话。男人手机里的“嘟嘟”声让我再次陷入了恐惧,闭上眼睛,绝望的泪水随之流了下来。

男人终于松开了我的喉咙,但却依然紧紧地圈着我的双臂,并不顾我依旧害怕得喘息着,残忍的贴到我的耳边用恶魔般的声音对我说着,“救星没有了,很绝望吧。过会儿,我就会送你到极乐世界去。之后呢,我会和你宿舍那两个女人一起在校园里‘心急如焚’地找你。当然,你放心,等你的尸体浮上来的时候,我会装的很悲痛,很伤心,很绝望,让所有的人都同情我,都可怜我,我的演技你也见识过了,做到这一点对我来说太容易了,今天中午的那个浪漫气氛是我故意营造出来的,所有的人都在为我的痴情所感动。永远都不会有人猜到你究竟是怎么死的!”

男人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冰锥一样深深刺入了我的身体,让我已分不清,自己内心深处,究竟是恐惧多一点,还是悲哀更多一点。

男人话刚落音,瞬间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用一股死亡般的力量狠命地把我向人工湖的方向拽去!

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男人的意图,求生的本能让我不住地苦苦哀求眼前这个曾经会因为我落泪就会心急如焚的男人,“不……不要……云剑……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会出卖你的……相信我……”

“相信你?”男人依旧用力的拖拽着,“哼!我只相信死人。”

“不要……求求你云剑……不要杀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求你了……云剑……别这样……”我的哀求变得愈加破碎无力,眼看人工湖里幽暗的湖水已经近在眼前,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生的希望。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01: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