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推理小说——别敲死神的门(六十四)最后的结局(下) ...

作者:玉面狐  于 2013-3-30 20: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六十四:最后的结局(下)

忽然间,男人居然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并轻蔑地甩开了我的手臂,“害怕了?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着什么愿意为我付出一切,现在真需要你付出了,你就怕成这个样子了!哼!”男人又是一声嘲讽般的笑,“刚才我差一点就被你的‘深情’感动了,现在才知道,那只不过又是你煽情的胡言乱语而已,现在我想想就恶心!像你这种虚情假意的女人,我就更没有留下你的必要了!”随即,男人的眼神里又开始投射凶光。

像个木偶般站在人工湖边的我,早已狼狈的不成样子,恐惧和悲伤交织在一起折磨着我的灵魂,而泪水,早已流成了河。木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多么熟悉而又亲密的男人,我始终无法接受他的转变。

此刻,我忽然回忆起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完美的爱人是不存在的,除非是在演戏!

这么久以来,眼前的男人一直温柔的像一潭静静的湖水,和气的像一缕和煦的阳光,不断的为我编织出各种如梦似幻的爱情故事,让我沉迷于这“完美爱情”中无法自拔。我一直庆幸我和他之间没有过洛枫和辰雨之间的争吵,没有过俞伟东和叶嘉琳之间的猜疑,更没有庄达生和史晓芸之间的分分合合,一直庆幸自己拥有一个完美爱人,然而,我却忘了,我们之间缺少的,恰恰就是最真实的爱情状态,而“完美爱人”也不过是个伪装的外表。

他在演戏!原来他一直都在演戏!对他而言,我不过就是个和他演对手戏的女人,而今戏散场了,我这个配角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然而,我却可悲的在戏中付出了最真实的感情,陆云剑,是个早已死去的人。任辉,是个心中对我毫无爱意的复仇者,我到底爱上了谁?而谁又在一直爱着我?难道……难道真的是……我爱上了一个幻影,而我感受的到的爱也是一场虚幻?想到此,不争气的泪水又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流。

一阵夜风吹过,我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凉意,看着周围寂静的夜,看着身后黑暗的人工湖,我知道属于我的一切都要结束了,这是我度过的最后一个黑夜,明天初生的太阳,我将再也看不到了。联想到这些,我居然恢复了一点点镇静,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这个此刻想置我于死地的男人,我不禁悲哀地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云剑,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的名字。没想到……我第一次付出感情会……会落到这样的结局,不过……不过我不后悔……只是我希望……”我哽咽了一下,“我希望你今后真的能够忘记仇恨,以陆云剑的身份好好活下去,我祝福你。”我心无比抽痛着说出了最后的心声,“你动手吧,这次我不会反抗了。”说完后,我慢慢闭上了溢满泪水的眼睛。就在闭上双眼的前一刻,我似乎看见了男人脸上的肌肉在抽动。

我紧闭着双眼,静静地等着死亡降临的那一刻。

好几分钟过去了,那股企图把我推向死亡的恐怖力量却没有再次降临。我不自主地睁开了双眼,眼前的男人依旧在死死地盯着我,却始终没有对我采取任何行动。

“怎么不动手?”我幽幽地问。

男人依旧面无表情的站着,没有理睬我的话。

“呵!”我又是一声惨淡的笑,“是怕留下证据吧。没关系,那不劳你动手了,我自己来。”

说完后,我便转过头去不再看眼前的人,而是带着一丝决然的心绪慢慢地走向湖边。淡然地向湖面望去,发现今天的湖其实很美,朦胧的月色倾洒的湖面上,形成了一股朦胧的美景。多少次,当我情绪压抑的时候,就会站在这湖边,任凭眼前的丽景消逝掉我心中的不快。未曾想,我的生命会结束在这里。幽暗荡漾的湖面就像一面深深地镜子,不自觉的,又照出了我的从前,不,是我们的从前。

你好,你叫杨凌雪吗?

是啊!

你是读文学的?

嗯。

怪不得你看起来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不知道,反正在我心里的感觉不一样。

……

你身边的姐妹都叫你凌子,我也可以这么叫你吗?

当然,我欢迎。

那我这么称呼你了是不是代表我们的关系更亲近了?

嗯……或许吧。

……

你最近在找兼职工作?

是啊,觉得自己不再是小孩子了,不想总向父母要钱。

那我跟你介绍一份吧,很轻松的,就是陪人聊聊天,散散步,看看电影什么的。

真的吗?那报酬怎么样?

报酬很高的,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

天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工作?

我女朋友啊!

啊?

……

别动!这是我老婆给我炖的鸡汤,你们不许动!

……

不用你们操心,凌子肯定会嫁给我的!

……

一幕幕的情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人变了,可我的心始终没有变,曾经的那份美好也不会变,回忆着从前,我嘴角轻轻上扬了一下,随即再次闭上眼睛,然后任凭我的身体慢慢地向湖面贴近……

“真该死!”背后的男人忽然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之后死命拽住了身体即将倾入湖中的我,然后再用力把我拖回了地面,“你疯了!湖岸这么高!湖水又那么深!万一掉下去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我……你不是……”男人突如其来情绪的爆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惊异的表情让男人不禁怔住了,之后,他像是触电般地迅速放开了紧紧抓着我双臂的手,并狠狠地把我推远了。但尽管这样,他依然抑制不住自己紧张而急促的呼吸。

没过多久,男人的情绪恢复了平静,语调也恢复了方才的冰冷,“没想到你真的会去死。既然这样,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你可以走了。不过……”男人话锋一转,“不过今天既然把话说开了,那我们之间的这种虚假的关系也就不用再继续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忐忑地问。

“意思很简单,我们分手,以后不再是男女朋友关系。当然,我可以给足你面子,对外,你完全可以说分手是你提出来的,至于你‘抛弃’我的理由,你可以随意编造,我绝对不会否认的。”绝情的话语再次从男人口中说出。

“不……我不分手……”男人嘴里的“分手”两个字像刀子一样割着我的心,从爱上他的那天起,我就从未想过这两个字。

“由不得你分不分!我是直接告诉你结果,并没有和你商量的意思。你最好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我不想再看见你!”男人切断了我一切感情的退路。

“不……我不走……我找了你整整一个下午,等了你一个晚上……我好不容易又见到你了……我不走……”我痛苦得诉说着。

“你最好赶紧走!不然等我改了主意,你又活不成了!”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随便你想怎么样……反正我也不怕死……我不会离开的……”我想紧紧抓住最后的稻草。

“哼!刚才说你犯贱真没冤枉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赖着不走!那我离开你也是一样的,总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男人抛下这句话后转身就要离开。

“云剑!”看着男人转身的背影,我的心几乎要停止跳动,飞快得冲上前去从后面抱住了他,“别走……别离开我……”

我卑微的请求依旧没有让男人有任何改变,他狠命地掰开了我紧紧圈着他的双臂,随即转过身来轻蔑地说,“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懂?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孙梦伊!你总这样赖在我身边有意思吗?实话告诉你,杨凌雪,今天即使你为我死了,我也不会有半点感动,因为我对你没!有!感!情!”

“你……”男人伤人的话语使我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只感到自己踉跄地退了几步,随即紧贴在背后粗壮的柳树上“呜呜”的失声痛哭起来。没有了感情,没有了自尊,没有了希望,什么都没有了,我不知道自己除了哭还能干些什么。

痛哭中,我隐约感到男人走到了我的跟前,便抬起悲哀的泪眼望着他。

男人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紧接着又是一声嘲讽般地笑,“这么伤心?看来我在你眼中魅力真是不小。我这个人呢,向来心软,你这么不想离开我,我也实在不忍心赶你走,这样吧,如果你愿意扮演戴小婵在秦川身边的角色,我可以考虑不再赶你走。毕竟对男人来说,有个泄欲工具也是不错的!”

“你……你说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眼前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

“我知道你听见了。不过我还有条件,第一,即使我们有了亲密的关系,我也不会对你付出任何感情。第二,你的角色完全是免费的,我不会给你任何服务费,更不会给你什么补偿。第三,如果我遇到了心仪的对象,你要马上离开我,不能再赖在我身边不走。听清楚了吗?”男人残忍地说到。

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语言刺激,已经让我完全丧失了痛感,我呆呆地望着他,喉咙像被一股无名的力量死死扼住一样,说不出一句话来。

“很难接受对吗?没关系,我理解。像你这样优秀的女生,如果真答应了,我都感觉有些暴殄天物呢。如果不接受的话,那没办法,你还是要立刻从我身边消失,因为你不能再以其他的方式留在我的身边。”男人的语气依旧无情。

男人毫无顾忌地继续伤害着我,但他或许不知道,此时的我,对他口中那屈辱性的条件早已变得迟钝了,对他的语言伤害也已经麻木了,相反,方才他因为提到“分手”而带给我的恐慌却逐渐扩散开来,一想到要离开他,我的心口就无比的疼痛,此刻,我已经趋于崩溃,所有的思维都汇集到了一点,就是我不要离开他。

呆呆地看着男人的双眼,我居然本能般地伸出了冰冷的双手颤巍巍地握住了他的手,在这一刻我感到,他的手居然更加冰冷,我用发抖的声音问道,“只要我接受你的条件你就不赶我走了吗?”

听了我的话,对面的男人忽然怔住了,愣愣地看了我好几秒,之后用不可思议的语调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慌忙回答,“我当然知道……其实……其实我一直想答应你……也没想过答应第二个人……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只是……只是你别再赶我走了,好吗?”

男人忽然握紧了我的手,“凌……”,他仿佛想说些什么。

未曾想,还未吐出半个字,男人就急忙抽回了他的手,没有再说一句话。

“云剑……你……你不赶我走了吧……我……”

“别说了!”男人气急败坏地打断了我,随后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腕,向我怒吼道,“杨凌雪!你真疯了吗?!你卖不出去了吗?!你是妓女吗?!连这种条件都能答应?!你答应是吗?好!那我告诉你,我不答应了!因为我对你这种送上门的女人不!感!兴!趣!”说完后,男人又狠命地放开了我。

“啊!!”由于惯性的作用,我不由得打了个趔趄,摔倒在身后的柳树下,头部重重地撞到了粗壮的树干上,顿时我感到一阵火辣辣地生疼。

疼痛中,我仿佛感觉男人似乎快速向我迈了两步,但最终还是停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

男人刚才极致羞辱性的话语也终于给了我致命性的一击,我的精神彻底崩塌了,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灵魂仿佛被抽干了,思维已经接近疯癫的边缘,我整个人就只剩下了一个没有生命的躯壳。

待身体上的疼痛感稍稍舒缓之后,我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手足无措地四处看着,两只脚迈开了破碎的小步,毫无目的地走着,嘴里也只剩下了潜意识的喃喃自语,“这样你都不要我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这么讨厌我……那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不让你看见我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凌子!前面是湖!”看着我稀里糊涂地走到了湖边,身后的男人慌忙把我拉回。

“是湖?怎么会是湖呢?那我……那我从这边走……我马上走……”我机械性地往相反的方向走着。

“凌子!你没事吧?你别吓我?!”男人慌慌张张地追上了我,一脸焦急地问到。

可惜,我对男人的情绪已经没有感觉了,“没事,没事,”我小心翼翼地回答,“你不用管我……我不给你添麻烦……我马上就走……真的……不缠着你了……我不知道你那么讨厌我……其实我没有那么讨厌的……”说着说着,我又开始委屈地抽泣。

“凌子!”我的半疯癫状态让男人开始惊慌失措,“是不是刚才摔伤了?现在你感觉怎么样?头疼不疼?你……还清醒吗?知道我是谁吗?”

我抬起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眼前的人,心却开始麻木了,“你说什么?”

“是不是我刚才害你受伤了?”男人焦急的问。

“没有。”我木然回答。

“你的头疼吗?”

“不疼。”

“你……大脑还清醒吧?”

“清醒。”

我机械的状态让面前的人更加担忧了,“你确定你没事?”

“没事。”

“那……那你是谁?”

“我?杨凌雪。”我的语调依旧是毫无感情。

听着我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男人不由舒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精神失常”这四个字,他还是说不出口。紧接着,他又慌忙问到,“那你也知道我是谁吧?”

“你?”面对男人的问题,方才他伤害性的话语又想恶魔一样钻入了我的内心,我不由自主地开口了,“你是任辉,是孙梦伊的男朋友。”

“你……你说什么……我……”我话一出口,男人的嘴唇开始剧烈的抖动,甚至连抚在我肩上的手也开始颤抖,我明显看到,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也是和我相同的无助。

“你是孙梦伊的男朋友……是孙梦伊的男朋友……”我呢喃着,“孙梦伊的男朋友”这几个字再次深深刺痛了我原本麻木的心,我忍不住再次“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你是孙梦伊的男朋友,那我的云剑呢……我的云剑去哪里了……我找不到我的云剑了……”

我一边哭喊着,一边毫无目的地乱跑乱撞,企图找到只留存在我记忆中的云剑。

“凌子!”我无意识的举动终于让男人卸下了冷酷的伪装,他不顾一切的将我仅仅搂在怀里,“我在这儿……云剑在这儿……我不是任辉……不是孙梦伊的男朋友……我就是你的云剑……”

亲耳听到方才还想置我于死地的人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几乎有些恍然失措了,用哭泣的语调问到,“你不是很讨厌我吗?”

男人将我搂得更紧了,“真是个傻瓜!我怎么会讨厌你?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相信?为什么你不能恨我?这样我被绳之于法的时候你也不会太难过……”

“那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恨你……怎么可能不难过……”我委屈地说到。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我为什么现在才知道……”男人依然搂着我,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绝望的黑夜中,我绝望地拥在云剑的怀里。在这一刻,我已无暇去想他为何忽然恢复到了从前,去想他究竟何时是演戏何时又是真的,去想他究竟对我是怎样的情感,我只知道,自己躺在这个怀抱里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了,听到云剑的哭声,我也任由自己放声地哭着……

猛然间,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忽然响起,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我不由抬起了泪眼,害怕地问到,“怎么会有警笛声?”

面前的云剑此刻居然无比平静,“是我的时限到了。你不是一直就像亲手将凶手绳之于法吗?现在就是你的机会。”

“你的时限?”我先是疑惑着,忽然间,我明白了男人话里的含义,从未有过的惊恐迅速在我心中升起,我不由发疯地说着,“快……你快躲起来……别让他们看见你!”

“来不及了。”男人带着泪眼说。

“不不,”我惊慌失措地喊着,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男人“掩耳盗铃”般地拽到柳树后,“云剑,你躲好,千万不能出来!即使……即使他们发现了你,你千万别承认什么,就说你是陆云剑,就说你和任辉任辉没有关系,那些事都不是你干的,你听见了吗?听见了吗?”

男人根本没有理会我的焦急,而是无比温柔地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颊,用颤抖的声音说着,“对不起凌子,对不起,我欠了你这么多,什么都没给过你,下次遇到恋情的时候,你别……别再付出的这么彻底……”

“云剑,你在说什么……”听着越来越刺耳的警笛声,看着恢复到从前的陆云剑,我早已泣不成声,“哪有下一次,我这一生都不……”

“别说了!”男人慌忙打断了我,似乎不敢再听我继续说下去,随后,眼前这个我最心爱的男人对我说出了这一晚,不,是他这一生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凌子别哭了,我不值得你哭。”

随后,男人狠心推开了我,径直向警车迎面走去。

“你们在找我吗?”男人平静地对走下车的梁警官一行人说道。

“陆云剑,你涉嫌多起杀人案,被捕了!”梁志明说完后,随即亮出了手铐。

“不!”我发疯般地冲了过去,“梁警官……你弄错了……不是的……别带走他……宋警官……别带走他……求求你们别带走他……别带走他……”我漫无目的地向每个人哀求着。

眼看着云剑就要被带上警车,我拼命地冲了上去,结果被陈诺一把拉住了,“凌雪,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陈警官……求你了……别带走他……别带走他好吗……”我拼命抓着陈诺的双肩努力请求着。

“凌雪,陆云剑涉嫌……”

“不……不是的……你们弄错了……肯定是弄错了……你们别带走他……”在陈诺面前,我几乎哭成了个泪人。

“对不起,凌雪。”陈诺说完,狠心甩开了我,随即准备离开。

“陈诺!陈诺!”失去理智的我开始直呼陈诺的名字,“别带走他……别带走他……”我依然没有放弃。

最终,陈诺还是坐上了警车。

看着警车徐徐开启,我绝望地情绪终于彻底爆发,“云剑!云剑!”我发狂般地呼喊着,拼命地向警车追去。

我用尽了生命的力量去奔跑,去追赶,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徒劳的追赶,但我知道我所有的感情,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向往都被前面那辆警车带走了,就像我的心被摘走了一样,我绝不能忍受就这样看着他眼睁睁地消失在我的眼前,我继续奔跑着……

很快,警车开出了校园,驶向了校外那条宽阔的公路。而我也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公路的车水马龙中。眼看着前方的警车和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我绝望的也越来越肆虐地蔓延。我依然没有停下追赶的脚步,在这一刻,我忽然想把心里最渴望表达的一句话喊给前方警车里的人听,虽然,他很可能已经听不见了,但他能看见我的呼喊也好,早已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和指指点点,我费尽了全身的力气喊着,“陆——云——剑,我——爱——”

“啊!!”一阵紧急的刹车声划破了我的追逐,我只感到身体被重重地撞了一下,而后便重重地摔在了冰冷的马路上,所有的意识都在渐渐地消失。刚刚出口的“爱”字最终和飞舞在黑夜里绝望的眼泪碰撞在了一起,碎成了一地的悲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3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3-30 22:45
意外的结局哦!
3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3-30 22:45
总算完了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30 23:38
追你的文,有些辛苦,不按时出,一出来就是江洋湖海发大水。
没想到是悲剧。。。
3 回复 玉面狐 2013-4-3 08:41
秋收冬藏: 追你的文,有些辛苦,不按时出,一出来就是江洋湖海发大水。
没想到是悲剧。。。
哈哈!不好意思了。这段时间有些忙,没法聚精写作。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4-3 08:49
玉面狐: 哈哈!不好意思了。这段时间有些忙,没法聚精写作。
还有尾声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9: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