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宛如重生

作者:刘小雨  于 2012-7-25 22: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原创文学|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2评论

2008124日下午6点,甬台温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两辆高速行驶中的车辆发生猛烈的追尾,车祸现场惨不忍睹,车内人员伤亡惨重。。。。。。

(一) 暖暖的疑惑

从上海回来以后,暖暖就觉得自己身上有点不对劲,不知道是多了什么,还是失去了什么,浑身充满了未知的愤怒,或者哀伤。看到周围的人和事情都像隔了一层纱,总是不太真切,感觉记忆库里被生生的挖走了一块的无措。但是暖暖知道自己并不是温室的花,还有很多的杂事需要自己去处理,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情绪里沉沦。

洗过澡,不管还在嘀嗒滴水的长发,暖暖坐在沙发上先给老总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已经顺利和顺城外贸公司约了面谈的时间,到时候安心等待她的好消息。然后暖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可乐,打开狠狠地灌了一大口,茶几上那本地方杂志的封面居然出现了成哲的脸。

成哲,男,35岁,双鱼座,已婚,在这个城市里算得上高收入人群,稳重、成熟、睿智。。。。。。每一种赞美用到现在的他身上都不为过。短短的十几年间,那个中小型的外贸公司在他的手上,逐渐壮大到现在的股份制上市公司,并且把总公司从这个小城市移到了大上海,并在上海盖了顺城大厦,顺利把业务扩展到全球的大部分国家。暖暖无精打采的看着杂志上编辑和成哲的对话,最后还是把视线落在了封面的照片上。这个男人已经微微的有点发福,不过正好把太过于棱角分明的轮廓遮掩了些锋芒。这个摄影师大概是个善于捕捉瞬间神态的高手,在成哲的眉宇间居然透露出淡淡的落寞和孤寂,凭空增添了这个男人的无穷魅力。

对于这些成功人士,暖暖当然司空见惯,她只是疑惑成哲那眉宇间的神情到底有几分真假,是种本能的流露还是临场的作秀,但是这个问题暖暖没有过多的深思,她站起身,把喝光的可乐罐抛进了垃圾桶。

(二) 成哲的恍惚

暖暖到达成哲公司时,离约定的时间刚刚好,在公司的门口,她遇到了曾经的朋友安庆。这个曾经爱慕过暖暖,给过暖暖无私的帮助,但是也让暖暖深受真相打击的男人。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刻画下什么痕迹,依旧是敦厚的样子,看到暖暖过来欲言又止的微笑着。因为暖暖怕错过和老总约好的时间,只得微笑着点了头,就匆忙的走进公司的大门。

成哲的秘书过来把她带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时,成哲还在有条不紊的整理着手头的文件,一边抱歉的对暖暖说:“不好意思,我在10点半还有个会议,只能给你半个小时。。。。。。”成哲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就抬头看到了站在桌前的暖暖,视线缓缓的落在她的脸上时,他的神情有了数十秒的定格。

暖暖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轻巧的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从包里拿出了产品的介绍说明资料,问他:“那么,我可以先简单的介绍一下产品吗?”

成哲的神情在这霎那间变换了几次,最终还是费力的平静下来,开口:“你想要什么?”

暖暖无奈的摊开手:“每一个来和你谈判的厂家,想要的无非是多争取一些外贸订单,我自然不例外!可是你看,我只有半个小时。”

成哲的视线穿过前面的暖暖,落在不远处的那棵发财树上,有短时间的失焦。

(三) 平淡的故事

故事从十几年前这座城市西郊那棵大榕树下的炒粉干店开始,故事的主人公名字叫阿勇。

如果你了解十几年前的温城,那么你一定见过很多像阿勇这样的人。他们不甘心于在农村或者小县城过平淡的生活,于是会跟随着某一趟的中巴来到了这个在当时相对来说有着更多机遇、更多光鲜、声色犬马的城市。他们通常不会有太多的资金和人脉,但是他们年轻,不怕吃苦,有着旺盛的精力去适应这个城市的千变万化。更何况他们每一个到城市里来的人都有一个明显或者隐晦的发财梦。

这个梦当然不会太容易实现,所以为了生活,他们大多白天在城市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司和商店里穿梭,做着各种可能的工作,以维持自己最起码的生存和原始资金的积累。夜晚就隐没在租来的小阁楼上或者地下室里。

阿勇也是他们的一员,也许还是属于混得比较差的那一个,因此他经常要加班到深夜,有时候更需要兼职才勉强把日子过下去,所以他就常常在深夜到西郊那家大榕树下的小店里,用一盘廉价的炒粉干填饱自己容易饥饿的肚子。

有一天阿勇正一个人对着一大盘粉干埋头奋斗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这个声音给他印象也许与别人有点不同,他从那声音在说温城话的咬字上听出了乡音,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清脆的声音跟他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

于是,阿勇在宵夜结束以后堵住了那个叫做“秀丽”的女孩,当他说出那女孩家乡地名的时候,那女孩激动得抓住他的手。“他乡遇故知”这样的际遇,在十年前远比现在来得情感猛烈。

那天他们沿着朝阳街一路的聊着,说工作、将来、回忆家乡,一直送到秀丽住的那间简陋的小房子,那天他们一直聊了三个小时,阿勇那时心想,秀丽还真是能说。

后来他们成了朋友,阿勇纠正了秀丽在语言上的一些错误,秀丽给阿勇一些生活上的帮助。再后来他们想办法调到了一个小外贸公司一起上下班。最后很自然地,他们做了些比朋友多一些的事情,便搭伙住在一起了。阿勇不知道这是否跟爱情有关,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爱他,他们只是彼此相互温暖,在这个陌生冷漠的城市里,等待一个时来运转的机会,尽管这个机会看起来那么的渺茫。

(四) 淡然的结束

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而故事才开始叙述。成哲站起身来,说:“如果你不介意跟我一起到会场吧,我继续把这个故事讲下去好吗?”暖暖收起了东西紧随着成哲上了他那辆黑色的奔驰车。

“对于爱情,你是怎么理解的?”成哲很突然的问到。

“爱情里有成全、背叛、利用、同情、破坏,恨或者生死,不承认伤害。”暖暖静静的看着传说中刺透人心的眼神,不动声色的说着。

成哲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接着把故事讲下去。

阿勇一直觉得秀丽是个矛盾的女人,大多数的时候,秀丽有着明媚灿烂的笑容和一种近似天真无邪的眼神。可是,阿勇很多次发现,她一个人独处时,那种沉默空洞的眼神没有焦点的涣散着,感觉就像一湾波澜不惊的深潭,没有人知道底下藏着怎样的暗涌。

她从来也不说爱,只是说好,很好,很喜欢。很多年过去以后,阿勇回想起来,总觉得秀丽也许从一开始,就已经把他们的结局猜了个透彻。

阿勇清楚地记得,他们在那间狭小的出租房里生活了一年半的时间。那段时间里只得快乐的时间是那么少,有得只是疲于奔命的在每个客户之间游说,希望可以签下更多的订单,一次又一次的面谈,垒起希望,面对失败。所有的情感宣泄都在那张吱吱作响的木床上,兴奋时他们做爱,沮丧的时候他们做爱,伤心的时候他们做爱,愤怒的时候他们也作爱。

不管日子怎么糟糕,机会终归还是来了。有家大型外贸公司的人事经理,看上了长相甜美,工作努力的秀丽,他以两倍的工资就轻易的把秀丽挖走。只是在签合同的时候,非常明确的告诉秀丽,同行业的两个竞争公司中,职员之间最好不要发生男女关系,一旦发现,开除是唯一的办法。

秀丽从阿勇那里搬走的时候很淡然,就像她搬进来的时候一样,他们相互没有说分手,也许是因为他们还没真正的开始过。这以后,阿勇在同行业的广交会上碰到的秀丽,跟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五) 惨痛的过程

成哲的故事,被那个约在十点半开始的签约会打断了。

暖暖站在会议室的最后一排,看他沉稳干练的举止,从心底承认成哲的成功。

十一点半会议结束,成哲带着暖暖又回到了他那辆黑色奔驰车上,他问暖暖,“你觉得我应该用阿勇这个名字来继续这个故事,还是成哲?”暖暖无所谓的摇摇头,“随便。”

在这个行业里做的人都知道,不是你付出多少,做了多大的努力,就会得到应有的回报。人和人的际遇,不但不同,有时候更是千差万变得离奇。

半年后,连阿勇自己也觉得公司高层对他的失望,没有签到一张像样的订单,没有自己固定的客户,更别提什么大型的商贸活动了。而秀丽,因为公司特意的栽培,还送她去进修了三个月的商贸英语,现在在这一行业里是如鱼得水。

她的同事安庆和阿勇也是不错的哥们,一次喝酒的时候告诉阿勇,公司决定等秀丽把这次手头上那个合同签下来就把她调到对外贸易部做副经理,秀丽的前途一片光明。

谁也不知道,阿勇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那个晚上敲开秀丽家的门,也许是情绪跌到了谷底,也许是酒精燃烧了勇气,也许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总之那个晚上,秀丽用火一般的热情接纳了他,激情飞扬的迷糊中,阿勇好像听到了秀丽说了“爱!”

接下来的意外,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秀丽和阿勇的事情在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那些幸灾乐祸的人,有着比沙尘暴更快的传播速度传播着流言。更加可怕的是秀丽手上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的合同也飞掉了,飞到了成哲所在的公司,事情公布的那天,秀丽等不到经理找她谈话,就主动地递上了辞职信,黯然离开了。

成哲讲到这里的时候,暖暖看了他一眼,成哲急切地说:“我知道你不信,可不是我干的,不是我!”

暖暖没有出声,半天以后,问,后来呢?

(六)暖暖的记忆

其实后来的事情,暖暖都知道。

离开公司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暖暖都在想,也许这条路从自己一开始走就走错了方向,自己怎么会忽略了一个叫“现实”的东西。

成哲是一个非常男性化的名字,这个名字还是暖暖给阿勇改的。那时候他们对将来都感到迷惑,急于想预知未来的方向,于是找到了那个盲眼的算命师。具体怎么样的说法已经记不住了,唯一记住的是那个算命师说阿勇是个富贵的命,只是名字不好。回来的路上,暖暖就给阿勇改了名字,成哲,非常大气沉稳的名字,将来一定可以飞黄腾达,大富大贵。

当暖暖第一次看到安庆的时候,是在阿勇生日请客的时候,阿勇说,安庆是我的好哥们。这是个看上去老实本分的男人,只会看着暖暖憨憨的笑。后来等他们成为同事以后,自然比起其他的人要亲近很多。在没发生变故之前,暖暖一直知道安庆在偷偷的喜欢着自己,所以她以为这样的男人是不会伤害她的,直到事故发生的前两天,安庆突兀的跳槽到了阿勇的公司,暖暖都还没真正的明白其中的关系。

暖暖最后一次写下“李秀丽”三个字的时候,是在辞职信上,她告诉自己对待事情要学会不去计较原因而直接看结果,从那时开始,她成了暖暖,一个叫起来感觉很温暖的名字。

暖暖原以为,自己把李秀丽杀掉以后,悲哀可以终止。但成哲开始发达,一发不可收拾。暖暖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你为了生存每天要和你仇恨的人交涉,费尽脑汁的获取更多的订单和利益。

暖暖是以逃的姿态离开这个城市。但她没想到她最终逃不掉,她换了无数工作,每个都做不长。她曾在餐厅做服务员,可是她觉得那些看着她的人都在嘲笑她的失败。她曾去郊区很偏远的一家电子工厂做推销员,可是却不愿意为了这个厂的发展回到这个城市。她换了一家又一家的外贸公司,因为没有办法学会信任,她失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最近从上海回来,暖暖突然觉得浑身充满了陌生的力量,宛如重生,她有一个疑问,无法释怀。

(七)最真的真相

成哲说:“我找过你,一直在找你,只是你躲起来了。”

暖暖看着车窗外的城市,陌生得奇怪,一点也不像她已经待了十几年的城市。她说:“我说过,我只是来签单的,这个故事不是我想得到的内容。”

成哲叫她:“秀丽。。。。。。”

暖暖的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但她忍住了没用手去动:“叫我暖暖。”

成哲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作了妥协,“我想,如果撇开爱情,还有些事情应该让你知道的。”

“秀丽离开以后,我知道我跟她之间是真真正正地结束了。我想我大概是爱她的,在她离开我以后。这时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出现在我生活里,你知道,我需要钱和位置,以及一些发泄。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我们就结婚了,然后从总经理助理开始一直到现在。”

暖暖的右眼皮又跳了一下,她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他们的朋友安庆说的一句话:“我们都是欲念太多的人,在诱惑面前是很难挺直自己身子的,有时候连保持最起码的尊严都显得奢侈。”

她转回头对成哲说:“知道吗?今天在你公司的门口,我碰到安庆了,他还对我笑了笑,我们还来不及叙旧呢。”

成哲的神情有点怪异,他说:“秀丽,安庆在去年因为交通事故,已经去世了,你不知道吗?”

暖暖愣住了,如果安庆已经过世了,那她上午碰到的是谁?她向窗外望去,正好看到车子失去了控制,以急快的速度向前面的那辆很熟悉的红色大众汽车撞了过去。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八)宛如重生

事实是——2008124日下午六点,暖暖开着公司的那辆红色大众从上海赶回来,为了到成哲的公司谈一项合作项目。车祸发生的时候,暖暖并不知道,从后面撞上来的车,正是成哲那辆黑色的奔驰。

受伤的人同时被送到了同一家医院急救。在这样惨烈的车祸中失去心跳而仅仅维持着脑部活动的两个人,在经历了近42个小时的“假死”状态后,有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局。

暖暖醒来的时候,感觉周围有很多嘈杂的声音,她费劲的挣开眼睛看着周围一圈十几个包括医生在内的陌生人,人群中有张熟悉到刻骨的脸,正在慢慢的消失,她禁不住用嘶哑的声音大叫一声“成哲。。。。。。”,她看到成哲听到声音后对她笑着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暖暖觉得筋疲力尽,一个医生激动的对她说:“你真是个幸运的人,这样的现象完全超出了医学的常理,两个人送来的时候都已经进入假死状态,必须依赖机器才有微弱的呼吸和心跳,可脑部却有剧烈的活动现象,经过42个小时以后,其中一个醒来的同时,另一个却完全的脑死亡。。。。。。”

暖暖的头突然剧烈的痛起来,她觉得宛如重生。她明明记得,出车祸的那一刻她是坐在成哲的车上,依稀听到成哲告诉了她一个最真实的真相。

而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真相,暖暖却再也不想知道了,她把头埋进了白色的被单里,任泪水汹涌而出,从当年发生变故到现在都没哭过的暖暖在这一刻开始大声地嚎哭起来。



 

 

发表评论 评论 (82 个评论)

3 回复 猪扒戒 2012-7-25 22:50
好哇,今天来点轻松的。好好看,这可是大才女的心理告白。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2:52
猪扒戒: 好哇,今天来点轻松的。好好看,这可是大才女的心理告白。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img]http://cdn-ediblecrafts.craftgossip.com/files/2012/04/flowerbr ...
   狂汗~~这篇小说和我什么心里告白一点也不靠谱呀
3 回复 猪扒戒 2012-7-25 22:52
俺是边吃早餐边溜圈,想跟俺抢沙发?们都没有。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2:52
猪扒戒: 好哇,今天来点轻松的。好好看,这可是大才女的心理告白。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img]http://cdn-ediblecrafts.craftgossip.com/files/2012/04/flowerbr ...
这早点做的够艺术的,喜欢
4 回复 猪扒戒 2012-7-25 22:58
谢谢你的作品,稀饭。早餐给妹妹准备的。马上出门,朋友要我赶紧帮忙~~~
2 回复 猪扒戒 2012-7-25 22:59
不会吧?按原来想写点什么东西,都是自己有感受哦。
2 回复 fanlaifuqu 2012-7-25 23:02
看完了,觉得我如果是个年轻人,很难再适应了。只能甘愿做个低下人吧!
6 回复 病枕轭 2012-7-25 23:03
让猪老弟抢先~俺连板凳都没啦~还是支持小雨~哈哈
2 回复 总裁判 2012-7-25 23:06
猪八戒老是拍唐僧马屁,要我做唐僧的话,我是扛不住的,当然,那只是我而已。
2 回复 fressack 2012-7-25 23:12
BD
4 回复 酸柚子 2012-7-25 23:12
真够纠结的:爱恨情仇,生死交错
3 回复 玮哥 2012-7-25 23:24
好文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27
猪扒戒: 谢谢你的作品,稀饭。早餐给妹妹准备的。马上出门,朋友要我赶紧帮忙~~~
去忙你的哦~~~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28
猪扒戒: 不会吧?按原来想写点什么东西,都是自己有感受哦。
这只是一篇很早很早以前的旧文~~下次发这几年写得短篇给你看
3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29
fanlaifuqu: 看完了,觉得我如果是个年轻人,很难再适应了。只能甘愿做个低下人吧!
中国改革开发以来可以写的故事实在太多了,为了成功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从个人乃至国家都是一样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29
病枕轭: 让猪老弟抢先~俺连板凳都没啦~还是支持小雨~哈哈
请多多评点呢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29
总裁判: 猪八戒老是拍唐僧马屁,要我做唐僧的话,我是扛不住的,当然,那只是我而已。
哈哈,请多多评点一下呢
6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29
fressack: BD
   何解,美女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30
酸柚子: 真够纠结的:爱恨情仇,生死交错
是呀,人生就是在纠结中慢慢就老去了
3 回复 liuxiaoyu 2012-7-25 23:30
玮哥: 好文
谢谢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03: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