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的青春(倾诉)

作者:有话好好说  于 2012-1-21 07: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感生活|通用分类:爱情婚姻|已有10评论

关键词:

    我是一只迁徙的候鸟,

    多少次,

    在梦里慌乱追逐。

    只因为

    寻找更暖温的爱巢

    却丢掉

    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傍晚,我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桌子上年轻时的照片,美丽漂亮,楚楚动人,曾经的我说不上是校花,在我身后追我的男人却排着队一个个跃跃欲试。阿江和李峰至今还在我的身边不远处,从国内到国外,几乎跨过半个地球,飞越30多个春秋,我仍象一只迁徙的候鸟,孤独的飞来飞去,等待着我梦里的“幸福时光”。

    1970年,我高中毕业,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满怀热血”地投入到上山下乡的浪潮中,决心“紧跟统帅毛主席,广阔天地炼忠心”。

    我永远记得离开城市去广阔天地锻炼成长的那天,火车站月台上至少有上千个父母和他们的孩子哭成了泪人。记得我走在队伍最前面,怀里还捧着《毛主席去安源》。小说家阿城《棋王》开篇的第一句,对这类场景作了准确的概括:“车站乱得不能再乱。”这一天,是S城第三批知青赴云南的日子,此后,铁路分局每周发一个专列,直到当年8月,将两万四千多名十六七岁的学生娃送进云南。

    这是我第一次踏上西去的列车,离开父母,离开城市。把春心萌动的梦想永远留在了那个城市。在云南农村的头三年里,一个男生对我很好,什么事情都愿意帮助我。那时,年轻人不懂爱情,不懂得珍惜,只相信年少时的梦想。我的冷漠让他很伤感。其实,我中学时一直暗恋着我的班长。梦想着能和他在一起生活才是最幸福的时光。

    回想起我的中学时代,一群热血沸腾的少男少女聚在一起,组织文学社,出版诗集,班长的抒情诗总是充满着浪漫的激情,得到女同学们的青睐。我们经常在学校的青草地上讨论与诗歌有关的事情,谈论诗歌表达情感的方式等等,爱情的萌芽朦朦胧胧地在我心里发育。在云南的最后几年,我写了很多抒情诗,我特别希望有一天能回城见到班长,再和他一起讨论诗歌的创作,表达我对他的感情。

    1978年10月,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决定停止上山下乡运动并妥善安置知青的回城和就业问题。绝大部分知青陆续返回了城市,我和大多数知青也陆续离开云南返回城市。

    回城后,我听说班长已经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我被分到国营棉纺厂,在厂医务室工作。当时,我身材苗条,模样也漂亮,厂医务室主任一眼就瞄上了我,处处照顾我,事事关心我,慢慢地我们就产生了感情,1981年我们结婚了。

    最初的几年还好,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平静。一天,我在上班的路上遇见了中学时的班长,他大学毕业后分回S城,刚结婚不久。他的出现顿时打乱了我那貌似平静的生活,我的心里悄悄地涌动着一股巨大的暖流。当时的我,特别喜欢和他在一起。后来,我们又见了几次面,各自叙说着每个人这十年的坎坷经历,描述着每个同学的故事,每当我们一起回忆中学时代纯洁浪漫的美好时光时,我的内心总是被一股热流冲击着,好舒服好喜欢。

    后来,我们的接触被我爱人发现了,他的态度立刻180度大转弯,对我十分严厉和刻薄,经常找茬侮辱我,讽刺我,最后却动手打我,我们的婚姻终于结束了。

    多年前你走过的路面,

    现在满载忧伤的湖水;

    多年前你登过的高原,

    如今沉睡在地壳深处。

    那时光阴的故事,

    早已遗留在墙角那本尘封的日记。

    1986年,我独自一人去了日本,第一次漂洋过海,远离家人,东渡日本,我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在日本的十年里,我赚了不少钱。孤独一人,缺乏亲情,身心疲惫,不幸我患了肺病。不得不回中国治疗。

    回到祖国,回到家人的怀抱,见到了我的孩子,我的心情立刻就好了许多。很快肺病就治愈出院了。独身十多年,我父母开始为我着急,他们劝我找一个合适的对象,早日成家。并积极为我物色对象。正巧经常来我家的李峰也表示了他喜欢我,但我始终觉得他比我大太多,不太适合我,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但并不一定成为夫妻。

    原来的企业陆续停工停产,关门倒闭,和我一起回城就业去棉纺厂的职工都下岗待业在家。回忆起我们这个年龄段,经历了太多的不幸与磨难,青春少年时遇上了上山下乡,步入中年时又碰上了下岗待业。

    婚姻的不幸,身体的不适,我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次回国,我故意和从前的同学们失去联系,可是,那些青春,那个校园,那个人,总是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某个低头某个转身,某个微笑甚至某个眨眼的间隙,不经意地出现,强劲地撞击着我那颗脆弱的心灵。青春的梦想永远留在那个美丽的校园里。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见了中学的老同学阿江,他从葡萄牙回国探亲,说葡萄牙怎么怎么好,可以赚大钱。阿江说他在中学时就喜欢我,只是没有机会接近我表达自己的爱情。

    他离开中国回葡萄牙后,我就找到一家中介公司,很快通过商务考察的身份来到葡萄牙。在异国他乡又见到发小的同学阿江,自然我们亲近了很多。最后干脆我们就合租在一起,反正阿江也是离婚的男人,我也单身多年,在葡萄牙谁也不知道我们是同学,都以为我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30年一晃而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离家越来越远,第一次去云南,第二次去日本,第三次来到欧洲的最西端葡萄牙。下一次会去哪儿?我不知道,我已经迷失了方向。年轻时的梦想已成为永久的幻想。

    阿江来葡萄牙后,一直在中餐馆里做厨房工,油锅、二厨都做过,他做过的餐馆足有一打,他没有别的本事,永远只能做厨房工。我刚来葡萄牙时先在中餐馆里洗碗。后来,我就去中医诊所做按摩,在日本我学过指压,类似中国的按摩。

    每天过着朝九晚九的生活,平淡而让人乏味。在这种生活中,磨平了我的激情,磨走了我的活力。我已经是50出头的年龄了。现在看看我,身体发胖,皮肤出现了皱纹,完全象个已经步入老年的女人,整天没有精神,看不到未来。我和阿江肯定是没有结果的,只是同居。光阴似箭,8年的葡萄牙生活很快过去。

    青春一去不复返。我还有多少的时光可以浪费呢?

    时光似沙漏,

    一点一滴地从我指缝中流失,

    抓得越紧,跑得越快,

    于是时间变得沉重而渺小。

    我只能站在悬崖边上,

    看着巨浪无情地吞噬着时间。

    往事匆匆难再寻。

    2006年,似乎是葡萄牙华人的灾难,东方行动沉重地打击了中餐业,葡萄牙低迷的经济环境又影响了在葡萄牙的华人相关行业。这一年,我失业了,我趁儿子结婚时赶回了中国。在儿子结婚的婚礼上我哭了,每个人都有年轻的好时光,而我年轻的好时光稍纵即失。儿子的结婚,总算了了我心中最大的心事。

    两个月之后,我又回到了葡萄牙。李峰也来到葡萄牙,我们彼此保持着朋友之间的关系。地球如此渺小,在我出生的那个城市,曾经两个追求我的男人现在都出现在葡萄牙的里斯本,我们彼此相互尊重,朋友般的友谊使我们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我虽然和阿江同居,但是我永远也不会答应阿江的求婚,我准备再工作几年,赚些钱回国养老,找一个有钱的老头并与他结婚,平平淡淡地安度晚年。到那时,我可以抱着孙子到处去玩。早上提着菜蓝去市场买菜。白天穿梭在喧闹的人群中,或站在路旁,肆无忌惮的打量来往的行人。在古老的图书馆,寻找尘封已久无人问津的文学诗集。晴朗的日子,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或做在银杏树下细细品味张爱玲、安妮宝贝的小说。回忆着我30多年东奔西跑的亲身体验。

    现在,我的感情是麻木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让自己再次拥有激情与活力。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不禁的想。不会就是让我对生活、对工作、对人群、对这个世界……世上的任何人、事、物都没有兴趣了吧?即使对生命也不去在意了。

    突然间,一阵微风吹进了窗户,轻轻地掠过我的脸庞,我想起一个故事:

    有一对兄弟,他们的家住在80层楼上。有一天他们外出旅行回家,发现大楼停电了!虽然他们背着两大包的行李,但看来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于是哥哥对弟弟说,我们就爬楼梯上去!于是,他们背着两大包行李开始爬楼梯。爬到20楼的时候他们开始累了,哥哥说“包包太重了,不如这样吧,我们把包包放在这里,等来电后再坐电梯来拿。”于是,他们把行李放在了20楼,轻松多了,哥俩继续向上爬。
    他们有说有笑地往上爬,但是好景不长,到了40楼,两人实在太累了。想到还只爬了一半,两人开始互相埋怨,指责对方不注意大楼的停电公告,没有耐心等待电梯来电,才会落得如此下场。他们边吵边爬,就这样一路爬到了60楼。到了60楼,他们累得连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弟弟对哥哥说,“我们不要吵了,爬完它吧。”于是他们默默地继续爬楼,终于80楼到了!兴奋地来到家门口,兄弟俩这才发现他们的钥匙留在了20楼的包包里了......
    有人说,这个故事其实就是反映了人的一生:20岁之前,我们活在家人、老师的期望之下,背负着很多的压力、包袱,自己也不够成熟、能力不足,因此步履难免不稳,选择难免错误。20岁之后,离开了众人的压力,卸下了包袱,开始全力以赴地追求自己的梦想,就这样愉快地过了20年。可是到了40岁,发现青春已逝,不免产生许多的遗憾和追悔。于是开始遗憾这个、惋惜那个、抱怨这个、嫉恨那个......就这样在抱怨中又度过了20年。到了60岁,发现人生已所剩无几,于是告诉自己不要在抱怨了,就珍惜剩下的日子吧!于是默默地走完了自己的余年。到了生命的尽头,才想起自己好象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原来,我们所有的梦想都留在了20岁的青春岁月里,还没有来得及完成......

    想着想着,我的眼角开始湿润,孤独在异乡的失落充满了莫名的伤感......

 


高兴

感动
9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1 回复 嘻哈:) 2012-1-21 08:40
你是人们说的支边,经历了一个特殊的年代。读完了,真是无语。保重!
1 回复 liuxiaoyu 2012-1-21 09:12
看得有些伤感,女人这一辈子如此的就过去了吗?
1 回复 浅色 2012-1-21 12:48
心静就好了。
1 回复 BL_518 2012-1-21 14:25
无语~~~~~
1 回复 stocklover 2012-1-21 14:34
kanbare
1 回复 铜山 2012-1-21 14:48
感人的故事~~
2 回复 yulinw 2012-1-21 16:54
   有点不解,既然你和阿江住在一起多年,为什么不可以和他共老呢?你都有了嫁个陌生老头的想法,难道阿江那么差么?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1 18:10
阿江只是一个性伴侣的角色。他没钱没地位极其普通。同居可以(国外现状),结婚不可以。而要成为我的老公必需有钱有地位,保证我晚年无忧无虑。(经过挫折还有些资本的女人是这样想的)
1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22 09:27
有话好好说: 阿江只是一个性伴侣的角色。他没钱没地位极其普通。同居可以(国外现状),结婚不可以。而要成为我的老公必需有钱有地位,保证我晚年无忧无虑。(经过挫折还有些 ...
平淡才是真。有钱有地位的老头会找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老伴吗?都说青春已经流失了,但死抓住青春的梦想不肯正视现实,也是一种悲哀,不是吗?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4 23:35
她有她的想法,走南闯北,身经百战,都是过来的人,并不是死抓着青春的梦想不肯放,但总期待着一个美好的结局。凡事不必勉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7: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