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结局(倾诉)

作者:有话好好说  于 2012-1-24 07: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感生活|通用分类:爱情婚姻|已有21评论

关键词:

    人的一生大多数时间是在诱惑和被诱惑的状态中度过的,不论你诱惑别人还是别人诱惑你,无论怎样,当你身在诱惑的谜情之中是幸福的,有时是迷糊的,但也是短暂的。真正幸福快乐的人是远离诱惑,不被别人诱惑也不去诱惑别人的普通平常人,那种安逸平静的幸福是朴实的永久的。

    青鹏,身为中餐馆老板,有房有车有自己的餐馆,但还是他没有摆脱致命的“诱惑”,陷进了诱惑的旋涡不能自拔。他现在是有妻子有情人有儿子有女儿的男人,肩负着众人的希望,承担着多重负担,艰难的爱着。哪一边都凝聚着他的爱,哪一边他都割舍不下。面对无言的结局,请听他的述说: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出国了,我是在浙江青田爷爷奶奶的照顾和关心下长大的。12岁那年我才来到葡萄牙。记得刚来葡萄牙时,我在葡萄牙的学校里上课,老师讲得话我什么都听不懂,稀里糊涂的上了几年学,最后什么都懂了,家里又不让我上学了。我会说会写会看葡萄牙文,很早我就在父亲的餐馆里干活了。

    1991年,我在餐馆做工时认识了慧。慧不爱说话,干活利索,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很迷人。每天我们都在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一起下班,一起玩耍,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但敢肯定的说比友情深很多,慧使我第一次对异性充满了幻想。

    至今我还记得我和慧第一次去海边的情景,我们没换泳衣就往海里奔,海水把我们的衣服打湿了,我们兴奋地叫着,浪打过来的时候,我们就抱在一起,像是在患难与共慧的连衣裙被海水浸湿,紧贴着她的胸脯,我被慧优美的身体曲线所吸引,第一次感觉到女人身体的美妙。

    我刚刚品尝到异性相互爱昧的滋味,还没有来得及回味,慧突然要走了。当时我的心好几天都不能平静,我不知道以后我和慧再怎么联系,能不能再见面,我们的相互暧昧是否就是大人们常说的那种爱情。平时我们有说有笑,可临走时,我们在一起却很少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久,芹来到了餐馆,她是我的老乡,芹的父母和我父母是从小在一个村里长大的,又先后来到葡萄牙。好象是老天爷故意的安排,在这个时候让慧离开又让芹到来,芹注定是我的老婆。芹长得一般,但是她温柔善良,会关心人体贴人,我们两人呆在一起时间长了,慢慢地彼此有些感觉,象似恋人又类似同学同乡表亲,但总是缺少那种强烈的激情和浪漫的情调。

    1996年,在父母的催促下,我与芹结婚了。当时我在爱与非爱之间左右摇摆,最后还是屈服于父母。毕竟是一个村的乡亲故友。婚后的生活并不怎么浪漫,很平静很平常,由于生活的交际圈太小,我不可能跳出餐馆接触更多的异性。

    这一年,在岳父岳母的帮助下,我和芹开了一家中餐馆,第二年我们有了儿子。第三年,我自己又开了一家日餐馆,当时餐馆的生意很好,做老板的个个神采奕奕。

    2002年,红的意外出现,打乱了我以往平静的生活,至今仍搅动着这潭浑水不能恢复往日的宁静。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婚姻与家庭,波动着我心灵深处那根敏感的神经。

    一天,红来餐馆应聘跑堂,端庄的仪表,得体的服饰,漂亮的脸蛋,真的很漂亮,留着短短的小辫子,有着一双明亮却又精神的眼睛,他皮肤很白,让人感觉很可爱,我知道,我是喜欢上她了。她才是我一生中最想要的那种女人。

    红,是一个非常开朗,活泼,却又有点忧伤的女孩。每天她在工作,都会偷偷的看她几眼,偷偷的注意着她,当然,有时候看见我,会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我常常为了她的一个微笑而兴奋很长时间。没有多久,我脑子里就强烈的产生了一种欲望:我想得到红。

    于是,我就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势,老板追女工自然有很多优越条件,18般武艺我样样精通。很快红就成为我的俘虏,投入了我的怀抱,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但是纸里包不住火,我们的亲密接触很快就被工人发现了,也很快就传到我老婆芹的耳朵里。

    从我开始追红的那天起,我就预感到一场家庭战争迟早都会开始,但我又无法避免这场战争。芹,晚上回家大发雷霆,先是拷问证实,然后是指责和漫骂。芹第二天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就是炒掉红,把我和红远远的分开。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我和红已经是情投意合的一对情人,远不是年少时我和慧那种朦朦胧胧的暧昧关系。

    很快,我背着芹,把红安排到我自己的另一个餐馆里做跑堂。我们还在外面租了房子,这下我更不怎么回家了。我给芹的伤害太大了。

    芹在无情的打击面前也乱了阵脚,头脑发热,没有很好的把持住自己,传说她和餐馆里的一个小伙子上了床,对我进行报复,让我也带绿帽子。芹的报复彻底把我推到了红一边,我当时已经想到要与芹离婚。坚决不回家。

    芹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叫我母亲替她说话,让我父亲劝说我回家。然而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我和红的同居反而更加公开了。

    一天,我母亲突然来到我的餐馆,当着大家的面,让我和红分手,还大声漫骂红是狐狸精、不要脸等等。母亲见我们不肯分手,就摔盘子,想用这招来吓唬我刺激我,逼我让步,结果盘子摔了一地,我也没有说出和红分手这句话。没有办法,母亲气愤地离开了餐馆。

    爱是需要付出的,但是付出不一定就会有回报。我和红的爱就好象是一颗无花果,彼此都爱着对方但不会有结果。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

    红,一个未结婚的大姑娘能这样死心踏地跟我在一起,忍着周围人的冷言恶语,顶着家人的指责和劝说等等,一直和我同居,红付出得太多了。我想到了离婚,想给红一个名正言顺的名份。

    离婚,谈何容易?当我刚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就立即遭到全家老小的一致反对,四位老人都站在芹的一边,强烈地抨击我。看在老子、儿子的份上,我真是无能为力推翻这四座大山,改变这个结局。

    35岁,应该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岁月。而我的全部精力,却被无休止的消耗家庭吵闹之中。几乎每天都要同家人解释这个说明那个,几乎所有的同学朋友老乡都在指责我,我还要和芹没完没了的争吵。我经常在梦中思考,恨自己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四周吵闹声少了,我和芹的冷战仍然在悄悄的进行中。我每周只回家看看孩子,其余时间我都和红住在一起。芹慢慢接受了这种格局,宁愿维持死去的婚姻,守住妻子的名份也不愿和我离婚,更不想成全我和红。芹想,红的年龄一天天在增长,谈婚论嫁不会让她一直这样和我同居下去。年轻的红“靠”不过已婚的芹。芹想用时间拖跨红。

    真的,红不想继续保持这种难堪丑陋的同居,等待无言尴尬的结局。她的家人和朋友也在劝她离开我,无奈之中她决定离开我离开葡萄牙,去西班牙或回中国,总之走得越远越好,永远离开这个令她伤心的地方。

    没有红的日子,我也没有了激情,整天无精打采,无所事事。

    无聊时,我就上QQ聊天每次都不敢当着的面上QQ,她惟独对QQ号的记忆力超群,只要她一看见,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她加在她QQ号上面。凡是女的,她都认为和我有关系,千方百计的打听或者推理,到最后我总是变成和别人有“不一般的关系”,因为我曾经有错,所以你永远会错,这就是芹的。我无力辩解,又不想争执,因为我的行动深深的伤害过她。

    我虽然有了一个家,但仍然是个寂寞男人,总有一种孤独的感觉,经常想起红。做为一个婚姻失败男人我在婚姻中找合理的答案和满意的结果我们曾经相爱为什么不能成婚?我的事业成功,为什么婚姻还会失败们曾经爱过为什么就是得不到结果?我婚姻到最后究竟会是个什么模样?我百思不得其解。

    3个月后,红又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她说她离不开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次我们彼此更加珍惜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我和红又在外面租了房子。这次,芹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通知家人,她好象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格局。这次红并没有在我的餐馆做工而是去了另一家餐馆做跑堂。

    巧合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没有红的日子里,我竟成了一个颓废的赌徒,打麻将去赌场,经常借酒消愁。一天晚上我喝多了酒,竟稀里糊涂的上了芹的床,这一次,芹怀孕了。

    红的再次出现,本来是件好事,使我毫无生气的生活顿时充满了阳光。但芹的意外怀孕让红大为不满,她知道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没有兑现我的诺言,于是又炒又闹,我只好耐着性情安抚红,硬着头皮认“错”。经过好长一段时间,我和红才恢复往日的平静。

    女儿出世了。我周围的朋友、同学都对我有意见,劝我放弃红,安心的回家照顾芹,做一个好丈夫。其实到今天,已经不是我不肯放红走,而是红不愿意离开我,在这种情况下我绝不能甩下红不管,我要对她负责。除此之外,我还要对芹负责,对这个家庭负责,对儿子和女儿负责。做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情人,我要承担的责任太多太多,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

    一我和在黄昏的微风里散着步,西天的彩霞像整片散开的金沙,飘荡在里斯本郊外海边青蓝的天空。走着走着忽然感叹一声: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婚姻,会不会选择这条路,酸酸的带一些甜,甜里面有一些苦一阵微风拂面而过,飘散了婚姻10年的叹息。

    有时我在睡意朦胧中苦想,在男女情感中究竟谁在诱惑谁?我曾经被谁诱惑过?而谁又被我诱惑着?慧、芹和红是我生命中遇到的三个女人,只有那种可以轻松摆脱诱惑而又不随意诱惑别人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超尘脱俗,潇洒自在。

    红没有做到,我也没有做到,所以我们彼此很艰难的爱着对方。而芹更是如此,她没有读懂爱情的真谛,至今仍在牺牲自己,消耗着自己短暂的青春,她付出的代价太大,她把美好的青春当作赌注,她把这场战争看成是一场持久战。

    我是知道的,红也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孩子。但事到如今,开弓已没有回头箭。在离开我的三个月里,她曾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西班牙的华人老板,开始华人老板很满意这桩婚事,但经过调查知道红在葡萄牙的故事后,就放弃了红。红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是年轻时可爱纯情的姑娘了,并不是每个见到她的男人都想把她娶回家,如今她别无选择,只好继续和我维系同居生活。

    而我也无可奈何,只能和红保持着同居关系,有家不能回。芹是最无辜的牺牲品,只能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妻子。这样的结局将持续到什么时候,谁也不知道答案。

    说到这,青鹏深深地叹了口气。看得出来,他在后悔当初不该去诱惑红,而红实在是太漂亮了,她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诱惑。青鹏没能逃脱她的诱惑。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1 回复 VANO 2012-1-24 10:45
我可以在村内推广您的博文吗?
方法是通过我建立的群推广,您不需要特别做什么,
我会关注您的文章,帮助提高您的知名度。
1 回复 fanlaifuqu 2012-1-24 10:58
为啥没人说话, 这么好的故事。
1 回复 黄笑吾 2012-1-24 11:05
喜欢新人。
但是条理不清,立意不足。
1 回复 Emansfield 2012-1-24 11:57
刚到纽约时,就听前辈和朋友讲,千万不要去餐馆打工。。。
1 回复 xqw63 2012-1-24 12:21
都娶回家吧
1 回复 湖滨 2012-1-24 13:26
还是没脱那条老道:男人有钱就变坏。不过,没多少文化的人有了钱,不找美女挣钱又有什么用涅!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4 17:24
VANO: 我可以在村内推广您的博文吗?
方法是通过我建立的群推广,您不需要特别做什么,
我会关注您的文章,帮助提高您的知名度。
欢迎你推广,并说声谢谢!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4 17:28
黄笑吾: 喜欢新人。
但是条理不清,立意不足。
只是说事而已,没有高度,无需立意。事说明白了吗?继续努力。
1 回复 VANO 2012-1-24 17:38
有话好好说: 欢迎你推广,并说声谢谢!
我已经把 前一篇的, {人生苦短} 转发到群组里了。

http://my.backchin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39811

以后我还会继续转发一些您的文章,希望大家尽快知道您。

还有,给您一个建议。自己发文章的同时,也要多多关注其他网友的日记,陪大家聊聊天,,,
这样产生互动了,大家知道您了哦。

祝福您龙年吉祥,身体健康快乐。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4 17:55
谢提醒,我懂得。
1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2-1-24 21:07
是小说也有部分真实,无论身处社会哪个阶层,无论在中国还是国外,同样的事情天天在发生。几千年的习俗不是一天二天,也不是一代二代能改变的。男人有钱就变坏,饱暖思淫欲,上到XX红太阳,中到XX赌王,下到平头百姓,潜意识里都这么想。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5 00:03
fanlaifuqu: 为啥没人说话, 这么好的故事。
谢谢支持,请多多关注,多多关照。
1 回复 竹叶青青 2012-1-25 00:14
不知道真得离了芹菜,和红结了,您是不是就能一夫一妻的消停过下去···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5 00:30
很难说,这种男人是注定要沾花惹草的。只是没有遇见让他动心的女人,钱在这里作怪,他在这里玩世不恭。
1 回复 keaz 2012-1-25 01:24
Great blog,like it,thanks!
just my two cents:the concept of marriage is great for women,because they need it。But the concept of marriage is a mistake for all the men. There is no this kind or that kind men, and this is not the factor of the money. I mean to say all the men because the concept  against men's human nature.  However, every man still makes this same mistake at certain point in his life~~~
1 回复 怡人 2012-1-25 07:37
瞎编的吧. 那儿有这么没有心的人, 还拿有心作晃子. 可能男人都一样, 我要是男人, 也会用"她们我都爱' 作晃子.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5 08:13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是真人真事,就在里斯本。
1 回复 麦燕萍 2012-1-25 11:51
问世间情为何物?
1 回复 有话好好说 2012-1-25 18:18
麦燕萍: 问世间情为何物?
很多人不懂,那些来自浙江、福建农村的移民小学还没有毕业。有些人也不懂,尽管在城市里,他们中学毕业。更有些学历高的,他们不是不懂,而是让现实逼的他们装着不懂。
1 回复 tangremax 2012-1-26 01:49
一个三角恋的故事,挺真实,不过篇幅长了一些。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22 13: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