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为牢之“国”

作者:病枕轭  于 2012-2-15 21: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青鬃马胡上鞍|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21评论

关键词:



                        画地为牢之“国”

                            病枕头

《封神演义》里西岐大将武吉入世前是个樵夫。街道狭窄为躲避文王车驾,扁担失手打死了人。结果:画地为牢,竖木为吏——插根木棍看管起来等着抵命。此一招小说交代明白:只有“西岐”一地保留这古风。

 

后来地面上画圈圈镇不住人。想来随时光推移人们观念一定会发生些许变化。多和少问题。远和近问题。情愿不情愿问题。想变不想变问题。着实微妙的紧。

 

杨过掉进古墓穴:误打误撞遇见小龙女。两人差辈分,年龄看上去也不般配。若干年后情愫暗生一对年轻人想厮守一辈子。可所有江湖新人类都跳出来反对这婚姻。从道貌岸然正人君子郭靖,黄蓉夫妇,到下三烂不入流垃圾货色,蹦着,跳着,哭着,闹着,嘴里心上骂着“苟且”,拦遮着——恨不得将狗男女碎尸万段而后快。

 

同样世界大难题放九百年后今天会怎样?谁又把大学堂女师男生恋爱当回子事?别人私生活合趣与否与闲杂人等何干?既然时间能让全人类看清楚蛋壳里的一万切。便断无僵化没得更改一说。今儿扭筋别角头顶南墙想不通,看不惯万物人事;挨时辰火候一到:定化飞灰扬了阿摩尼亚气体。

 

鞑子金兀术的重装铁骑风卷残云。山河破碎,“家”像支失手打碎的豁嘴泥饭碗:支离乱瓦散了一地。可南宋小朝廷愣是偏安一疙瘩。苟延残喘狗屎“国”还在。皇帝老儿忙里偷闲有自在赏花;日子过的蛮滋润。些许年后蒙古铁骑纵马跨过海南岛的红水河。“国”亡了。赵氏一脉绝决。可我们的“家”还在,既然“家”在,就得想法活不是?想法子延绵下去不是?!

 

由此可见“国”与“家”有一定非关联性。国在,家也许早名存实亡。家在,国兴许一塌糊涂,像头臭水坑里打滚的跛足泥大汉;挣扎之余只咧嘴瞎哼哼份儿。

 

是哪一糊涂脑子捆绑了“国”与“家”?硕大无朋铁帽沿压下来,活该我等小民支棱脖颈子吱吱嘎嘎去顶?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不破胡虏,誓不还乡(家)!霍去病,岳飞都是铮铮铁骨好汉子。于个人,我由衷敬佩青年哥俩。可他们也犯糊涂:这哪是保卫我们的“家”?分明捍卫龙交椅上癞头哥们的屁股墩!

 

原来“国”是少数人的国。“家”才是俺们自己的草窝。那还交什么税纳什么金,养活庞杂无比粪堆国和些个数也数不清,大大小小堆上翻来滚去,打洞钻营的蛆虫和盛粪篮筐筐干什么?为将来授人以柄?现下做“堆”自缚?要不留子孙座千疮百孔随时坍塌“粪巢”玩?

 

宋徽宗姓“赵”;忽必烈帝国姓“元”。朱元璋改名姓“明”;努尔哈赤子孙又忙“大清”。这些个破家玩意儿当跟你我小老百姓何干?一通忙活蚁民们能自由选择“粪堆”冠名权不?

 

人,总是要活的。可绝不止粪堆上刨食一种活法。时光一晃整上千年,“国”这副药引子除了字号连汤都懒得换。海碗迷魂大补汤要不要接着喝? 那喝到啥时候算完?

 

《皇帝的新装》里光腚赵老汉满心欢喜忸怩着陶醉。感觉是相当地惊艳!其实我最佩服这哥们一点是他无知勇气贼胆大。誓将裸奔当爱情进行到底的猛劲儿。一小屁孩儿看见俩白亮亮屁股蛋子眼前晃,终于忍不住大叫:咦?!他什么也没穿呐!嘻嘻。旁边几个半大小子马上兴冲冲撑大眉角开始附和。引得刚才鸦雀无声的人群嘁嘁喳喳像蚂蚁炸了窝。

 

“闲言”随风得瑟,听上去刺耳根子痛。好么,敢直面议论俺屁股蛋子代小鸡鸡——“尊严”何在?老脸往哪儿搁?一面硬着头皮继续“晃”,一面心里面发狠:臭小子!很傻很天真的说;咱们走着瞧!

 

最终这帮怀小子能作的选择题范围大致如下:

 

1)验明正身:枪毙。完事后让他们的父母掏子弹钱。

2)监禁终生。最好坐牢期间不慎给仨牢友尿活活溺死。报事故身亡。

3)囚禁终生。关小四合院让他们吃饭,看报,拉屎,撒尿,睡觉。墙外听不见嗡嗡,自然他们也不得这世界任何响动。终老而死。(注:这一招兼保护京城文化遗产“四合院”

4)向慈禧老佛爷学习:重建宗人府。圈禁帮小兔崽子。没的报看,多高墙围实院落一座座。长此以往,估计准能刺激全国房地产事业大发展。N年之后诸如此类“圆院子”星罗棋布。可申报联合国世界人类第十九大奇迹。让那些个大小各色官僚,毒日头底下打伞跑步来参观。要快!

 

选择项太多写不下,要不要继续?你说说编故事的安徒生咋就恁狠?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3 回复 liuxiaoyu 2012-2-16 01:47
原来“国”是少数人的国。“家”才是俺们自己的草窝

看到这句深有所感~~~
5 回复 ahsungzee 2012-2-16 02:00
好文!妙文!拜读!崭!顶!
4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2-16 04:04
Wonderful article! Great thinking and humor.
3 回复 病枕轭 2012-2-16 10:18
liuxiaoyu: 原来“国”是少数人的国。“家”才是俺们自己的草窝

看到这句深有所感~~~
感谢你的精辟评论。其实这是个过去不能想,现在不敢深想的问题。这两者大多数时候可能不是一回事。可我们为什么总是把它们捏一块儿呢?
2 回复 病枕轭 2012-2-16 10:18
ahsungzee: 好文!妙文!拜读!崭!顶!
感谢评论。
3 回复 病枕轭 2012-2-16 10:20
无为村姑: Wonderful article! Great thinking and humor.
感谢村姑支持。前来一席话,开启文思不浅。待我博文相谢!
2 回复 liuxiaoyu 2012-2-16 10:39
病枕轭: 感谢你的精辟评论。其实这是个过去不能想,现在不敢深想的问题。这两者大多数时候可能不是一回事。可我们为什么总是把它们捏一块儿呢?
就像我一个同学说的——我爱国不爱党,我深爱我的祖国和我深爱中国共产党是两个概念。后来他因为这句话很是吃了一些苦头,呵呵
3 回复 病枕轭 2012-2-16 10:47
liuxiaoyu: 就像我一个同学说的——我爱国不爱党,我深爱我的祖国和我深爱中国共产党是两个概念。后来他因为这句话很是吃了一些苦头,呵呵
往事不堪回首哪!
5 回复 liuxiaoyu 2012-2-16 10:53
病枕轭: 往事不堪回首哪!
  
3 回复 病枕轭 2012-2-18 00:00
liuxiaoyu:   
到也不必沮丧。我还是想借本文开启一些思路。
5 回复 真爱华 2012-2-18 08:46
党国有别,国家非一;that's the point!
3 回复 病枕轭 2012-2-18 08:49
真爱华: 党国有别,国家非一;that's the point!
爱华也跟着沮丧?!
23 回复 真爱华 2012-2-18 09:10
病枕轭: 爱华也跟着沮丧?!
概念偷换几十年,愚民仍用此招鲜。poor Chinese !
4 回复 tangremax 2012-2-18 11:20
原来“国”是少数人的国。“家”才是俺们自己的草窝。一语点破。
博主的调侃的功夫了得。
7 回复 病枕轭 2012-2-18 12:13
真爱华: 概念偷换几十年,愚民仍用此招鲜。poor Chinese !
这涉及整体教育理念的问题!想来国家是想教育我等成个“人才”?还是万里长城上的一块“砖”?
3 回复 病枕轭 2012-2-18 12:15
tangremax: 原来“国”是少数人的国。“家”才是俺们自己的草窝。一语点破。
博主的调侃的功夫了得。
涮涮嘴皮子还无甚大碍!脑子涮歪了,想板过来可就难了。
5 回复 tangremax 2012-2-18 21:30
病枕轭: 涮涮嘴皮子还无甚大碍!脑子涮歪了,想板过来可就难了。
    
3 回复 liuxiaoyu 2012-2-19 00:54
病枕轭: 到也不必沮丧。我还是想借本文开启一些思路。
  
4 回复 真爱华 2012-2-19 01:35
早讲过,是“革命螺丝钉”
4 回复 病枕轭 2012-2-19 02:06
看来是这样!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14: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