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四日:国殇日

作者:病枕轭  于 2012-6-4 12: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人生一场戏一场|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7评论



                                                         六月四日:国殇日

                                                                    病枕轭

 

清晨醒来,洗漱已毕;几分钟料理时间,之后抱一杯咖啡挤过我吱吱作响的车门。又几分钟,融化自己在不见头尾上班的四轮机器流里。虫子一般跟着前面的车子一步一顿,我感觉像颗传送带上走走停停的螺丝钉。

 

天空中阴云遍布,要下雨的样子。

 

收音机在响,车厢里回荡着莎拉·布莱特曼的那首《别为我哭泣·阿根廷》(Sarah Brightman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一边盯着前边车屁股拧起眉头,一边有一搭没一搭想自己的心事。

 

咔嚓一声惊雷,大雨夹杂着黄豆大的冰雹噼里啪啦倾泻而下。视线被前窗上缕缕的水流阻隔,辨析前路变得非常地困难。真见鬼!六月天还下雹子!?我张大的嘴倒吸一口凉气,嗵一响,心底一声空洞的回应:老天爷!今天,是“六四”忌日!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之前的一个多月里,中国的大部分城市里民情激愤,百姓们每时每刻关注着国家的首都:北京市;在那里,漫天的旗帜、横幅、标语和上百万平民的大游行,在继续。

 

站在故乡浑浑噩噩的市区最主要的街道旁,我目送着头扎白布条,赤裸上身,准备赶赴绝食行列的学生们打身边经过, 那一刻,我心底,一股一股的热血,直往脑门上涌。学生们,还有其他许多各式的人群, 喊着口号,挥着手工粗制的小旗、条幅,走过我面前;“啪”一声,一个青年人把手中一块四四方方的白纸贴在行人道旁的电线杆子上。上边写一个大大的倒“官”字。

 

二十三年过去,那一幕,定格在我心底。

 

同时铭刻在我脑海中永生无法洗去的,是一具具头部开花、遍身鲜血的尸体。我的眼睛经常会刺痛,脖子肩膀僵直,手指甚至无法在键盘上移动。久久的,久久的,久久的,我澎湃的心胸无法再平复。喘一口气,强迫自己苦定下心神,我一遍一遍不停地告诉自己:历史,会深深地牢记住,这个国家最惨痛的一幕。

 

其后的二十三年,我的生活渐渐回归平静。死亡者飞溅在地殷殷的鲜血,变得暗色模糊,逝去了当日的颜色。他们的尸身, 消失了;子弹射过的创痕,被精心地擦拭去;稀里哗啦破碎的玻璃窗、烧灼、事件后所有残破可分辨的遗痕,被小心地整理、恢复过;时至今日,人们再也找不到当年异样曾发生过的痕迹。

 

其后的二十三年,百姓们集体进化成摘掉精神睾丸的阉人族。满街晃荡着一个个看上去像“人”的幽魂。面对面经过,上下打量一眼,空洞洞没“人”的精髓神气。我明白了:“我们”已不再是人类。曾经的家乡,不再是静谧安详之地。它早已变成一座暗夜中吸血鬼之都; 而“我”,不过是“我们那儿”白天梦游的一个小鬼卒而已。

 

其后的二十三年,不再看CCTV长篇累牍的梦语。闲暇时,我会翻翻吴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里面的故事,引发我不断地冷笑:吴老夫子见了今天的市井,老人家一定墓穴里打挺颤巍巍挣扎着爬起,收拾整齐;好赶上一大早投美帝住北京大使馆门前排队,为的是,步盲公陈光诚的后尘,早日他乡还魂,作回一个基本正常的人类。

 

二十三年!二十三年呐!太过久远血腥的记忆!!

 

 

写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5

难过

拍砖
6

支持
3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7 个评论)

3 回复 ahsungzee 2012-6-4 12:18
仁兄还是保持着自己独特的英雄本质!赞!
4 回复 闲云野鹤一忽悠 2012-6-4 12:18
SF 沉重,沉痛,沉沦,。。。
4 回复 木狼 2012-6-4 12:19
应该多听《Blood is on the square》,我很诧异一个外国人把这个悲惨的故事演绎的这么好
3 回复 tangremax 2012-6-4 12:22
好赶上一大早投美帝住北京大使馆门前排队.
离开是非之地。也是一个选择。

Read more: 六月四日:国殇日 - 病枕轭的日志 - 贝壳村
4 回复 看得开 2012-6-4 12:23
闲云野鹤一忽悠: SF 沉重,沉痛,沉沦,。。。
沙发洽zee哥抢了
4 回复 xqw63 2012-6-4 12:26
时至今日,人们再也找不到当年异样曾发生过的痕迹。

这段历史就这样被抹掉了
3 回复 解滨 2012-6-4 12:32
六四,永远的悲痛。
4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6-4 12:36
  

其后的二十三年,百姓们集体进化成摘掉精神睾丸的阉人族。满街晃荡着一个个看上去像“人”的幽魂。ZT

好文!
4 回复 jc0473 2012-6-4 12:57
其后的二十三年,百姓们集体进化成摘掉精神睾丸的阉人族。满街晃荡着一个个看上去像“人”的幽魂。~~~~~~
面对面经过,上下打量一眼,空洞洞没“人”的精髓神气。我明白了:“我们”已不再是人类~~~~~~~
3 回复 卉樱果 2012-6-4 12:59
时至今日,人们再也找不到当年异样曾发生过的痕迹 - 和90后的年轻人聊起64,很多人一脸漠然
3 回复 yulinw 2012-6-4 13:24
   看的身上一阵阵发紧,是啊,要反思啊,反思到没有民运何来镇压,没有镇压就没有河蟹,愚吧,忠吧,由着他们瓜分吧,江山本就是他们的嘛~~能逃得就逃吧~~~
4 回复 jackbbm65 2012-6-4 13:34
沉痛的過去 被壓得越緊 記憶就會越緊實 年輕人不知六四為何 就會越發好奇 再憑藉著年輕人的想像 加上過去的隻字末語 那才是最恐怖的發想!
3 回复 小由 2012-6-4 17:24
握手!无言。
3 回复 mosville 2012-6-4 18:18
悼念为理想献身的人!民主和自由是争取来的,不是赏赐来的;但是争取的途径很多,总是有牺牲的,比如美国的民权运动。每次我沿着华盛顿的潮汐湖散步时,就想起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I have a dream........

我依然有一个梦想,我仍然为它奋斗,只是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方式。
3 回复 trunkzhao 2012-6-4 18:45
tangremax: 好赶上一大早投美帝住北京大使馆门前排队.
离开是非之地。也是一个选择。

Read more: 六月四日:国殇日 - 病枕轭的日志 - 贝壳村 ...
别无选择。
4 回复 trunkzhao 2012-6-4 18:46
xqw63: 时至今日,人们再也找不到当年异样曾发生过的痕迹。

这段历史就这样被抹掉了
许多东西不已经被抹掉了吗?
3 回复 trunkzhao 2012-6-4 18:47
yulinw:    看的身上一阵阵发紧,是啊,要反思啊,反思到没有民运何来镇压,没有镇压就没有河蟹,愚吧,忠吧,由着他们瓜分吧,江山本就是他们的嘛~~能逃得就逃吧~~ ...
绝大多数人还得呆着。反正我是弄出一个是一个。
4 回复 trunkzhao 2012-6-4 18:49
是共党用向钱看阉割了许多人。
你看看满大街不分男女的打扮,你看看那男人背的秀气的坤包。
3 回复 yulinw 2012-6-4 19:13
trunkzhao: 绝大多数人还得呆着。反正我是弄出一个是一个。
   呆着的是百姓居多,还得乐和着活着~·
4 回复 解滨 2012-6-4 20:54
六月四日:国殇日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 08: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