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9——残不残话铁残

作者:病枕轭  于 2015-10-10 07: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诹议随想|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2评论


少读《老残游记》兴趣缺缺,混淆了作者刘鹗和续写《红楼梦》的高鹗。百多年前故事当朝重现,想想除却莞尔。以申子平代兄拜访刘仁甫,虎啸狼吟雪夜孤岭应对一节最为绝妙,我从不抄书的,今儿抄了在此,您看了咧嘴笑笑也算没白走过……


子平问道:这屏上诗是何人做的?看来只怕是个仙家罢?女子道:是家父的朋友,常来此地闲谈,就是去年在此地写的。这个人也是个不衫不履的人,与家父最为相契。子平道:这人究竟是个和尚,还是个道土?何以诗上又像道家的话,又有许多佛家的典故呢。女子道:既非道士,又非和尚,其人也是俗装。他常说:儒、释、道三教,譬如三个铺面挂了三个招牌,其实都是卖的杂货,柴米油盐都是有的,不过儒家的铺子大些,佛、道的铺子小些,皆是无所不包的,又说:凡道总分两层:一个叫道面子,一个叫道里子。道里子都是同的,道面子就各有分别了,如和尚剃了头,道士挽了个髻,叫人一望而知,那是和尚、那是道士。倘若叫那和尚留了头,也挽个髻子,掖件鹤氅;道士剃了发,着件袈裟:人又要颠倒呼唤起来了,难道眼耳鼻舌不是那个用法吗?又说:道面子有分别,道里子实是一样的。所以这黄龙先生,不拘三教,随便吟咏的。


子平道:得闻至论,佩服已极,只是既然三教道里子都是一样,在下愚蠢得极,倒要请教这同处在甚么地方?异处在甚么地方?何以又有大小之分?儒教最大,又大在甚么地方?敢求揭示。女子道:其同处在诱人为善,引人处于大公。人人好公,则天下太平;人人营私,则天下大乱。惟儒教公到极处。你看,孔子一生遇了多少异端,如长沮、桀溺、荷莜丈人等类,均不十分佩服孔子,而孔子反赞扬他们不置:是其公处,是其大处。所以说: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若佛、道两教,就有了褊心:惟恐后世人不崇奉他的教,所以说出许多天堂地狱的话来吓唬人。这还是劝人行善,不失为公。甚则说崇奉他的教,就一切罪孽消灭;不崇奉他的教,就是魔鬼入宫,死了必下地狱等辞:这就是私了。至于外国一切教门,更要力争教兴兵接战,杀人如麻。试问,与他的初心合不合呢?所以就愈小了。若有的教说,为教战死的血光如玫瑰紫的宝石一样,更骗人到极处!只是儒教可惜失传已久,汉儒拘守章句,反遗大旨;到了唐朝,直没人提及。韩昌黎是个通文不通道的脚色,胡说乱道!他还要做篇文章,叫做《原道》,真正原到道反面去了!他说:君不出令,则失其为君;民不出粟、米、丝、麻以奉其上,则诛。如此说去,那桀、纣很会出令的,又很会诛民的,然则桀、纣之为君是,而桀、纣之民全非了,岂不是是非颠倒吗?他却又要辟佛、老,倒又与和尚做朋友。所以后世学儒的人,觉得孔、孟的道理太费事,不如弄两句辟佛、老的口头禅,就算是圣人之徒,岂不省事。弄的朱夫子也出不了这个范围,只好据韩昌黎的《原道》去改孔子的《论语》,把那攻乎异端字,百般扭捏,究竟总说不圆,却把孔、孟的儒教被宋儒弄的小而又小,以至于绝了!


子平听说,肃然起敬道:与君一夕话,胜读十年书,真是闻所未闻!只是还不懂:长沮、桀溺倒是异端,佛老倒不是异端,何故?女子道:皆是异端。先生要知字当不同讲,字当起头讲。执其两端是说执其两头的意思。若异端当邪教讲,岂不两端要当桠杈教讲?执其两端便是抓住了他个桠杈教呢,成何话说呀?圣人意思,殊途不妨同归,异曲不妨同工。只要他为诱人为善,引人为公起见,都无不可。所以叫做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若只是为攻讦起见,初起尚只攻佛攻老,后来朱、陆异同,遂操同室之戈,并是祖孔、孟的,何以朱之子孙要攻陆,陆之子孙要攻朱呢?比之谓失其本心,反被孔子斯害也已四个字定成铁案!


子平闻了,连连赞叹,说“今日幸见姑娘,如对明师。但是宋儒错会圣人意旨的地方,也是有的,然其发明正教的功德,亦不可及。即如’‘二字,主敬’‘存诚等字,虽皆是古圣之言,一经宋儒提出,后世实受惠不少,人心由此而正,风俗由此而醇。那女子嫣然一笑,秋波流媚,向子平睇了一眼。子平觉得翠眉含娇,丹唇启秀,又似有一阵幽香,沁入肌骨,不禁神魂飘荡。那女子伸出一只白如玉、软如棉的手来,隔着炕桌子,握着子平的手。握住了之后,说道;请问先生,这个时候,比你少年在书房里,贵业师握住你手扑作教刑的时候何如?子平默无以对。


女子又道:凭良心说,你此刻爱我的心,比爱贵业师何如?圣人说的,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孔子说:好德如好色。”孟子说:食色,性也。子夏说:贤贤易色。这好色乃人之本性。宋儒要说好德不好色,非自欺而何?自欺欺人,不诚极矣!他偏要说存诚,岂不可恨!圣人言情言礼,不言理欲。删《诗》以《关睢》为首,试问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至于辗转反侧,难直可以说这是天理,不是人欲吗?举此可见圣人决不欺人处。《关睢》序上说道:发乎情,止乎礼义。发乎情,是不期然而然的境界。即如今夕,嘉宾惠临,我不能不喜,发乎情也。先生来时,甚为困惫,又历多时,宜更惫矣,乃精神焕发,可见是很喜欢。如此,亦发乎情也。以少女中男,深夜对坐,不及乱言,止乎礼义矣。此正合圣人之道。若宋儒之种种欺人,口难罄述。然宋儒固多不是,然尚有是处;若今之学宋儒者,直乡愿而已,孔、孟所深恶而痛绝者也!


哈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2 个评论)

3 回复 dwqdaniel 2015-10-10 07:43
沙发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0-10 09:22
所以说先秦儒家孔孟的道理,本是活泼泼的,生生地被汉儒、宋儒给糟蹋了。今人但见流之浊,却不见源之清,惜乎!
3 回复 jc0473 2015-10-10 10:26
病兄的读书哲理越来越深了
1 回复 oneweek 2015-10-10 10:35
最后一段甚好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0-10 10:57
没看懂。先献花,以后慢慢琢磨。
1 回复 sugela 2015-10-10 12:07
病兄閉門修養啊。問候秋安。
3 回复 yulinw 2015-10-10 14:33
oneweek: 最后一段甚好
    
2 回复 苏牧闲笔 2015-10-10 17:07
如浴春风。恨我读时,没注意到这一段儿。谢谢。
4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03
dwqdaniel: 沙发   
     欢迎帅哥!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07
徐福男儿: 所以说先秦儒家孔孟的道理,本是活泼泼的,生生地被汉儒、宋儒给糟蹋了。今人但见流之浊,却不见源之清,惜乎!
徐福兄说的对。想来儒家的先哲们并不禁欲。灭人欲的东西怎能令人信服呢?诋毁他人也不能助己。汉儒宋儒的歪歪嘴可要小心了。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07
jc0473: 病兄的读书哲理越来越深了
瞎参悟。J兄笑话。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10
oneweek: 最后一段甚好
人欲是与生俱来的东西,用不着禁,也禁不得。从董仲舒到朱程都想着作禁欲派,今天的权贵还想着生存权是第一要务,让人觉着滑稽不是?猪哥好久不见,想念!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11
秋收冬藏: 没看懂。先献花,以后慢慢琢磨。
瞎琢磨。别费心。有空瞧瞧《老残游记》,很有趣的一部书。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12
sugela: 病兄閉門修養啊。問候秋安。
苏兄吉祥!脑子闲觉着空牢牢的,拾点闲书打发时光。   
1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13
yulinw:      
     雨林周末好!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07:14
苏牧闲笔: 如浴春风。恨我读时,没注意到这一段儿。谢谢。
苏兄客气。你是正道,我是野人。一起喝茶聊天,挺好!   
2 回复 jc0473 2015-10-11 08:42
病枕轭: 瞎参悟。J兄笑话。    
谢谢分享 周末开心!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0-11 09:32
病枕轭: 瞎琢磨。别费心。有空瞧瞧《老残游记》,很有趣的一部书。
读过耶,光记得下大雪过不了江啥的。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0-11 11:00
秋收冬藏: 读过耶,光记得下大雪过不了江啥的。
是啊~~这书包罗万象,很有意思。特是百年前社会现象,今天一一再现,真是令人忍俊不住。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0-11 11:10
病枕轭: 是啊~~这书包罗万象,很有意思。特是百年前社会现象,今天一一再现,真是令人忍俊不住。    
这书语言文字凝练精彩,非常出色。不过对我来说,故事节奏好像散慢了点。也很喜欢《儒林外史》,能看着大笑。
病兄周末快乐!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6: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