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慈禧这娘们真的疯了(上)

作者:病枕轭  于 2016-1-31 15: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诹议随想|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49评论


一九零零年六月五日清廷派出刑部尚书赵舒翘、顺天府尹何乃瑩前往涿州打探。赵、何见着拳匪的大师兄,宣读了朝廷要求义和团自散的诏旨。很快赵也瞧破了“神降附体”、“口吐白沫”的把戏有假。可惜阴差阳错驴唇马嘴,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刚毅自请而来,见赵讲什么“拳民可恃”。赵的意思“拳匪不可恃”。但是碍于刚的情面,只得附和并依此回奏了慈禧。后边还加上一通“抚而用之,统以得帅,编入行伍,”“因势利导”等等招安的大道理。义和团要求罢免武卫前军提督聂士成,刚拒绝了。

 

早于一八九九年三月底,出于拱卫京师的需要,清廷组建了当时最精锐的武卫军。淮军聂士成的武毅军改为武卫前军驻扎在芦台、开平(天津宁河);董福祥的甘军为武卫后军驻扎在蓟州(天津蓟县);宋庆的毅军为武卫左军驻扎山海关内;袁世凯的新建陆军为武卫右军驻扎在天津小站。荣禄招募的新兵为武卫中军他自领驻扎在南苑(北京大兴)。后来发生的状况是左军太远,表现不够抢眼。右军在山东忙于镇压义和团,没有施展的机会。中军被击溃,表现不如人意。只有聂士成、董福祥的前后武卫军在事件中发挥了作用。

 

六月六日慈禧召集京中大臣讨论清廷对义和团的态度。“决议不将义和团匪剿除”。恽毓鼎六月六日的记载显示,“五月初十日(农历),知太后圣意,颇右义和团,欲倚以抵制外洋,为强中国之计。”同日清廷颁下上谕“饬令各地方官妥为弹压,无论其会不会,但论其匪不匪。……昨已简派顺天府尹兼军机大臣赵舒翘前往宣布晓谕。

 

同是六月六日,义和团焚毁落垡火车站,聂士成所部前往弹压,双方发生激战。六月七日在清廷许可之下,大批义和团开始进入北京。六月九日,慈禧从颐和园回宫,调董福祥的武卫后军进城,驻扎在永定门内。是日起,北京东交民巷外国使馆区对外通讯断绝。六月十日,慈禧任命极端仇视洋人和光绪帝的端郡王载漪出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这一决定引发了外国公使的强烈不安。

 

让我们分析此时此地慈禧最真实的想法及其渐变过程。

 

一是逻辑。所谓祸起肘腋之间,事起忽然。数以十万计的义和团突然涌进直隶,特别是京畿重地京津,留给慈禧做出反应的时间和想出化解的招术已然不多。“剿”无处可剿。“抚”一直在抚,可是抚的了义军抚不了暴匪,这个道理慈禧懂。敕令自行解散?试过了,不灵。好像只剩下一个法子:那就是化灾祸为活水,“化戾气为浆糊”!设法将义和团这股祸水引向洋人,让它们两害相侵、两败俱伤岂不美哉?从化解危机的角度上讲,慈禧面临的道路似乎此一为佳。

 

二是欺言误判。天津从一九零零年六月十四日至七月十四日连续爆发了大沽之战、老龙头火车站争夺战、紫竹林租界攻坚战和八里台之战一系列清军、义和团与联军之间的混战。期间最重要的是攻打紫竹林租界和大沽炮台失陷。六月十二日已经有一千二百名俄军登陆大沽。十五日和十六日义和团与紫竹林租界守卫士兵发生战斗。十六日天津租界对外电报中断。十五日联军要求天津镇总兵罗荣光于十七日凌晨二时前交出大沽炮台。六月十七日慈禧收到裕禄关于列强强索大沽炮台的奏报,但不知大沽此时已经开战(大沽炮台六月十七日沦陷)。同时在十七日,各国海军将领会议,决定占领大沽炮台。由此可见联军急于攻占大沽炮台的真实原因是北京使馆和天津租界于外界失去联系,义和团对紫竹林租界的大规模攻打,和联军第一次远征的廊坊遇阻。下面来对列强的一连串反应详加解剖。

 

先是五月底,北京东交民巷使馆区人员感觉到危险即将来临,向外发出求援。一支由渤海湾八国海军舰只上海军人员组成的四百三十多人的联合部队(法国七十五人,俄国七十九人,英国七十九人,美国五十三人,意大利三十九人,日本二十四人,德国五十一人、奥匈三十二人)在得到清廷默许之后,于六月一日从大沽经由铁路抵达北京,协助使馆人员防守。

 

随着局势不断恶化,六月九日英国驻华公使窦纳乐透过电报向英国副海军上将爱德华·霍巴特·西摩尔授意,北京城内局势每小时都在恶化,要求西摩尔为进军北京作好预先准备。六月十日各国紧急磋商增派出一支由两千一百五十七名各国海军及海军陆战队人员(英国九百一十六人、德国五百四十人、俄国三百一十二人、法国一百五十八人、美国一百一十二人、日本五十四人、意大利四十人、奥匈二十五人)组成的援军入京,西摩尔出任联军司令,美国海军上校麦卡加拉为副司令、俄国上校沃嗄克为参谋长,联军从天津搭乘火车出发前往北京保卫使馆。史称“联军从威海出发的第一次远征。

 

六月十日联军先是通过了聂士成的防区,但是向北京进军的举动惹怒了清廷。由于火车线路不断被破坏和遭到义和团的阻击,六月十六日联军不得不返回廊坊打算改道杨村由水路前往北京。六月十八日联军由廊坊回撤时,受到大批义和团和赶来的董福祥部的大规模攻击,联军伤亡严重,是所谓“廊坊大捷”。后于六月二十六日清晨,在一支一千八百人组成的援军(其中俄国九百人,英国五百人)(第二支联军)帮助之下,在杨村至北仓一线滞留的联军被成功接应后撤退。西摩尔行军北京期间总计损失六十二人,有二百二十五人受伤。

 

紫竹林租界之战是群起而攻酿成巨大伤亡的乱仗。阻击西摩尔的廊坊大捷价格高昂属于变相的群殴。大沽之战实为惨烈无比血肉模糊的固守。所有这一切失败到了裕禄嘴里全成了“接仗获胜”。如果事前慈禧在“倚匪制洋”的问题上仍旧心存游疑的话,那么裕禄的奏折无疑喂了老太后一颗舒心宽体的定心丸。

 

一个有争议的事是六月十七日,慈禧在召开第二次御前会议前夕得到载漪的一个情报,载漪谎称前一天晚上在自己府邸门前接到某道台递来的,认为外国要慈禧归政于光绪的消息。慈禧得报后方寸大乱态度马上作出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转为支持义和团及向洋人开战。错误信息的接踵堆积叫慈禧坐了一趟起伏跌宕的心情过山车,也渐渐坚定了她与列强最后开战的决心。


联军第一次远征的司令英国副海军上将西摩尔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3

支持
2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9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6-1-31 19:04
还是整个系统的问题,很难正确处理这样的事例。希望能借古喻今!
1 回复 月光明 2016-1-31 19:23
错误信息的接踵堆积叫慈禧坐了一趟起伏跌宕的心情过山车~~不知现在互联网时代受到的信息是真是假啦
2 回复 法道济 2016-1-31 19:36
fanlaifuqu: 还是整个系统的问题,很难正确处理这样的事例。希望能借古喻今!
系统更烂了,历史要重演,正如我的诗“百年恶,又遭逢,太师偷鼎宠娈童。。。”
1 回复 trunkzhao 2016-1-31 20:55
月光明: 错误信息的接踵堆积叫慈禧坐了一趟起伏跌宕的心情过山车~~不知现在互联网时代受到的信息是真是假啦
信息比过去多几万倍,人脑的分析作用更突出了。
1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31 22:02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起,一直是这样的;胜利胜利再胜利!然后突然间就投降了。好在洋鬼子特别讲信义,签完了约就撤军,朝廷也就可以自欺欺人的说又胜利了。

纳赛尔先生的百万埃及雄师征战一个小小的以色列,也是捷报频传,'胜利胜利再胜利'!然后突然就全军覆没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明古国都有点像”。

打败了,就造谣,'帝国主义如何如何',无中生有编出一个英美参战派飞机轰炸埃及的谣言,煽动民族仇恨。埃及人民也都愿意相信,

古文明国度确实很相似。
2 回复 oneweek 2016-1-31 22:12
乱套了
2 回复 总裁判 2016-1-31 23:22
义和团集中表现了中国文化之糟粕面,满族人尚懂得些精华面;前者无异于担负垃圾,后者始终不忘清除垃圾;当两者相互利用而各欲所图之时,19世纪末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国际社会用武力让两者重划阵营:人民群众依然是人民群众,保皇党选择性地朝西方模式靠拢,其结果是义和团死而犹在,保皇党找到了马列主义。
2 回复 总裁判 2016-1-31 23:28
法道济: 系统更烂了,历史要重演,正如我的诗“百年恶,又遭逢,太师偷鼎宠娈童。。。”
重点是重演,六十年来演过好几回,其实想想,共党早期作乱之时,只是另认了一个朝廷:苏俄政权,中国群众运动的性质依然是义和团。所以中共始终对义和团依依不舍,兄弟情分甚笃。
1 回复 法道济 2016-1-31 23:35
总裁判: 重点是重演,六十年来演过好几回,其实想想,共党早期作乱之时,只是另认了一个朝廷:苏俄政权,中国群众运动的性质依然是义和团。所以中共始终对义和团依依不舍
大清亡于垂帘听政。。。
2 回复 Nanshanke 2016-2-1 00:21
法道济: 系统更烂了,历史要重演,正如我的诗“百年恶,又遭逢,太师偷鼎宠娈童。。。”
同意兄的看法,这个系流的溃烂已无可逆转,完全与人民脱节,不灭亡无天理。
2 回复 看得开 2016-2-1 00:35
总裁判: 重点是重演,六十年来演过好几回,其实想想,共党早期作乱之时,只是另认了一个朝廷:苏俄政权,中国群众运动的性质依然是义和团。所以中共始终对义和团依依不舍
精辟!
1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35
fanlaifuqu: 还是整个系统的问题,很难正确处理这样的事例。希望能借古喻今!
科学家看见系统整合出现的纰漏。社会学家看见人性自私引发的崩塌。历史学家看见两者。     
1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36
月光明: 错误信息的接踵堆积叫慈禧坐了一趟起伏跌宕的心情过山车~~不知现在互联网时代受到的信息是真是假啦
有一个系统整合的问题,也有一个人性自私的问题,还有。。。什么呢?
2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37
法道济: 系统更烂了,历史要重演,正如我的诗“百年恶,又遭逢,太师偷鼎宠娈童。。。”
有一个系统整合的问题,也有一个人性自私的问题,还有。。。什么呢?
1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38
trunkzhao: 信息比过去多几万倍,人脑的分析作用更突出了。
有一个系统整合的问题,也有一个人性自私的问题。还有一个人脑对于信息的处理以及反馈作用的问题。
2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40
舌尖上的世界: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起,一直是这样的;胜利胜利再胜利!然后突然间就投降了。好在洋鬼子特别讲信义,签完了约就撤军,朝廷也就可以自欺欺人的说又胜利了。

纳赛尔
有一个系统整合的问题,也有一个人性自私的问题,还有。。。什么呢? 用一个更大的失败来掩盖前者的失败,牵扯到文化深层次的问题。报喜不报忧?见不得自己决策的失误?
3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40
oneweek: 乱套了
2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44
总裁判: 义和团集中表现了中国文化之糟粕面,满族人尚懂得些精华面;前者无异于担负垃圾,后者始终不忘清除垃圾;当两者相互利用而各欲所图之时,19世纪末的文化大革命开
裁判兄的观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文化上的因素比较多一些?民族性使然?官僚体制的糟粕?封建统治的权谋术数?文化上、科学体制上的问题都有。可能还有一个反思的问题。“因势利导”这词听着很耳熟吧?
2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46
总裁判: 重点是重演,六十年来演过好几回,其实想想,共党早期作乱之时,只是另认了一个朝廷:苏俄政权,中国群众运动的性质依然是义和团。所以中共始终对义和团依依不舍
是的。我们不反思。反思也是冠冕堂皇不伤筋动骨的做做样子。毛说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问题。刘不同意,毛不能坐视丧失权力,就发动文化大革命来打到刘。
1 回复 病枕轭 2016-2-1 03:47
法道济: 大清亡于垂帘听政。。。
我还是那个观点:慈禧是“能”君,但她不是具有现代意识的政治家。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