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63——《晚清七十年》正赶上航母下水(下)

作者:病枕轭  于 2017-5-14 05: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诹议随想|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6评论

关键词:航母下水

                                                                                                                                                         

着聊唐德刚先生和《晚清七十年》。

 

十清初的康雍二朝实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盛世。说法隐隐早有所闻。试将今日牛皮糖“宇宙盛世”与大清康熙、雍正二朝作个全方位比较,孰清孰明、孰重孰轻看官们恐怕心知肚明。

十一(十九世纪)当时的传教士也不是像当年的耶稣会士(指的是十七十八世纪来中国的传教士)那么经过教廷选拔而为宗教献身的圣徒。他们很多都是《圣经》之外别无所知的神职人员;有许多更是由乡曲小教堂筹款,把他们送到海外的落后地区传教的。因此他们一开始,就有不可一世的种族的和文化的优越感,认为他们传教的对象是一种遍身罪恶、满身传染病而无文化的异端。这种异端蛮族也只有信上帝,全盘基督化,才能“得救”。利玛窦和南若望有根本区别的!不同的时间起源和目的也不相同。带来的影响南辕北辙。是不是呢?

十二儒徒、佛徒比较阿Q。 咯咯复咯咯。

十三我国近百年余年的动乱,是一种历史上社会“转型”的现象。唐先生的“膏药”。兜售叫卖是他的事,受用不受用,妥帖不妥帖,诸君请详加自辨。

十四假如鬼神之说真有可信,以数千枉死冤魂,在耶稣之侧、上帝之前,与在曹州殉道的两位神父的幽灵,同时出现,互控冤情,在此情况之下,上帝和耶稣又何择何從呢?这个十分搞笑。相信鬼神的朋友,嫌恶请嫌恶唐先生,围攻请围攻唐先生。笑。

十五江苏粮道“罗嘉傑”向荣禄告密。又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改变历史进程明证!罗某人的消息让一贯做事留有余地的慈禧太后方寸大乱,歇斯底里狂性打发,跟上一句张怀芝请示荣禄向使馆开炮时荣回复的名句——荣禄缠他不过,乃支吾其辞说:“横竖炮声一响,里边(宫里边)是听的见的。”我心底涌起大股悲哀:中华的事儿,总是沸沸扬扬于前荒经走板于后,认真了,成不了事,早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兜着底儿,你,老佛爷那儿,都好!皆大欢喜得过且过,何乐而不为呢?

十六李秉衡是我们中国近代史上,大敌当前而临难不苟免的极少数民族英雄之一。“寄语路人休掩鼻,活人不及死人香!”秉衡应该是名垂青史的!洋人后来把他列为“战犯”;我们历史家应该承认他是民族英雄。呜呼!老天爷呀!我上中学那会书上大书特书的英雄是肠破肚烂马前阵亡的淮军旧将聂士成;率众围攻天津紫竹园租界的义和团大哥张德成、曹福田;土匪头子甘军统领董福祥——除了聂提督有的商量,其他的都是乱臣贼子啊!

十七三毛(毛三代)则是生在一个“社会强于国家”的传统里,所以他们只许资本家搞钱,而不让政客揽权。——“最好的政府就是最不管事的政府”……大清臣民只要多穿一条洋布裤子,就可保证他们纺织工人一辈子不会失业。你们小班超占领一两个弹丸之地的“三沙”,徒具恶名,有个屁用!“真理”!绝对的真理!!今天的毛三代正巧如是说,正巧如是做!高超的唐宁街外交!呜哇!!不同的事上文“洋”字换了“美国”——马云不刚从美帝那儿马不停蹄兜了一圈回来?

十八弱国未必无外交。哼哼。

十九《天演论》里的“天赋人权”者,天生吾民,与生俱来,不可剥夺之“人的权利”(human right)也。毛公所说“我们这些人的权是天赋的吗?”这个“权”则是毛氏和他的大小干部们所掌握的生杀予夺之“权力”(power)也——分不清这个现代文明的基本概念,而欲天下澄清,完成从帝制向民治的政治转型,那就是缘木求鱼了。唐先生的意思很清楚不用狗尾续貂了吧。

二十暴君之作恶,亦宰相谙弱之过也。毛、周是不是如此?

二十一孙文曾把启蒙时代的中国知识分子分为三等,曰: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

以上言论正赶上甲午海战硝烟散尽一百一十九年后中国自主的航空母舰下水之季。想起当年丧生大东沟外的一千多名大清将士我不禁泪如雨下,今天又一支什么劳什子“水师”俨然成军了;又一群天朝的虎狼之师秣兵历马自恃而待了;喟叹那些长眠海底的水师冤魂们,你们的尸骨,都还好么?

摘抄一部分“劝降信”以抚慰枉死者的在天之灵吧。

大日本海军总司令官中将伊东祐亨,致书与大清国水师提督丁军门汝昌麾下:

时局之变,仆与阁下从事于疆场,抑何不幸之甚也?然今日之事,国事也,非私仇也;则仆与阁下友谊之温,今犹如昨,仆之此书岂徒为劝降清国提督而作哉?大凡天下事,当局者迷,旁观者审。……清国海陆二军,连战连北之因,苟能虚心平气以察之,不难立睹其致败之由。以阁下之英明,固已知之审矣。至清国而有今日之败者,固非君相一己之罪,盖其墨守常经不谙通变之所由致也。夫取士必由考试,考试必由文艺,于是乎执政之大臣,当道之达宪,必由文艺以相陛擢;文艺乃为显荣之阶梯耳,其足济夫实效?当今之时,犹如古昔,随亦不美,然使清国果能独立孤往,无能行于今日乎?前三十载,我日本之国事,遭若何之辛酸,厥能免于垂危者,度阁下之所深悉也。当此之时,我国实以急去旧治,因时制宜,更张新政,以为国可存立之一大要因。今贵国亦不可以不去旧谋为当务之急,亟從更张。苟其遵之,则国可相安;不然,岂能免于败亡之数乎?与我日本相战,其比至于败(亡)之局,殆不待龟卜而已定之久矣……

伊东此函作于光绪二十一年阳历一月二十三日。十天之后(二月十二日),丁汝昌就自杀了。

(全文完)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2 回复 法道济 2017-5-14 08:00
历史的巧合,晚清亡于慈禧垂帘听政,而中共恰恰落入同样的历史结局。如果江再活10年,我觉得中共的寿命也差不多了。从江的身体看,是很有可能的
13 回复 病枕轭 2017-5-14 09:27
法道济: 历史的巧合,晚清亡于慈禧垂帘听政,而中共恰恰落入同样的历史结局。如果江再活10年,我觉得中共的寿命也差不多了。从江的身体看,是很有可能的
确实悲哀。中国的政治制度一百年了,还在原地打转。兔死狗烹、假途灭虢忙个不亦乐乎!悲夫,何时中国能成为一个现代正常的国家呢?
12 回复 法道济 2017-5-14 10:57
病枕轭: 确实悲哀。中国的政治制度一百年了,还在原地打转。兔死狗烹、假途灭虢忙个不亦乐乎!悲夫,何时中国能成为一个现代正常的国家呢?
总觉得中华民族还有大霉运,这个党太厉害了,不死个千把万,谁能奈何他们?
1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7-5-14 11:04
百年中国,原地打转,是谁之过?是中华传统之过乎?是苏俄列宁斯大林恶政流淫之过乎?煌煌事实俱在,何于传统责之如此苛厉,而于苏俄之罪避之如此轻巧耶?枕轭兄读书得间,洞见烛照,心中自有定论。
15 回复 病枕轭 2017-5-14 22:11
法道济: 总觉得中华民族还有大霉运,这个党太厉害了,不死个千把万,谁能奈何他们?
也许是冥冥中的宿命。中国的历史,尤其是政治史的转变,总是伴随着数不清的弔诡和数不清的人头落地。今天会不会故态重演呢,的确令人揪心
10 回复 病枕轭 2017-5-15 23:33
徐福男儿: 百年中国,原地打转,是谁之过?是中华传统之过乎?是苏俄列宁斯大林恶政流淫之过乎?煌煌事实俱在,何于传统责之如此苛厉,而于苏俄之罪避之如此轻巧耶?枕轭兄
俄毒影响之恶劣。不但往日,今日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究其缘由,一言难尽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0 15: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