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叹息引发的对话

作者:JuneRipple  于 2013-4-29 14: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闲话碎碎|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评论

关键词:闲话碎碎,  中国文化, 西方民主

一句叹息引发的对话

A:  真心笑不出,一声叹息

帕斯曾说,世界上有两个民族最可怜,犹太人没有身体,中国人没有灵魂。两民族,一个至多1400万人,一个至少13亿人。至多1400万人的民族,几乎每年都有人得诺奖,上市的新兴企业数量惊人,这是奇迹;至少13亿人的民族,与现代世界最重要的思想、科技、艺术等创造几乎无缘,这更是奇迹。 

B:  A

与现代社会最重要的思想艺术无缘这个评论本身就有意偏颇。思想这个东西,没什么重要性可比,存在才是根本,就像庙堂之上,可以谈治国。渔樵田间,也可以有真知。谁更重要了?所以,思想这东西,要有才行。没有自己的,总拿人家的过来翻着新的说,那可能真有谁重要多一点的说法,至少,要究一究哪个正宗哪个山寨吧?

C:  A

帕斯是谁?

现代两个字用得太没劲。现代中国是从什么样的境地走到现在的这个样子?如果这个叫帕斯的家伙看世界只有50-100年的眼光,我建议他去评论蚂蚁窝,可能会更靠谱一些。中国的问题多了去了,多到他不配去评。中国的成就也多了去了,多到他的眼光根本就一个都看不到。

A: B

思想的存在没有高低之分,但对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所产生的影响程度是可以不同的,比如民主 vs 专制,制衡 vs 独权。有的意义深远,促进社会里程碑式的变革和发展。也许这就是帕斯所认为的"重要"吧。别忘了"现代"二字,这是无缘的关键。 

政治挂帅,任何事情都赋于政治的色彩,还能培育什么自由的科学艺术思想。再看我们的学校教育,洗脑、填鸭、应试,人们从小失去了独立思考和创造能力。追求金钱和权力成为信仰,践踏宪法,公民权利得不到保障,公权没有监控和制衡,官员和精英纷纷移民,中国已失去了灵魂,这真是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悲哀。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将"专政"写进宪法,朝鲜是其一。只有民主自由开放的社会才能提供思想的土壤,蹦发创造的火花,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与现代社会重要的思想科学艺术无缘,有其道理。 

B:  A

“对人类的进步发展”这个帽子戴得有点仓促模糊,就好像还没弄明白呢,就觉得是个好东西,就赶紧往自个儿头上套了。

衡量进步要有个尺度,说到尺度,就是个纠缠不清的话题,就要牵扯到value的问题。而value正是最文化的东西,正所谓别人的垃圾自己的宝,这个差距不是说物质的高下可以定孰是孰非的,这正是我一开始说文化无高低的本意。

中国文化作为现今仅存的古文化之一,自有她绵延不绝的道理,不管这股延续的力量是来自于庙堂还是民间。民国时曾有新儒家学说的提法,我想,现今的中国,虽然毛病众多,底子还是有的,就等时机而已。

再说文化和政治,本来就是两打不散的亲兄弟。政治确实在文化的延续伸展上有至关重要的位置。历史从来都不欺人的,哪怕被人像个小姑娘一样的任意打扮。什么value决定什么政治。跟学人家的value, 最终是没有自己的东西的。

C: B

我觉得现在的世界,明里是反中共,其实是反中国。就象反对普京独裁的,其实反对的是重新崛起的俄罗斯。

普京是不是独裁?中共是不是专治。都是。但是专治独裁发生在中国和俄国又不是偶然的。而且中俄的复兴,又是与独裁专治直接联系起来的。

所以,那个帕斯所说的,纯是扯淡。反的是中国,不是中共。不过是反专治的中共更好听而已。诺奖其实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上一切说得上来的东西,科技创造,都是在白人规范的世界格局下制造出来的。各领风骚数百年,就是这么回事。

说起艺术,二十世纪中页以后,象样的古典音乐作品,好象还都是中俄出来的呢。列宁格勒围城写了个什么交响乐。中国这边的钢琴曲黄河,小提琴的梁祝,芭蕾红色娘子军,都是公认的二十世纪佳作。反想发达的西方,比这些强的,我不知道多多少,这些还都是西方艺术呢。

A:答B

继续讨论。。。哈哈!

中国是有渊远流长的古文化遗产,有精华有糟粕。假如在那些个洋鬼子面前,我也只会夸我的母亲,展示她的优秀文化和美丽,不许别人说她的不是。

但是关起门来,看看家里乱套了,怎能不替母亲揪心,想帮忙找出解决办法。贪污腐败极致,食物空气和水污染严重,越来越多的人得癌症,拿百姓的居住权、教育权、健康权来拉动经济,几乎每天有百姓抗强拆、命丧铲车下或神秘失踪,警察随便开枪打死人。。。建国60多年了,不能说国家贫穷了吧,可西部山区大量孩子仍上不起学。唉,敢怒不敢言。

一个不受监督不受控制的执政党,只会造成公权泛滥,可以指望其真心或假心为民众谋事吗?只会愚民欺民,说到底还是三千年的帝王传统罢了。社会没有信仰和诚信,还不如民国时期呢。不是要中国去学人家的value,而是应真心诚意地面对问题,剖析问题,中国总该有个曙光吧,权力不放进笼子里,中国不能就这样腐极而败吧。

再回头看,在这"现代"60多年间(其中文化大革命又"焚书坑儒"了十几年),你能告诉我,中国十几亿人究竟产生了什么在全球范围内属于重要(或先进的)思想、科技或艺术?或者暂撇开复杂的思想不谈,有哪些属于全球范围内重要或领先的科技和艺术

C: A

权力放在笼子里?权力本身就是个笼子。

这个世界充满了矛盾。天赋人权,一个人至少有一个屁股,可是一个人顶多就是一个脑袋。所以屁股会分了脑袋的权。权总是要集中起来才能成为力。人一成了群,相同的屁股们就会集合起来,向分晕了头的脑袋们要权力。这就是权力的再分配。专治政体的权力总是集中在拨人手里,制约就少,腐败就多。

民主政体是一大堆自由的屁股,谁忽悠到更多的屁股谁就得了权。制约就多,扯皮也多。腐败贪掉的,和扯皮花掉的民脂民膏,哪个更多?我觉得扯皮更多。这也才能解释为什么纳粹的德国那么快就从一败涂地之后反超了胜利的对手,再一次弄得整个世界焦头烂额。为什么老大破的苏联领着一帮穷兄弟吓得富强的对手一日三惊。当然,天朝人民比起三十年前丰衣足食的现实,不是多少贫困人口的现实能全然抹杀得了的。

拿艺术思想来说天朝也不合适。西方世界在这三十年里,可出来过什么了不得的思想家艺术家么?就是我十分看不上的张艺谋导出来的奥运开幕式,老牌的大英帝国在四年后糊弄出来的东东,拍马都赶不上。奥斯卡的小金人给过的那拆弹英雄,咱们还用说它么?天朝对内号称专治,都没这么强权的。

现在的天朝,茅于轼李承鹏之流,天天的抱怨没有言论自由,一边嘴里也从来没停下来过。所以我一直疾呼把文体口全部放开。商业化最重的两个领域,一个是文艺,一个是体育,天朝一定要把得严严实实的,才是压制了改革释放出来的能量的罪魁禍首。弄得现在搞个唱歌比赛,大家都得去唱二三十年前的歌。新歌一个个都惨不忍闻的。

我从来也没反对过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就睁开眼,撤了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意识形态活化石中宣部,广电部,还有那个体育总局,把改革解放出来的创造力和天才放出去撒花,茅于轼艾未未李承鹏这种小丑,自然就没有跳梁的机会了。

B:  A
我不想为一个某党去辩护。它还真代表不了中国3千年的主流思想,但是我还是希望它能学,毕竟当这个某党刚萌芽的时候,它的朴素的底子是和中国那千年的传承同出一宗的,那个时候的它也是上进好学的,所以与其让一个起源就不同的体系价值横切中国的根,还不如再希望这个某党可以学起来,做起来,应该这样来的话,对社会的动荡会小一点吧?老百姓的日子,不需要再经历朝代兴亡的苦头吧?

你说的不错啊,为什么中国每每一定要经历灭了一个再兴一个的封建朝代的更替的过程?就不能从封建朝代的思想出来,想想日子怎么过?不要总想着不破不立?

所以,说到底,还是个思想的问题。不光是有没有自己的,还有就是愿不愿意把自己的做过剖析。思想也是一样,不需要在有新的之前来全盘否定另一个。那很痛哦【呲牙】

A:  B

综观历史,所有的农民起义从爆发到掌握政权前都有朴素的底子,执政后都是周而复始的封建专权和对"异己"的打击镇压,愚民欺民,历代如此,更别谈什么公民权利了。如果三千年的国家机器和统治阶层代表不了中国的主流思想,那中国的主流思想是什么,只能是聊以自慰用来缓和社会矛盾的安慰剂和麻醉药。没有人说要全盘否定中国文化的精髓和照搬西方政治的全部,谁都不希望动乱,只有允许民意的细水长流,才能避免它的山洪暴发。但是历史好象总是在重演,你根本看不到一个当权政党愿意自发作改变来解决日益严重问题,却只想着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身在其中尤其觉得悲哀啊。

B:A

这正是我要说的,中国现阶段思想上的问题。你看,历史总是在重复,只不过穿的衣服又不同了,民国的时候袁大头的复辟,现在又谈二代什么的了,这就还是农民起义的一套么。中国要走出这个怪圈,思想上一定要涅磐。

农民起义性质成功后的权力代表不了我认为的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但可以操纵文化机器们去粉饰出它想要表现的核心价值,这个过程是为了维护权力的利益,当然就不可能把老百姓放在第一位。欺民愚民,专制没有制衡的权力是更为恶劣些,就是因为文化机器们被完全操控了。但是,这个控制会越来越难,民智已开已成潮流,挡是挡不住的。在这样的洪流里,我倒不担心没有新东西,就担心那千年熏陶的农民革命精神又习惯性重生,不加自己思想的拿来主义,对中国来说是灾难,而不是福气。 

A: B

担心得有理,不过正如你所说的,民智已开了,不会走两个极端的,就算拿来也有个因地制宜、水土消化的过程。民主或民主化绝不是什么抽象空洞的口号,事实上,民主是非常脚踏实地、非常柴米油盐的一件事。它涉及的,无非就是当有人要从我怀里掏走哪怕100元时,它不会被强夺走或"神不知鬼不觉"地掏走,也不是某个领导一拍脑袋说了算,还是会至少经过一场辩论,我可以倾听并判断是非,可以给没道理的方投一张反对票。而且,对于这100元的使用,民众代表能有效地监督政府的预算和使用,公款不能私用。时代的潮流不能逆转,人大不能只作摆设,司法一定要独立,不改革不进步只能被淘汰了。 

C:B

中国文化现在确实到了一个艰难关键的时代。中国文化几千年一路行来,要命的考验经过了无数,现在是到了生死交关的时候了。因为承载文化的主体给改了。

以前人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乍一看好象是发自个人这个层面,其实不然。修身虽然是始自个人,但这个个人却不是屁股决定脑袋,唯利是图,唯害是避的凡人,而是胸中自有浩然之气,承载着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种不可能任务的精英。

人性不管是善是恶,自私可以不可以?这是摆在中国文化面前的最大挑战。中国文化是虚伪的文化,也是最真诚的文化。因为中国文化是精英的文化。自私的人人总是变不成执掌天下的精英,就算不幸有个歁世之徒,也难逃天下悠悠之口。现在的时代了天赋人权,人人平等,精英扯淡。问题来了,我们忽悠了那么久的精英文化怎么办?

所以天朝人欲横流,礼义廉耻全然不要了。反正儒家是扯淡,精英是扯淡,生民往圣天下也都是扯淡。

门修斯这家伙唱了几千年的浩然之气,本来存在过么?就算它存在过,在我们这个时代,还会继续存在么?我们需要它存在么?如果没了它,我们用什么去代替啊?

天上掉下来个习大大,他又举起了礼义廉耻的大旗,要给脏到骨头里的官僚们用三毛在撒哈拉沙漠里发明的方式洗澡了。

我不看好他,我希望我看错了。因为我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我自己也迷茫着呢。

C: A

中国历史上是没有公民这个词的。到现在人们也还没完全搞明白公民和纳税人这些现代的词。这个帐却不能记在当局的帐上。他们和我们一样,没先生教过。他们宣称代表先进啊什么的,其实他们不是。问题是我们也一样代表不了先进。就拿腐败来说,不管当官的多腐败,换了我们,也一样。就算我们和贾政一样,上边下边的压力也逼得我们不得不同流合污。

说到民意。不要说我们看到李承鹏茅于轼艾未未袁腾飞之流在国内大放厥辞,微信微博有得是传播的渠道。网络压力拿掉的官员时有所闻,象李洪忠那样的封彊大吏也身受压力。

其实你可能说的不是上情下达那个民意,更象上改朝换代,但民进党代了国民党那样。台湾的政治画卷已经展给我们看了么。短视,自私,肮脏是不是?守着经济腾飞的大陆,台湾在资金上技术上有多少优势?资本家发财的多,小民和作为政治主体的台湾却在全世界占便宜的大潮中给边缘化了。

太祖说喜欢和共和党打交道。代表右派的大资本的共和党,反共虽然应该比左派的民主党坚决,其实却不是。资本利益最大,使得右派和共党合作得最好。小民在经济大潮中,哪里都是被资本忽略的。台湾的故事告诉了我们,民主的台湾,小民给抛弃了。我们这里现在正闹的工作外包风潮,一样,资本要赚钱,小民又给抛弃了。天朝民主化,你以为小民会象中共管着一样分到那么多改革红利么?因为发了财的人们,不管是官僚买办资本还是民间资本,谁也会觉得钱财比小亲,谁也不觉得有义务维稳。

其实我们海外的人是更从国家民族的角度关心中国的。这边现在有很强的力量在揭发国际大资本。以为现在的美国,掌权的不是两党,甚至不是中产阶级,而是一个影子游资。游资只关心回报,不关心国家民族。举了一大堆阴谋论的例子说明。我们小民,谁也不知道真假。不过从理论上讲,金钱确实犯不上效忠一国。中共植根在中国,卖国也要卖个好价钱。资本么就无所谓,一分钱也是钱。

B: C

这个当政的也不知道公民为何物,说得相当好。的确对于某党来说,何谓公何谓民,也是个新鲜事物。这跟我前面说的,农民起义性质的发家史,其实是一个意思了。当一个主政的主导思想是,天下是老子打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公私的界限划得很分明,也把守家保成果当成了他唯一的目的。所以,台上的费劲心思筑长城,台下的看准时机起革命,周而复始,破了再立,纷纷冉冉,好不热闹,几千年就这么下来了,可悲可叹的是唱的都是同一处戏,居然还没唱完,还要继续来,难怪贾政之流有的是。

但是,国外的民主就真的能保证每个人怀里的那100元被公正公平的分摊么?也不是。 它在给你说话的权利的时候,已经把你该如何说,能说多少,也已经决定好了。到最后,你的100元,假如它志在必得的话,应该还不是你的。

所以,国外的民主,也就不同在进行的形式上,结果还是一样:国内的,为了专制,最后也进了集中的资本;国外的,为了资本,最后也是为了那个资本进一步更好的垄断。这样看来,舶来的民主,农民起义的土匪气也许没有,城市痞子们的斗殴扯皮争地盘的风格,还是很鲜明的。所以,说来说去,还是没有公民什么事的。所谓公民么,也就是占地盘时的一个标语口号性质的东西。所谓党派啊,中产啊,只不过一个是台上做戏,一个是台下看戏的。戏院开门,总要做些投资请些演员来,才能把文青一样的中产们忽悠进来,一把眼泪一腔热血的掏出血汗钱,而这样的交钱,有个很正当的名义,税。


J.R. 《闲话碎碎》

April28,201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arznith 2013-4-29 15:09
这粒痴螺丝 ,又在乱扔大杀器,,,

要透彻这些问题,可以写很多本打架秘籍的,关键的亮点第一在于犹太人只有财权,而其他所有权力都被剥夺,第二是中国人只有嘀咕权,其他的一切权利也都被剥夺。

和哥一起大声吼:世界是平的,时间是公平的,人人有免于被忽悠剥夺的自由,人人有要求和一切平等平衡的自由 ,我们反对一切殖民,不管是对内的还是对外的,不管是武力殖民还是信息殖民,不管是掠夺财富和创造的还是掠夺基本诚实劳动和人性的,我们反对
回复 门外照斜阳 2013-4-29 22:33
中国人还是有创造力的,例如58年亩产3万多斤乃至13万斤的水稻产量,至今无人突破。

《人民日报》1958年9月18日报道的最大一颗水稻“卫星”。报道说:
  广西僮族自治区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成功地运用了高度并禾密植方法,获得中稻平均亩产130434斤10两4钱的高产新纪录(当时1斤为16两——引者)。这块高产田面积一亩零七厘五,黑壤土,二等田,共收干谷140217斤4两。

《人民日报》1958年8月13日的报道:
  新华社武汉11日电湖北省麻城县的早稻生产又放异彩。根据湖北省、黄冈专区和麻城县三级早稻高产验收团联合查验证实,这个县的麻溪河乡建国第一农业社,在1。016亩播种“江西早”种子的早稻田里,创造了平均亩产干谷36956斤的惊人纪录。截至目前,这是我国早稻大丰收中放射出的大批高产“卫星”中的“冠军”,它比安徽省枞阳县石马乡高丰农业社及本县平靖乡第二农业社先后创造的早稻高产纪录高出一倍以上。……

  参加三级验收团的有湖北省人民委员会副秘书长史林峰、华中农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韩玉生、中共麻城县委书记处书记侯尚武;此外,还有麻城县各乡、社代表共数百人。中共黄冈地委第一书记姜一,也参加了一部分验收工作。
回复 德恒 2013-5-2 00:33
5000年的历史沉积,文化传承,何来没有灵魂? 西方的用心。。。。。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1 19: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