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成了习惯】

作者:JuneRipple  于 2014-5-31 13: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南窗札记|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8评论

关键词:情感, 家庭, 移民, 二道贩子

 -- 我是个二道贩子,贩贩卖卖别人的故事 ---

【当爱成了习惯】

在这个城市里,我寓所的电话,可能要算最奇怪的心理咨询热线了,因为它总会在半夜毫无预警地响起,而对方就一个女人,而且就固定的三选一动作:一声干嚎,两声抽泣,或者,半天沉默。

当这样的电话持续了半年多以后,我已经练就了一套非比寻常的雷达睡功。午夜12点左右,我的大脑就会定时启动,像雷达张开翅膀一样,在半梦半醒之间,搜索着那空气中似来非来的铃声。

今晚,雷达的翅膀又被铃声击中。抓起话筒,我眼都不带睁地就说:“这回他说什么了?”

对面传来的是压抑在喉咙里的抽泣。Sandy其实是个外向型的女人,假如不谈她和她老公的事的话,她还是开朗爽快的。所以,当我听到是哭泣声时,我还是不由得认真起来。

“真离婚了?”我耐心地等着。

半天,Sandy 还是在抽嗒着,不说话。我把免提打开,翻身起来披了件睡衣,坐到窗塌上。天上月圆如盘,这个城市似乎正在酣睡。可爱情呢?我分明看到,还在那些个窗户后面,忙碌地上演和落幕着。

Sandy的童话剧看来终于落幕了。而那拉动大幕的,不出预料的话,应该是那个隔三个月就飞越太平洋的她那high school sweetheart。

我第一次见到Sandy 老公的时候,那是在认识Sandy 6年之后的某天晚上。在那以前,这个老公一直都是生活在Sandy的口述里的一个二维人物。从一开始简单的“他是个生意人”的介绍,到后来Sandy数次带点甜蜜带点骄傲的高中甜心的叙述,他一直给我个好脾气的家庭责任男的印象。那次,他特意从国内赶过来给他们的小儿子过生日。于是,晚饭前Sandy给我打电话,说是家庭聚会,既然大家都是住一个筒子楼里的朋友,过来吃顿饭也无妨。那时,我正愁怎么对付这又一顿不得不吃的一个人的晚餐时,一听之后当即欣然前往。再说,毕竟跟Sandy认识,也是因为她小儿子的缘故,这6年的交情,我都自认是那个小不点非正式的教母了。

那晚,确实就如Sandy所说,是个小范围的家庭式聚餐。不到10个人的场面,跟往常Sandy的大手笔,很是不同,全场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至亲至近才有的随便。我在觉得倍感温馨之余,却感到了些少少的不合拍。可能是我单身惯了,已经不习惯了人群和聚会。所以,没等结束,我就借口明日要早起上班,告辞回家了。

回来后,我还是得出了个结论:岁月真是太优待Sandy了。20年的时光过去了,我还可以看到当年的她,那个有点天真,有点娇气,有点任性的高中女生。而那个当时应该青涩的男生,我已经在她老公那里找不到一点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他对Sandy的熟悉和掌握,让我暗自叹服,也隐隐有些不安。这些年,他已经让Sandy太习惯了有他的日子了。而这一切,当晚的Sandy是当做幸福来沉浸的。

这个城市的日子就是这样,可以很安静,也可以很忙碌。不同轨道上运行的人们,可以偶尔交集,然后,错过,或者再继续。我和Sandy,应该算是交集之后继续的一个例子吧。当年,一个人带2个孩子的Sandy喜欢插花。而没孩子有只猫的单身的我,正好还有些残存的文青情结。就这样,在社区的插花兴趣班上,我和Sandy认识了。算来,已经8年了。

在别人眼里,Sandy就是个典型的留守太太,开宝马上大统华,挎LV包去菜市场。送孩子上辅导班,没事上个网。看见有人网上扭扭捏捏的显摆,也会来个听都听不清楚的闭口鼻音。但我们来自同一个城市的背景,让我对她的种种作派,似乎都可以无限地兼容了。而她,似乎也觉得我安全,女性么,又单身正职无不良嗜好。所以,自从插花班的不期而遇,一来二去的,楼下的我和楼顶的她,就成了朋友。

可到底,我和她还是不同的。Sandy的日子像被程序设定了似的。每三个月她老公的到来,是她日常生活的一个周期的起点。起点之前的一周,她开始兴奋地忙碌起来。难得有个电话,都是匆匆的。起点之后的一周,她才慢慢回复到那个我在插花班上熟悉的她。电话可以长到我不得不掐。

变化是在半年前。有一晚,她突然打来电话大叫说,她受不了了。吓得我扔了电话,就往电梯冲。在她那两倍于我家的客厅里,我看到了她,一直在原地打转,一脸的眼泪和不相信。她说,她老公刚给她打电话,说不来了,还要和她离婚。

之后,她老公当真就再也没来过。人啊,真是个奇怪的动物。不想他人间蒸发的时候,他就偏偏可以做到魂魄都无。他这样的消失,直接催化了Sandy从高中女生到中年怨妇的进程,也成就了我午夜心理咨询热线的开播。

Sandy 一直在拒绝相信。她说他只是跟她说说的,原因是他们离得太远了。20年来他一直都没有对她说过重话,从来都是要什么有什么的。再说,毕竟还有两个孩子么。。。在她的絮絮叨叨里,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安静静地听着。半年来,我就问过她两个问题。第一:他外面有人么?第二:你离得开他么?而Sandy的答案就一个:不知道。

我知道我再也问不出其他问题了,那只好当个称职的听筒了。

话筒里终于传来Sandy强压住抽泣的声音:今天,他请的律师来了,所有的文件她一个也看不懂啊。律师说,你签字就行了。

我说:那你签了?

Sandy说:那我不能不签啊。他说要的啊。

我突然没了说下去的兴致。靠窗塌太久,突然直起腰来,后背居然如撕裂般疼痛。

这习惯了的姿势,还真不是个东西。

——————————————
《南窗札记》之《二道贩子》
2014/ 05/ 2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1 回复 越湖 2014-5-31 20:08
故事好。只是类似的太多了,所以即是真实的,也是而已而已。
这文笔好。因为如此好的不多,所以过一段时间会回来再读。
2 回复 Lawler 2014-5-31 23:04
越湖: 故事好。只是类似的太多了,所以即是真实的,也是而已而已。
这文笔好。因为如此好的不多,所以过一段时间会回来再读。
分居两地,这样的故事,不发生都有点奇怪
4 回复 walkalongg 2014-6-1 06:31
正如越湖兄所言,这种故事太多了。问题是从来就没有人问一句为什么。一个女人,把热衷的老公放在那片浮躁奢靡的土地上,以为就凭着以往的情分和孩子的牵累,就能栓住男人的心,在这边平静地安享太平富足的日子么?是不是舒婷的诗来的,说不管你多高大,我也得自己站着,不能缠在你身上,失去自我,记不得是原文了,是不是致橡树来的。。。
2 回复 JuneRipple 2014-6-1 11:59
越湖: 故事好。只是类似的太多了,所以即是真实的,也是而已而已。
这文笔好。因为如此好的不多,所以过一段时间会回来再读。
谢谢了~~

其实这个故事可以至少2个不同的结局。我不想写满了,就讲一个故事,至于如何添添减减,我还是留给别人自己填空去
3 回复 JuneRipple 2014-6-1 12:00
Lawler: 分居两地,这样的故事,不发生都有点奇怪
嗯。。。也有不离婚的。反正钱有的是,女人不想离婚,那男人就用钱养着也成
2 回复 JuneRipple 2014-6-1 12:07
walkalongg: 正如越湖兄所言,这种故事太多了。问题是从来就没有人问一句为什么。一个女人,把热衷的老公放在那片浮躁奢靡的土地上,以为就凭着以往的情分和孩子的牵累,就能
致橡树多高大上啊。。。

其实啊,我写这个Sandy,表面上看也就一仙班人物,可是,到底她是什么?30多岁的中女,真是那么天真?因为君心若我心?还是就习惯了一个习惯的问题:反正未来看不清,我何必去想那么多?想点快乐的,自己哄自己就不行?

呵呵
1 回复 xqw63 2014-6-2 07:39
太正常了
2 回复 越湖 2014-6-2 09:50
Lawler: 分居两地,这样的故事,不发生都有点奇怪
说的也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19: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