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的资本家是这个样子《纽约时报》美国是如何丢掉苹果的工作

作者:没有帐号  于 2012-1-26 02: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4评论

网易财经1月23日讯 《纽约时报》21日发表长篇报道,分析了苹果创造的大部分工作机会都是在海外而不是在美国的原因,文章认为,美国的成本太高,并且员工不愿意承担长时间的加班,导致承担苹果制造工作的数十万工作岗位只能安排在中国。

报道称,奥巴马曾在去年与硅谷高层的晚宴上问道,为什么苹果设备生产工作不能在国内进行呢?据另一位参加宴会的人透露,乔布斯给出了明确的答复,“那些工作不会回来的。”

报道认为,对大多数苹果产品而言,“美国制造”不再是行之有效的选择,这并不是因为国外劳动力更加低廉,而是因为在苹果高管们看来,海外工厂的巨大规模,以及其工人的弹性、刻苦程度及工业技能均超过美国本土工厂和工人的水平。

在几乎所有的电子公司都能听到类似的故事。外包在数以百计的行业中已成为一种常态,其中包括会计、法律服务、银行业、汽车生产和药业。

报道举例称,2007年iphone推出之前,乔布斯要求采用防划的玻璃屏幕。在材料于深夜运送到位于深圳的“富士康城”内后,一位工头马上叫醒了公司宿舍的8000名工人。所有员工只分配了部分饼干和茶水之后,半个小时之内便启动长达12个小时的轮班制,开始将玻璃屏幕装进手机。在96个小时内,该工厂每天生产超过1万台iPhone。160;“这种速度和弹性让人惊叹,”该高管说。“没有美国工厂能达到这种水平。”

以下是《纽约时报》的报道全文:

美国是如何丢掉苹果的工作的?

奥巴马去年2月份参加了一场由硅谷顶级人才组织的晚宴,在宴席上客人向美国总统提出了一系列问题。

但当乔布斯说话的时候,奥巴马打断这位苹果掌门人的讲话,并提出一个自己的问题:如果要让iPhone在美国制作的话要什么条件?

不是很久以前,苹果曾以美国制造为荣。今天则几乎没有在美国生产的苹果产品。去年出售的7000万部iPhone、3000万部iPad、和5900万部其他苹果产品都在美国海外生产。

奥巴马问:为什么你不能在美国生产呢?

而乔布斯的回答明确无误:“这些工作不可能回来。”

奥巴马的问题触及到了苹果的一个核心原罪。这不仅仅有关更便宜的海外工人。事实上苹果的高管认为,相当一部分海外工厂的弹性、敬业,以及当地工人的技术都已经超过了其美国同行。“美国制造”已经不再是大多数苹果产品的一个可行选择。

苹果已经成为地球上最广为人知,最受崇拜,或者说最令人亲密的公司,而这部分源于其不知疲倦的全球扩张。去年苹果平均每位员工创造的盈利超过400,000美元,高于高盛、埃克森美孚或者谷歌。

然而困扰奥巴马、经济学家以及决策者的问题是,苹果——以及它的许多其同行高科技同行——却并不像之前的知名企业一样在鼎盛期的时候为美国制造就业。

苹果公司在美国雇员为43,000人,海外有20,000人,而相较通用汽车公司在20世纪50年代在本土有40万员工,通用电气在80年代在美国雇佣超过几十万而言,只能算是一个零头。更多人则作为苹果的承包商工作:其中160;包括一个70万人的工程师队伍——为制造和组装iPad,iPhone和苹果的其他产品服务,但他们几乎没有人在美国工作,相反他们的工作地点在亚洲、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工厂里。

曾任白宫经济顾问贾里德伯恩斯坦说:“苹果就是这么一个例子,它说明了现在为什么这么难在美国创造中产阶级工作岗位。”

“如果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顶峰,那么我们应该担心”他说。

苹果高管表示,走向海外这一点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一位前高管描述了公司如何依靠一家中国工厂如何仅仅改造生产设备,仅仅数周就让新iPhone产品及时上架。苹果在最后一分钟重新设计了iPhone屏幕,迫使这家中国工厂的装配生产线彻底改造,新的显示屏在午夜抵达运抵这家工厂。

一个工头立即叫醒了宿舍内的8000名工人。每个员工分到一块饼干和一杯茶后,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开始了12个小时轮班工作组装新设计的玻璃屏。在96个小时之内,工厂的产量已经相当于每天组装10,000部iPhones。

“这体现了惊人的速度和灵活性”,苹果高管说,“没有美国的工厂可以与之匹敌。”

几乎所有的电子公司都一个类似的故事。外包已经成为包括会计、法律服务、银行、汽车制造和制药等美国上百种产业的默认规则。

不过尽管苹果公司的故事远不止此,但它作为一道窗口让人们明白,为什么很多著名公司的成功,并没有转换成大量的美国国内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该公司决定提出了一个更广泛的问题:当全球和各国经济日益相互交织的时代,美国企业是否对美国人民负有责任?

前美国劳工部首席经济学家贝特西·史蒂文森说:“企业曾经觉得有义务支持美国的工人。“现在这已经消失了。利润和效益超出了慷慨。”

而企业和其他一些经济学家说,这种想法是幼稚的。尽管美国工人是世界上最有文化的劳动者之一,但是高管们认为这个国家已经在停止培训工厂需要的中级技能人才。

为了更好的发展,公司认为他们需要把工作移动到那些能产生足够的利润来支付创新成本的地方。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将会冒长期内令更多美国人失去工作的风险。那些大量一度令人自豪的美国品牌的衰落证明了这一点——其中就包括通用汽车——其他竞争者的崛起令美国制造的企业失去优势。

《纽约时报》在对超过30多名苹果现任和前任公司的员工和承办商、以及研究苹果的经济学家、制造专家、国际贸易专家、技术分析师和学术研究人员访谈后写出了这篇报道。

在私底下苹果高管说,现在的世界已经发生改变,过去那种只需清点其员工总数来衡量一个公司的贡献做法已经是一个错误,尽管他们指出苹果现在在美国的雇佣规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他们说苹果的成功得益于企业家精神和创造更多的外包,他们认为美国的失业不是他们的责任。

一位苹果现任高管说:”我们在100多个国家销售iPhone。我们没有义务解决美国的问题。我们唯一的责任是尽一切可能生产最好的产品。”

“我要有一块玻璃屏幕”

2007年在iPhone如期出现在商店中一个月前,乔布斯召集了办公室内的几位副手。几个星期以来,他一直把原型机器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乔布斯愤怒地举起他的iPhone,让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屏幕上几十条微小的划痕。据参加会议的人说,乔布斯还从牛仔裤中掏出了自己钥匙。他说人们会把将这款手机塞在口袋里,而口袋里的还会有钥匙。

“我不想让被的卖产品被划伤”,他紧张地说。而唯一的解决办法是用防划痕玻璃代替。

“我想一个玻璃屏幕,我要在六个星期内做到完美。”

一位高管在离开会议后,他预订了前往中国深圳的航班。如果乔布斯想完美,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这家公司两年多以来一直为一个代号为“紫2”的项目工作。在这位高管前往中国的同时,有一个问题浮出了水面:在你到底靠什么重新构想手机?你是如何用最低价格做到最高的质量?(比如这块防划痕玻璃),但同时又保证数百万的生产产品能又便宜又好的制作出来,并保证能获得巨大的盈利呢?

这些问题的答案几乎每一次都在美国以外找到。虽然组件版本之间不同,所有的iPhone包含数百个零件,估计其中90%是美国海外生产。高端的半导体来自德国和台湾,韩国和日本生产内存,显示屏和电路来自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芯片购自欧洲,稀有金属产自非洲和亚洲,最后全部的组装工作由中国完成。

苹果公司在成立初期,几乎没有在自家后院之外寻找过制造解决方案。苹果公司在1983年开始制造Macintosh电脑,当时乔布斯赞美自己的产品“一部在美国制造的机器”;1990年当乔布斯运营NeXT时,他对记者说“我对工厂像对我的计算机一样骄傲”。在2002年,苹果的高管们偶尔会驱车两个小时,拜访他们在加州Elk160;Grove的iMac厂房。

但是到2004年,苹果几乎已经完全转向国外制造。执行这一决定是苹果电脑业务专家蒂姆·库克,他在去年8月接替乔布斯成为首席执行官,六周后乔布斯离世。大多数其他美国电子公司也已经走出国门,和当时正在关键时期的苹果一样,觉得有必要把握每一个优势。

亚洲如此有吸引力的一部分原因是,当地有半熟练的工人更便宜。但这不是驱使苹果的动力。对于科技公司而言,拉动力成本相对于购买组件和管理供应链而言极小,因为后者汇集了数百家公司的组件和服务商供应链管理的费用。

苹果一位前高管说,对库克而言关注亚洲“意味着两件事”:工厂在亚洲其规模“能迅速放大缩小”,而且“亚洲供应链已经超过了美国”。该高管说这个结果导致“我们不能在这一点上竞争”。

这一优势之后越来越明显,直到乔布斯在2007年要求防划玻璃屏。

多年来手机制造商避免使用玻璃屏,因为它需要精密切割和研磨而这极难实现。苹果之前选定一家美国公司,即康宁公司来制作大窗格强化玻璃。但如果要切割这些大窗格成为数以百万计的iPhone屏幕,需要找到一个空切割厂,要对数以百计的玻璃进行测试,并需要大量的中级工程师。仅仅在准备阶段就需要耗费巨资。

随后一家中国企业投标该工程。

当苹果团队访问时,这家中国工厂正在做另一个项目。据一位前苹果高管说,当时中国工厂的经理说“除非你们能给我们合同”,当地政府同意为工厂分担成本,而补贴已经落实到玻璃切割工厂。它的仓库里有大量能提供给苹果的免费玻璃样品。工厂能以零成本找到技术人员。他们建造在工厂现场的宿舍,使员工能每天24小时轮班工作。

这家中国公司获得了合同。

“现在整个供应链都在中国”,另一位苹果前高管说,“您需要一千套橡胶密封圈?它们就在工厂隔壁。您需要一百万螺丝?它们就在一个街区之遥。您需要螺丝有点不同?这只需要三个小时搞定。”

富士康之城

这个玻璃厂事实上是一个复杂的综合区域,它的非正式称叫做“富士康城”。对于苹果高管而言,富士康作为进一步的事实表明,中国提供的工人,包括他们的努力勤奋,都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美国同行。

因为在美国不可能有类似“富士康城”这样的存在。

这个工厂区拥有23万员工,许多人一个星期工作6天,通常每天在工厂里呆上12小时。富士康的劳动人口中有四分之一生活在“公司军营”里,许多人每天收入低于17美元(约100元)。当一位苹果高管驾车经过一个交接班区时,他的车陷入了流动的人群。他说“规模是不可想象的”。

富士康雇佣了近300名保安巡逻,保证工人不会在门口等流动瓶颈发生拥堵。中央厨房厨师平均每天消耗3吨猪肉13万吨大米。虽然工厂一尘不染,但附近茶馆内的香烟烟雾缭绕,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恶臭。

富士康科技在亚洲、东欧、墨西哥和巴西有几十个工厂,它为全世界40%的电子产品代工,厂商包括戴尔,惠普,摩托罗拉,任天堂,诺基亚,三星和索尼。

“一夜之间他们就可以雇用3000人,”苹果前全球供需经理珍妮·弗里戈尼说,“有哪家美国工厂可以在一夜之间找到3000人,并说服他们住在宿舍?”

1个月的实验后,在2007年年中苹果的工程师终于完善了强化玻璃切割方法,它可以在iPhone作为屏幕使用。根据前苹果高管回忆,第一批装载切割玻璃的卡车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抵达富士康城。富士康的经理叫醒了成千上万的工人,他们穿上制服,男的是黑白色的制服,女工是红的,然后迅速进入流水线用双手组装手机。三个月内苹果售出一百万部iPhone,而从那时起,富士康已装配了超过200多万部。

富士康在声明中拒绝谈论具体的客户。

该公司声明称:“我们在明确的条款和合同概述下招聘的工人,他们的权利受到中国政府法律保护自己。”富士康“对工人权力非常重视,为向超过一百万的员工提供一个安全和积极的环境,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

不过富士康的这一描述显然与苹果高管上述经历矛盾。因为据苹果高管描述的这种午夜开始的轮班,应该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富士康的承诺是“我们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因为我们根据轮班时间决定每天的工作小时,每一个员工都有计算机记录的考勤卡,这将禁止他们在规定的工作小时之外再进行工作。”富士康表示,无论是上午7时或晚上7时开始轮班,员工至少12小时前将收到任何班次的变动通知。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富士康的员工对这些许诺提出了质疑。

对苹果的另一个重要优势是,中国提供的工程师规模是美国无法比拟的。苹果的高管估计,大约要有8700名工业工程师,来监督和指导200,000名涉及iPhone装配的工人。公司分析师预期如果在美国要找到那么多合格的工程师,将至少需要9个月。而在中国,这个时间只需要15天。

麻省理工学院副教务长马丁·施密特说:“在美国设立工厂的挑战是找到一群合格的技术工人。”特别是当企业表示,他们需要超过高中能力的工程师,但又不一定非要学士学位。在美国人都很难找到这种技能水平的人。施密特说:“这些是好工作,但没有足够的攻击满足需求。”

iPhone的某些方面具有独特的美国特质。设备软件,其创新的营销活动主要是在美国等。苹果公司最近在北卡罗来纳州资500万美元建造数据中心。iPhone160;4和4S的关键半导体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韩国三星工厂制造。

但是即使这些设施也不是巨大的就业机会来源,例如苹果的北卡罗来纳州的中心只有100名全职员工,三星工厂估计只有2400名工人。

“如果把规模达30万部手机销售扩大到100万部,你真的不需要更多的程序员,前苹果产品开发和营销负责人让160;-160;路易盖斯说,“所有这些新兴公司——Facebook、谷歌、Twitter——均得益于此。他们在成长,但他们并不真正需要找太多的人。”

很难估计如果在美国造iPhone要多花多少钱。不同的学者和制造业分析家估计,由于劳动力只占技术制造成本一小部分,多支付美国工人工资摊到每部iPhone上将增加65美元。由于苹果公司的利润往往是数百美元计算,从理论上讲在美国造手机,仍然会给予公司一个健康的奖励。

但这样的计算在许多方面是无意义的,因为在美国造iPhone耗费要远远超过雇用美国人的成本,这需要改变国别和全球经济。苹果高管认为,根本没有足够数目的能满足苹果需要的美国工人,美国的工厂也没有有足够的速度和灵活性。那些与苹果合作的公司一样,比如康宁也表示,他们也必须走出美国国门。

为iPhone制造玻璃复活了康宁在肯塔基州的工厂。今天许多iPhone用玻璃仍然在那里制作。iPhone成为巨大成功后,康宁公司收到了许多其他公司的订单模仿苹果设计。其强化玻璃销售规模增长到了每年700万美元以上,公司聘请或继续雇用了约1000名美国人,以支持对新兴市场的开发。

但是随着市场的扩大,康宁的强化玻璃制造现在大部分在日本和台湾的工厂。

康宁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詹姆斯说:“我们的客户在台湾,韩国,日本和中国,我们可以在这里生产玻璃,然后海运,但这需要35天。或者们可以通过航空运输,但这昂贵10倍。因此,我们建立了玻璃工厂组装厂,而这些厂都在海外。”

康宁161年前在美国成立,其总部设在纽约北区。从理论上讲该公司可以在美国国内完成所有玻璃制造。但它会“要求在该行业整体结构改革,”詹姆斯表示,“消费电子产品已成为一项在亚洲的生意,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感到担心,但我也没有办法阻止它。过去40年里亚洲一直在在干美国曾经做过的事情。”

消失的中产阶级工作

当埃里克·萨拉加萨第一次进入苹果加州Elk160;Grove的工厂时,他觉得好像进入了一个工程仙境。

这是1995年,工厂位于萨克拉门托附近,工厂员工超过1,500人。那里有一个万花筒般的机器人手臂,传送带运送电路板。糖果色的iMac在组装线的各个阶段流转。工程师萨拉加萨迅速得到晋升,并成为诊断团队分子。他的薪水上涨至50,000美元。他和妻子有三个孩子,他们买了一个一个带游泳池的房子。

“感觉就是上学物有所值,”他说,“我知道世界需要的能造东西的人。”

然而与此同时,电子产业发生了巨变。当时苹果的产品受欢迎度下降。当时公司的重点就是改进生产。他的老板解释说,加州的工厂成本是如何的巨大:不包括材料的成本,在Elk160;Grove造一台价值1500美元的计算机是22美元,在新加坡是6美元,在台湾是4.85美元。工资差距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而库存以及工人多久完成一项任务的成本。

”我们被告知,我们将不得不每天工作12个小时,在星期六也要来,”萨拉加萨说,160;“我有一个家庭,我想看看我的孩子踢足球。”

现代化一直在创造、改变或消灭一些就业机会。由于美国经济从农业向制造业过渡,然后再转到到其他行业后,农民成为钢铁工人,然后是销售人员,以及中层管理人员。这些变化都带来了许多经济利益,并在一般情况下,每一个进展,甚至包括非熟练工人,都获得更好的工资和更多的机会,在社会地位上向上流动。

但经济学家说在过去二十年,某些更根本的东西已经改变。中等阶层工作开始消失,尤其是对没有大学学位的美国人而言。今天服务性职业正不成比例增加,在餐馆或呼叫中心,医院服务员或临时工,提供人们达到中产阶级的机会正在减少。

即便是像萨拉加萨这样有大学学位美国人,也容易受到这些趋势冲击。首先像Elk160;Grove这样的工作被转移到了海外。萨拉加萨并不介意,然后苹果用机器人取代工厂操作工人。某些诊断工程交付新加坡,负责监督工厂的库存的中层管理人员失业,因为突然之间只需要几个与互联网连接工作人员就能胜任。

萨拉加萨显然对他不熟练的职位而言太昂贵。他显然还不够资格成为高层管理人员。2002年一天夜班,他被叫到小办公室内,然后就是失业。他教了一会儿高中,然后试图回到技术行业。但是苹果从那时起已经把工厂改成了AppleCare呼叫中心,新员工每小时可以赚12美元。

这就是硅谷未来的就业,但是他们没有明说:“他们真正需要的是30岁左右没有孩子的人。”而萨拉加萨今年48岁,算上家人全家5口人。

在经过了培训后,他又回到了苹果公司,现在他的职位是检查返修的iPhone和iPad产品。工资是每小时10美元没有其他福利,内容是每天擦拭数以千计的手机玻璃屏,并插耳机测试音频端口。

苹果的薪酬

由于苹果公司的海外经营和销售不断扩大,其高级雇员的规模不断扩大。上一财年苹果的收入高达108亿美元,超过密歇根州,新泽西州和马萨诸塞州财政预算总和。自2005年以来公司配股以来,股价从45美元左右上升到427美元以上。

有些财富已经分配给了股东。苹果是最广泛持有的股票,股价上升使百万计的个人投资者受益,其中主要是401K退休金计划。盈利也滋润了苹果公司员工。上一财年,除了薪酬之外,苹果员工和董事们获得价值20亿美元的股票,以及价值14亿美元的期权。

然而最大的回报还是流到了苹果的高级雇员袋中。库克去年的股票奖励按照现价计算,超过4.27亿美元,而他的年薪提高到了140万美元。2010年库克的奖金总计是5900万美元。

一个人接近苹果认为,苹果公司的员工获得的报酬是公平的,因为公司为国家和世界创造了那么大的价值。随着公司的不断壮大,它扩大了在美国国内的劳动力规模,包括制造业就业机会。去年苹果在美国的雇佣增长8000人。

虽然其他公司把呼叫中心放在国外,但苹果的中心则一直在美国。一位消息人士估计,苹果公司的产品销售导致其他公司雇用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例如联邦快递和联合包裹服务公司都表示,因为苹果出货量增长创造了美国的就业机会,尽管没有苹果公司的许可,他们不会提供绝提供具体数字。

“我们不应该因为使用中国工人受到批评,”一名现任苹果高管说,160;“美国已停止培养我们所需要的技能的人。”

更重要的是,来自苹果公司的消息来源说,该公司创造了大量的零售业岗位,包括在其在线零售商店中销售iPhone和iPad引用程序的岗位。

萨拉加萨在苹果的检修厂工作两个月后辞职了。他认为工资太低几乎没有赚,他现在每天驱车几小时找其他工作,在网上递交简历。

而在地球另一边中国深圳,160;PCH国际的一位项目经理Lina160;Lin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PCH是与包括苹果在内的其他美国公司合作的合同商,她的工作包括与协调项目的进程。她不是苹果的雇员,但是Lina160;Lin是苹果提供产品的不可或缺的一环。

Lina160;Lin的收入比苹果支付给萨拉加萨的略少。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得益于看电视和在中国的大学学习。她和丈夫把每月四分之一的收入存入银行。他们住一间100平米的公寓,包括儿子和岳母夫妇。

Lina160;Lin说:“这里有大量的就业机会,尤其是深圳。”

创新的失败者

在奥巴马去年与乔布斯和其他硅谷高管的晚餐上,大家起身离开时,总统身边有大批人请求合影。乔布斯身边发生了一场小小的混战,因为谣言说他的病情已经恶化,人们希望与他合影,也许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人群过于拥挤,乔布斯对奥巴马说:“我不担心这个国家的长远未来,这个国家是出奇的大。我担心的是我们现在谈的解决方案还不够。”

在晚宴上有高管建议,政府应改革签证方案,帮助企业聘请更多外国工程师。有些人呼吁总统给企业“税务假期”,使他们能够把海外利润带回美国。乔布斯甚至建议,有一天他可能找到把一些苹果精湛制造业务带回美国,如果政府能帮助培养更多美国工程师的话。

经济学家辩论这些和那些问题和实用性,认为注意经济陷入困境有时因为意想不到的发展所致。比如经济学家认为上世纪80年代的危机的原因是因为平面设计的崛起,而研究电话维修事实上是一条死胡同。

不过现在仍然不清楚,美国是否将能够把创新变成未来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过去十年太阳能、风能、半导体制造和显示技术技术的突飞猛进,已经创造了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不过虽然许多行业开始在美国,但大部分的就业发生在国外。很多公司关闭了在美国的主要工厂而中国重新开工。高级管理人员说,他们与苹果公司是为股东牟取利益。如果他们不能媲美苹果的增长和利润率,他们将无法生存。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说:“最终将出现新的中产阶级的工作。但是40多岁的人技能还够用么?他是否会被一个新毕业的大学生取代,并永远也找不到自己的方式进入中产阶级?”


各行业的高管说,创新的步伐已经被乔布斯带快。通用汽车要5年才能有新设计。而苹果在四年里推出了五部iPhone手机,速度和内存增加一倍,而消费者支付的价格则在下降。

在奥巴马和乔布斯先生说再见前,苹果总裁从兜里掏出一个iPhone来炫耀一款新应用,一个驾驶游戏,它有极为细致的图形界面,在室内的光线下屏幕显示效果极佳。乔布斯身边聚集着一群身价超过690亿美元的高管们。对于这个游戏,他们一致认为非常棒。

在乔布斯的iPhone屏幕上甚至看不到的一条微小的划伤。160;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3 回复 oneweek 2012-1-26 02:21
中国劳工难道不是人? 晚上不知道睡觉?
6 回复 fanlaifuqu 2012-1-26 07:16
oneweek: 中国劳工难道不是人? 晚上不知道睡觉?
为了多挣几元!
4 回复 oneweek 2012-1-26 07:18
fanlaifuqu: 为了多挣几元!
那是因为老板付的工资不公平。
5 回复 xoyuanfen 2012-1-26 07:44
酸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21: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