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作者:biruxie  于 2020-11-26 23: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评论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年纪大了,许多往事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文革年间,我们这帮各具天赋、却又前途迷茫的毛头小子,经常聚在薛蛮子位于

二龙路的家里(其父是统战部副部长,进了监狱;没有家长,我们可以由着性子胡闹);纵论国事,直抒胸臆。

这天,薛蛮子扯起一个话头:斯大林时代,苏联有个马屁精作家巴巴耶夫,写了马屁精小说“金星英雄”、"光明普照大地",他妈的!

我马上截断他:错了!写“金星英雄”、"光明普照大地"的是巴巴耶夫斯基!

薛蛮子 一口咬定:是巴巴耶夫,不是巴巴耶夫斯基! 

我连珠炮般地道:苏联作家有法捷耶夫、卡达耶夫、别利亚耶夫、瓦西里耶夫,就是没有巴巴耶夫!

薛蛮子连珠炮般地道:苏联作家有奥斯特洛夫斯基、帕乌斯托夫斯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马雅可夫斯基,就是没有巴巴耶夫斯基!

我的记忆力好得很,我能够背英汉字典!

我狞笑道:我的记忆力也好得很,我读书过目不忘!

薛蛮子:打赌?

我:打赌!

薛蛮子:打什么?

我:一顿饭,一顿老莫(莫斯科餐厅)!

薛蛮子:太小了,要打赌就打大的!

看热闹的不怕事情大;一个哥们叫起来:干脆,输的养活赢的一辈子!

薛蛮子狞笑着问我:敢不敢打一辈子的赌?

在场的众哥们一起哄道:你们俩签下生死文书,我们都是证人!

我反而平静下来,道:我知道我肯定能赢;但是,我只打一顿老莫,不打一辈子! 

结果是我赢了。

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回,一位当年打赌现场的哥们,打趣道:薛蛮子现在是大富豪啦,你当年要是签了生死文书,他就养你一辈子啦。

我道:不好不好!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的记忆力其实不及薛蛮子,他是马失前蹄;我和薛蛮子都是孤傲介立之人,输了赌,我们都不会当癞皮狗;

但是,利用朋友偶然的失误吃他一辈子,这种事我做不来;任何人都应当自食其力,不能当寄生虫!

想当年,薛蛮子曾经问我:毕汝谐,你觉得你这辈子能够有出息吗?

面对叩击灵魂之问,尽管泪往心里流,我还是咬紧牙关,强硬地道:我相信我这辈子能够有出息,我相信我这辈子不白活!

像我这么要强的人,怎么可能安于当寄生虫呢?






浏览(645)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successful 2020-11-29 09:16
一个真正能够有作为的人,  第一要有他个人的智慧, 第二要有一个机遇; 第三要有一个能够提拔他的人, 这三者缺一不可啊!
回复 biruxie 2020-11-29 22:10
successful: 一个真正能够有作为的人,  第一要有他个人的智慧, 第二要有一个机遇; 第三要有一个能够提拔他的人, 这三者缺一不可啊!
是的,我现在打着灯笼寻找伯乐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9 22: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