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作者:biruxie  于 2020-12-10 21: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8评论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颂词谩骂,连篇累牍;笔者谨从个人角度缕述一二三,算是野人献曝。一,方励之。

毫无疑问,笔者是海外最早公开批评方励之的非中共人士;因为这一缘故,我与方励之在民运圈的公开场合点点头,拉拉手,却不交一言。

我赞同方励之宣讲的民主理念,反感其浮夸、矫情的作态;我来自文艺界,熟悉演员生活;方励之的言行带有明显的面对镁光灯的表演成分。方励之在物理上出小名,靠政治出大名。

 

一次,某港刊记者采访方励之,恭维他是“中国萨哈罗夫”,方励之欣然受之,却不知这顶桂冠承载着巨大风险!
他还骄狂地对记者说:“我讲几句话,政治局就得连夜召开紧急会议。”

我尖锐地指出:方励之是在刺激当局与避免过度刺激当局之间寻找最大公约数;因而幼稚轻狂地认定,他在国内享有巨大声望,又有国际社会的有力声援,则不管他怎样以言论刺激当局,后者投鼠忌器,莫奈其何。然而,一旦时局有变,方励之将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我果然言中了!

在八九民运的历史关头,方励之等人以保持学生运动的纯洁性为由,畏怯地远离天安门广场;他向明尼苏达大学新闻系教授李金全表白,自己跟运动没有任何关系。

后来大兵清场,方励之却躲进美国大使馆,引起许多人的失望和物议;我愤然为文“鹰乎鸡乎方励之”,斥匿身美使馆的方励之是“鸡”!   
 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对方励之的这种做法非常鄙视,离任后曾经写文章嘲讽方励之。

二,刘宾雁。


昔在北京,我就与刘宾雁时有过从;1982年,刘宾雁赴美国参加中美作家会议前夕,我赶到位于工人体育馆附近的刘家,托他捎信给在美国的亲友;我希望他会晤苏俄异议作家索尔仁尼津,共商大计;他连连摇头,表示避之唯恐不及;这种坚定地站在体制内的态度,令我有些失望。他访美回国后,我去看他,刘宾雁说:“受骗了!受骗了!美国真好!过去的宣传都是假的。”然而,他坚定地站在体制内的态度依然不变。
有一件小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当时,北京市政府号召节约用水;刘宾雁模范执行,刘家的规矩是两次小解冲一次水。

1985年,我和本单位领导搞得很僵,便打算出国,一走了之;刘宾雁为我给文化部、美国大使馆写了热情洋溢的推荐信,溢美之词甚至让我这个脸皮不薄的人也感到不好意思;我就此欠了他一个人情;因此,后来我虽然对刘宾雁的某些做为颇有微词,却从未在媒体上公开批评他。
出国后,我仍然关注刘宾雁的动向,1986年,他发表了报告文学“第二种忠诚”,轰动一时;我暗忖:刘宾雁其实是夫子自道,他本人虽然当过多年右派,却怀着第二种忠诚。

89民运的盛大声势,使刘宾雁冲昏头脑,盲目乐观;他扬言李鹏将在10小时到三天之内下台;而我与裴XX预言武力清场;双方针锋相对。

六四之后,刘宾雁又认为北京当局将在两年内垮台;而我在中国民主党发行的"民主中国"试刊号发表“大陆情势不容乐观”,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人终将被迫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中共政权依然是坚不可摧的政治实体。  
    我依然与刘宾雁针锋相对,政见相左。
   
      那一段时间,国内有人来美,刘宾雁就像青年毛泽东那样发问:“你从湖南来? 湖南的民运怎么样?”或者,“你从江西来? 江西的民运怎么样?”

苏东波之后,剧作家哈维尔奇迹般地成为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1989年至1992年),也是捷克独立(1993年1月,捷克和斯洛伐克分成两个独立国家)后第一任总统;刘宾雁竟然一度认为自己是中国的哈维尔,有可能成为民主中国的总统;这种虚妄的幻想,支撑着刘宾雁的流亡岁月。

当然,随着时光流逝,刘宾雁的这种美好的幻想很快就落空了。

进入新世纪,刘宾雁希望返回故国,但又不甘平平淡淡地回去,想要一个政协常委的位子,地位不低于王蒙;他的陈情信送达最高领导人的手上,却如石沉大海。中国从不缺当官的,官场早已人满为患,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桀骜不驯的异议作家呢。

 

 

三,王若望。

我是通过一位好友X(化名S)认识王若望的;X眉清目秀,温文尔雅,却是国家安全部的秘密特工;早在上海交大求学时,X便奉命打入一个由上海青年工人组成的、企图劫持民航客机去台湾的小集团(其中一名骨干是X的童年伙伴);行动前夕,一网打尽;所有案犯都判处无期徒刑,只X一人平安无事。后来,X又合理合情地与王若望成为忘年交,关系密切;X的祖母过世,王若望是葬礼上的贵宾。王若望放言无忌,是闻名上海的“横竖横(上海话“豁出去”的意思)”,却对X言听计从。

之后,X来美留学,即成为民运积极分子;有一次,我邀X一同踏青、野餐, X道:“去不了,明天亚特兰大有个民运集会,我一定要参加。”

我笑了一笑,X也笑了一笑;我猜到他的秘密身份,他也知道我猜到他的秘密身份,彼此心照不宣,几十年不肯揭穿这层窗户纸。

又一次, X神秘兮兮地透露:为了打击民运圈的某一派别,他们伪造了一份国家安全部的机密文件及乔石批示,通过旅居西班牙的一位民运老将泄露出去,从而将某人打成中共特务。

我笑了一笑——我因为认识那位印制假文件的印刷厂老板,早知此事。

 


言归正传。六四后,王若望被捕,公安给这位七十多岁的老翁戴上手铐,四、五个人拥着拍照和摄像,极尽羞辱之能事;他被关押了十四个月。


王若望出狱后即出境;客观环境的巨大反差,令王若望一时不能适应;若干侨胞慕名给王若望捐款,王若望却怀着文人的清高婉言谢绝;一来二去,人们就不再捐款了。

王若望周游列国,广受欢迎;王若望怀着文人难免的轻狂道:邓小平南巡,我是东西南北巡!

笔者报以淡淡的一丝苦笑:老作家也像青年工人一样天真,所作所为皆在当局掌握之中,却毫无觉察!

王若望文人习气浓重,进入政治圈,难免上当受骗。
1993 年1月,几位民运野心家呼吁推举王若望为四分五裂的民运圈的共主,出面整合海外民运。王若望不虞有诈,从台湾搞来8万美元经费,  在华盛顿举办民联和民阵合并大会;但是没有想到,最初力推他出面担任主席的民运野心家们熟练地玩弄权术,大搞黑箱操作;最终图穷匕见,将王若望抛弃出局,还诬称王若望的夫人羊子是”民运中的江青”;王若望夫妇一下子伤了元气,被民运圈逐?u冷落,连日常生活都难以维持。


后来,X决定筹款开办一家幼儿园,笔者也借给他一万美元;羊子担任司机,每天接送娃娃;王若望老两口自食其力,可敬可叹。

好景不长;幼儿园这一行盈利丰厚,竞争激烈;X被竞争者告上法庭(记得理由是不符合多少个娃娃应当有一个洗手间的法律规定);只得关门大吉。


王若望?]有任何组织可以依靠,成为“三不管”人物,日常生?要靠他太太;羊子60多岁了,给人家当保姆,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王若望在国内的时候家里有保姆,到了海外,为了生活,夫人替别人照顾小孩作保姆;羊子干活的那家是台湾人,王若望来美国时,媒体报道频繁,所以他们知道羊子是谁,很尊重她。王若望得了癌症,不愿一个人呆在家里,羊子就带他去主人家:羊子干活,王若望躺在沙发上休息。

落魄如斯,王若望依然从事民运,矢志不渝;我有一次去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办事,严冬腊月,看见王若望与几个阿猫阿狗站在总领事馆前,打着横幅抗议;哈德逊河上的寒风吹来,王若望白发萧萧,瘦骨嶙峋的模样,让我觉得心酸,便闪身躲开了。
王若望至死不知X的秘密身份,这是他的福气。

王若望病故后走得不安生;王若望的葬礼上,民运人士男男女女,打成一团,完全不顾及地点、场合,没有基本礼仪、做人脸面;古今中外,堪称罕见!

  这出闹剧被在场采访的媒体迅速报道,从而引发舆论的一片哗然。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5 回复 fanlaifuqu 2020-12-11 02:08
分量很重的一篇!Anyway looks every words very True!
4 回复 tea2011 2020-12-11 02:21
fanlaifuqu: 分量很重的一篇!Anyway looks every words very True!
第一手内幕消息
5 回复 Wuming123 2020-12-11 04:03
壽終正寢?有何悲慘?
7 回复 borninheaven 2020-12-11 04:40
民运民运,离开了就无民可运了
5 回复 笑看风月 2020-12-11 04:59
没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13 回复 Lawler 2020-12-11 05:06
惨不惨,自己才知道。在美国,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从这一点上说,是痛快
不过,儿子死了,轮到谁家,都是惨
5 回复 borninheaven 2020-12-11 05:12
Wuming123: 壽終正寢?有何悲慘?
断子绝孙,相当悲惨
17 回复 慈林 2020-12-11 06:20
人各有志,不能以成敗論英雄。极權重壓下,反抗者都是狼狽之人,應以同情心待之。
20 回复 慈林 2020-12-11 06:23
江湖行走,功利心肯定有。看一個人,大節不亏,已經不錯了,不必苛求。
6 回复 qxw66 2020-12-11 07:03
要不是你乌鸦嘴,64早成功了
1 回复 11nn93n9 2020-12-11 08:43
欲望无尽头,毁了多少人。深陷其中,忘了初心,被欲望蒙住了理智。
1 回复 tfera 2020-12-11 09:11
加害了方哲(父母的保镖?) --- 国安P为保密,连杀人兇手也不放过!--绝密
5 回复 successful 2020-12-11 09:25
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3 回复 successful 2020-12-11 09:31
慈林: 人各有志,不能以成敗論英雄。极權重壓下,反抗者都是狼狽之人,應以同情心待之。
不乏轻于鸿毛者.
6 回复 慈林 2020-12-11 09:44
反抗者下場多數不佳,本身弱勢。但有壓迫就有反抗,對反對者的精神應予肯定。不應以世俗、功利眼光看待。暴政很強大,反抗者多了,暴政才會垮台。
7 回复 数据分析 2020-12-11 10:18
八十多岁走的,也算高寿了!方励之也有七十六的阳寿,也不差!只要手上没有沾过血的人,都值得在天堂中安息!他们是自由的思想者,在人类权利方面,他们是完整的! -- 政治判断,事业经营是否有智慧,另说。方励之逃进美国大使馆,李洁明对他的蔑视,俺都不反对 -- 方励之如果不逃,他会把牢底坐穿。道德评价,随意吧 -- 俺个人祝愿他的灵魂在天堂安息。王若望夫妇经营幼儿园失利,倒是非常值得讨论 -- 这个就是俺最喜欢美国的地方,无论您是什么意识形态,您得会做事,能养活自己啊!而且法律法规上面出事,那个是硬伤!您不能靠吹牛逼过日子啊!这个俺们汉文化里头是差点劲,包括楼主兄台!您整的玩意儿全是些陈谷子烂芝麻,能不能写一两篇能展示出您的 vision, prospect 的东东来?都在美国了,未来的生活要靠真正好的 vision 和 prospect,不靠这些陈谷子烂芝麻-- 靠的是 Here and Now!其实王若望踏踏实实地把幼儿园开好,挺好的!在这个基础上,如果对生活品质没有特别高的要求的话,干点意识形态的事也挺好。国民党的陈立夫逃亡到美国,也是靠养鸡活命,而且还行!当年老毛上井冈山,除了干的那些打仗杀人的事,本身生活上也是安排好了的 -- 当然,是很低的标准,跟“支部建立到连”一样,每个连都有“伙食委员会”,月底如果伙食还有结余的话 -- 叫做“伙食尾子”,那么就可以改善伙食一次,叫做“打牙祭”。俺在国内时也是哥几个凑钱放一个信封里头,轮流从那里拿钱去买菜做菜,然后钱花完了大家再往里凑钱。在此,对那位收留了王若望的台湾人表示深深的敬意!(起码人有个去处)
4 回复 数据分析 2020-12-11 10:29
successful: 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不会的,回不去了的,会不断发酵的 -- 逝去的鬼魂会不断回来述说当年的经历和故事的。撇开意识形态和现实政治,那个就象瞿秋白,周文重,杨虎城,陈铁军,遇罗克等等一样,被强权夺取生命一样,会不断的产生现实影响的。这些政治影响对现实政治人物的影响 -- 如杀了杨虎城会在多大程度上让多少人铁了心跟老蒋干(杀杨虎城没有任何政治意义,老蒋不是好的政治家,输给老毛是很自然的事 - - 三尺之上有神明,这世界很公平的。当然,小蒋不错!没有小蒋,他蒋家还能不能在台湾活下去都难说,大概也是逃到美国苟且偷生吧:)。朱元璋的后人基本被杀绝了的。)。如今的那个狗东西爱干脏活的,盯着他和他的亲属亲信就好。
7 回复 慈林 2020-12-11 12:03
對逝去的長者,應以寬容待之,翻他們的一些落泊舊事,無啥意思。
6 回复 successful 2020-12-11 18:23
数据分析: 不会的,回不去了的,会不断发酵的 -- 逝去的鬼魂会不断回来述说当年的经历和故事的。撇开意识形态和现实政治,那个就象瞿秋白,周文重,杨虎城,陈铁军,遇罗
六月四号正是我在北京公干离开的前夕, 亲眼见到军队开枪杀老百姓. 我很悲愤, 尽管我的家族很多就是红军和解放军, 但是人民解放军爱人民的英名则荡然无存了.
3 回复 successful 2020-12-11 18:37
慈林: 對逝去的長者,應以寬容待之,翻他們的一些落泊舊事,無啥意思。
太轻描淡写了, 他们杀了那么多人, 还要宽容待之...?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16 01: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