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作者:biruxie  于 2021-3-7 06: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八、警察毒枭
   
    他正值壮年,四十七岁。由于保养得法,看上去象是三十七,用北京土话来说,这叫“少兴”。
    他是香港人。早年曾投身皇家警察,沐风浴雨十七载,依年资小有提级。如果他循常人轨道一路
下去,此公今天便是一名平庸而可敬的小警官, 也许有柴米油盐的烦恼,却难有轰动一时的故事。
   四十岁那年,他被魔鬼夺去了意志,干厌了警察,决心改行当罪犯。他一出手便不同凡响——以公斤
为计算单位倒卖海洛因,惊动了黑白两道。

    我们好奇地问他何以转过这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他轻描淡写地答道:“几位警界老前辈,辛辛苦苦
干到退休,带上一千万港币移民加拿大,折成二百多万加元,买个房子几十万加元。加拿大没有工作
机会,剩下的钱很快就坐吃山空啦。所以,我得早早想办法……”
    他来自警界,见惯生死场面,也有一定的智商和筹划阴谋的才能。很快地,纠集十几个同党,
以纽约为基地,向全美数十个城市的吸毒者供货――纯度高达百分之七十的海洛因,年营业额达数千万
美元。
    他摇身变为新富,挥金如土。广置房产,更换名车。其父母都是几十年的老美国,见他因股票投机
一步登天(这是他对外宣称的赚钱方式),自不免炫耀于亲友之间。他早年离异,独生女儿是高中生,
亦深以父亲为骄傲。只可惜巨金并不能使其自动跻身华裔社区的上流社会,建立新的人际关系。名门名人
依然视他为小警察,将其排挤在社交圈之外。
    后来,密西西比州一些年老体弱的吸毒者突然毙命,尸体解剖证明是因为服用高纯度海洛因所致。
这自然引起了药品管制局及FBI的关注。联邦当局遂展开跨机构的联合调查,确认这条线输送的海洛因,
比市场上的普通海洛因(纯度为百分之三十)要可怕得多。
    经过一年左右的秘密调查,他的底牌终于暴露了。他勾结墨西哥毒枭,从墨西哥纳亚里特州的罂粟
种植地取货,通过严密的分销渠道进入美国,在纽约包装后再销往全美各州。有时候是通过特快专递运
毒,有时候则是利用无知少女搭汽车或乘飞机,把毒品送给分销毒贩……他的黑手甚至伸进了几个州的
戒毒中心,给戒毒人士提供毒品。
    他的钱越来越多,神经系统越来越紧张――有一次在唐人街掏香烟时钱包掉在地下,他竟不敢弯身
去捡,唯恐身后有人施放冷枪……
    他也曾打算金盆洗手,却因贪欲不能罢手,每一次都自我安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被捕那天,
他对全副武装的特工们说:“你们总算来了。”那口气一如闲话家常。
    一人系狱,全家倒霉。老父女儿成为大众嘲骂的对象。未及一年,老父肛门处发现两个恶性肿瘤,
其中一个更顶着大肠;女儿无颜见人,独自遁回香港,很快就传出有损名誉的风言风语……
    他毕竟见过许多世面,在狱中若无其事。每天只是打乒乓球。当初,他要在桌面上把球颠一下才
发得过去,如今已是左右开弓的健将了。他随身揣着女儿的彩照―― 一个新潮少女,穿着讲究的
深咖啡色蛇皮背心连蛇皮短裤,尽现“蛇女”形象。
    他洋洋得意地道:“坐牢嘛,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我吃得下,睡得好。进来三年了,
还没判刑——正在和联邦谈判认罪条件呢。”
    看起来,他真正是一位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分手时,我们喊了
一声“鲁迪”(他的英文名字),他竟吓得一哆嗦,高举双手,做出投降状……
   
   九、北京冤魂
   
    并非人人都能够平平安安地走出美国联邦监狱。有些人因各种原因死于狱中。
    自杀为最主要的原因。犯人初入狱,即填表回答各种问题,其中之一是:“你是否准备自杀?”如果
有人答是,他就会被请入特别监舍,接受严密监视。狱中无铁器,于是,有志于寻短见者不约而同地
想到自缢——简单、快速、有效。不少人因而直达天国,也有那未遂者,被监狱当局绑在铁床上,
以绝其念。
    但是,北京人李某并非死于自杀。这个案例值得一提。
    李某是北京人千真万确,其身世背景却不清楚。许多相互矛盾的说法自其生前便广为流传,
死后自然无法澄清。比较可信的情况是:他在北京不得志,做过小本生意,下深圳倒腾过服装等等。
后来随大流去过日本,名为语言学校学生,实为赌场里的马浪荡。小钱赚了几文,不解渴,抓住个
机会来到纽约。他住梦也不曾料到:生命的倒数计时开始了。
    李某在中国餐馆里打苦工,起早贪黑。他随缘结交了一批酒肉朋友,吃喝玩乐。一天,一个哥们儿
要搭他的车去新泽西州,李某一口答应,哥们儿嘛,有什么说的?他们上了高速公路,却发现后面
不即不离地跟了一辆丰田车,里面坐着黑白两色的彪形大汉。那哥们儿见状有些紧张。进入新泽西州后,
丰田车加速截住了他们,原来大汉们都是FBI的特工。哥们儿浑身发抖,而且,他对李某说是装了换季
衣物的皮箱里,几包毒品赫然在目!李某吓得尿都撒了出来,只顾大声喊叫“冤枉”,人家喝令他闭嘴。
案件进入联邦法院,李某因无钱雇请私人律师,只得接受公设律师的服务。公设律师直截了当地告诉他,
联邦案件休想打赢,还是早早认罪为佳。他问认什么罪,答是串谋(Conspiracy)贩毒罪。李某只顾
喊冤,人家只是微笑。李某被送入联邦监狱,先在纽约市,后在纽约上州。他认识了许多难友,
法律知识突飞猛进。他明白所谓串谋罪是多么可怕的罪名,而且并不需要多少铁证。联邦检方最喜欢
以串谋罪起诉被告。他是在现场被擒住的,人货并在,还有什么说的?况且,哥们儿为了减轻罪名,
已开始乱咬乱攀,准备陷李某于主谋之罪。一切的一切均对他不利。同时,他在狱中处境欠佳:难友们
自成圈子――白人、黑人、犹太人、华人(内中又分为广东、福建两大块)……中国北方人仅他一个,
形单影只,十分孤独。所幸,同室有个广东新移民李大哥,对他百般照顾,使他感受到同胞的温暖。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一日,李某于入狱六十九天后猝逝。他的死使看守和李大哥均大惊失色。李大哥
并住进小号两个月,方洗清了谋杀嫌疑。李某的死因委实平淡无奇:自然死亡。
    转过年来,李某的母亲自北京来到纽约,为爱子料理后事。白发人送黑发人,煞是凄怆。这里面
还有个插曲:正当李大哥蹲小号之时,另一个姓李的香港人冒称李某生前好友,与李某之母取得联系,
并赚得数百元谢仪(在监狱里,这算得是大钱!)。李某之母且致函给那位伪李大哥,称:“我和未过
门的儿媳来到纽约,为李某料理后事。验尸报告谓他亡于恶性心律不齐及二心瓣狭窄,系自然死亡。
我们将带着他的骨灰回家。白发送黑发人,上帝太不公平!说起来,李某虽然三十五岁了,但是没有
社会经验,一旦遇上大事,就挺不住了,成为异国他乡的冤魂……”
    顺提一下,伪李大哥向我们展示此信,又收取了五美元的小费。真是精明到了极点。
    李某的未婚妻一时想不开,闹出自杀未遂的插曲:她自行以空针筒将五十CC的空气注射到
左手臂血管中,随后服用大量镇定药物企图殉情……所幸发现及时,又从鬼门关返回人间,闻者无不叹
其节烈可嘉。李某得此红粉知已,当能含笑于九泉之下了。
   
   十、银行强盗
   
    他虽然二十九岁了,可怎么看都象个孩子。特别是他露出微笑的时候,怯怯的,带着不见世面
的稚气。后脑梳着个小辫子,走起路来一颠一晃,很俏皮。
    他是名噪一时的银行大盗。他和他的同党落网时,一连几天在报纸、电视上抢了克林顿总统的风头。
    我们问他:“你们是怎样想起要抢银行呢?”
    他用少见多怪的目光打量着我们:“不抢银行,难道去抢坟场?世上什么地方钞票最多?——银行!”
    这个团伙共五名成员,清一色都是哥伦比亚人。他们童年时即移民美国,同住一幢大楼,彼此守望
相助。从而建立了共同行善或者为恶所必不可少的信念——相互信任。
    五人之中有一位是银行职员。他眼见花花绿绿的钞票自手边经过,不免垂涎三尺。某次五人聚会,
他玩笑式地提议打劫银行,竟得到一致响应,于是,他们迈出走向深渊的第一步。
    手枪、汽车很快就搞到了,假面罩也买来了。那是曼哈顿一家戏剧用品商店特别制做的假面罩,
戴上后可以看到外面,而外人却不得识其真面目。每个售价一百美元。
    按照银行职员的情报,每逢月尾月初,银行里都有大宗现钞,正是下手的良机。打劫那天,他们
嚼着口香糖、玉米花,说说笑笑地赶赴做案现场,松松垮垮,就象是参加一场嘉华年会。
    进入银行,四人拔枪大喊:“抢劫!都趴下!”而银行职员则在外面守着汽车……整个过程顺利
得超出预料,他们满载现金而归。却也留下了日后破案的蛛丝马迹:联邦反银行抢劫专家根据现场
录影带,判断他们带有哥伦比亚口音,从而大大缩小了侦破范围。
   清点赃款,逾二百万美元。他们欣喜若狂,马上开始策划下一次行动。就这样,花旗银行、大通银行、
大亨银行……无不成为他们抢劫的对象。他们从来不碰小银行及少数族裔开办的银行。要干就干大的。
    得手之后,照例是花天酒地、挥金如土。他们跑到拉斯维加斯、雷诺等赌城,乐不思返。然而,
这个五人帮渐渐出现了裂痕,起因是女人。
    有一天凌晨时分,他和担任司机的银行职员在酒吧饮酒作乐。他们坐在二楼有利位置,可以清楚地
扫视全场每一个女人。他们一边倾谈一边喝酒,不时有妖冶女郎上来搭讪。后来,一个美如天仙的
女孩索性坐在他们中间。她穿着粉红背心白裙,与银行职员亲亲热热,对他则不屑一顾。现场音乐
噪杂,两个狗男女勾肩搭背,咬着耳朵调情;女孩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银行职员很自然地接过来
吸着……他自觉无趣,便告了早退,但是心中埋下了嫉妒的种子。这种子果然在日后的抢劫行动中
生根、发芽。
    几天后便是一次新行动。五人帮均着崭新西装,各司其职。走进银行,他还想着那两个狗男女,
在拔出曲尺手枪时,竟鬼使神差地朝天花板放了一弹,以泄心中之忿……殊不知这一枪犯了大忌,
为联邦警方提供了物证。事后,包括银行职员在内的同党齐声谴责他无故滥射,他用充满醋意的
目光盯住情敌,并不申辩。
    多行不义必自毙。五人帮终于悉数落网了。按照法律,他本可能被判卅五年,但由于退赃积极、
彻底,仅判十年。然而,对于二十六岁的他来说,十年也是漫长岁月,红了石榴,黄了芭蕉,
他的青春注定要消失于铁窗之后。
    他在牢里时时思念亲人:小女儿出牙发烧,嘶声啼哭;老父的心脏病又发作了,也不知随身
有没有药;太太与母亲经常斗嘴,只因缺少他这个劝架人……
   他托人将女儿头像刺在胸前。每到探视日,他都把花生嚼碎喂女儿吃。但是,他不思改悔。
他对我们道:“我将来要去中国抢银行。”我们告诉他:武装抢劫银行在中国是死罪。他吓得吐出
舌头,许久收不回去。
   
   十一、电脑淫魔
   
    他有一双不同于凡人的大眼,迎面相逢时精光射来,既有狼的凶厉,又有狐的媚柔。故命名
为“狼狐眼”。
    采访性犯罪者不易,采访专以儿童为侵害对象的性犯罪者更难。他们对案情一般讳莫如深,
而监狱当局也代为守密,以防他们被难友打伤乃至殴毙。
    不出所料,他坚拒任何形式的采访。我们提议“随便谈谈”,他犹豫片刻,同意了。我们
大喜。有道是:“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只要有对谈机会,不愁套不出真言。
    我们引导道:“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和谬误。真理超越一分,也就成了谬误。存在的事物
自有其合理性。你保持缄默,等于放弃了自我辩护权,何苦呢?”
    这番“辩证法”绕住了他。他果然中招,愤愤不平地道:“混蛋政府!竟然起诉爱情,竟然用
监狱惩罚爱情!……”
    他生于一个小康的犹太家庭,却没有无忧无虑的童年。只因天生的塌鼻梁,不讨包括双亲在内
的众人喜欢。他还患了久治不愈的鼻窦炎,经常挂着一道涕液,就连老师都不掩其厌恶之色。男孩
女孩都拒绝和他拉手。他处于极端孤立的境地。于是,他不定期地渴望死亡,以此摆脱痛苦并报复
双亲。
    后来,有个堂叔自外州来家作客。他的睡房与堂叔的客房相通。深夜,堂叔潜了进来,好象是
刚从浴室出来,只用一条毛巾围住下身。他没睡着,眼看着堂叔走过来,抱起他,亲吻不休,还抚弄
他的生殖器……他从未被人这样爱抚过,堂叔对他如此看重,他感动得直想哭。接着,堂叔把象牙
一样尖锐的什么东西插进他的体内,他真的哭了!却被气喘吁吁的堂叔用被子捂住了……
    翌日,他头痛欲裂,且在内裤上看到骇人的血迹;但是堂叔已经走了。他没去上学,然而无论
父母还是老师都不在意他的旷课。这使得他对他们的憎恨又加深了一层。至于堂叔,时至今日他还是
又爱又恨----爱他抱抚了自己,恨他毁坏了自己。
    及长,他自然而然地接了堂叔的班,成为诱奸男孩的能手。青出于兰胜于兰,他擅长于因特网
上钓取猎物。他设立网址,自称乐于结交有自卑感的男孩,因为他自幼便是众人讪笑的对象,深知
个中滋味。在这个虚拟的儿童乐园里,他以庄严的导师面目出现。他的专业是教育心理学,他的职业
是高中教师,谙知儿童心理。
    许多男孩自愿上钩了。他带上这一个或那一个男孩下馆子、玩电子游戏、踢足球……最终上床。
他恩威并施,那双“狼狐眼”不断地放射精光,俘获了一个又一个纯洁少年。
    “我们都是两相情愿。”案发之后,他曾在法庭上如此自辩。然而,法律自有保护未成年人的
条款,这种自辩全无意义。
    更为恶劣的是,他拍摄了很多儿童色情照片,专设儿童色情网站,在网络上收费供同好者观看。
他把某些男孩扮成女童,穿上大花图案的女装,作出种种催人发呕的动作和姿态……他在网上结交了
一批有恋童癖的变态色狼,他以“男童国国王”的化名与他们通信,交流心得。有一次心血来潮,在
网络留言板上随便抄录了一些男子名字、网址,假称这是些身经百战、酷爱性事的金童……闹出了
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端。
    我们问他为何这样做?他的“狼狐眼”里透出一点哲学意味道:“人的性记忆,常常随着自己
的意愿转化——性阅历、性幻想、性错觉连同色情宣传混同一起,真假难辨。”他坦然承认自己异于
正常男子:医生检测他体内雄性荷尔蒙下降三分之一而体内的雌性荷尔蒙却有上升现象。另外,他曾
强令自己偷窥女子下体而全无兴趣。
    按照美国法律,诱奸儿童罪属州法律范畴。然而,他利用互联网越州做案,故当局以联邦罪绳之。
当今世界,日益膨胀的网站对白领阶层造成破坏性冲击,同时,也给形形色色的不法之徒提供了无远
弗及的做案机会。
   
   十二、电脑瘟神
   
    他已三十又五,称他为“电脑神童”不太合适,但是“电脑怪杰”这顶桂冠,他显然当之无愧。
    他是犹太裔,肥胖白皙,目露寒光。然而,当他得知我们是华人时,含蓄地展颜微笑:“很多
犹太人曾在上海避难。”
    我们适时地接道:“是的。二次大战时,犹太人来上海无须签证。”我们力图创造一个良好的
谈话环境。
    这一招果然有效。他视我们为旧友,倾诉衷肠。
    他生在一个多子女的小康之家,不受父母重视。父母的精力和宠爱系于老大和老么,他在家里无
地位。自懂事起,他就为此怀恨于心,认定这是个不公平的世界。
    他在缺少爱心的环境中长大成人,养成孤癖内向的性格。他在电脑方面具有优越的天赋,小小年纪
便可以独立地编写程式。他每日僵坐在电脑前面,沉浸于那个神奇世界不能自拔,只是,偶尔有个冀念
潜生于心底:我要比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更强!
    他在人群中永远保持沉默,久而久之,语言能力似乎大踏步退化了。而另一种语言——计算机
语言——则操作得出神入化了。每天早晚,他眼见父兄穿着典型的犹太服装——一身黑衣、头戴
大礼帽、内扣瓜皮帽、裤袋下垂着缨络——出出入入,心中窃笑不已。他决心成为破旧立新的先锋。
    他的时间、精力、热情尽皆挥入电脑领域。功夫不负苦心人,其造诣较之同窗们已不可同日而语。
他很早就在家庭中发现一个平凡的真理:闹事的孩子有糖吃。为了招致最大限度的注意,他立志当
个闹事孩子,换句话说,就是电脑病毒的制造者。
    于是,他无日无夜地沉迷于电脑世界,并开始小试牛刀。他以求职者的面目在网络上出现,肆无
忌惮地扩散电脑病毒。
    这种以“简妮特•史密斯履历”命名的病毒(Resume-Janet Smith)极为危险,收到这种病毒
电邮的用户若开启附件,病毒便会爆发,侵入电脑硬盘,将内藏的档案全部删除。与各种猖狂一时的
电脑病毒一样,“简妮特•史密斯履历”病毒也是通过微软的Outlook 广为传播。他充分利用常人
皆有的好奇心使受害人中计,若无预先警告,这种病毒几乎无往而不胜。他特别喜欢在假期结束、
恢复上班的当天大展手脚,令大公司的电脑瘫痪。只因他的假期是孤寂的、单调的、无变化的,他
想象中的那些白领上班族却享受着丰富多彩、人情味十足的美好假期,这自不免使他心怀妒恨,不能
不露显奇招,惊一惊人家的好日子!
    他完全上瘾了。为了把事端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使“简妮特•史密斯履历”病毒系列化,且
生出不同变种,这就象孙悟空的七十二变,大闹天宫去也!
    讲到此处,他以一种宿命的口气对我们道:“在我家的近亲中,几乎人人都有瘾癖:赌博、
吸毒、酗酒……有一个姑母甚至有买鞋癖。而我的瘾癖却是制造、扩散电脑病毒。”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位电脑瘟神终于落网了。他的各种病毒深深地打上了独有的烙印,
有若指纹一样难以泯灭。联邦调查局在比较了各种病毒后发现了万变不离其宗的盗取密码的程序。
以此为突破口,判定该作者应该是某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于是,专家们从逾万名毕业生中大海捞针,
一步步缩小怀疑范围。打雁的终于被雁啄瞎了眼睛。他施病毒于电脑世界,却最终被电脑披露身份。
据估计,数以百万计的电脑收到他的病毒电子邮件,损失达数亿美元。
    被捕之日,特工们在他寓所搜到电话、电线、磁碟、文件及一些电脑周边设备,然而,用来发动
病毒攻击的电脑至今下落不明。
    步入囚车,他的脑际逐个闪出父母及兄弟姐妹的面容,并非缅怀亲情,而是产生一种恶毒的
满足:“你们总算知道我是何等人物了!”
   他身陷囹圄,不可能制造电脑病毒了。然而,社会上依然不断出现新的瘟神……
   
   十三、荷兰游氓
   
   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光棍——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无兄无弟无姐无妹,连唯一的表兄也已见了上帝。
   他五十岁了——一头如丝的金发,红脸膛,身体结实。他指了指心口:“我的心只有三十岁。”
   一开始,他对我们自称是身家数千万的富商,但很快便推翻了这一虚假的身份,痛快地交出底牌:
他是阿姆斯特丹的孤儿,在领养家庭是长大。从小便厌恶上学,喜欢东游西荡,闯一点不大不小的
祸事。未满十八岁便离弃养父母,一人外出鬼混。将各国监狱视同客栈。渴了、乏了、烦了……
皆可在彼处暂栖肉身。至于灵魂,他根本没有——全心全意地征逐声色犬马,从来不用诸如“人生
目标”之类的问题烦恼自己。
   阿姆斯特丹以色情、毒品合法而闻名于世。娼妓是一种职业,她们坐在橱窗里吸引来自世界各地
的游客;大麻等毒品亦获准在市面上流通,唯只限于在阿市近三百间所谓“咖啡屋”里公开出售。
含有大麻的香烟、含麻醉剂的蛋糕和啤酒都是热门抢手货。
   他以“咖啡屋”和妓院为家,几十年如一日。只可惜在阿市赚钱的路数不多——大麻既是合法品,
价钱便不可能抬到很高。于是,他便携带大麻云游四海,于是,他便成为各国监狱的住客。
   这一回,他就是携带巨量大麻闯美国海关,栽了。当他被铐住双手后,依然是一脸天真:“不要跟
我开玩笑!”得到的回答是:“这不是玩笑!”
   他自称无钱聘请律师,得到公设律师的免费服务。公设律师的辩护要点是:大麻在荷兰是合法品,
被告误触法网。法官接受了这一观点,从轻判处他有期徒刑二十个月。按照美国联邦法律,原本应处
五年以上刑期。
   他依然故我——十个不吝,八个不在乎。我们采访他时,请他着重谈一谈各国监狱之异同。
   他燃起一支无过滤嘴香烟,从容地道:“法国监狱不卫生,老鼠、虱子多。有时还得睡地板。
意大利监狱伙食差,整月整年都是意大利面条,吃到后来直想吐……摩洛哥监狱太野蛮,纵容犯人
打犯人;土耳其监狱无象样的洗澡设备,饭也难吃;最好的是马来西亚监狱,递给典狱长几百美元,
他就派卫兵带你去酒店嫖妓,对外说是看医生……”
   我们问:“你对美国监狱印象如何?”
   他板着指头道:“我先在郡监狱被关了五个月,嗨,等于进了阿鼻地狱!伙食差,量少,只能填
个五分饱。小卖部只有土豆片、巧克力、速食面,却不供应开水,我只能从暖器管接一点热水泡速食面……”他取出一张照片,那上面的他活象个青面鬼怪。“我瘦了十七磅。十七磅!转到联邦监狱,
才吃了饱饭……”
   我们追问:“你对联邦监狱印象如何?”
   他的两只碧眼极其灵活地转了两个周遭(公平地说,不逊于舞台上的七龄童),道:“一般,一般。
游遍天下还是荷兰监狱最好!单间、有电视机、伙食每天不重样——荷兰餐、意大利餐、法国餐、
中餐、日本餐……每半个月打炮一次,妻子、情人、妓女不拘。我写信给荷兰驻纽约总领事,让他出面
交涉,把我弄回荷兰去坐牢。总领事答应帮忙……”
   据他说,荷兰政府在保护其海外犯罪公民方面不遗余力。那年,他流落秘鲁首都利马,恰逢荷兰
选美冠军因携带毒品落网,判刑十五年。他夜闯荷兰大使馆,呼吁紧急营救美人,结果,这位毒美人
很快就返回荷兰。
   长期的云游四海的特殊生涯,使他培养出极其敏锐的观察能力。他不识中文,却能准确地挑出关于
自己的稿件,理由是:“你拿这份稿子时,看我的目光异乎寻常。”

   告别时,他掩嘴打了个唿哨——好一个荷兰游(不是流)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慈林 2021-3-7 12:26
这些题材还有点意思,尤其中国人部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2.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3.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4.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5.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6.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7.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8.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9. 文革年间的女政治犯 毕汝谐(纽约作家) [2021/02]
  10. 编剧毕汝谐战胜党委书记刘幼雪(杨尚昆外甥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11. 介乎中央军委副主席和死刑犯之间 的人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12.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2]
  13.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1]
  14.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5. 毕汝谐与刘双——孝子逆子,善恶有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16.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7.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8.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9.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毕汝谐(纽约 ) [2021/02]
  20.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1.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2.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23.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4.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5.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7 12: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