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者:biruxie  于 2021-3-8 08: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评论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十四、危国苦人
   在联邦监狱里,有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人物,无足轻重的可怜虫。他们并无
大恶,却被判处漫长的徒刑。
   这个危地马拉人即是一例。
   他现年四十六岁,细皮净肉,不笑不说话,一笑便露出残破的门齿。他原是
危地马拉偏远地区的一名香蕉工人,为脱贫致富,于十五年前偷渡来美。不久即
被移民局查获,关押一段时间递解回国。他不甘失败,第二次,第三次……偷渡
美国。每次入狱的时间都成倍地加长--四个月、十个月、二十八个月;这一回是第四回

   ,他被判处五年监禁。按照美国法律,这是相当重的惩罚,许多杀人犯、大毒枭也
不过如此。
   他没有文化,见识不多。我们对他的采访不得不依靠一名西班牙语译员。我们提起
蜚声世界、曾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著名危地马拉长篇小说《总统先生》,他根本不曾听说。
   他笑吟吟地道:“我生在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地方,地图上根本找不到。我在香蕉园干
活儿,太太在家里操持,我们有四个孩子、一只公鸡、一头公猪、一头母猪和一些猪仔。
我们家乡很穷,没有电视、电话、抽水马桶。大家世世代代都过穷日子。愚昧、无教育。
有一年来了个日本观光客,巫师说他要偷走小孩子的心肝,村民们便一拥而上,把他活活
打死了……”
   在如此闭塞,落后的穷乡僻野,收音机是传播外部信息的唯一工具。他经常收听“美国
之音”,着迷了,上瘾了,横下一条心,抛妻弃子,成为偷渡大军的一员。
   他不通英语,身上又没有钱,只能下死气力换饭吃。好在美国南方很多农场短缺季节工,
找点儿零活干并不困难。可惜生活刚刚步入正轨,他便在移民局的不定期的突击搜查中落网了。
   他说:“第一次坏就坏在这块刺青上!”他撩起衣襟,让我们看那一排排西班牙语纹身,
翻译解释说,这是他四个孩子的名字。移民局探员一见这个马上把他抓了起来。
   他被关进移民局拘留所,又转进联邦监狱,四个月后由执法官员押进机场,递解回国。
机票他是见不到的,人家直接交给了机长。初次失利并未使他气馁,他在老婆身边呆了半
个月,便卷土重来了。
   他把汗水换成美元,全数寄给太太。妻儿欣喜若狂扑克不必说,邻人们亦奔走相告……
一日之间,他成为家乡最享盛名的传奇人物。父老乡亲争说他在美国发了横财,具体数目在
众口中节节上升,这位偷渡的苦工竟至成为富可敌国的大亨……
   恰在这时,他第二次就擒。刺青是刮去了,但这次是眼神露了马脚——探员与他目光相交,
他心虚胆怯,不敢正视,马上被隔离起来。
   十个月后,他回到家乡。家里焕然一新,各色电器应有尽有。他稍事休息,便又重返征途。
却被墨西哥蛇头暗中举报,下狱两年后打道回府。这一套司法程序:逮捕、上庭、坐监、递解……
他已经非常熟悉了,成为不折不扣的偷渡油子。深知如何保护自己,躲避各种可能的灾祸。
   第四次潜来美国,居然平安滞留达八年之久。他在建筑工地上干劳动强度大、危险性高的
活计,日薪二百美元。以危地马拉的生活标准衡量,这几乎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他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颇得工头赏识。第四次被捕纯属偶然:他开着大货车途经一个多事的地区,警察拦阻
过往车辆,进行例行检查,而他根本没有驾驶证件……
   他很满意美国联邦监狱的各项条件,认为一切OK。特别是黄豆可以随便吃,这在家乡
是做不到的。只是对儿女的惦念,使他倍受熬煎。
   “放你回去,你还偷渡吗?”我们提问。
   他坚定地道:“还来。在这里干一个月,老婆孩子就能舒舒服服地过一年,为什么
不来?”
   那么,第五次被捕后,等待他的将是多少年呢?
   十五、古巴毒枭
   他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五官鲜明、体格健美、行坐有姿、声若洪钟。久闻古巴多美男
美女,果然名不虚传。
   他以类似中国北方男子的爽直道:“我进来七个月了。前半年不服用心理医生发放的
镇静剂根本睡不着觉。最近才好一些。我进来之前,每天赌马、赛车、炒股、潜水、乘热汽球、
打高尔夫球、饮红酒……当然还有泡妞儿。真是天堂的日子!……”为了加重语气,他使用
了“eiel(天堂)”这个法文单词,体现了自身的修养。
   他是哈瓦那人。在大学里修的专业是德语。二十一岁那年,于海滩邂逅一位西德女游客,
双双坠入情网。他们在柏林生活了三年,友好地分手了。他很快又娶了一名美国女游客,
遂移民美国……我们望着他那英俊的脸庞,心中暗忖:他走到哪儿都会受到女士们的拥戴。
   凡事过犹不及。他很快就厌倦了温柔乡里的好日子,千方百计求刺激。他发现人世间唯有
吸毒最为刺激。飘飘然、熏熏然,给个总统也不换!物别是一种名为“Mathanphetamine”
的毒品,问世已久却鲜为人知,堪称极品。它类似可卡因却又胜之百倍,吸上一口,亢奋异常,
三天三夜不想合眼!
   毒品虽好,价格实在不菲。一盎司高达一千八百美元!到哪儿去弄这许多钱呢?他涎着
脸皮向卖主——一个秘鲁胖子——杀价钱,结果讨了个没趣。秘鲁胖子铁面无情,分毫不让,
却建议他走以毒养毒的路数,自己分销毒品。他急于吸毒,一口答应了。
   此后,他定期从秘鲁胖子处领取毒品。胖子打开房门,隔着防盗铁闸交货。允许他赊账
十天八天。他尝到甜头,越做越大,自创一套供销体系,不把秘鲁胖子放在眼里了。他还将
最好的朋友拉下了水。那是个富家子弟,父亲靠出版折扣券专册发了大财,堪称白手起家的
典范。却不料独养儿子悄悄干着贩毒勾当。
   快乐日子如同流水,一下子过去八年。有一天,秘鲁胖子忽然找上门,说是要介绍一名重要
客户。这是个四十岁的中年白人,自称是新入门的上游客户(俗称大盘),满嘴黑社会切口。
他却觉得不对劲,凭直觉判断这人是联邦特工,不象江湖人士。
   他把疑虑讲给好友,却引来一阵嘲笑:“嘻,你八成是吸毒把脑子吸坏了,竟然把阔佬
错当成特工!”
   他哑口无言,心中却结了个疙瘩。按照这一行的惯例,他先卖了两盎司样品给中年白人,
然后再干大的。
   这时候,他已经将数百万美金投入各种正当生意。每天上午,他去公司里转转,与女秘书
调笑一番,然后打道回府。全然不知巨大的祸事已渐渐临近了。
   后来,他收了中年白人四千元定金,偕好友飞加州买来半磅Mathanphetamine,买价一万
一千美元,中年白人答应以二万二千的价格收进。待他们飞返巴尔的摩飞机场时,中年白人
笑吟吟地迎上来:“我等你们很久了。”
   他听出话里的锋机,转身欲逃,迟了!六名化装成旅客的大汉从不同角度扑了上来,
高叫:“不许动!我们是DEA(联邦缉毒局)的特工!……”
   押解途中,好友低语:“都怪我,把特工错当成阔佬!”
   他苦涩地微笑道:“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中年白人建议他转为线民,诱捕加州的上线,就象那个秘鲁胖子那样,换得轻判。
他一度动心,却又考虑到上线势力庞大,这样做很可能性命不保,于是拒绝了。不久,
他听说以墨西哥产毒地纳亚里特州发迹的上线最终还是落网了,不禁深为懊悔……他被判处
十年徒刑,好友是七年。
   此刻,他面对我们微笑道:“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他入狱后一度觅死觅活,目前总算适应了新环境。一天二十四小时,吃饭、睡觉、做工、
看书、给女朋友打电话……空闲的时间很少。他过分坦诚地告诉我们:女朋友掌握了他在
外面的财富。我们亦过分热心地劝诫他:这样不行。早早晚晚,你将再次老调重弹——
“说这话已经太迟了。”
   十六、伪钞专家
   他是保加利亚人,三十有许,生得一副好相貌,疑是屠格涅夫所著小说《前夜》的
主人公英沙罗夫。金色长发松松地梳开来,自成一派风流。
   他的父亲是日夫科夫政府里的高官。官运亨通,青云直上。父亲是男儿的人生第
一位教师。父亲的形象,深刻地影响着他的性格、心理机制、性倾向、人际关系……
他自懂事起,便决心成为父亲那样的强者。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八九年苏东波过后,日夫科夫政府倒台了,他的父亲沦为一介凡夫。
他只得自己出来闯世界。他跑到美国淘金,渴望成为富豪。
   他坦诚地道:“……我热爱美元。甚至看到一元美钞,眼睛也会发亮。而得到美元
的最佳方式,就是自行印制美元。”
   他纠合几个朋党,齐心齐力为恶。他们都是灵俏人,又都有黑手起家的冲天干劲,
分头行动,一举印制成功。
   我们提问:“怎样印制伪钞?”
   他潇洒地甩了甩金色长发:“首先,我们选中索菲亚的一间印刷厂,利诱工人于
夜间加班印制伪钞。我们中间有位技师,在现场指导操作,诸如在纸张中加水印和金属线,
在颜料中混合荧光粉等等。伪钞印成后,则通过保加利亚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们,偷运到美国……”
   我们继问:“你们的伪钞什么价格?”
   他答:“票面的百分之四十。自然,这个价格不便宜,但是我们的伪钞质量实在好,
仿真度达九成。我们的印刷技术不逊于美国国家印钞厂,只是苦于找不到真钞的那种
纸张——联邦当局严格控制,市面上根本见不到。若要买一所造纸厂,那成本就太高了……”
   他们以疯狂的速度印制的伪钞,然后在全美各地大肆购物,他们最喜欢购买各种名牌
数码照相机、电脑、电子器材、玩高尔夫球机器等等。还在五花八门的高消费场所挥金如土……
   他们个个都是表演家。饰演的角色均系精心设计,语言及肢体语言一律到位;每一个细节
都不马虎,处处小心,以免露馅。他们个个都有随机应变的急智,口才极佳,随时随地可以
大扯其谎;偶然引起怀疑,人家问一句,他们便口若悬河地答上一百句,令对方惭愧不已……
几年下来,岁月不败。
   他们个个都是贪得无厌的野心狼。聚首商议之后,将犯罪活动升级。他们令空中小姐
在各大银行开设户口,然后将大宗伪钞存入。之所以使用那些空中小姐,是因为他们深信面目
姣好的美貌女子具有迷惑性,男性雇员往往不疑有诈。
   起初,他们的娘子军屡屡得手——她们利用银行即将关门、客户拥挤的当口,将伪钞混在
真钞中出手;窗口的男性雇员(仅限于男性!)被美丽的笑脸耀花了眼目,哪里还有心细辨
那一迭迭钞票?只有一两次,男性雇员觉得纸张有异,她们便老练地撒娇道:“一不小心,
把钱包误放进洗衣机里了。忙中有错嘛。”男人们也就不再言语了。
   夜路走多了,不可能不遇鬼。这些同一出处的伪钞引起FBI的密切注意。侦察范围逐渐缩小。
某日,娘子军重施故技,却被男性雇员使用“拖”字诀缠住了,直到特工们赶抵银行……
   为求自保,娘子军迅速反水,一五一十地供出后台老板。这个伪钞集团就此覆灭了。这位
保加利亚公子哥儿于赌城拉斯维加斯落入法网。其时,他的双手已被铐住了,两眼却依然不离
赌桌,面不改色地道:“赌完这一局就跟你们走,行吗?”
   我们问及他在联邦监狱中的情况。他懒洋洋地说:“They always right, I always wrong
(他们总是对的,我总是错的)。”
   我们又问:“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我自然要回到保加利亚,做自己的生意。混吧,混过二十四小时便是一天,混过七天
便是一个星期,混过五十二个星期便是一年……

   限于时间,我们告辞了。他又惆怅地道:“季米特洛夫、日夫科夫、我父亲……都是大好人。
可惜他们全都死了。”

   十七、洗钱大王
   他看上去象是一位学术权威等级的大学教授。仪表堂堂,头发斑白,举止斯文,气质不凡。
在一群囚犯中,他既便一言不发,亦给人以鹤立鸡群的深刻印象。

   入狱之前,他一直保持着优雅的生活方式。他和同党们聚首之处,均是数一数二的豪华场所。
他们用雕花玻璃杯啜饮软饮料,手边有一两本闲书,议题却只有一个:洗钱。

   所谓洗钱(Money laundry),即不法分子将大宗黑钱(通常是毒款)通过各种渠道进出钱行,
使之成为白钱。

   他便是一位洗钱大王。他的黑手伸向百幕大、安提瓜、开曼群岛、塞清路斯、马耳他、
毛里求斯及圣马利诺等国家和地区。这些在地图上毫不显眼的迷你国家和地区,个个都是
洗钱、逃税的天堂。以英属开曼群岛为例,那里的银行多过米店,竟然接近六百家!它们拥有
存款超过五千亿美元!而且,只要交纳两万美元保证金,任何人都可以开设一家新银行!

   他交游广阔,黑道白道都有人。黑道毒枭源源不断地提供黑钱,而白道朋友则充当银行户头,
化整为零地将黑钱汇往南美洲。他颇有幽默感,将这种洗钱作业称为“小矮人”。其具体做法
是:白道朋友们在不同银行设立个人户口,频繁地将数千美元电汇南美。因为美国银行法硬性
规定,一万美元或超过一万美元的电汇必须填写表格,列明款项的出处……这些白道朋友都是
体面人,内中有好几位都是政府的高级雇员。白天黑夜各有一张脸孔。

   不消说,洗钱的报酬十分可观。他过着帝王般的奢华生活。甚至雇佣制服警察在自家豪宅
附近巡逻。这种服务自然价格不菲:每小时二十七美元另加保险。

   他的身边美女如云,人选常新。不过,正常的性爱使他觉得单调、无聊,他要的是见不得光
的SM(性虐待)游戏。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渐渐不满足于缩手缩脚的“小矮人”作业了。他采用了风险更大、
自然报酬也更高的新办法:将黑钱通过电汇存入美国银行的海外往来户口,然后与同日存入的
白钱混合起来,最后转移到毒枭在上述国家和地区的银行户口。任由毒枭提取现金。

   单是加勒比海诸国,毒枭每年洗钱便超过五千亿美元。这样大的动作,自然引起联邦当局的
追缉。美国司法部副部长霍尔德说:“如果我们不坚决打击毒枭的洗黑钱活动,则我们目前面对
的跨国境犯罪活动,就会变得更加严重。”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参议院的一个专门小组,向诸多银行发出聆讯传票,要求它们呈交某些
特定银行户口的详细资料。美国众议院银行委员会也通过了打击洗黑钱法案。这一法案规定了
更加严格的汇报制度,并赋予美国财政部长萨莫斯在某些情况下关闭可疑银行户口的权力。

   他的境况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他所不知道的是:由于美国采取大棒加红萝卜的两手措施,
那些国家和地区已陆续妥协,秘密地向联邦执法部门提供了许多客户资料。他的狐狸尾巴藏不
住了。他沦为人家换取美援的一个重要砝码,自己却浑然不觉。

   法网悄然收紧了。逮捕行动是在街头进行的。那天,他和一位远道而来的泰国人妖厮混。他给
人妖买了金项链、名牌手表,还用信用卡给人妖美容。及至特工们突然出现,他们还以为逢上了
风化警察呢。人妖面如土色,他却镇定自若。待弄清原委后,两人的神态便颠倒过来了……

   “洗钱作业好象是复杂、恢宏的交响乐,只要一个乐手出错,整个演出便告吹了……”坐在
我们面前,他使用这个颇富诗意的比喻。顺提一句,他是音乐厅的固定捐赠者。

   他是洗钱大王,同时,又是溺爱孩子的父亲、优秀的文物鉴赏家、积极的环境保护者。这许多
不同角色构成了他的不同寻常的人生。而今,他在狱中的最大乐事是下棋。

   “洗钱作业越来越难了。列支敦士登已不再允许钱行户口的持有人隐名埋姓了。但是,这一行
不会灭绝,因为洗钱的利润实在太丰厚了……”他如是说。

   十八、飞机劫狱
   耐吉尔先生(第三节“百元伪钞”之主人公)曾目击飞机劫狱的离奇事件。
   一九八八年某月某日,耐吉尔正在肯塔基联邦监狱服刑。 这是个平平常常的日子。 下午四时的
点名 (这是一日之内最重要的点名〕过后,囚犯们陆续走向食堂。 耐吉尔因食欲欠佳,懒洋洋的
落在后面。 天空中传来飞机的噪音, 由远及近,他也未加注意。

   这时候噪音大作,一架直升飞机赫然出现在头顶上空。由于这座联邦监狱属于警戒程度最高的
等级,囚犯们对此早已习惯,只当是例行的空中巡逻。直升飞机迅速降低高度,距地面十几米高度
呈悬停状态。

   耐吉尔举头望去,清楚地看到两名彪形大汉挤在窗口,一律戴着滑稽面具。他心里刚刚闪过
“他们不可能是执法人员”这样一个念头,就听得大汉们齐声叫道:“快上来,快上来!……”

   耐吉尔一时没有反应,僵立不动;他身边的一个难友却爆发出一声欢呼,举双手向机上大汉
致敬……直升飞机立即作出回答——机身抖个不停,且进出一步降低高度,似乎有意停落地面……

   “劫狱!”耐吉尔吓懵了。想逃走,却又拔不开脚步。他知道任何囚犯一旦越狱将追加五年
刑期;那么,劫狱又将是多少年呢?他生怕被牵扯进去,脱不了干系;同时,却又被这胜赛电影
镜头的精彩场面所吸引,不忍放弃……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远处,有两名平素十分张狂的
看守,竟也象泥胎木偶一般,只有干瞪眼的份。

   直升飞机降至距地面一米左右的高度,再次悬停;两名大汉探出热情的双臂,牢牢地拖住
该难友的两只胳膊,象拎小鸡似的拎起来,难友口中发出错乱的感恩戴德之声,手足同时努力,
顺利地爬入机舱……全过程只在数秒之内。

   直升飞机灵便地转了个方向,响起如雷的轰鸣……“劫狱”成功!耐吉尔在心中默默地作出
判断。他不无羡慕地望着神通广大的难友,那是个说西班语的哥伦比亚毒贩,平时在人丛中毫不
起眼,不料竟然有这么大的胆略和能量!

   这时,直升飞机的旋翼在飞转,高度却未见升起,机舱里有了新情况:两名大汉叱令难友
跳机,因为他们发现此人并非本次劫狱的目标人物,而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程咬金”怎肯
错失这一千载难逢的良机?一面扮出笑脸,一面大叫:“我有钱!救我出去,要多少给
多少!……”大汉们开始打他,口鼻同时流血,但他坚决不肯离机,一面苦苦衰求,一面还手
反击……形成僵持局面。

   一名壮汉从食堂跑出来,狂奔狂喊:“这是我的飞机!伙计们,我来了!……”却不料被斜刺里
冲出的看守擒住了,双手背铐,动弹不得。

   机舱里的徒手搏斗还在进行,“程咬金”屈居下风。却不减奔向自由之志……甚至,当他
终于被击倒、象一袋垃圾被掷出后,依然不屈不挠地用一只手抓牢大汉,而后者竟一时莫奈
其何!说时迟,那时快,一声枪响,“程咬金”惨叫着从半空落下,手掌挂花!……枪声惊醒
了呆若木鸡的众看守,他们纷纷拔抢,从各个角度指向直升飞机,机上人员眼看劫狱行动流产,
无意纠缠,逃离现场……只听见本次劫狱的目标人物还在绝望地干嚎:“放下缆绳,他们不敢
开枪!妈的,救我出去!”然而直升飞机已不见了。

   监狱各处警铃大作,囚犯们被赶回监房,重新点名报数。耐吉尔等滞留在现场的囚犯
嫌疑重大,一律收入小房。

   当晚,本地电视台呼吁民众提供线索侦破直升飞机劫狱案,却始终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
联邦当局动用大量人力、物力,也是枉然。从目标人物嘴里撬出来的口供是:哥伦比亚黑帮
组织了这次劫狱,原本安排得严丝合缝,却因他贪嘴多吃了一碟甜食而功亏一篑。当事者全都
逃到古巴去了。

   后来,肯塔基联邦监狱的全部囚犯都被疏散到其它监狱,以防群起效尤。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数据分析 2021-3-9 02:12
Methamphetamine 中文名为“甲基安非他敏” -- 其中的“甲基”(meth)指的是修饰“安非他敏”(amphetamine)的基团,为化学合成毒品,俗称“冰毒”(原因为达到一定纯度的化学分子在常温下结晶存在,象盐粒一样,美称为“冰”;是“毒”,因为可致幻,并“成瘾” -- 即使用者产生依赖)。冰毒通常由麻黄素为原料合成,麻黄素广泛存在于各种中成药中,所以,严格说来很多中成药都有毒品嫌疑 -- 事实上,由于麻黄素已经被各国作为毒品原料列管,中成药被人作为替代品进口用于冰毒合成。在人类使用冰毒早期,很多有才之人即找到了该发财之道 -- 搜一下“叶真理”(不知道是真名与否)及其开在墨西哥的医药公司,就知道他搞了多少钱。
1 回复 biruxie 2021-3-9 09:57
数据分析: Methamphetamine 中文名为“甲基安非他敏” -- 其中的“甲基”(meth)指的是修饰“安非他敏”(amphetamine)的基团,为化学合成毒品,俗称“冰毒”(原因为
您懂得多,一开讲便头头是道。
回复 数据分析 2021-3-9 22:01
biruxie: 您懂得多,一开讲便头头是道。
大作家早上好! -- 俺是上您家园子来下点肥料:)。大作家谈的美国的事蛮有意思的,学习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2.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3.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4.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5.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6.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7.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8.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9. 文革年间的女政治犯 毕汝谐(纽约作家) [2021/02]
  10. 编剧毕汝谐战胜党委书记刘幼雪(杨尚昆外甥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11. 介乎中央军委副主席和死刑犯之间 的人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12.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2]
  13.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1]
  14.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5.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6.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7.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8.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9.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0.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1.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22.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3.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2021/01]
  24.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5.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9 22: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