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作者:biruxie  于 2021-6-20 20: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5评论

  2021年按:

我有个朋友说:我觉得你的这篇文章,比朱自清的背影还感人呢。

我说:谢谢你的鼓励。但是,你的话言之过早,因为我还活着呢;朱自清活着的时候,

背影这篇文章的社会影响一般,他死以后,背影才成为一等一的范文。实事求是地说,

我的这篇文章比朱自清的背影深刻一些。朱自清的背影,只是泛泛的父子之情;

而我的这篇文章,写出了文化革命黑暗年代,两位老共产党人背弃党性原则,

不遗余力地拯救叛逆之子,从而成为人性战胜党性的光辉范例。

二老仙逝后,我算了一下,他们总共享年190岁,而他们的中共党龄共计150年(1935---2015、1937----2007)。

我尊重二老的政治信仰,而二老容忍我的人生抉择。 

进入新世纪,我曾经想回京当海归;二老回复四个字使我打消此念——毛骨悚然。

二老善良正直,一辈子没有犯过政治错误、经济错误、生活错误;

然而,他们却犯了一个绝大的错误——生养了毕汝谐这样一个叛逆之子。  



  2019年按:

 爸妈,你们在天上好吗?

   

   我非常想念你们;我终将投奔你们,而你们却永不归来。

   

   爸妈,你们在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玉岑园安了新家;

我隐隐感到不安:也许有一天,这个家会被歇斯底里的暴民毁了!

  


2018年按:

2018年父亲节来而复去;与我而言,这是第十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父亲走后,当时尚未暴露狰狞面目的二姐问:要不要给爸爸修墓?

   

   我道:我的胸口就是爸爸的墓!

   

   这并非一句空话。

   

   2013年11月,光明日报资深记者某君夫妇来纽约,

我怀揣父亲的骨灰袋往见老友;我问某君害怕不害怕,某君说不害怕。

   

   此时,父亲仙逝已整整6年!古人庐墓,仅仅3年!

   

   如此大孝子,天下罕见!

   

   自古忠孝难以两全;几十年来,我殚精竭虑,

在忠孝之间寻求最大公约数——既孝敬父母双亲,又尽忠国家民族!

   

   了得!

  

2007年母亲节,为了营造铁板一块的大团结局面给父亲冲病,

毕汝谐赠给母亲、大姐、二姐每人一条钻石项链;并致以题为“我爱我的亲人”电邮,

谓:你们一辈子恋爱、结婚,从未有男人送给你们钻石项链;那么,我赠给你们每人一条钻石项链吧。


如此 大孝子、贤良弟,天下罕见!


  

   

   

   

   2007年 按:

九旬老父,沉屙在身;不孝之子,忧心如焚.

   我特找出一九八五年同时发表于”世界日报”和台湾”海外学人”杂志的

旧作"父亲节的思念"(笔名山山);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借以为父亲祈福.

   

父亲节的思念

   父亲节前,各家报纸纷纷推出父亲节礼物的广告,琳琅满目,令人叹为观止.我初来美国,阮囊羞涩,

愿以这篇短文――化为文字符号的深深思念、绵绵亲情――充作菲薄的礼品,献给远在中国大陆的父亲.

   自我呱呱坠地,父亲便是我的可以掩身的大树、可以依靠的高山.我从来也不敢想象,

如果不是躲藏在父亲身后,这个步步陷阱的世界是何等的凶险……

   

   

   

   

   

   我幼时不喜欢走路,偏好坐在父亲的肩头,困惑地眺望这个陌生的世界.父亲毫无怨言地扛着我,

代我迈出了最初的步子.于是,这竟然成了我个人生命史的一个象征――在中国大陆那样一种政治环境里,

我自己得荏弱的翅膀,根本不足以抗拒空前强烈的风暴的袭击,是父亲甘心忍垢负辱,挺身将我保护下来……

   我是坐在父亲的肩头渡过许多难关的.

   我大约是生有反骨的人.自我懂事以后,便与整个社会环境格格不入;及至进入青春期,

恰逢“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更是确立了与专制极权制度势不两立的坚定信念.

在文革如火如荼的高潮中,我对父亲说出一个成熟了的信念:“科学共产主义理论是伪科学.”父亲大惊失色,

像是看着麻风病人似地望着我,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说:“你要是在外面这样说,就永远看不见爸爸妈妈了.”

   从此,我成了父亲的枷锁,他因我而心惊胆战,满面愁容;我成了父亲的累赘,他因我而进退失据,无法扬眉……

我那时候多么幼稚,竟然凭着血性方刚之勇,做了许多蠢事.至少有两度,我被卷进了反革命集团,落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我竟然没有粉身碎骨,竟然奇迹般地全身而退!哦,原来我是落在双亲多年来精心编织的人事关系网之中(2007年7月28日注) ……

   父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父母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就这样,我牵着父亲的衣裾,绕过急流,渡过冰河,走着艰难的人生道路.我们父子感情之深,

简直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每天晚间,父亲就寝前都要来看我,双方例行下面的对话—-

   “还有什么事情?”

   “没有了.爸爸,你快休息去……”

   “好,你插门吧.再见……”

   于是,我们就像即将久别似地紧紧拥抱,脸贴着脸,酣畅淋漓地发挥一下其深似海的父子之情.

我们一致认为,这种父子情远远胜过文学家朱自清在其散文“背影”中描写的那种父子情.

   我若是留在中国大陆,时时都有被社会吞噬的危险,其方式不外有三:自杀、发疯、入狱.

因此,父亲和家人都认为我应当移居海外,而且越早越好.为了跨越这一坡坎,父亲抖擞精神,

提携我挣脱了种种羁绊,达至新的起点.他谆谆提醒我要忍耐,不可以造次---

“你到底想去哪里――澳洲、美国,还是新疆、青海?”后两处新设了许多劳改营,言之令人变色.

   半年前,我办妥了全部出国手续.当父亲验明签证无误之后,

好像禁不住这巨大的幸福似地慢慢蹲下身来,把额头贴在我的膝头,用梦幻般的声音道:“你可以走了……”

   是的,今后的路,父亲再难事事关照,再难援以任劳任怨之肩头,我必须独自走下去……

   此后几天,父亲一下子又变得非常暴躁.几番去王府井购物以及办理杂事,他都是动辄发怒,

颇令我手足无措.当然,我明白这是父亲的挚爱在长别(抑或是“永别”也未可知)之前的另一种形式的表现.

   父亲是一位细心如发的人.他提醒我:“首都机场便衣公安很多,你千万不能哭哭啼啼.”

在首都机场送我登机时,父亲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表示,像看着陌生人似地看着我,

只是那满头鲜见黑色的花发,在斜照进来的阳光中,微微抖动……

   (行文至此,我不禁泪如雨下!)

   从此以后,亲生父子,连心骨肉,便只能神交而无法团聚了!

   父亲的爱,深广而无边际;父亲待我,有百是而无一非;我对父亲,何以报之?!

   原谅我,好爸爸,原谅我吧!

   苍天在上, 祈求假父亲以高年,祈请赐我以机缘,尽管恢弘无边的父爱时时佑护着我,

但我还是渴盼看一看我的父亲,哪怕只看一眼……

   仅仅一眼……

   写于一九八五年父亲节前夕

   2007年7月28日注:一九七四年,北京市公安局铁腕打击地下文化沙龙;

徐晓(女作家、现任光明日报出版社副主编)因传抄拙作手抄本小说《九级浪》等

地下文学作品坐牢两年,而我作为《九级浪》的作者却始终平安无事。所有圈内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遇罗克弟弟遇罗文的未婚妻张富英甚至断定我是官府的线人.当面啐骂我是“警犬”!

   父亲悄悄地告诉我:“XX(政法部门的一位高官;其子女与我家子女以兄弟姐妹互称)伯伯对你的问题

有个批示:我们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毕汝谐这样的毛孩子身上,而是要查一查他后面有没有长胡子的主使者;

既然没有查出主使者,对毕汝谐和《九级浪》就不要立案了.”停了停,又说,“你的罪恶也很大,这一回是掩盖过去了。”



附:


文革前,景山学校讨论"是劳动人民养活我们,还是父母养活我们";
全校人都说是劳动人民,只有我一个人说是父母,极端孤立。
文革期间,我是少而又少的在革命与父母之间选择父母的大孝子!
1986年2月,我与家母借住华盛顿一对美国老夫妇家;有一天,
母子俩去十几条街外访友;告辞出来后方觉气温骤降,两人冷得打抖,
我当即脱下棉袄毛衣裹住母亲,自己着单衣疾跑回去!
这种类乎卧冰取鱼的中国孝忱,令美国老夫妇震惊不已!
我出国后就在台湾中央日报副刊发表系列小说;当时手头太紧,
我借用一个善心教友家的电话给中央日报打越洋电话,询问稿费事宜;
他们表示欢迎我与胡娜同时访问台湾,以制造轰动效应;我则婉言谢绝了。
我知道:迈出这一步,不仅名扬天下,还能财色兼收;但是会害苦双亲,我不可能这么做。
我刚到美国,民运宿将王炳章博士即邀我去中国之春杂志当编辑,承诺办理绿卡,
我担心牵累父母,没敢应聘;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的文友杨某就了这个位置,
很快就拿到绿卡,而其在沈阳的父母乃至七大姑八大姨饱受国安部人员的骚扰,不胜烦恼!
作家出名,要么像魏巍,靠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要么像刘白羽,连篇累牍,聚沙成塔。
我同时具备这两种出名的条件:1987年2月,我以一篇“廉颇老矣 健饭如昔——陆铿先生印象记”
轰动纽约及香港、台湾,洛阳纸贵;历年来,我在海外出版、发表各类作品逾三百万字。
但是,我一直隐名埋姓,甘当没面目焦挺!
傅聪的成功,建立在傅雷夫妇的尸骨之上;我牺牲了作家至为宝贵的知名度(这是很高的人生代价!),
换来父母安享天年(父九十岁又十个月四天,母一百岁又六个月十八天)!回首前尘,
我为父母做了一个浪子作家所能做的一切,问心无愧!我左献芹国家民族,右厚待父母双亲,
忠孝两全,此生足矣!
老了老了,重新使用毕汝谐这个名字,以便与"九级浪"相衔接,并申明叛逆写作在我生命中的决定性意义!
毕汝谐不可能不自由用笔,犹如刘三姐不可能不随兴唱歌;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宿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2 回复 light12 2021-6-21 02:28
朝中有人好啊。我同学父亲是内蒙教育厅长,叶剑英儿子他们找他走私羊毛。他负责找货源。跟我讲想想不敢干,因为几个人合伙他爹官最小。出了事他一定是主犯。
3 回复 慈林 2021-6-21 15:04
文章为何总有大段空行?看得不顺。改进一下。
3 回复 john71 2021-6-22 02:02
真的好文章,也敬重你的人品!如果在自我评价方面稍微的内敛含蓄些就更完美了,只是我的拙见,没有丝毫恶意。
回复 biruxie 2021-6-22 18:07
john71: 真的好文章,也敬重你的人品!如果在自我评价方面稍微的内敛含蓄些就更完美了,只是我的拙见,没有丝毫恶意。
谢谢。
回复 tea2011 2021-6-23 01:54
john71: 真的好文章,也敬重你的人品!如果在自我评价方面稍微的内敛含蓄些就更完美了,只是我的拙见,没有丝毫恶意。
呵呵,同意。真人真事我喜欢看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2.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3.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4. 刘鹤之父因一本色情日记于文革殒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5. 许艳是不是兼职妓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3]
  6.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7.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8.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9. 忆 叶凯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0.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1.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12.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3. 铁拳头羊毫笔不敌等级差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14.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5. 文革年间的女政治犯 毕汝谐(纽约作家) [2021/02]
  16.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7.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8. 朝鲜终将倾靠美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9. 试以黑格尔主奴辩证法解释中共与海外华人之关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4]
  20.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21.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2.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3.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4.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5.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3 01: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