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龌龊女人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作者:biruxie  于 2021-7-27 06: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4评论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龌龊女人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当年在北京情场上,毕汝谐不仅有过五关斩六将的辉煌,也曾有走麦城的败绩;

最惨痛的一次,是被一个杨姓女子所欺;我因此无地自容。

有一位事后诸葛亮对我说:小杨的骗术也不怎么高明啊,怎么可能把你这个老油条骗得团团转呢。

我苦笑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杨骗子就是专门为了整治毕汝谐而存在的。

这话怎么讲呢?1972年清明(事后检省,清明是鬼节,当然遇鬼!),

我在大街上认识了一个杨姓女子,经过类似杨子荣入威虎山的审查式的攀谈,从此进入乱爱程序;

杨是北京城难得一见的奇葩女子。她的父亲是个老红军,在战争中头部受伤,成了精神病人;

常年住在安定医院回龙观住院处。杨的母亲是个家庭妇女,但这个家庭妇女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

她与万里夫人是表姐妹。杨骗子自幼形成极其特殊的心理:

一方面可以通过母系偶然窥见上层社会的体面生活,而另一方面,

却又不得不在经济拮据的日常生活中苦苦熬煎(她家子女奇多);而且,在中国这样的社会环境里,

精神病人是被广众看不起的。因此,她必须把家庭背景瞒得严严实实。杨采取的办法就是大吹其牛,

东骗西骗。她在大街上跟我认识的时候,说她父亲是军委装甲兵司令部的政治部主任,

可是我东打听西打听,就是没有这样一个姓杨的政治部主任;她又谎称是政治部副主任,9级干部,

而且已经退休了;这反而引起了我的高度警觉,遂发动我的所有关系户去调查她,

结果真是吓人一跳啊,杨的底牌简直太糟了!所以,我当即决定甩掉她!

这时却横生枝节,这就是我的手抄本小说九级浪。

1970年春,出身论的作者遇罗克被枪毙了;杀人榜贴满北京的大街小巷——写作是要杀头的!

但是,我无所畏惧,默默念诵老哥们郭路生(即日后的著名诗人食指)的诗句:要用头颅,撞击时代的洪钟! 

我愤然创作中篇小说《 九级浪》,以第一人称描写原本纯洁的少男少女蹈入罪恶深渊;

我采用熟悉而亲切的批判现实主义写法,摒弃革命现实主义、革命浪漫主义以及革命样板戏创作原则若敝屣;

我紧紧握笔,握住这烫手的武器(田汉话剧《关汉卿》里有句著名台词“笔不就是你的刀么”),

落笔如行云流水,一发而不可收。  

终于,我借男主人公陆子之口,说出决定性的政治判断:“我们争论否定之否定定理是否正确,

据此,某些历史现象会不会一再出现……” ;   

这是一个政治预言:文革否定了十七年,未来中国将否定文革而形成否定之否定;

未来中国具备十七年的主要特征,却是十七年的更高级的阶段!日后中国政局的变迁,证明毕汝諧料事如神!

1970年深秋,文学青年毕汝谐在政治上的远见卓识,超越当时全中国所有第一流的大政治家——

1970年深秋,毛泽东执迷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乌托邦理论,至死不悟;

1970年深秋,林彪的真实的政治理念,至今不为世人所知;

1970年深秋,周恩来以妾妇之道迎奉毛泽东,唯唯诺诺;

1970年深秋,邓小平流放江西南昌,龙困浅水,无暇虑及未来中国的政治远景;

1970年深秋,蒋介石执迷于反攻大陆的梦呓,至死不悟。

九级浪完成后,我交给三两知己传阅后便收回原稿。翌年早春,方知手抄副本已如雨后春笋,

数不胜数了。我因此结识了许多不甘寂寞的同龄人,一本正经地坐下来,漫论国事、文事、私事

(他们后来的命运泰半不妙:死了、疯了、傻了、毁了⋯⋯遗憾)。

为了避祸,我想把九级浪的手稿埋在颐和园玉带桥后一个环湖的孤岛上,待云开日出时,

再作道理(说到底,还是秉承中国传统的藏之名山传之其人的观念,希望有朝一日,

文化革命的案翻过来以后,九级浪及其作者毕汝谐可以重见天日);可是在文革期间,

要找一个帮手陪你干这件事可太难了;我的那个假表弟,多年来跟我出生入死,满北京城拍婆子,

情同手足;但是,他不肯跟我去。那个时候,人们对于跟政治沾边的事情都是非常害怕的,

退避三舍。我一连问了几个与我关系很好的女生,一概拒绝!

杨振振有词地说:你别管我是不是9级干部的女儿;我爱你,爱到可以为你牺牲生命的地步!

毕汝谐,你周围还有第二个可以为你牺牲生命的女孩吗? 

我默然不语——确实没有了。

再后来当局展开批林批孔,形势孔急;据说江青发话:社会上有六本手抄本小说反对文艺革命。

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杨是唯一可以充当助手的人选,我迫不得已,接受杨的毛遂自荐,

带着她一起去了。 

我在日记里含糊其词地记录了此事,原文如下——

 ⋯⋯最后,决定举行一种迷信的除妖仪式:把一束代表各种病魔及不祥之物的纸片深深藏入土中,

使其不见光日。于是,我们驾着一条笨重的小船,荡过两湖之间的门坎似的窄窄的通路,

穿越朽烂的木桥,踏上那四面环水的孤岛。她先走去了,按照曲折的路径攀上顶峰。我跟去后,

发觉她竟是沿着陡峭夹壁上砸出的许多坑洞,依次爬上四层楼高的山顶!我畏缩地往后退了几步,

终于咬紧牙关上去了,而后也安全地下来。在山顶,我们走过了几个凿得很深的回字形深坑,

在最后一个深坑前站下来;边沿上有几块风干了的人粪,坑前有半张1974年2月28日的参考消息;

很明显,另外半张用来揩了屁股,已经被风吹去了⋯⋯我们轮流用铁铲和手刨开松软的灰色沙土,

清除掉横七竖八的干草和刺手的荆棘,把纸片理起来⋯⋯最后用脚踩结实。又是她先攀壁下去了。

我把空书包掷下,许久才听到令人心惊的落地声。我为有这样勇敢的女伴而骄傲,

但也为她这种似乎并无必要的莽撞而担心。我们甚至准备了足够的干粮、耐用的球鞋和一把镰刀

(万一需要夜宿,可搭个草棚)。哦,无论遇到怎样的艰难险阻,青春的火焰总在心头熊熊燃烧,

而且烛照出冰河解冻、天空放睛的明天……

转过年来,1975年春,张春桥发出“打土围子”的叫嚣,又一次触动了我的心病;那时昆明湖解除冰封不久,

尚未放船,杨自告奋勇独自游水上岛,检查旧地,重设标记。

她下水了。下水之前发出的誓言是:相信你的妻。

北京4月初气温不高,昆明湖水还很凉,一个年轻女子要有多大的胆量和决心,才敢冒这个险啊。 

杨极度渴望摆脱原生家庭,极度渴望成为毕汝谐正式的女朋友,并且进而嫁给毕汝谐

为此,她不惜孤注一掷,在政治上以及生理上完全豁出去了!

我凝视着那异常熟悉的头影,在寒冷的泛着微波的水面渐渐远去,化为一个黑色斑点。

最后,她精疲力竭地爬上彼岸。我以为她没有气力了,手和脚不禁冒出汗来,悬心吊胆。

她坐在一棵把旁枝末叶伸到湖面很远处的大树下休息了一会儿,做了几节徒手操,

然后向着城堡那条狭窄陡直的“胡同”走去。那穿着深黄色游泳衣的匀称的身材,

就这样承负着我的痛苦、困惑以及希望消失在视野之中⋯⋯

我至今记得她返还后那副狼狈的样子:所有的筋肉都在颇抖,嘴唇青紫,吐字不清。

——待到四人帮垮台,我独自掘出文稿时,它已被雨雪沤烂, 只剩残篇了。 

就这样,杨成为我埋藏九级浪手稿的第一功臣,我已经不可能再甩她了。然而,

她却因此居功自傲,不知好歹,在龌龊的邪路上越走越远。

我曾带着杨出入包括老哲学家贺麟在内的许多人家,甚至父母命我拜访徐帅夫人黄杰,

也带上了她,后来陆续发现:她编造各种各样的借口自行前往各家"借钱",

其中甚至包括东城区公安局长!仅仅门禁森严的徐帅府邸得以幸免!

我愤怒地与杨骗子摊牌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是明天太阳打西边出来,

我也不会要你了。如果你胆敢用九级浪给我使坏,我就要揭露你的全部诈骗罪行,

送你去坐牢!你吹牛说自己是9级干部的女儿,其实是社会上最弱的弱者,根本不堪一击!

你走吧,以后咱们谁都不要理谁了。以你的(连毕汝谐都骗得过去的)诈骗水平,

在哪儿骗不上个男人呢,堤内损失堤外补(这是革命京剧龙江颂的一句著名台词)嘛。 

与我绝交后,杨骗子继续冒充高级干部子弟在社会上行骗。有一天,我的一个发小问我:

你认识一个杨某某吗?原来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就是这个杨某某,

自称是国防科委副主任的女儿。这个牛皮可吹的太大了!国防科委副主任最差也要是中将,

而在北京的杨姓中将一共就那么几个,数都数的过来。发小说: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出来,国防科委有这么一个姓杨的副主任呀。我冷笑道:

你去国防科委打听不着,可是你去安定医院回龙观住院处,那是很容易打听着的。

发小恍然大悟,说:以后我再也不把她当成女朋友,只能把她当成玩物了。

那年头,毕汝谐堪称全北京拍婆子的活字典,人们有了疑难问题,都喜欢向他请教。

后来,有一次我在路上碰见了杨骗子,冷冰冰地对她说:恭喜恭喜,令尊连升两级,

从大校变成中将了!杨骗子,你看过日本电影砂器吗?你好不容易堆成一个砂器,

我一脚就给你毁了!行骗不是出路,行骗不是长久之计;你好自为之吧。 

——日后想想,其实杨骗子冒充高干子弟四处诈骗,就像毕作家满大街拍婆子一样,

或许都是强迫症的一种表现。可惜,当初大家都没有这个知识,总是在资产阶级思想或者个人品质上找原因。 

此后,杨骗子脱离北京干部子弟圈了,频频出入各种涉外舞会,另谋出路。

后来,她嫁给一个美国的老华侨,过着小康生活。终于如愿以偿地摆脱了原生家庭。 

几十年来,我一直珍惜我的每一位情人,哪怕是最不起眼的情人;但是,我对杨骗子恨之入骨!

这不仅仅是因为经济上的损失,还因为她使我成为北京干部子弟圈的一个笑柄,是的,

毕汝谐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了!因此,我坚决地把杨骗子从情人花名册里除名了,

就像1968年中共八届12中全会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那样,我把杨骗子永远开除出情人系列;

刘少奇后来平反了,而杨骗子却永远不能。

殊途同归——毕作家和杨骗子不约而同地以美国作为人生的最后归宿。 

其实,中国美国这两个国度,于我都不合适;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适合我,我喜欢无政府状态。

但是,相比之下,我觉得在美国活着比在中国活着要好得多,或者说不痛苦得多。

文化革命把毕汝谐变成了毕汝斜,偏偏中国社会又要求作家毕汝邪假装成为毕汝正!在中国,

作家毕汝邪必须假装膺服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哦,用北京土话来说就是必须装孙子装王八蛋!

当初在中国,作家毕汝邪想写的东西没法发表;能够发表的,都是我不想写的。我非常痛苦。

让我这样说吧,把一个正常人的嘴巴用粗针麻线缝合有多么痛苦,作家毕汝邪就有多么痛苦。

作家毕汝邪只能以饮食男女转移这种痛苦,自我麻痹。人人皆知,陆游一心抗金,壮志难酬,

因此不拘小节,放浪形骇;他自己干脆以放翁自居。作家毕汝邪到了美国就好得多了,不用假装了,

作家毕汝邪终于恢复正常,成为作家毕汝谐了!而饮食男女也只不过是为了寻欢作乐,

不再是为了转移痛苦了。

如果没有文化革命这样的政治背景,没有手抄本小说九级浪这样的政治因素,

小小杨骗子想欺骗毕汝谐是不可能的。所以说,杨骗子就是专门为了整治毕汝谐而存在的。 

上帝呀,像毕汝谐这样命里注定将走在时代前列并披肝沥胆地为大众发出警号的先驱者,

精神上是多么痛苦啊。而且这种精神痛苦是永远无解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2 回复 tfera 2021-7-27 22:58
文化革命把毕汝谐变成了毕汝斜,偏偏中国社会又要求作家毕汝邪假装成为毕汝正!在中国, === 莫言第二!
2 回复 biruxie 2021-7-28 02:36
tfera: 文化革命把毕汝谐变成了毕汝斜,偏偏中国社会又要求作家毕汝邪假装成为毕汝正!在中国, === 莫言第二!
谢谢您的鼓励。
回复 海王星 2021-8-2 15:01
毕先生世事通透,唯独男女之事看不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男女关系不过互惠互利,你一向付出太少,得到太多了,所以一旦反过来就觉得被骗了。其实,就凭杨与你孤身涉险,亲埋手稿一举,就足以偿还她日后对你的伤害了。
回复 biruxie 2021-8-3 08:47
海王星: 毕先生世事通透,唯独男女之事看不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男女关系不过互惠互利,你一向付出太少,得到太多了,所以一旦反过来就觉得被骗了。其实
谢谢。
容我三思。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2.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情人Z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3.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4.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5. 刘鹤之父因一本色情日记于文革殒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6. 许艳是不是兼职妓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3]
  7.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8.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9.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10.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1. 忆 叶凯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2.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3.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4. 铁拳头羊毫笔不敌等级差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15.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6.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7.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8.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9. 试以黑格尔主奴辩证法解释中共与海外华人之关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4]
  20.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21.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2.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3.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4.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25.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3 08: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