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夜总会女郎兰兰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作者:biruxie  于 2021-7-31 23: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评论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夜总会女郎兰兰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初见夜总会女郎兰兰那一天是很有戏剧性的。

1987年夏,我因失恋痛不欲生,几度生出自戕殉情之念;然而千古艰难唯一死,

真要自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老北京人有一句话叫做发昏当不了死;既然你没有勇气自杀,

就还得打起精神来找饭辙,于是,我又回到中文报馆混饭吃。 

这天,我受命采访纽约华裔小姐选美比赛决赛,这是纽约华人社区一年一度的盛事;

各界人士基于不同心态,高度关注此事。

一开始,诸事顺遂;不想,一位名为某兰兰的美女穿着泳装登台之后,

原本安安静静的观众席上出现了骚动,有人吹口哨,有人叫倒好。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这些人为什么起哄呀,

我们这几个在现场采访拍照的记者都觉得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儿,

本次选美比赛主办方负责人匆匆地赶来了,

一上来先给我们这几个记者塞了红包,然后告诉我们:

这个兰兰原来是在夜总会坐台的小姐,不知道怎么竟然混过了最初的甄别和审查;

这是个重大失误:按照选美的规则,连已婚良家美女都没有资格参赛,

更不必说夜总会的坐台小姐了。他希望我们笔下留情,这件事明天不要见报。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点起码的江湖规矩我们还是懂得的;果然到了第二天,

全都是关于选美决赛的正面报道以及各位良家美女的大幅照片,就像兰兰根本没有出现一样。

记者报道新闻,而作家剖析人性;我由是对兰兰发生了兴趣,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她为什么不安于匿身夜总会、而要在大庭广众抛头露面呢?

后来我打听出来,这位兰兰是金凤凰夜总会的坐台小姐;我刚来纽约时当记者,

曾经采访过金凤凰夜总会的一位驻唱歌星,因而认识金凤凰夜总会的老板兼妈妈桑赵双双女士;

——那天,我正在跟赵双双说话,一个小姐报告说,有一桌客人没买单就溜了;

赵双双马上拔足追赶,我见义勇为,也跟在赵双双后面,为她助威;

事后,我才明白自己初到纽约,丝毫不懂得纽约生活的规矩;我做了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万一逃单的客人身上有枪而且心情不爽,很有可能回手给你一枪!如果我被打死在夜总会,

毕汝谐之死就比鸿毛还轻呢。后来,报馆同事教导我:记者的任务就是采访,

夜总会天塌地陷与你无关;追赶逃单的客人是夜总会老板和黑帮打手的事情。

于是,我就从外圈顺藤摸瓜,终于联系上了这位兰兰;当然,所谓兰兰只是一个花名,

而她在护照上的名字,是绝对不可能让人们知道的。

我在电话里对她说:我很佩服你反抗世俗的勇气;我想跟你聊聊,去金凤凰夜总会好吧;

没想到,她回答说:你也是从北京来的,我不想坑你;夜总会那种地方不是谈话的地方,

咱们还是在外面见见吧。

看来,兰兰这个人善解人意,谈吐也没有风尘气(难怪她报名参加选美,

蒙过了那一大批惯于审视女人的老牌社会油子),于是说好请她饮茶。

兰兰不施粉黛也很漂亮;她说她在北京是坐办公室的,工作很清闲,还在电大上学;

后来随大溜来了美国;美国一点也不像她想的那么好,学习很吃力,工作很辛苦,钱也难挣;

为了赚快钱,就下海干上这一行了,再想洗手就很难了;因为贪图享受是女人的天性

(其实,只是某些女人的天性);她知道曼哈顿三十几街有家所谓语言学校,

其实就是一家学店;只要交学费,就可以保持学生身份,根本用不着去上课,

就这么在美国混了下来;说到参加选美,兰兰说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很美,

一点不比那些良家女子差,就去撞一下大运,心存侥幸呗。谁知道观众席里,

有人是常年逛夜总会的,在夜总会里甜言蜜语,而在公开场合,又要保持道德面孔,

这些男人真是坏透了。

兰兰还说,有些客人就是喜欢借酒撒疯,随手就把带冰块的酒水泼在她的脸上取乐;

我多嘴地问了一句:那你怎么办呢?兰兰伤感地说,我能怎么办呢,把酒水和泪水一起擦干就是了。

在夜总会里客人永远是对的,小姐永远是错的。 

我问兰兰有何长期打算,她苦笑着说:我能有什么长期打算呢,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是哪儿了。

停了停,她又说:我一定要把我妹妹办来美国留学;我这辈子算是完了,如果能够成全我妹妹,

我的牺牲也就值了。

话是这样说,兰兰还是对未来抱有渺茫的希望和幻想;她说金凤凰夜总会里有个驻唱王姓歌星,

后来嫁给一个老实巴交、相当殷实的老板,日子过得不错。

我说,我在中国之春杂志的派对上见过这位五音不全的所谓歌星呢,她和王炳章博士对唱康定情歌;

挺好的一首情歌,却被她用夜总会那些插科打诨的荤话搞糟了;所谓王歌星竟然当众对王炳章博士说:

咱们俩对歌,你脱一件衣服,我脱一件衣服,看看谁先害怕。王歌星多么低俗啊。

我安慰她说:你的气质比王歌星强多了,有希望嫁个好人家。 

她凄然一笑,仿佛是故意赌气地用糙话说:我被那么多男的X过,还有什么希望呢。

这话实在——混夜总会的女人,想从良嫁个好男人太难了,顶多就是被人包成外室;

有条件的男人都不会把夜总会女人娶回家来。

我给兰兰打气说:也不一定,法国著名哲学家孔德的妻子,就是他在大街上认识的妓女;  

孔德是小个子,却在学术上作出重大贡献;他将自然科学的方法引入哲学和社会学,

创立了实证主义,还被尊为社会学之父。   他的夫人玛桑是一名在警察局备案的妓女,

孔德轻视其职业,却又耐不住物质诱惑,大手大脚地花用妻子赚来的钱,

激烈的内心冲突,致使孔德跳进塞纳河自杀,幸而未遂。

兰兰似懂非懂地听着,然后发出一阵冷笑,说金凤凰夜总会老板赵双双也很有钱,

40多了,想嫁人想疯了,就是没有像样的男人愿意娶她。 

———是的,赵双双虽然很有钱,就是嫁不出去,只能包个小白脸过过瘾;60几岁就病死了。

从此,我和兰兰隔三差五通个电话;对于我来说,可以听到夜总会里的一些新鲜事,

而对于兰兰来说,觉得我是一个真正尊重她的北京老乡,并不歧视她。

当年还没有性工作者这个词,但是我真心觉得兰兰的这个工作就是一个工作,

是一个既不值得特别尊敬、也不需要特别鄙视的工作。

——毕汝谐素来对所有工作都是这样一个看法。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位著名律师吵架,

他骄傲地说:我是律师!我不是唐人街卖肉的!毕汝谐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没有本质的区别!唐人街卖肉的卖的是猪肉,而你卖的是法律知识!该律师被镇住了,

空有如簧之舌,说不出话!

那时候,兰兰住在曼哈顿炮台公园的一个高档公寓里,她的某一位恩客按月替她付房租;

我说我能不能亲眼去看一看你的居住环境呢,兰兰说不能,这个公寓有doorman,

恩客有言在先:如果任何男人来这个地方,立即停付房租。 

有一天,兰兰说她妹妹已经通过了托福考试;她现在正在给妹妹找经济担保人,

想让某一位恩客提供经济担保书,却又担心盯女人就像苍蝇叮血的恩客向妹妹伸出魔爪;

我自告奋勇地说我可以为你妹妹提供经济担保书,免费;兰兰迟疑地点了点头,

却又坚定地摇了摇头;因此,我发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兰兰并不真正信任我,

同样担心我把魔爪伸向她的妹妹。

这很正常:作为夜总会女郎,如果你真正信任任何男人,那么祸事也就不远了。

我们就这样保持松散的联系。逢年过节偶然一起吃个饭,轮流买单。

后来有一天,我在地铁站见到兰兰和一个与她面貌相似的女孩在一起;

我相信这就是她的妹妹;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把妹妹办来留学了。我真心替兰兰高兴,

就迎着她们走了上去;我还是存了个心眼儿,知道在这种场合下,

不能再使用兰兰这个花名了;谁知兰兰用极其憎恶的目光,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拉着女孩快步走开了。

兰兰的电话也销号了。 

于是我明白了,就像江青娘娘在文革期间把她早年在上海滩的老关系一网打尽——

与她争演赛金花的王莹自不必说,就连在她没饭吃的时候送蛋炒饭

的秦保姆也要蹲大狱!也就是说,有恩有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了你不该知道的事情;

所以,如果将来有一天兰兰也当了娘娘的话,毕汝谐危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慈林 2021-8-1 02:33
出来混,江湖规矩要懂。
回复 biruxie 2021-8-1 03:24
慈林: 出来混,江湖规矩要懂。
致以握手。
回复 tfera 2021-8-1 08:04
毕汝谐您与习是同年小圈子人,知您就知他 人品差不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2.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情人Z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3.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4.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5. 刘鹤之父因一本色情日记于文革殒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6. 许艳是不是兼职妓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3]
  7.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8.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9.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10.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1. 忆 叶凯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2.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3.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4. 铁拳头羊毫笔不敌等级差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15.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6.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7.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8.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9. 试以黑格尔主奴辩证法解释中共与海外华人之关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4]
  20.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21.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2.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3.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4.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25.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08: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