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六四导致性变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作者:biruxie  于 2021-8-2 20: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六四导致性变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89年是个奇异的年头,我经历了许多古怪反常的事情;

我与中央美术学院教师Z的露水情缘,即其一也。

那时,我的许多朋友——从美术学院的学生到美术学院的教授——都在曼哈顿中城大街上给行人画肖像;

他们整天价跟警察周旋,与乞丐、妓女打交道,人变得粗俗了,艺术感觉也迟钝了;

有什么办法呢,他们见钱眼开呀。盛夏时节,每天收入好几百美元现金,又不用报税,

很多人经不起这个诱惑,不能罢手。

当时,大名鼎鼎的殷承宗也靠调钢琴混饭吃呢。

Z也是一名街头画手。

我第一次去她家做客,二话不说便成为情人了;Z对我说:你长得挺好的,所以我就跟你了。

我从小就常常听人家说我长得好,耳朵都为此磨出茧子来了;但是,

美术界人士的称赞比常人的称赞分量重得多;

在1989年,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作为美男子的黄金期不再,只能算是次美男子了;

而且,我离美男子的大限之年,已经不远了!

此话怎讲?是的,不仅每个人的自然生命有大限之年,每个美男子的美男子生命也有大限之年!

年龄不饶人;历史上最著名的浪子卡萨诺瓦,于46岁那年不敌自然规律,被迫退出情场;

因此,我认为46岁就是所有美男子的大限之年,谁也迈不过这道坎!

我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文革那个特定历史阶段、

出现于北京干部子弟圈这样一个特定群体的出色浪子

(口蜜腹剑的李林甫曰:野无遗贤;自欺欺人的毕汝谐曰:野无美男);

根本没有得到900万北京市民的一致认可!而放在历史长河里,毕汝谐啥也算不上;

跟卡萨诺瓦相比,好比乌鸦对凤凰,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毕汝谐人还在,心不死啊;他要抓住一切机会,证明自己宝刀未老。

我认为美术界人士比常人更有资格评论男性美,当然,我也非常重视女性对我外貌的称赞;

但是,我对于男性的称赞则不以为然;早年,我的一个发小直视着我的眼睛说你的眼睛真好看啊,

然后他就看个没完没了;我脸上微笑,却很有些别扭;还有一回,

北京体育学院预科的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家伙,一个劲儿地说:小毕,你长的挺美的;

我心里直发毛,因为我想起言情小说秋海棠里的一个细节:

喝醉了酒的大兵搂着秋海棠,要跟他亲嘴!

Z既是美术界人士,又是女性,因而她对我的外貌的肯定,弥足珍贵。

20岁那年,我不耐文革痛苦,愤然创作中篇小说九级浪,从而一举进入中国文学史;

九级浪第四章有这样的情节—— 


 我无法理解司马丽多变的情绪,况且她的话里有不少自相矛盾的地方。

可是为了不使她扫兴,我一动不动地给她当模特儿;她就像大画家似的,先从各个方向

 打量我,然后在纸上做着勾描。

  我用凝聚的目光注视着她。我也在给她画肖像,是绘在我的心里。

  司马丽一边画着,一边谈论着:”你的形象还可以,给人的印象是善良,

人们都愿意对善良人讲心里话;这对于你写小说十分有利。最善于鉴别

  男性美的是画家,其次是一种心理变态的男人,”她不好意思说,我知道是指同性恋者。

“第三是女性。我希望每天给你作一幅肖像,几十年不间断。”

  我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

  司马丽异样地看着我,眼神不再是朦胧的了。

  她戒备地抬起手,很聪明地暗示我:“拉斐尔有一幅名画,

画的是亚里斯多德和柏拉图在雅典学院门口辩论的情形。如果当时我在场,我一定支持柏拉图……”

  我老老实实地坐好。“我也是……”

  司马丽用更强的充满热浪的目光望着我。

  我们都感到非常幸福。


——请看,少年毕汝谐在成为拍婆子大师之前,也曾对爱情有过无比纯洁的、

发乎情止乎礼的憧憬;又,1970年,江青推出8个革命样板戏,

其男女主人公都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单身人;

而毕汝谐却在九级浪里口无遮拦地大谈柏拉图式的爱情,

毕汝谐领先于所处的文革时代,何止十万八千里!


1989年5月,北京人凑在一起,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天安门广场上的人山人海;

Z的宝贝女儿是个大一学生,也是广场上的积极分子,还参加了绝食。

我一听就跟Z说:坏了,坏了!大事不好了!

Z说:怎么了呢?

我说:绝食是我小时候经常用来对付父母的一种惯用手段:

为了买自行车买篮球买拉力器买沙袋,动不动就绝食!我知道只要一顿饭不吃,

要买的东西就到手了!可那是我的亲爹亲妈呀,而且我是独生子,

我不吃饭他们心疼呀,所以绝食这个方法很有效。这些傻瓜学生,

错把共产党这个狼外婆,当成了亲爹亲妈来撒娇,麻烦大了!

Z听了我的话,赶快给女儿写信,劝女儿退出绝食队伍。

那年头,国际长途电话可是个奢侈的享受,轻易没有人愿意打。 

Z比我大好几岁,相貌普通;本来我是抱着一夜情的打算,准备及时收手了;

可是她不愿意中止关系,便用一些无师自通、随意编造的床笫荤话撩拨我;必须承认,

这些我在金瓶梅里都没见过的新颖荤话是很有煽情效果的,

就继续跟她好下去(或者是说混下去)了。 

Z的老家在天津,认识天津女作家柳溪、航鹰等人;我们聊起这些文艺界的往事,津津有味。

六四开枪以后,谣言满天飞;最可怕的一种传言是说北京市死伤了一万多人,

血流成河;Z吓得要命,再也不怕花钱,没命也似的往国内打长途电话找女儿,

可就是联系不上了!Z急得团团转,我也爱莫能助。 

为了转移对女儿的牵肠挂肚,Z发了疯似的要求性事,如同酗酒的人,

一见到酒就控制不住地痛饮一醉;而且,等闲性事已经不能满足她了,

她央求我不断加大力度,甚至伴以拳打脚踢!

毕汝谐是何等敏感之人啊,有时候我甚至觉得Z衣裙的窸窣声,

都能够在耳际放大成金属碰击的声音;结果,现在为了追求强刺激,

竟然不得不在床上大打出手了!

六四以后,北京开始大清查,被称为首都最寒冷的夏天;

当局祭出阴毒而又高明的一招:公布了很多举报电话线,鼓励市民们揭发举报六四暴徒;

这一招非常有效地把人性恶召唤出来了;那些彼此有私人冤仇的人,

趁机打电话匿名举报自己的仇家;而戒严解放军都是外地进京的乡巴佬,

他们不讲理呀,逮住谁都是一顿胖揍!

北京人都担心自己的亲人遭到仇家暗算,人心惶惶;

Z也为自己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宝贝女儿唉声叹气;

而我只能不断地拿宽心话安慰她,再就是把床上那点活儿做的更疯狂、更残酷,

使她暂时忘记思念宝贝女儿的痛苦和忧愁。

我们甚至放肆地自拍了很多春宫照片,本来我对这种做法是非常忌讳的;

因为在北京的时候,我害怕这些东西有可能于日后成为罪证;我认识一个花花公子,

是海军副参谋长之子;他最喜欢自拍春宫照片,1983年严打一来,

因为春宫照片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据说,审判人员拿出他的这些春宫照片问他,

照片上这个男人就是你吧,花花公子说是;

审判人员又问照片上这个女人不是你爱人吧,他说不是;再拿出一张照片,

又是同样的问话同样的答话;再三再四,铁证如山,蹲大狱去吧。

那时候,我还给纽约新闻娱乐周刊写专栏;这天下班以后,

Z陪我去新闻娱乐周刊编辑部送稿子;这时走廊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我把稿件从编辑部的门缝塞了进去;

Z竟然丧心病狂地问我:在这里(做爱)怎么样?我吓了一大跳,

说:你发疯了?!万一哪个工作狂还没回家,从任何一个门里走出来,咱们俩就闹出天大丑闻了!

Z苦笑着喃喃地说我就是疯了就是疯了。

凡事都有了结;当六四阴霾渐渐远去、Z确知宝贝女儿平安无恙,

她的精神状态便恢复正常了;我和Z的关系也顺理成章地回到了正常轨道。

我们一起把那些春宫照片连同底片都销毁了,付之一炬;从此以后,

我们成为非常要好的无话不谈的异性知己,彼此客客气气,

就好像那段噩梦一般的变态性经历根本不曾发生一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2.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情人Z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3.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4.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5. 刘鹤之父因一本色情日记于文革殒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6. 许艳是不是兼职妓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3]
  7.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8.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9.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10.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1. 忆 叶凯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2.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3.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4. 铁拳头羊毫笔不敌等级差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15.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6.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7.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8.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9. 试以黑格尔主奴辩证法解释中共与海外华人之关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4]
  20.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21.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2.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3.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4.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25.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20: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