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第一美男子臧津津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作者:biruxie  于 2021-9-23 22: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 

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第一美男子臧津津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在1968年北京江湖,臧津津是公认的第一美男子;就像重量级拳王是一众拳王中的拳王,

臧津津当年是北京一众美男子中的美男子,江湖人称亮晶晶。

臧津津还有个外号阿飞,因为他有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他是男8中老初三,

经常在西单倒换公共汽车,臧津津喜欢与流里流气的女孩勾三搭四;文革前,社会风气淳朴,

同学们就喊他阿飞了。 

这里要着重申明一个问题:文革期间,北京干部子弟乌泱乌泱地干着各种各样的坏事,

却并非眉毛胡子一把抓;我们这些在文化革命后学坏的人,对于像臧津津这样在文化革命前就学坏的人,

抱有强烈的道德上的鄙视。我们打心眼儿里看不起他们这些在文化革命前就学坏的人,觉得他们是流氓,

而我们却是玩主,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是在北海冰场认识臧津津的。他长得很像电影明星赵丹,五官俊美,朝气蓬勃;一见之下,

我的心狂跳不已——我不及他!从青春期开始,我便知道自己相貌出众,心安理得地收获来自女性世界的爱慕的眼光,

同时高度警惕周遭有无美男子,就像革命群众高度警惕周遭有无美蒋特务一样。

美男心理与美女心理差不多——骄傲、嫉妒、排他性;美男美女通常皆以自我为中心。

如果说,托勒密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那么,美男美女则以为自己是社会的中心。   

我久久地打量着他,他也打量着我,我们相视许久;我主观地企图从他的脸上找出明显的瑕疵,却是枉然。 

如果采取百分制,他就是95分,而我只有90分;不要小看相差5分,5分啊5分,就像一道高阔的天堑,无法逾越。

我望着他,就像直视正午的骄阳——眼睛被刺疼了,进而心也被刺疼了。 

他主动开口说:同学,你怎么老看我呀? 

我老老实实地说:你长的不错。 

他客气地回了一句:你长的也不错。 

我们就这样相识了。我去冰场小卖部买来一毛五分钱一根的冰糖葫芦请他,然后问他是哪儿的——

这个所谓哪儿的是指哪个党政军机关大院,无关地理位置。 

他说他叫臧津津,是铁道兵大院的,又说他父亲是铁道兵文工团团长,上校军衔;我们越聊越热乎,相见恨晚;

他买来一毛五一瓶的桔子汽水回请我。

从此,我与臧津津狼狈为奸,搭伙在大街上拍婆子,强强联手,成功率极高。 

臧津津坚决拥护文化大革命,感慨地说:多好啊,现在满大街都是干部家的女孩;文革以前,

大街上根本没有干部家的女孩儿,只有逃学出来的圈子,土里土气。 

我问圈子是什么,臧津津坏笑着说:圈子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妓女。

我大为震惊;我知道,周恩来总理有一次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外国记者问:中国有没有妓女?

周恩来总理肯定地回答:有很多,是在台湾。怎么北京也有妓女呢?我简直不敢相信。 

臧津津告诉我很多社会上的阴暗面;文革前,彭真扬言要把北京打造成水晶城市、玻璃城市,

却原来还有这么多藏污纳垢的阴暗角落。 

文化革命前,臧津津就和社会上的女阿飞厮混,声名狼藉;1966年8月,红卫兵运动兴起,

臧津津马上被男8中老红卫兵揪了出来;如果是在二龙路中学或者西四中学这样的平民子弟学校,

一个上校的儿子还是很神气的;可惜他是男8中的,而男8中有的是8级以上的高干子弟。

审讯臧津津的人,是李富春的混血外孙子李勇(又名安德烈,系李富春蔡畅的女儿李特特早年嫁给苏联人生的孩子),

他一拍桌子,喝令臧津津交代流氓行为;臧津津书面交代了与许多圈子往来的劣迹。李勇念他是个军干子弟,没有打他。 

那个时候,臧津津一天到晚拍婆子,不干别的;而我除了拍婆子,每天还坚持读书写作;

有时候实在写不出来,就打开汉语成语小字典,

从第一个成语开始造句,直到最后一个成语;臧津津问我这是做什么,我骄傲地说:为写作基本功。

苏步青年轻时为了打基本功,曾经演算过一万道微积分习题。

臧津津一脸茫然,问:苏步青是谁呀? 

我诲人不倦地笑道:苏步青是数学家、复旦大学教授,他的夫人是日本人。苏步青本人在政治上中间偏右

(文革前,知识界公认:钱学森左,华罗庚右,苏步青中间偏右)。 

臧津津嫉妒地望着我,一时说不出话来,俊逸绝伦的赵丹脸因嫉妒显得有些晦暗;而我则充分享受着这种嫉妒,洋洋得意。 

是的,一个美男子(1968年北京江湖第一美男子臧津津!)对另一个美男子的嫉妒,于后者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一切差别都能产生性嫉妒,美男子之间也是这样。当年,我是 北京干部子弟圈 四大美男子里唯一才貌双全者,

这就引起了其他三位的妒恨;1968年北京江湖第一美男子臧津津尤甚。 

20岁那年,我因创作手抄本小说九级浪蜚声京华,许多同龄人称我为作家而不名。面对智慧型女子,

我出口成章,妙语连珠,而臧津津 往往接不上话茬;我的这种压倒性的优势,使臧津津等感到窘迫,

无所适从——一个美男子竟然成为另一个美男子的陪衬人、活道具,何其尴尬! 

 ——俄罗斯文学权威戈宝权和著名歌剧演员郑兴丽之女戈小丽(在莫斯科出生,后来成为博士、终身教授),

曾经半褒半贬地说:毕汝谐就是喜欢卖弄自己的小渊博。  

此后,臧津津不断地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而我只是一笑置之;与此相反,我到处说他的好话,

借以表现人才美男子对草包美男子的宽容大度;那时候,社会上关于臧津津的恶毒谣言满天飞,

有人说他进大狱了,有人说他身患梅毒;我欣然为他辟谣,从而实实在在地享受90分智胜95分的优越感和幸福感。 

臧津津曾经不怀好意地对我说:你的脸上有一种女性美。 

我当然知道这是明褒暗贬,是美男子之间互别苗头;于是,我顺水推舟地拍手大笑道:太好了,

男人女相是大福相——我跟毛主席一个样儿!    

展望未来人生,臧津津说:我这辈子就是想吃喝玩乐;而我说:我这辈子就是想当作家。 

单看外貌,我不及臧津津;可是一开口,臧津津就暴露了他的短板,腹内空空,胸无点墨;

臧津津家除了公家发放的几本干部必读,什么书也没有,他也从来不看什么书,就凭着一张赵丹脸在大街上鬼混。 

我与臧津津都自视甚高,彼此不服气。

有一天,我的一个发小带着我和臧津津去毛泽东的俄文翻译师哲(4级高干)家,企图分别勾引师哲的两个女儿,

以此一决高下;哪知道师家姐妹一听臧阿飞来了,生气地把我们轰了出去。我感到灰头土脸。 

——山不转水转;打倒四人帮后,一位女性老前辈要把我介绍给师哲的小女儿,

还说师哲现在已经从秦城监狱放出来了,享受副部级待遇。我苦笑着婉言谢绝了。 

出国前,我去北京游泳队采访,巧遇师哲的另一个女儿;她是北京游泳队的教练。我对当年的少不更事表示歉意,

师教练苦笑道:文化革命的事儿,谁说得清啊。事情过去了就过去吧。 

北京是等级极其森严的地方;对此,我和臧津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臧津津搭上了西路军巨头陈昌浩(4级高干)的一个继女(并非陈昌浩的亲生女儿,而是陈昌浩续弦夫人带过来的油瓶),

这位继女嫌弃臧津津家级别低;而同时我搭上了郭洪涛(高岗习仲勋的陕北战友,5级高干)的一个女儿,

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也就是说,美男子的相貌有其局限性,并不能完全填补等级差距。 

作为北京公认的第一美男子,臧津津理所当然地成为众矢之的,被干部子弟和平民子弟共同视为公敌公害。

有一回我和他在西单拍婆子,一群呼啸而过的干部子弟突然大呼:臧津津在这儿呢,打丫的!

臧津津赶快逃之夭夭,我也连忙躲进附近的商店避祸。 

我发现臧津津名声太臭了,我跟他成为铁哥们弊大于利。人都是很现实的;于是,我适当地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为了保障自身安全,臧津津找了一个大靠山,即1968年北京江湖的大大有名的将门子弟小坛子(真名谭余光);

这家伙在北京江湖很有势力,人见人怕。他经常骑着车带着随从四处瞎逛。小坛子戴着平光眼镜,

用冷冷的蛇一样的目光打量别人;而他的手下则拿出一个结实的棉布口袋,向所有人募集钱款。我舍不得牺牲现金,

又不敢一毛不拔,就拿出两斤粮票,投入那个棉布口袋。 

——最近,习近平提出共同富裕,让先富起来的人自愿捐款。我就想起了1968年北京江湖的小坛子,

冷冷的蛇一样的目光以及那个棉布口袋。 

臧津津投拜小坛子这个恶煞,躲过很多祸事;但是,他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血光之灾,而操刀者正是他的靠山小坛子。 

其情节就像电影电视剧一样颇有戏剧性—— 

臧津津去北大荒之前,小坛子突然找上门来,说:你知道吗,有人要拿刀捅了你。臧津津说:

那我从今天起就不出家门了,他们总不能闯进铁道兵大院吧。小坛子狞笑说:这一刀你躲不过去了,

因为是我要拿刀捅了你!说罢拔出刀子,戳在臧津津的屁股上,血流如注。 

后来,臧津津把这条戳出了一个破口的国防绿军裤拿给我看,还说他要把这条裤子带到北大荒,作为永久留念。 

我暗想:阿弥陀佛,幸亏我不是北京第一美男子,树大招风啊。臧津津是万人恨、人民公敌,多少人要打他害他!

我还是踏踏实实当黄花鱼吧,溜边混混就是了。可不敢强出风头。 

作为美男子,作为风流人物,总是要被无数男人妒恨的。性嫉妒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极具破坏性的嫉妒;

而且,性嫉妒绝不会赤膊上阵,它总是披着华美战袍登场,肆行其恶。 

又过了一段时间,臧津津凭着这张赵丹脸,被八一电影制片厂录取为演员。阿飞进八一电影制片厂了!

这个消息旋风般地传遍全北京,引起干部子弟和平民子弟的公愤。 

于是乎,雪片般的举报信飞向八一厂保卫部;新账老账一起翻了出来,臧津津被说成是混世魔王了! 

臧津津由是成为八一厂保卫部的重点监视对象,而他自己浑然不觉;终于有一天,

他和一个有夫之妇被保卫干部堵在床上,就此作为害群之马被八一厂开除了,全北京人心大快。 

臧津津苦恼地对我说:走在西单王府井大街上,几乎所有人都认识我,这真不是件好事儿;我在北京混不下去了。 

我嘴巴上表示惋惜,实则乐不可支:太好了!北京第一美男子臧津津被迫离开北京!打开天窗说亮话,

北京这一亩三分地,美男子越少越好,丑八怪越多越好! 

我与臧津津一直面和心不和,瑜亮情结很深。 

别了,臧津津!

别了,赵丹脸!

热烈欢送,热烈欢送!

臧津津去了外省,娶了当地一个大官的女儿。文革后,脑筋灵活的臧津津利用价格双轨制度的空子,

外加倒腾稀缺物资的批件,发了大财;再后来,

臧津津赶时髦去了法国,觉得没啥意思,又回国享福了。 

早年,我说过我这辈子就想当作家,如愿了。 

臧津津说过他这辈子就想吃喝玩乐,也如愿了。 

真可谓好事双成。 

这是我和臧津津的宿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light12 2021-9-24 05:11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2.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3.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情人Z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4.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5. 刘鹤之父因一本色情日记于文革殒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6. 许艳是不是兼职妓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3]
  7.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8.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9.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10.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1.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2.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3. 忆 叶凯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4. 铁拳头羊毫笔不敌等级差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15.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6.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7.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8. 试以黑格尔主奴辩证法解释中共与海外华人之关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4]
  19.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文学大师王某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8]
  20.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21.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2.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3.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4.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范例——晚年戚本禹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5.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24 05: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